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生死关前谈孰贵

顾影话有些言不由衷,她确实是有意帮小白,但又不愿意主动向人示好。白少流心里明白也不点破,又问道:“不论怎样都要感谢你!……你和那位黑衣的姑娘是怎么回事?我看你们面对面在互相较劲,她什么时候到的?”

顾影:“我到的时候她同时就到了,她是什么人?”

白少流:“她,她是我的一个朋友,身份比较特殊,来历不太方便说。”

顾影:“你那位朋友好重的杀气!我在远处就能感觉到,以为她会对你不利。她和我同时跃上栈桥,一言不发以枪尖指我,一片杀意迎来将我罩定。我怕惊扰你的修行,运功与她对峙,同时定住你周身之风。”

白少流:“那可能是误会了,她有时候确实杀气很重的,但不会对我不利。有可能她以为你会对我不利,所以才拿枪指你。”

顾影:“误会就好,你那位朋友修为不俗,来意不明,你还是小心一点。”

白少流:“没什么,她不会害我的。”

顾影:“你就那么相信她?你怎么认识的这种人?”

白少流:“偶尔认识的,第一次见面我救了她的命。”

顾影:“原来如此。可是此人太冲,一打照面就以杀机示人,不顾我也是好意。”

白少流心中暗道:“你那样子也好不到哪去,一脸寒霜就像别人和你有仇,突然跑到我面前清尘不误会才怪,要是我也得先把你拦住再说。”嘴上却劝道:“你的好意我知道,不要和她计较。”

顾影看了小白一眼,有话想问却没说,转而道:“白先生,你原来遇到过车祸?”

这句话提醒了小白,他修行生死观的时候对周围的人是有影响的,他的移情开扉术清尘和顾影一样也感受到了,不过这二位确实是高人,心志坚定没有受到惊吓的样子。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学的是一种观想,在观境中重历生死大欲,让你受惊了吗?”

顾影:“她能不被惊动,我当然也能!你为什么要到那里去炼功?你施展的法术确实很神奇,为什么要在无人之处对鱼虾施展?”顾影说的那个她当然是指清尘,小白在她的语意中听出了几分赌气的味道。

小白叹了一口气:“唉,是够神奇的,可是我现在控制不了,一炼这种功夫就影响周围的人,所以才会躲到没人的地方。你说在乌由市,还有什么地方能让我炼功?还好时间不用太长,等我能控制自如就不必夜里跑到海边吹风了。”

顾影想了想:“倒也是,也就那个地方合适了。这样吧,白先生每夜子时静坐的时间并不长,这段时间我每天就过去一趟给你护法,以免你受风寒之伤。”

白少流:“这怎么好意思!我知道怎么回事了就好办,买个旅游帐篷带去支在那里,我在帐篷里打坐就不会吹冷风了。”

顾影:“海边风大,会把帐篷刮走的。既然白先生说时间不长,就让我出手护法吧,你不必推辞,因为我还有事求你。”

白少流:“顾小姐有事求我?尽管说!”

顾影:“洪和全今天要去见洛先生,我知道洛先生有打算,想模仿黄亚苏的借身还魂之法延命。可惜他不清楚这种邪术是不能刻意为之的,洛先生对我有恩,我不能眼见他堕入万劫不复。如果他受了洪和全的蛊惑,你和我在一旁一定要好好劝劝他。”

白少流:“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洛先生真的活不长了吗?”

顾影:“白先生是聪明人,也应该能看出一点苗头来。上次去山魔国,洛先生找来世界上最好的医生会诊,他确实已身患绝症,医生说他可能只剩半年寿数。”

小白长叹一声,原来白毛的判断完全是对的,洛水寒确实活不长了。他看着海面皱着眉头想了很久,这才反问道:“假如,我是说假如,洛先生真的能像辛伟平借黄亚苏的身体那样重生,这不是好事吗?”

顾影摇了摇头:“那是一个偶然的意外,如果刻意这么做几乎不可能控制。你不懂但是我明白一些,首先洛先生要死于意外懵懂不知才可能摄出生魂,那这件事的第一步就是要杀了他,能不能救回他可能性极小。那么第二步还要提前杀一个无辜的人,同样是用摄魂之法,灭去魂魄只留下可用躯壳。就算奇迹发生都成功了,你认为洛先生还是洛先生吗?他又怎样在这个世上面对一切。往生轮回,本就是新生,何必要行此堕落之道呢?杀人杀己,只为延一世之命,况且成功的可能不超过千分之一。”

白少流:“我还真没你想的那么多,不过你今天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洛先生这么做有点不合适。我在大学堂学的是财经,有另一种算法。假如洛先生还能活半年的话,那么就确定能好好活这半年。假如他能新生成功再活三十年,但是可能性只有千分之一,那就相当于用半年的生命去交换不到半个月的生命。……就算不计较这些,他还要找人杀了自己,又要再杀另一个人,这种事是无论如何不该做的。……洛先生不是糊涂人,应该能想明白的。”

顾影:“做为旁观者当然能想明白,可是做为当事人难免动心,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劝他。”

白少流:“看来洛先生也应该学一学我所修炼的生死观。”

顾影:“原来你学的功法叫生死观,难怪你会观想那种经历。白先生,我很好奇,每人对所学之秘法都是守口如瓶的,怎么今天我问你什么你答什么?”

白少流:“没必要瞒着你吧?说实话有什么不好?”

顾影:“如果世上人都像你这样倒也没麻烦了,其实我现在最担心一件事。”

白少流:“你担心洪和全不说实话,故意骗洛先生上当,然后另有打算?”

顾影:“不错,就是这个!”

白少流:“这你倒不必担心,我陪你一起去见洪和全,人撒不撒谎我最擅长分辨。”

……

洪和全本来还想摆架子吊一吊洛水寒的耐心,但丢失了九孔响天螺之后他也着急了,主动给罗兵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这几天有时间,可以去见洛水寒。洛水寒和洪和全约好见面的时间是早上九点,地点是河洛大厦的一间贵宾会客室。

洪和全不知道洛水寒为什么要找他,但是像洛水寒这样乌由首屈一指的大富豪主动来找他这个江湖人士,肯定不是为了加入他那个拜上帝兄弟会,而是有事求他。洪和全一直在盘算洛水寒究竟有什么事要用到他?自己能拿多少好处等等。罗兵开车把他接到了洛阳大厦,从专用的电梯来到第十八层,走入一间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会客室。这里布置很简单,只有明眼人才能看出就算墙上普通的一幅画,拿到外面也能拍出个天价来。

会客室里没有沙发,所有桌椅都是古典的雕花酸枝木家俱,洛水寒坐在一张长靠背椅上,一左一右分别还坐着一男一女,是顾影和白少流。面前的矮几放着一壶沏好的茶和四个杯子,看见洪和全进门,洛水寒站起身来隔着茶几很热情的伸出了手:“是洪会长吗?我就是洛水寒,真不好意思麻烦你特意跑一趟,实在是有事情想请教。”洛水寒开门见山的打招呼握手,顾影和小白也站起来点头示意。

寒暄了一番之后宾主入座喝茶,洪和全试探着问道:“我们拜上帝兄弟会,是一群有共同信仰的兄弟相互传播福音的组织,不知道洛先生为什么会对我们感兴趣?”

洛水寒也不绕弯子,很直接的说:“我每年都会给教会以及慈善机构捐大笔的善款,但还真没有听说过你的组织。今天请洪会长来与你们拜上帝兄弟会无关,是我对洪先生的绝技感兴趣,我听说你用很神奇的办法唤醒了黄亚苏。我请过医学专家给他做过诊断,这个人已经死了,洪会长能告诉我醒来的那个人是谁吗?前几天洪先生的手下去骚扰一个叫黄静的姑娘,她的男朋友叫辛伟平,就在你唤醒黄亚苏的同时死在那家医院,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洪和全闻言心中一惊,他原以为只有自己和辛伟平知道这个猫腻,现在看来洛水寒已经了解的清清楚楚。他不明白洛水寒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本能的暗运法力凝神戒备。他这边一有小动作只见洛水寒身边的顾影目中寒光一闪,一股无形的气势在房间里展开,让洪和全不敢轻举妄动。再看洛水寒身边的另一个年轻人小白,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他,就像能够看到他的心灵深处,小白的一只手也按在腰间随时戒备。

洛水寒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微笑着摆了摆手:“洪会长不要紧张,我没有丝毫的恶意,相反我对洪会长做到的事情很感兴趣,是另外有事想请洪会长帮忙的。”

洛水寒这么说话洪和全这才松了一口气,收了法力,那边顾影的无形气势也消失了,只有小白还直勾勾的盯着他。洪和全做了个深呼吸问道:“黄亚苏的事情,你们可以问他自己,我只知道我把一个昏迷的人唤醒了。洛先生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就请直说吧。”

洛水寒带着拷问之意看着他,对他讲了件事情。洛水寒说自己有个朋友身患绝症,医生已经诊断他活不了多长时间。但是这个人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安排好,不想那么早的离开人世,而且他也足够有钱,洛水寒想找人帮他一把,显然找普通的医生没有用。听说了黄亚苏的事情洛水寒有了个想法,可不可以将他的魂魄放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体里?如果洪和全能做到,可以尽管提条件。

洛水寒说话的时候洪和全也盯着他在仔细观瞧,他注意到洛水寒的眉心发暗,气色隐藏着阴晦,双手的指甲色泽也不对,甲根发黑而甲心泛白。洪和全也是个心思伶俐的人,立刻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洛水寒说的那个朋友其实就是他本人!想到这里他的脑筋飞快的转动,设想了很多种可能,最后心头止不住一阵阵狂喜,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

洪和全想到了什么?他在打什么算盘?为什么会狂喜?他想到的事情可不是怎么救洛水寒,其实洛水寒提的要求他一点把握都没有,他想到的是如何借这件事情控制整个河洛集团,这么一笔巨大的财富以及它代表的势力。如果成功了,他洪和全可谓一步登天飞上云端,怎能叫他不狂喜。

首先洛水寒要死了,不论怎么死反正他活不长了。洛水寒的女儿洛兮年纪还小,恐怕无法掌控这么大的财团,那么河洛集团的控制就要落到艾思与黄亚苏手中,最终还是落到黄亚苏手中。偏偏黄亚苏不是原先的黄亚苏,而是他偶尔抓来的孤魂辛伟平,最重要的是,就算自己和洛水寒都知道黄亚苏不是原先那个人,但只要辛伟平不露破绽谁也证明不了。

现在洛水寒想死中求活找到他洪和全,等于把主动权交到了他手上,他可以借答应这件事与洛水寒谈条件,甚至掌握洛水寒这个人。同时也可以用洛水寒的生死去和黄亚苏谈条件,他也能看出来辛伟平成为黄亚苏之后很有野心。

洛水寒要想借尸还魂,只有求自己,那么他说什么洛水寒就得做什么。不论这件事情成不成功,一定先让洛水寒相信自己完全有这个把握。

假如他真的能借尸还魂救了洛水寒的话,那还不如换一种方式,找一个被自己控制的信徒夺了洛水寒的身体,在那人死之前足够夺下河洛集团了,还救洛水寒个屁!可以这么准备,如果这一计能够成功是最好,但是可能性太小了……事先还可以运作一些别的事情。这洪和全脑子也够快的,坐在这里已经打定了主意。

洛水寒看洪和全做思索状半天不说话,忍不住问道:“洪会长是怎么想的,我刚才说的想法可不可以实现?”

洪和全微微笑了笑:“可以,理论上完全可以!不过……”

洛水寒:“不过什么?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的都可以满足你。”

洪和全:“我要首先见一见这个人,了解他的身体状况,才知道如何显示神迹。还有,那个新的身体也是有条件的,他必须要健康、年轻,需要我来亲自挑选。”

洛水寒:“使用一个死刑犯的身体不可以吗?”

洪和全:“洛先生不要忘了,如果你的朋友利用另一个身体重生,他将继承那个人的身份,你愿意做一个死刑犯吗?就算能帮你的朋友逃出大狱,这一辈子他也别想公开露面了,甚至还要冒随时被抓回的危险,如果他有对头或敌人告密的话。”

洛水寒沉着脸又问:“那在志虚国的医院里找一个合适的植物人呢?”

洪和全:“那洛先生你慢慢找吧,身体健康符合条件的恐怕一、两年也找不到,而且并不是所有的昏迷者都像黄亚苏那种情况,一般人恐怕早就宣布死亡了送去火化了,除非你刻意去制造一个这样的人。况且你制造了一个植物人也未必能符合我的要求。”

洛水寒沉吟良久这才问:“洪会长愿意做这件事,甚至能主动找来一个新的身体,想要什么报酬?”

洪和全:“这样的事情非同小可,我可能要背两条人命的后果,所以,我想要河洛集团的股份!”

洛水寒:“你不要钱,反倒要河洛集团的股权?我建议你要钱,听说你在艾思那里拿了一千万去救黄亚苏,我可以付给你一个亿。”

洪和全摇头:“这就是我的条件,洛先生自己考虑。明人不说暗话,其实洛先生说的那个朋友就是您自己对不对?相比全新的生命,一小部分股权算什么?”

洛水寒:“洪会长果然聪明,我就不隐瞒了,那个人就是我。你想要多少股权?”

洪和全:“也不多,百分之一就可以。”

洛水寒:“河洛集团百分之一的股权?你可知道它价值十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