第061章、星辉伴我孤含笑

白少流没有告诉庄茹倾城就是清尘,也没有特意强调倾城不是清尘。他既不想撒谎,也不想说出倾城身份的秘密,虽然相信庄茹说的是真话,她如果知道清尘的行踪也不会泄露出去,但他还是不想主动告诉庄茹。因为清尘是个通缉犯,收留在家还知情不报是违法的,他已经为清尘违法这是不得已的事,并不想把庄茹也牵连进来。假如有一天庄茹猜到了,但是谁都没开口,理论上来讲庄茹也可以是无罪的。

说完了过年的安排,小白坐在厨房里喝茶,一边陪洗碗收拾炉台的庄茹闲聊。这是一天中庄茹说话最多情绪最好的时候,曾经有一段时间吃完晚饭小白总是要帮忙收拾,可庄茹坚持不让,只要小白坐在一旁陪她聊聊就很高兴了。庄茹一边擦着橱柜一边说道:“小白,你知道吗,乌由市最近不太平,出现了几起连环抛尸案。报纸上都没有报道,但是网上小道消息都出来了,有不少人都说自己亲眼看见了。”

庄茹在家中工作不用出门上班,主要是通过网络传递数据处理河洛集团的一些财务报表,无聊的时候也经常上网,小道消息知道的比较多。小白很奇怪的问:“抛尸案?杀人抛尸?”

庄茹:“网上有人自称亲戚在巡捕司工作,得到内部消息,芜城市郊荒山野地里一共挖出十几具尸体,都是最近死的,可奇怪的是死亡原因查不出来,有人怀疑是闹鬼了。我猜测死的都是街头流浪汉。”

白少流:“你猜测?什么时候学会破案了?”

庄茹:“白天你不在家,社区委员会的人带着两个负责这片的巡捕挨家挨户走访调查,也到我家来了。他们问我最近有没有发现附近经常出现的流浪人员不见了?……你说要不是因为这个,巡捕挨家挨户问干什么?”

小白点点头:“看来还真有这可能!我们这小区附近只有一个拣破烂的,这一片垃圾站好像都是他的地盘,外号叫破烂大王来着。这人应该没事,我今天回家还看见他在那里翻垃圾堆呢,我们扔的五个杯子肯定也是让他拣走了。”

庄茹:“那你下次看见破烂大王就提醒他一下,最近不太平小心点!”

……

小白与庄茹闲聊的时候,洛园别墅的二楼书房中,洛水寒也正在和洛兮促膝谈心。洛水寒满脸都是慈祥之色:“小兮,你妈妈去世的早,爸爸又经常不在你身边,你心里不会怪我吧?”

洛兮:“我知道爸爸有很多事情要忙,可是爸爸对我很好很关心,我怎么会怪你呢?”

洛水寒:“你不怨我就好,如果有一天爸爸没有时间不能再亲自照顾你,你能照顾你自己吗?”

洛兮:“爸爸你放心好了,其实我已经长大了!”

洛水寒叹息一声:“小兮真的长大了,我还一直把你当小孩子呢。这段时间我让你参加河洛集团的高层会议,又让你顾姐姐抓紧时间教你学很多东西,实在是辛苦你了!”

洛兮:“我不辛苦,爸爸你才是真辛苦。”

洛水寒:“其实我最近着急给你这么多压力,也是有原因的。我担心有一天我不在了,那么多担子压在你身上,你小小年纪能不能挑起来?”

洛兮脸色一惊,本能的感觉到父亲的这句话不对,抓住洛水寒的一只手:“爸爸,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会不在了呢?”

洛水寒尽量轻松的笑了笑:“人都会有不在的一天,我的爸爸妈妈也就是你的爷爷奶奶现在不也是不在了吗?今天说这些,只希望你将来有个思想准备,爸爸总有一天也会不在的,你需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洛兮:“好好的爸爸为什么要说这些?我现在正在努力学习呢,等我可以早一点帮你的忙,你也就可以安享晚年了。”

洛水寒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咬牙将自己的病情立刻说出来,转移话题问道:“小兮,假如爸爸去了别的地方有些事情不能帮你处理,你最信任谁?”

洛兮:“当然是顾姐姐。”

洛水寒:“河洛集团的人呢?”

洛兮:“罗兵叔叔还有李叔叔。”

洛水寒点点头:“这两位长辈确实值得你信任,但很多事还需要你自己拿主意才行。除了他们呢,如果你遇到什么麻烦你会想到谁?”

洛兮:“小白!”

父女对话刚到这里,突然有人敲门,洛水寒叫了一声“进来”,只见顾影推门道:“洛先生,罗部长来了,说有紧急的事情要找你!”

都十点多钟了,这么晚罗兵突然来到洛园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洛水寒挥手道:“小兮,你去休息吧,爸爸和你罗叔叔谈点事。”

洛兮走了,顾影领着罗兵进来坐下,两人的神情都有些古怪,洛水寒皱眉问道:“说吧,出了什么事?你们两人怎么都这个样子?……总爷,你怎么还提着个电脑?”

罗兵:“一件意外,洛先生自己看。杀手清尘知道吗?刚刚又发杀人贴了!”

洛水寒一愣:“那杀手的事情我当然听说过,你突然半夜来找我,难道他要杀我吗?”

顾影:“不是,当然不可能找洛先生,杀手清尘这一次要杀的是洪和全!”

看来顾影也知道这件事了,此时罗兵已经打开了非常小巧的无线上网笔记本,显示屏上出现的是志虚国一个人气最旺的网上社区论坛。清尘的帖子是在二十分钟前发出来的,醒目的标题仍然是——下一个该杀的人!

短短时间内跟帖已经近千,估计志虚国的巡捕们又神经紧张要出动,尤其是此人所在地的巡捕今天晚上别想睡好觉了。相比清尘以前的杀人帖,今天这个帖子的内容要简单的多,只有不多的几行字——

“近日乌由市郊接连发现荒野抛尸十四具,巡捕司已立案调查未果。经本人追察,当地有一名叫‘拜上帝兄弟会’的地下组织冒充教会慈善人员发送救济物品,诱骗流浪人员前往,此后全部失踪。该组织首脑洪和全以其余大小头目,以拜上帝的名义在民间聚敛钱财信徒,此次又用无辜人命试验邪术,相关者其罪皆当诛!”

洛水寒倒吸一口冷气:“竟然会有这种事!”

罗兵:“我已经通过内部关系问过巡捕司,发现十四具抛尸确有其事,为了避免引起市民恐慌媒体没有报道,专案组三天前已经成立了,还从外地调来不少刑侦专家。”

洛水寒:“假如真是这个洪和全做的,他是为什么呢?”

顾影:“因为你,他在做实验!”

洛水寒:“要么他的试验失败了,这些人都死了,要么试验成功了,为了不泄露出去他把人杀了。……总爷,巡捕司有派人去找洪和全吗?”

罗兵:“当然去了,估计今晚就会满城去找洪和全。但是洪和全最近行踪诡秘,估计巡捕一时半会也找不到。”

洛水寒:“这个杀手清尘怎么恰恰在现在要杀洪和全?巡捕找不到他我估计杀手一定能找到他。总爷,你能有办法联系上洪和全是不是?”

罗兵:“我应该能联系上他,洛先生希望我怎么做?”

洛水寒闭目沉思久久不言,好半天才睁开眼睛道:“你告诉他一声,巡捕在找他,杀手也想杀他,仅仅警告一声。……相关者皆有罪当诛,这杀手话中有话呀,我也是相关者!”

顾影看着洛水寒,见他的样子好像一瞬间又苍老了许多,她有话想说终究却没有说出口。罗兵出去了,顾影也跟他出去轻轻的关上了房门。她将罗兵一直送到别墅门外,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待遇”,罗兵有些奇怪的问:“顾小姐,你今天怎么这么给面子,一直送我出门?有事求我就说吧!”

顾影:“罗部长果然是聪明人,你如果联系上洪和全,能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吗?”

罗兵:“顾小姐难道想……”

顾影打断了他的话:“不要说,你猜到了也不要说。我知道你不想让洛先生为难,我也不想,但我却不能眼看着洛先生越错越多。”

罗兵:“我明白了,如果我打听出来会告诉你的,其它的事就算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清楚洛先生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我本人不会做违背他意愿的事情,可我也赞同你的打算。……不论顾小姐你想做什么,一定要小心,我知道你身手不俗神通广大,但洪和全不好对付。”

……

这天夜里,小白又到滨海公园去练功。庄茹一个人在家睡的比较晚,没事上网闲逛,突然发现了清尘的杀人帖!她吃了一惊,想叫小白过来看可小白已经走了。

白少流今夜很高兴,心情非常好,因为清尘答应今天给他答复,而庄茹已经明确表示欢迎。他已经决定好不论清尘嘴上答不答应,也一定要把她请来一起过除夕,清尘的脾气小白知道,虽然很固执但如果小白更固执她还是会听小白的。

对于白少流来说“喜事”还不止这一桩,因为恰恰在今夜他破了生死观!

他的生死观境是怎么破的?正如白毛所说,不是真正堪破生死门,而是用一种特殊的形式脱离了这种观境。在观境中能守,小白已经神识清明。“昏迷”后仍有一种清醒的意识,以不知存在于何处的独立五官知道当时发生的事情。小白在观境中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昏迷还是清醒。这种观境怎么破呢?真正到这一步发生一切的却很突然!

简单的说,真实的观境变化成了一种类似解脱的体验!小白坐在车中,轿车撞上了前面的大客车,翻滚着将他从车窗中甩了出去。就在这时小白突然觉得自己的神识竟然能够控制观境中的身体,一切就像平常一样,而非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发生。他本能的在空中轻盈一跳,落地施展八卦游身掌的撤步身法,足尖点地跳出一丈多远站定。这一次,他没有受伤!

当然,观境中其它的一切并没有变化,清尘飞驰而来托了轿车一下,翻滚的车在空中停顿变速,落地滚了一圈又站住。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变,唯一的有变化的是小白。在这一刹那小白明白自己跳出来了,不是指从地上跳了起来,而是从生死观境中跳了出来。

眼前继续发生的一切已经没有意义,他从地上走了过去,目光穿过破碎的车窗和挡风玻璃看见了庄茹满脸的鲜血,脸颊上还插了几块碎玻璃。他伸手,手却从庄茹的脸上穿了过去,什么也没有触摸到!现在的小白,已经超脱在这个场景之外,这个场景唯一发生的变化就是本来应该躺在地上的他不见了!

说到这里有人也许会觉得很奇怪,若果如此能破生死观小白早跳出来就是了?这便是修行中的观想法门特异之处,你要入此观并不由自己做主,它不是臆想而是真实的观境,只有当功夫到时才能从中解脱出来。如果不然,除非你不再修行,否则将永远停留其中。什么叫功夫到了,那就是一颗定心具足。

修炼这种法门也有出偏差的危险,有人以为自己破了,实际上却没破,不是真的跳了出来。一不小心观境可能转化为魔境、妄境、幻境、迷境等等,随着修行者放不下的执念而变。白毛之所以不告诉小白生死观境可以这样去破,就怕小白入了魔境等偏差。有人很奇怪为什么很多修行典籍记载心法口诀时很多关键之处不谈,原因就在于此。

小白“跳”出来之后,伸手去摸了庄茹的脸却什么都没摸到,这说明他是真正的跳了出来。假如他神勇无比飞在空中如超人一样阻止了这场车祸的发生,那就是幻境或者妄境了,具体是出了什么偏差,同的情况有不同的讲究,总之不是破观的正道。

当小白顿悟生死观已破,紧接着眼前一切都消失了,他又回归到形神相安一体的定坐当中。这时的他内心极其纯静,断绝了一切外缘的干扰。精神又极其清醒,一种明净而没有杂质的意识悄然的浮现,难以形容的喜悦感无边无际,这种喜悦却不是平常的欢喜浮躁,因为小白的定境安稳不动。

渐渐的又觉静坐中有身,他的“感觉”能够延伸到自己身体内部的每一个角落,此时自然而然的收功离定,又重新感知外界的一切。小白眼睛还没有睁开的时候,脸上已经带着淡淡的微笑,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好了”。怎么叫好了呢?因为他的左腿和右臂的伤势完全的恢复了,变得和身体其它部分一样!白毛说要创一门独特的道法让小白经历身受劫,用另一种方式来完成退病,真的说到做到了!

白少流闭着眼睛从坐垫上跳了起来,落地时身体轻盈的像一片羽毛,但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大感意外也大失所望——每日夜里守护左右的清尘与顾影都不在!这两个人要么天天都来,要不来怎么同时都不来?小白本有满心欢喜想和清尘一起分享,告诉她自己的伤终于彻底好了,同时和她约定在一起过年,三天后就是除夕了。

这夜星光皎洁,海面无风,夜色神秘而温馨。他白一个人傻傻的站在栈桥尽头等了许久,连个人影都没看到,清尘和顾影今天真的都没来!“唉——”小白长叹一声很郁闷的回家了。到家之后发现空的那间屋子里灯光还亮着,庄茹竟然还没有睡觉,这间房是平时庄茹工作用的书房,她的上网电脑也放在这里。

庄茹听见小白开门声迎了出来:“你回来啦,要不要吃点宵夜?”

白少流:“都快两点了,你怎么还没睡?”

庄茹:“你今天不是说要请一个朋友来过年吗?我把房间收拾出来,总要让人住的舒服点。”

白少流:“那你的电脑呢?”

庄茹:“没关系,我可以搬到我的卧室里,装修的时候也留了宽带接线口。……你一提我想起来了,晚上我们刚谈到的那个杀手清尘又发杀人帖子了!”

“什么!”小白发出一声惊叫伸手就抓住了庄茹的肩膀:“她要杀谁?”

“唉呀!小白你怎么了?”庄茹发出一声痛呼,原来小白情急之下把她的肩膀抓的生痛。

白少流赶紧松手:“对不起对不起!……那帖子还在吗?我去看看。”

庄茹:“我刚刚把电脑的接线都给拆了,要不现在再装起来?”

白少流:“不用了,告诉我你都看见什么了?”

庄茹:“他说要杀一个叫洪和全的人,就是我们乌由的,是一个叫什么拜上帝兄弟会的头目。……小白,你要去哪?”

白少流:“你先睡觉吧,我有急事要立刻去办!”话音未落小白已经转身冲出了房门。听见关门声庄茹才反应过来小白刚才的举止很不对劲,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看着房门默默沉思了半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