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移情惊夜共此扉

庄茹连续两夜的怪梦让小白心生疑惑,他暗自认为庄茹可能不是在做梦,或者说并非主动在做梦,而是被自己定境中所历的场景“传染”了。他的自我感受怎么回跑到别人心里?这是一件很奇异的事情,以前的小白只会窥探人心,却不能影响别人的情绪,难道修行“摄欲心观”不自觉中拥有了更特别的神通?

小白有些高兴也有些担心,高兴的当然是自己的神通更强,担心的是这种新的神奇能力自己不知道是怎么出现的,因此也不知道怎么控制使用。这样是会有麻烦的,比如连续两天惊吓了庄茹,如果事情真的如此,那还真不能在家里修行了,一天两天还行,时间久了庄茹可受不了。

白少流想到了这种可能却不敢确认,他还要再试验一次,却又怕庄茹受不了,于是想了个办法——说实话!人的情绪从不敢面对的害怕上升到身心震怖的惊恐,主要是因为对未知事物莫名的恐惧,不知道有些事为什么会发生,发生之后又会怎么样?比如说死亡是人类最大的恐惧,“鬼”成为世界上几乎所有文化中恐怖的代名词,是因为几乎绝大多数人不知道死后会怎么样?不敢想像失去现在所拥有的这一切之后的结果,不论是否有灵魂存在。

小白决定告诉庄茹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她可能还会受惊吓,但不会比前两次更严重,至少不会再莫名的胡思乱想。实在还不行,以后就不在家里练功了!如果这是真的,要找白毛好好问清楚,这么“严重的副作用”,那头驴怎么事先一点都没告诉他?

这天吃完晚饭的时候,小白对庄茹说:“你先坐好,碗筷不着急收拾,我有事情要对你说。”

正准备起身的庄茹又坐下了:“有事和我商量,是不是过年的事?下个月就要过年了。”

白少流:“不是过年,是今晚。”

庄茹:“今晚?你今晚想要我做什么?”

白少流:“能不能先别睡觉?我让你睡你再睡。”

庄茹:“当然能了,你有什么事?”

白少流:“不是我有事,是你有事,我想你今晚可能还会做那个恶梦。”

提到那个恶梦,庄茹身体一抖:“我也是这么想的,太可怕了!今天晚上就算你不说我也不敢睡觉。……你知道我最担心什么吗?我害怕那种梦是一种预感,我怕你会出事,如果你再有什么意外,我就……”

白少流打断她的话:“不要怕,我不会有事的,我告诉你一件事,你的恶梦,很可能是我引起的,不是你自己做的。”

庄茹面露不解之色:“你引起的?我听不明白。”

白少流:“你知不知道我每天夜里都会打坐练功?”

庄茹:“我当然知道,看见过好几次你在床上打坐。我现在每天都早点休息,不论睡不睡半夜都尽量不发出动静,就怕打扰你。……难道,我做梦和你练的功夫有关系?”

白少流:“很可能有关系,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现在学的是一种观想功夫,就是传说中的修行。前两天我都入定境后都在观想那次车祸,结果你同时做了恶梦。……庄姐,你能不能听懂?”

庄茹眼睛睁的大大的,点了点头:“我能听懂,你会法术,你想什么,也能让我梦到什么,是不是这么回事?”

白少流:“是这么回事,我还担心你听不懂呢,结果你说的比我还明白。但不是我想让你做恶梦,这种法术我也是刚学不久,可能控制不好,所以出了一点小意外。我还不敢肯定事情到底是不是这样,今晚再试一次。”

庄茹:“你想怎么试?看我还会不会做同样的梦?那为什么不让我睡觉?”

白少流:“我不想那样试,你今晚先不要睡觉,等我收功后再睡,看看你是否还会做那个恶梦?”

庄茹:“知道了,我夜里就在厨房喝茶,等你练完功叫我再睡,就这么说定了!”

白少流:“庄姐!”

庄茹:“怎么呢?你这一声叫得好奇怪!”

白少流:“我说了这么离奇的事情,你怎么完全都相信了?”

庄茹:“在我眼里,你不是普通人,你有什么奇迹我都不意外,现在就算你告诉我你就是上帝,我也信!”她说的是真心话,小白能听出来。闻此言白少流也有感触——假如有人学了法术去冒充神仙上帝,倒也很能蛊惑人心。

这夜子时,庄茹没睡,一个人在厨房静悄悄的喝茶。小白关上门,在床座上调身、调息、调心入定,进入观想之境。仍然是生死观的心法,短短数秒种的生死重历,可感觉就象过了很漫长的时间。当生死场景重历,白少流收功。他为什么总是恰在此时收功?其实小白现在的修为只能在此时收功,修炼观想心法不是你想观多久就能在观境中停留多久的,功夫到一步有每一步的讲究。

还未及睁眼,小白就听见庄茹在厨房里发出一声惊叫,紧接着有一只杯落地摔碎的声音。声音还远不止这些,刚出定时耳聪目明五官感觉十分敏锐,小白还听见了左右隔壁人家以及楼上楼下同时传来惊恐的呼叫声。左邻右舍全部被惊动了,甚至还有两条狗在汪汪吼,不知是谁家养的宠物。小白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今夜行功会闹出这么大的乱子!

他光着脚就跳下床冲到厅里,恰好看见庄茹脸色惨白摇摇晃晃的从厨房里跑出来,迎面就扑到了他怀里。小白将她抱到沙发上坐下,庄茹还在怀中颤栗不止,半天才说出断断续续的话:“小白,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刚才突然就出现了幻觉,原来那不是梦。……抱紧一点好吗?我觉得身上冷。……你就穿着睡衣?快去加件衣服,别冻着了!”

白少流:“我不冷,真是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不睡觉就没事了,没想到还是把你吓着了,实在对不起!”

庄茹在小白的怀里动了动,调整了一个很舒服的姿势说道:“我又没怪你,我崇拜你!你太了不起了!就是求你以后不要吓我了好不好?”

白少流:“我知道了怎么回事,当然不会再让你受惊吓了,现在还怕吗?”

庄茹:“现在?现在当然不怕了,不过刚才可是真吓人,我真不敢再来一次了,就算明知道是幻觉。……我的脸就是那次受的伤,现在只希望伤快点全好。”她的语气中明显有一种憧憬,一腔柔情全融化在小白的怀抱中。

就在此时,从敞开的房门那一侧,小白卧室的窗外有人轻轻的冷哼一声,紧接着有衣袂破空声远去,那人走了。庄茹没听见可小白听见了——那是清尘的声音!他差点没站起来将怀中的庄茹扔出去,身子动了动还是坐下了,毕竟不能把庄茹掀到地上。自己将庄茹搂在腿上坐在沙发里,如此亲热的动作清尘一定看见了!小白觉得很惭愧也很尴尬。

庄茹感觉到小白的身体一紧又坐稳了,很敏感的问:“怎么了?你的腿麻了?”

白少流:“没,没什么……我刚才听见你在厨房打碎了什么东西?”

庄茹:“一只茶杯,我去收拾一下。……你没穿鞋?别进来,小心碎片扎着脚。”她有些不舍的起身去厨房收拾地下的碎瓷片。小白穿好鞋站在厨房门口,听见了楼上传来走动的声音,不仅是楼上,左邻右舍都有响动。庄茹也听见了,一片收拾一边说:“你能不能想个办法,功夫当然要练,可无缘无故让邻居们都受惊吓就不好了,你听听楼上还有隔壁,大半夜全都起来了。”

白少流:“我知道,以后不会再出同样的事情了!”他拿定主意今天就去找那头驴仔细问清楚,小白已然明白修行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对自己以及对修行者身边的人都不是。白毛传法术言简意赅,可考虑的好像不是那么周到,或者有些事情它根本没告诉自己。

庄茹收拾完碎瓷片,又从橱柜里拿出五个一样的很精美的瓷杯,看着这些瓷杯她心里有一种很复杂的情绪,感觉象是很惭愧又象是终于放下了什么。小白问道:“这些杯子挺好的,你是打碎了一只,怎么要把一套全扔掉?”

庄茹低头幽幽道:“你总是能体会别人的心思,我还没说你就知道我想扔掉这些杯子。……这是有人从兰西国带回来送给我的,今天打碎了一只正好,我早该扔掉了。”

“有人”是谁?小白想起了原先钱庄里的严襄理,这套杯子看来就是他送给庄茹的。小白能感觉到庄茹说话时情绪有些低落,怯怯的甚至不敢抬头,忍不住劝道:“扔就扔了吧,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杯子很好,随便扔掉打碎了可惜,我们不要别人还是能用的。这样吧,拿到楼下放在垃圾站旁边,拣破烂的看见一定会很高兴的,也算是废物利用。……走,穿好衣服现在就去,我们一起去。”

庄茹:“现在?”

白少流:“你有多少天没有走出房门了?我陪你出去散散步透透气,穿件厚点的外套小心别冻着。”

庄茹:“我的样子本来就够难看的,现在脸上还贴了这么多胶带,就更不敢出去吓人了。”

白少流:“现在是半夜,又没有人会看你,走吧!”两人穿好外套捧着杯子下楼,将碎片扔在垃圾桶里,另外五之茶杯放在垃圾站旁边行人不容易碰到却能看见的绿地上。然后没有着急回家,而是在小区花园里走了走。

这是一个晴天,夜空中没有月亮,星星在静悄悄的眨着眼睛。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多了,花园里没有别人,一阵轻轻的夜风吹来带着冰凉而清新舒爽的气息。庄茹走在前面张开双臂做飞翔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好久没有呼吸到这么新鲜的空气了,冬天的风中也有花香!”

小白在后面道:“你把帽子戴好了,小心吹风着凉。”

庄茹:“我不冷,一点都不冷!觉得好轻松,轻松得就象要飞起来!”

白少流:“想飞就慢慢飞吧,你要是喜欢,我以后经常夜里陪你出来走走。”他一边说话一边向四周张望,清尘的身影早已不见,倒是他住的那一栋楼有不少人家都亮起了灯光,小白在心中暗自说了声对不起。

……

“第一天惊动一个人,第二天惊动了楼上,第三天整座楼都惊动了,我要是这么继续练下去,整个乌由市人民还睡不睡觉了?……白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事先为什么不告诉我?”

小白第二天一直很忙,等到下班后才有空赶到马场,在黄昏的山坡上问了白毛这样一番话。白毛问明情由竟然笑了:“没那么夸张,你只要找个方圆一里之内没人的地方就可以了。现在明白那些传说中的修行人经常到远离人烟的地方修炼是为什么了吧?道场洞天是干什么用的也知道了吧?”

“你还笑!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白毛:“你还问我?这是你天生的神通异能,‘他心通’中的移情开扉术!你的摄欲心观刚刚入门,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我简直怀疑你是一个修炼了三百年的老鬼。移情术我见过,可是象你这样无意中大范围无差别施法的,还是第一次听说。”

白少流:“我可没有施展什么法术,就是修炼你教的功夫而已。”

白毛:“以你现在的修为,要你刻意施法恐怕还没有这种效果。我知道有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可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有了法力,而且搞的这么夸张。”

白少流:“你早知道有这种可能,为什么不告诉我?”

白毛:“我哪会在乎这些小事?不过呢,你是在市井中修行,还确实要注意一点。那些不明情况普通人就算了,万一惊动了好管闲事的修行人来过问就不合适了。你现在还不行!”

白少流:“什么还不行?”

白毛:“你还没有办法搞定那些人,所以做事要低调一点。”

白少流:“就算能搞定也不能象昨晚那么干,邻居们第二天不上班了?……你刚才说的那什么移情术,究竟是什么神通?”白毛倒是很有耐心,仔细向他讲解了一番。“他心通”从效用上讲分为三种,分别是共情、移情、开扉。——

所谓共情,就是窥测人心,能够感受他人心中的情绪。小白天生擅长此道,现在已经掌握的非常纯熟,此处他心通其实是在窥测七情六欲。人的想法或者是行为都是因为某种情绪或欲望而起,因此可以共情而知人。

所谓移情,又比较神奇一点,就是能够将某种情绪或感觉渗透到他人的思想中。天生的他心通异能者能够将自己的某种情绪传染给另外的一个人,但是法力高深的修真者所精通的移情更加玄妙。修行高人有他心通,可以在一个人的脑海中叠加一种情绪或者欲望,达到影响他人言行举止的目的。

除了共情和移情之外,最玄妙的一种他心神通叫作开扉。所谓开扉就是打开心扉,让别人进来。你可以展开一幅意念中的场景或者一段思维活动给对方看。根据白毛的讲解,白少流昨天夜里是同时触发了‘移情’与‘开扉’两种神通法术,既然让周围的人“看见”了自己观境中经历的场景,也把那种恐怖的气氛与情绪传染到那些人的神识中。

移情与开扉两种神通常常合用而不分,故合称为移情开扉术。除非是天生有此异能,或者境界已到达神通具足的大师级修行高手,一般绝大多数修行弟子并不具备这种神通,更别提普通人了。有意思的是,倒是世上的幽魂鬼魅等阴物常具备这种神通,往往用于迷惑心欲有亏的世人,通俗的说法就是鬼迷心窍。如此说来,小白也有装神弄鬼迷人心窍的绝佳潜质。

西方近代心理学者也创造了催眠、意向对话等实用技术,通过与被施术者之间的思维同步沟通等技巧,也可以在对方无意识的情况下达到类似他心通的效果。但这与修行神通不一样,因为它是需要对方主动配合的,而小白的他心神通可不管别人答不答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