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踏穴龙肩考诚惶

小白修炼生死观心法,第一天晚上没有成功把隔壁的庄茹都惊动了,第二天晚上也没有成功但总算没把庄茹吵醒,第三天晚上还是没有成功。

就这么几句话介绍也许很多人觉得没什么,但,站在白少流的角度可完全不一样。别的就不说了,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够忍受每天经历一次这样的车祸?每天都要反复重新体会撞车飞出筋裂骨折的痛楚?不仅没有办法忘记没有办法逃避,还要保持形神相安一体。也就是小白吧,咬牙坚持下来,修行人所吃的苦以及所受的考验,一般人凭想像是无法理解的。

修行只在子夜,小白每天还有别的事要忙,他要护送洛兮往返洛园与洛阳大厦之间,洛兮没事的时候他还要抽空去料理辛伟平的后事。小白说帮忙就是真帮忙,不是说两句安慰的话表个态而已。辛伟平死了一了百了,可现实中死个人也很麻烦,辛伟平的父亲照顾住院的老伴,实在没有太多精力。人总得火化,在殡仪馆举行告别仪式,通知亲朋好友。火化了之后还要举行葬礼,亲朋好友也得到场,来了还得接待,外地远道而来的还要安排食宿。这些都是白少流在张罗。

小白以前没处理过这些事,实在有些忙不过来,灵机一动给风君子打电话,问他认识的那个礼仪公司承不承办丧事?风君子和一家礼仪公司老板是朋友,上次就是那位老板请风君子到婚礼上冒充神父的。风君子一听这件事就帮他问了,结果那家公司还真接这种业务,小白就委托礼仪公司安排了大部分事情。

但有一件事礼仪公司办不了,就是选墓地。墓地又称阴宅,在志虚国的传统中,无论阴宅阳宅的选择都是要看风水的,近代以来城市建筑模式化建设开发,普通人很难挑剔商品房的风水如何,但墓地在这方面还是很有讲究的。墓园也是商业化开发项目,属于阴宅的房地产,开发商选择的位置自然都是风水不错的地方。可是一片墓园往往很大,密密麻麻山坡上全是墓穴,价位也不相同。选墓穴也是要请明白人的,小白不懂,他身边的其它人也不太懂,但风君子是个内行。

这天晚上在滨海公园练拳时,小白见到风君子当面请求他能不能去几处墓园看一看风水,帮着自己的朋友挑一处吉穴。其实辛伟平的骨灰埋在什么地方小白才无所谓,但这些事是做给家属看的,请明白人郑重其事也是一种安慰。没事把人请到墓园里总归有点忌讳,没想到的是风君子很爽快的就点头答应了。

白少流先向顾影询问了洛兮的活动日程,这个周六上午洛兮不出门,他又提前和罗兵请了假,这才特意和风君子约好了时间。他没有让辛伟平的父母来看选墓地的过程,这对于老人来说又是一次精神折磨,只是告诉他们一切交给自己办就行了。黄静陪着他一起来了,她也想亲自为曾经的爱人选择最后的归宿,小白告诉她自己请了一位大名鼎鼎的风水大师。至于风君子是否真的是大名鼎鼎的风水大师,小白也只是那么一说而已。

这天上午小白开车先去接风君子,然后又一起去接黄静,在车上风君子问道:“你还真是个热心人,这种事情也会帮忙张罗。趁着家属不在你先交个底,到底想让我点什么样的墓穴?”

白少流:“当然是挑好的了。”

风君子笑了:“好的?你没去墓园看过吧,凡是开墓园的,肯定请过风水师看过,只要是风水不错的位置你知道有多贵吗?少说也是几十万!”

白少流吃了一惊:“这么贵!”

风君子:“一百多万的墓穴都有。”

白少流:“这都可以买套房子了。”

风君子:“那不也是房子吗,就是不给活人住的,现在连死人的房地产都炒起来了!别的话你就别提了,希望我挑多少钱的吧?”

白少流:“可不能太贵了,辛家父母不宽裕,但如果挑太差的墓穴他们也不会愿意。这样吧,在他们能承受起的范围尽量挑最好的地方,麻烦风先生把话说的好听点,至于价钱嘛,一万左右就可以了,不能再高了。如果黄静看中了太贵的墓穴,你也尽量劝她挑便宜一点的,告诉她那便宜的更好,你是风水大师,她会相信你的。”

风君子点头:“我明白了,你真的很懂事!顺便问一句,你相不相信风水?”

白少流:“我不懂,所以不能说相信不相信,风先生你信吗?”

风君子:“我当然信,不过不是普通人理解的那样。”

白少流:“真有风水吗?”

风君子:“废话!这世界上有风有水就有风水。”

白少流:“那六十万的墓穴就比六千块的墓穴好一百倍吗?”

风君子:“对于死人差不了太多,但对于活人就不一样了,至少说明这一家比另一家富贵百倍,或者有能力也有心意为死者花百倍的钱。你跟我扯这个,是不是想学风水?”

白少流:“有空我还真想学学,只是现在实在太忙。”

说话间已经到了黄静家楼下,黄静的父母陪着女儿已经等在路边。黄静穿着一件黑色的羊绒大衣,戴着一副宽边墨镜遮住发红的眼睛。她清秀白皙的脸庞显得很憔悴,小白看了也有怜惜心酸之意。小白下车给黄静介绍风君子:“这位是乌由最有名的风水大师风君子老师,今天我特意请来给伟平挑选吉穴的。”

黄静很有礼貌的伸手轻轻握了一下:“多谢风老师,辛苦你了!”

风君子:“不必谢我,要谢就谢白少流。人都有一死,逝者入土为安,生者节哀顺变,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黄静的父母也说要陪着女儿一起去,黄静劝道:“你们就不必去墓园了,那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有风水专家在,我和小白去就可以了。”听见她这么说话小白放心多了,黄静的心情虽然还没从悲哀中完全恢复,但思路和考虑问题已经完全正常了。黄家父母根本就不想去墓园,小白能够感应到,黄静心里也清楚。

黄家父母道:“那我们就不去了,看完了墓地别忘了请小白还有这位老师吃午饭,好好谢谢人家。”

就算不懂风水的人也能看出墓地的好坏来,环境、地势、朝向等等一眼看去还是有区别的。墓园里最贵的墓穴很大很宽阔,恰好在半山腰坡度最平缓的中央,面对着正南向海的方向。小白他们来看的这片墓园叫作玉山公墓,修建在一座离海不远的山地的南坡。墓园所在的这座山地势较高,左右还各有一条略低的山脊呈环抱状向海伸出。在海边的正对面方向,还有一个形状很规则的圆形小山包,墓园的开发商在上面立了一根灯杆很高的照明灯,恰恰像一个插香供奉的祭丘。建墓园的果然是明白人,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藏风聚水局。

墓园分成六大片,依照山势分布在不同的坡面上,风君子领着白少流与黄静一边走一边煞有其事的介绍着阴宅的讲究,并对黄静停下来关注的穴位品评一番。黄静看好了好几个位置,可惜都偏偏不是空的,不是有人已经定了或者就是已经有人下葬了,这一大片墓园还很挤,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墓穴卖出去了。

黄静最终看好了一处墓穴,在墓园最中央的位置附近,紧挨着最贵的那一片墓穴区。正南阳坡缓地上的几排墓穴要价六十万,往西山势一转紧临的这一片却便宜了很多,要价五万六,黄静看中的就是这种五万六的墓穴。风君子却摇头:“不好不好,不合适。”

黄静:“为什么?最贵的我们买不起,我只想尽量给伟平挑一个好一点的地方了。他的脾气我知道,生前志向抱负都很大,一心一意要努力出人头地。”

风君子问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你好像很了解他,从你选的墓穴就能看出来,是吗?”

黄静:“当然,我们在大学时就认识了。”

风君子一指这个墓穴,神色高深的说道:“择地不如择邻,你选的这个地方正如他生前的处境,离墓园正中龙脉极近,地势却完全不同。此面是西转陡坡,而此地整体山势如张臂环抱,此穴正在腋中,是掣肘之象,有大志却不得伸张,叹立足出身。……此地风回而涩,遇雨水急而冲,比之人,自恃才高常有不甘,好求功利心欲未平。倘若他生前如此,死后仍要葬在这样一个地方吗?”

风君子不认识辛伟平,从来没见过面也没听说过,可是三言两语将这个人的禀性几乎是点透了,仅仅是通过黄静选的一个墓穴。黄静当然了解自己的未婚夫,有些朦胧的看法在心里想不明白,却被风君子一番话都给说清楚了。她不信风水,小白找来一个风水先生她原先以为不过是充充场面,现在却不得不对风君子刮目相看,真的开始尊重他的意见:“风老师,你说的还真是这么回事,那依你看,这片墓园中什么地方适合他安息呢?”

风君子:“这一片公墓我们已经走了一圈,刚才我看好两个墓穴,你去看看合不合适。”

风君子挑的这两个墓穴也在偏西一侧,但地势更高接近山顶,坡度较缓山弧微微内收,面对的是海面小山包与右侧臂壮山梁之间的缺口,这两个墓穴离得不远,左右横向隔了一条行走的小路。路两侧的墓穴价格是不一样的,一边是八千,另一边是一万二。风君子告诉黄静这是龙脉之肩,可以踏青云借力之象,正是辛伟平一生想求而不得的愿望,随便挑哪个都可以。黄静最终选择了一万二的那个。

选定墓穴记好编号几人就下山了,去山脚下的公墓管理处交订金。他们一共是四个人上山,除了风君子、白少流、黄静之外,还有公墓管理处的一个销售人员。今天不是什么节日,上午时间也有点早,他们上山的时候时候整个墓园空空荡荡的没有别人,向下走的时候山腰处多了三个男人,看样子是来扫墓的。

销售员和黄静走在前面,小白在后面悄悄对风君子说:“风先生,能不能问你个问题,你点的那个墓穴真是踏龙肩可以借力青云吗?假如,我只是说假如,这个人能够转世,真有这种运气又会怎样?”

风君子小声答道:“不管踩谁的肩膀,也要看自己怎么做人!……咦,你怎么还问这个?不是你交代的吗,选一万左右的墓穴把话说好听点,我都是照你说的在做。”

小白:“关键是风先生你太像风水大师了,连我都忍不住把你说的话都当真的了!”

风君子:“我还干过神父呢!神父是假的,风水大师也是友情客串,可说的话未必就不是真的。”

两人在后面说着悄悄话,黄静在前面跟着公墓销售员的脚步往山下走。初冬的山风很冷,那销售员也想早点下山没有绕墓区中的小路行走,而是从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墓穴间抄近道穿了过去。一排排的墓穴顺着山势就像大片的台阶,黄静往下走的时候有一脚没踩稳,身体一晃扶住一块墓碑踩在墓顶上差点没摔跤。此时就看出小白的身手不凡了,离着五、六米远好几排墓碑身形几折眨眼就到了黄静身边,在她失去重心的那一刻恰恰把她扶住。

白少流:“走路小心点!”

黄静:“刚才不小心踩空了……我的脚好像扭了。”

白少流:“我扶着你吧,慢点走,要不要紧?”

“站住!”正在此时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不远处有三个男人迈着大步跨过一排排墓穴围了过来。

“叫我们吗?”白少流问道。

当中一名四十来岁的尖脑袋男子阴阳怪气的说:“不叫你们难道还叫鬼吗?这小妞刚才踩到了我家长辈阴宅的房梁上,不道个歉就这么走了吗?我在你妈坟头上跺一脚你愿意啊?”

那人说话非常难听,但黄静不想在此时此地起争执,带着歉意道:“真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小心一脚踩空了,冒犯了,是我不对,我道歉!”

“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这座坟是空的,墓碑上虽然有字但还没有上色,按我们公墓的程序是骨灰还没放进来的。”公墓销售人员在一旁说话了。

尖脑袋:“一边呆着去,没你什么事,管闲事也不看看地方!”

一听就知道这几人是故意找茬了,小白还没说话风君子在后面高声冷笑道:“我说三位,你们耍流氓也不看看地方?这里可是墓园,满山都是安息的故人,在这里乱来,就不怕孤魂野鬼半夜跑你家去开会?你们不敬鬼神吗?”

尖脑袋:“大爷我和上帝拜了把子,怕他娘的什么鬼神?”旁边有个同伙道:“你哪凉快哪呆着去,在旁边看热闹也好,我们就是要找这个小娘们的麻烦。”另一个同伙也说:“耍流氓怎么了?这小娘们不错,我还真没在墓地里耍过呢。”

小白看见这几个人就知道他们是冲黄静来的,因为这三人借口黄静踩了墓顶找麻烦,却看也没看那个墓穴一眼,歪心思全在黄静身上,显然是早有预谋的。公墓销售人员在一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山上根本没别人,就算下了山公墓管理处也没配保安,谁能想到有人会在这种地方捣乱。黄静有些发抖,不由自主的靠在小白的另一侧,颤声问道:“我认识你们吗?无怨无仇为什么……”

尖脑袋:“你是辛伟平的女人吧?那个死鬼泡过我马子,还借钱不还,我今天倒要动动他的马子。”

小白护住黄静对她小声道:“别理他们,这帮人是没事找事。”然后转头高声道:“滚!别逼我揍人!”小白觉得那人很奇怪,说辛伟平泡过他的马子还借过他的钱显然是胡说,他们只盯着黄静没把其它人放在眼里,但是注意力还时不时的瞄向远处的一个地方,好像那里还有埋伏。

风君子前走几步站在小白的身后高处,不阴不阳的说道:“这个地方打架好,打死了直接埋,墓地都是现成的,先交钱买地方吧!”

风君子和小白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那边三个人也有些心虚了,偷偷瞄了不远处一眼,仍然做出凶恶状腆着脸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伸手就去摸黄静的脸,嘴里不干不净的道:“还有小哥当护花使者,就他那身子骨能行吗?……这小娘们细皮嫩肉的,没了男人真是可惜。……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