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荣华无非此身随

洪和全为什么会狮子大开口?这也是有原因的,他提的条件越高就越能证明他有把握,洛水寒也更加会相信他的能力。听见洛水寒的反问,洪和全故作高深的答道:“是的,但相比洛先生一条命又算得了什么?”

洛水寒点了点头:“只要你做成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如果我能重生,会安排人无偿转让给你河洛集团百分之一的股权。”

洪和全:“不行,这件事情你必须事先安排好。您不要忘了,你重生之后原来的洛水寒已经死了,就算你想给也没有法律上的权力。况且你完全可以赖帐,没有哪家法院可以证明我为你做了什么。”

洛水寒笑了:“洪先生必须相信我,如果成功了我会安排我的继承人也就是我的女儿将股权给你,但我事先可以给你三千万做为额外的报酬。”在这一点上洛水寒倒毫不含糊,不肯事先给股权。既然洪和全会为一千万而出手,当然会为三千万而出手,之所以提那么高的条件无非是因为洛水寒实在太有钱,洛水寒在这一点上倒看的很准。假如洪和全真能做成这件事,这样的条件不怕他不答应,而且还有更大的好处在后面做保障。

洪和全:“我只相信上帝,请洛先生以上帝的名义起誓。”

洛水寒抬起手:“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

洪和全:“既然洛先生向上帝发誓我也就相信你了。但是丑话说在前头,我并不能保证一定能成功,万一,我是说万一失手,希望洛先生也不要怪我。”

洛水寒:“反正我已经命不久矣,如果你万一失手,就算我早死几个月吧。我是不可能有机会怪你的,至于其它人我也会告诉他们不要找你麻烦,至于他们听不听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洛水寒这番话软中带硬,表面上说不会怪洪和全实际上还是警告他小心。

洪和全闻言皱了皱眉,似笑非笑的说道:“今天就谈到这里吧,我也考虑考虑,洛先生也考虑考虑,我这么做纯粹是帮忙,不想受任何威胁。洛先生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就和我打声招呼,我今天先告辞了,走之前希望能带一份洛先生的详细病历回去研究研究。”

洛水寒:“我真需要想一想,有些事情还需要安排,会尽快和你联系的,你今天先回去,病历我明天会派人送给你的。洪会长还有什么条件?”

洪和全:“还有一件小事,洛先生不提我差点都忘了。前几天我会里的一个兄弟和洛先生手下的这位小白先生起了冲突,有一件东西让白先生拿走了,是一个五彩九孔的海螺。这件东西对别人来说也许没什么用,但对我很重要,我做法的时候需要用到,希望白先生能够还给我。”

他突然问小白要法螺,小白在一旁问道:“什么海螺?是不是丢到坟地里了,洪会长派手下再去好好找找吧。”

洪和全:“还是洛先生派人好好找找吧,找到了告诉我一声,如果要救洛先生,那个法螺是有用的。”

洛水寒听得有些莫名其妙,转头问道:“小白,你真拿了洪会长的法螺?如果能找到的话还是帮他找回来吧。”

白少流:“既然洛先生说话了,那我再去好好找找吧,如果找到了会还给洪会长的。……洪会长,我能不能问你三个问题?请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

小白突然有话要问洪和全,显得比较突兀,洪和全没有说话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洛水寒。洛水寒也有些奇怪的看了小白两眼,微笑着对洪和全说:“年轻人比较好奇,今天有幸能遇到洪会长这样的高人当然有问题想请教,洪会长就给个面子指点一下。……小白,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白少流:“第一,洪会长真的能让洛先生换一个健康的新身体吗?”

洪和全:“应该是可以的,你们已经知道了黄亚苏的事情,不需要我再证明了。”

白少流:“第二,你有几成把握?”

洪和全:“百分之百当然不能,我有八、九成把握,这就是我要提醒洛先生的原因。”

白少流:“第三,九孔响天螺真的是用来夺舍的吗?”

这第三句话问的突然,小白说破了“九孔响天螺”这个法器的名字,也直接说出了“夺舍”这个修行人专用的术语,洪和全心中猛然一惊。惊慌片刻这才答道:“原来白先生认识那件东西,那九孔响天螺肯定是在你手里了,希望你还给我。”

白少流:“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洪和全笑了:“法器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有不同的妙用,它在我手里确实有这个用处。白先生可以还给我了吧?”

白少流也笑了:“明白了,你什么时候救洛先生,我什么时候还给你。洛先生,你看这样可不可以?”

洛水寒:“也好,我看就这样吧,小白先替洪会长保管几天。”

洪和全走了,洛水寒微闭着眼睛在想着什么,顾影看了小白一眼,那意思是希望他劝洛水寒。顾影不善言辞,小白说话却总能说到别人心里去,所以她才会让他先开口。白少流轻轻摇了摇头,意思是没法劝,洛水寒有自己的打算,关乎生死别人很难改变他的观点。洛水寒显然是动心了,但还在盘算犹豫。怎么劝?告诉洛水寒:“别找洪和全救你,洛先生你去死吧。”不论话怎么说听在洛水寒耳里都有这种味道。

顾影的眼神中露出祈求之意,小白又无奈的点了点头,指了指洛水寒又指了指自己,那意思是等洛水寒开口问他。顾影露出不解之色,然而此时洛水寒果然睁开了眼睛,看着小白问道:“小白,你好大的能耐,能夺走洪和全的法螺。我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我也清楚一定不同寻常,假如让你还给他,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告诉我。”

洛水寒做事还算公道,刚才洪和全向小白要九孔响天螺,小白没有给。洛水寒要劝小白还他,也不是让他白还。小白听了驴子的话之后才不想还呢,不仅仅是因为洪和全撒谎了,还因为风君子说过这种东西不应该落到那种人手上。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洛先生,你真的相信那个姓洪的能给你全新的生命?”

洛水寒:“至少他办到过一次,黄亚苏就是这么醒来的,那个辛伟平其实没死。至于我,就算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顾影忍不住说话了:“洛先生真要他帮你杀一个无辜的人吗?然后你用那人的身体?”

洛水寒长叹一声:“顾影,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人,见不得这种事情,其实我也不愿意。还有别的办法吗?你就当不知道这件事好不好?”这句话说的很透彻也很无奈,洛水寒不想杀人,但是陌生人的生命和自己的生命相比,选择不言而喻。

白少流听得明白,生死大义谁都会讲,但事情放在自己身上谁都想不明白。洛水寒能够当着小白与顾影的面说出来牺牲他人一命换自己一命已经算不错了,更多的人只会直接这么做,况且以洛水寒的身家地位他能做得到。纠缠这个话题相劝是没有用的,小白又问了一句:“洛先生,千古以来,你可曾听说过富贵之人能够不死?”

洛水寒:“没听说过,你什么意思?”

白少流:“洪和全在骗你!”

洛水寒:“你说的这么斩钉截铁,有什么证据?”

白少流:“历史就是证据。”

响鼓不用重锤敲,洛水寒是聪明人,小白说六个字他就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洪和全不过是个江湖术士,虽然在乌由民间算一号人物,但是在历史长河中他这种人在历代邪教中连个屁都算不上,如果他都有这种能耐而且钱花能买他出手,那么千古以来这种人多的是。倘若世界上真有洪和全这种人会那种神奇的法术,又能花钱请他们出手,那么理论上来讲这世上的富贵之人就总能找到新的身体不断重生而不死。

就算其中一两个人不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千古以来总会留下这样的事例。可事实上却没有,就算传说中也没有!神话传说中有修炼成仙的,可从来没有因富贵而不死的,洛水寒之所以能请到洪和全,无非是因他有钱。那世上有钱人多得去了,尤其是古代的贵族,可没有人因富贵而买来重生,就说明洪和全在骗洛水寒。

洛水寒当然听懂了,脸色严肃的反问道:“我当然明白,但是黄亚苏的事又怎么解释?就算这是奇迹吧,奇迹为什么不能发生在我身上?”

顾影说话了:“那是个意外,不是奇迹,是机缘。而机缘这种东西,是强求不得的,刻意安排也没有用。”

白少流也说:“各种神话传说中,也有借尸还魂的记载,但没听说是谁刻意做到的。”

洛水寒有点被说动了,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盯着小白又问:“既然如此,洪和全为什么说的那么有把握?他不知道骗我是什么后果吗?”

白少流:“那时候你已经死了!”

洛水寒:“就算我死了,就不能安排好后事收拾他?”

白少流:“洛先生在的时候,很多事情你可以控制,当你不在了就难说了。那洪和全也不是简单人物,我和他的手下交过手都差点吃了亏。他派人去骚扰黄静,分明是针对辛伟平,同样,他也可以事先安排后路。还有一种更可怕的可能,想一想,假如洛先生的身体被另外一个人代替了,结果会怎样?如果他能做到让你换一个身体,也能办到给你的身体换个灵魂!”

顾影也倒吸一口冷气:“白先生说的话可真要考虑,假如真是那样,只要利用洛先生的身体开口改一下遗嘱,就什么都能得到,还需要谈什么条件?”

白少流:“这种可能性也几乎没有,我认为洪和全根本就是在骗人,他是另有打算。”

洛水寒:“你们不要再说了,先出去吧,让我静一静。”

白少流和顾影走了,洛水寒很疲倦的靠在椅背上仰头看向天花板。他想了很多很久,把一切可能都想到了,但最后还是做了一个决定,他要试试!小白的话他当然也听进去了,但他这种人一生都在做各种决定,有自己的主意。洛水寒决定请洪和全试试也不是就这么试,他的计划很详细。

首先洛水寒要尽量拖延时间,既然医生说他还有半年可活,那么过几个月再说,直到自己坚持不住了再让洪和全动手。他是个成功的商人,考虑问题总有些做生意的方式,自己生命剩下的时间越短就等于付出的代价越小得到的越多。其次洛水寒要在事前一步步将自己的资产都转移到洛兮的名下,就算出现了他的身体也被人所夺的情况,那时借洛水寒的身体也不能做其它的决定。

麻烦的是,洛兮还不满十八岁,没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很多决定还需要监护人同意,假如自己的身体真被人所夺还是能改变洛兮的决定。怎么办?两个办法,第一是把洛兮的年龄改了,第二是安排人如果发现自己在洪和全施法后还没死,而且不对劲,就立刻杀了自己还有洪和全。怎么对洛兮说这件事呢?这是洛水寒最头痛的,其它的决定都好做,唯有面对洛兮说出自己的事让洛水寒最为难最不愿意。

当然还有一些安排,比如洛水寒要事先知道洪和全找来的那个身体的身份究竟是什么人,事先给那个身份做一些准备铺垫。总之洛水寒的心思还是很细密的,他虽然动心,但并不愚蠢。

洛水寒在房间里独自沉思,小白与顾影已经离开了洛阳大厦,小白开车送她回洛园,在路上问道:“顾小姐,你非常关心洛先生,是因为喜欢洛兮呢还是因为他是你的雇主?早上你说洛先生对你有救命之恩,究竟是怎么回事?”

顾影:“洛先生救的不止是我,而是我的一家人。我父母早年在志虚国受人迫害,如果不是洛先生悄悄将他们送出了国,恐怕现在早已尸骨无存,更别提我了。”

白少流:“受人迫害?你父母是什么人?”

顾影:“都是很有建树学者。”

白少流:“那为什么会受迫害?”

顾影:“因为学术与权术不合,因为信仰与理念不同。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他们在吉利国过的很好,就不要再提当年了。……洛先生知道自己有病之后,希望我能来培养他的女儿,我当然要来。”

……

洛水寒与洪和全见面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接下来两人各有各的打算安排,都在暗中进行他人不知。就在这天黄昏,乌由近郊一处旱桥桥洞下,用树枝和塑料皮搭起的窝棚旁边,五、六个流浪汉正在砖头垒起的土灶上煮东西吃。这些流浪在城乡之间的人没有固定的住所,偶尔打打零工,更多的时候是拣破烂外加偷鸡摸狗过日子。

他们不愿意去慈善救济部门看别人鄙夷的脸色,和街巡打着游击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出没,有些人的家乡在远方到都城来寻找梦想找到的却是失望,而有人则根本是无家可归。太阳落山后是这伙游浪汉一天当中最清闲的时间,聚在避风的桥洞下烧火做晚饭,今天的收获不怎么样,锅里煮的东西恐怕不够所有人吃饱。

就在这时桥洞外走来了两个人,径直走到土灶前看着这伙流浪汉。流浪汉们以为又有街巡来驱逐了,很警惕的都站了起来,却发现那两人不是街巡。

“你们都是无家可归的兄弟吗?”其中一个戴着窄沿帽的人说话了。

“老子有没有家关你屁事?你们干什么的?”一个头发乱蓬蓬有半尺多长的大汉说话了,神色很是凶恶表情也有些不耐烦。他身边有一个十七、八岁带着瘸腿眼镜的少年小声道:“你们不会是救济站的吧?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窄沿帽笑了笑:“在上帝面前,大家都是兄弟,我们是来传送福音的。”

蓬头大汉:“什么狗屁福音,要么就给我们送只烧鸡来!”

这时窄沿帽旁边那个穿蓝棉袄的人打开了随身的袋子,笑着说:“烧鸡没有,烧鹅可以吗?”他手中真的拿出了一只金黄色,还散发着香喷喷热气的烧鹅,几名流浪汉看在眼里口水立刻就流了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