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销魂究尽美人服

当小白在马场中请教道法时,辛伟平在医院中也在学习。他很聪明,没有直接问艾思以及其它人黄亚苏以前的事情,而是直接问主治医生:“很多事我想不清楚,脑袋糊涂,医生你看应该怎么办?”

医生主动向艾思提了个建议,将黄亚苏以前的一些资料,包括照片、录像、档案、相关熟悉的人熟悉的事,都有相关知情人找来向辛伟平一一讲解,帮助他“回忆”。这样一来,辛伟平什么话都没有主动问,就有一批人将黄亚苏的生平材料几乎详细的不能再详细的搜集来放在他的床头。在一位专业的心理医生指导下,黄亚苏以前身边的人专门拿着图片、文件等东西轮流给辛伟平上课,告诉他曾经都做过什么事情,认识些什么人,甚至包括很多隐秘的私事。

不得不说艾思请来的心理医生非常高明非常称职,在他的引导性治疗下,辛伟平已经完全融入了黄亚苏这个新角色,虽然他心里很清楚他不是黄亚苏,但已经坦然的接受了黄亚苏的身份。一个多星期时间,“黄亚苏”恢复的越来越快,医生诊断他已经接近正常了,完全可以出院进行正常的工作与生活,同时受的外伤也好了。(徐公子注:为了行文方便,从此时起就称他为黄亚苏了。)

黄亚苏却没有着急出院,他还是怕露出破绽在医院里又多住了几天,艾思见儿子恢复了,又开始忙自己的事情,把主要的精力投入到插手河洛集团经营上。这天是黄亚苏在医院里的最后一天,门外有保镖守卫,但身边只有一个私家看护,这时他的电话响了。

黄亚苏拿起电话不等对方开口主动问道:“喂,我是黄亚苏,你是哪位?”

电话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辛先生没有见过我,但应该听说过我,我姓洪。”

黄亚苏:“你打错了!”

“别急着挂电话,我叫洪和全,你不会一点印像都没有吧?”

黄亚苏心中一沉,脑筋飞快的转动,他当然知道洪和全是谁!但是脸色一变随即恢复了平静,音调升高了三度在电话里大声道:“哎呀!原来是洪先生!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我还没有当面道谢呢,等我出了院,一定好好表示表示,洪先生什么时候有空我来安排。”

此时的“辛伟平”已经打定主意,不论这个洪和全说什么,他也一口咬定自己就是黄亚苏,因为这是一个永远无法取证的既成事实。他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看来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是洪和全办到的,他不想得罪洪和全但也不想受他控制,反而想搞定洪和全。现在的他心态不一样了,如果他还是辛伟平,洪和全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无法控制的人,如果他就是黄亚苏,洪和全是完全可以收买的。本来就是为了艾思的重金悬赏,洪和全这种高人才出手完成了这样一件不可思议的奇迹,黄亚苏本人也完全可以请洪和全为自己服务。

想明白这一点,黄亚苏虽然心中震惊一番但很快就放下心来,他不怕洪和全!怎样处理好与洪和全的关系,这是他换了新身份之后所面对的第一件事,在他看来洪和全是这世上唯一的知情者,只要解决了这件事,那么其它的麻烦都将不再是麻烦。黄亚苏在电话里的反应也让洪和全很吃惊,他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想了想明白了些什么这才又说道:“哦,黄先生说话不方便是不是?我们可以当面谈谈吗?”他不再称呼对方为辛先生而是改称为黄先生。

黄亚苏:“应该的应该的,我应该当面道谢,说来惭愧,还没亲眼见到救命恩人呢!我明天就出院了,第一件事情就是好好请请洪先生。明天晚上六点,香海大酒店,会有专人去接你,我在那里恭候,洪先生可一定要到呀!……唉呀不好意思,医生来查房了,回头再聊。”说完不等洪和全答应不答应他已经挂了电话。

黄亚苏话说的虽然客气,但显然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他要感谢洪和全的救命之恩却不征求对方的意见自己先定了时间地点,这完全符合黄亚苏的行为习惯。这段时间专业的心理辅导对于他来说也很有收获,新角色的代入感很好,他甚至经常做自我催眠——我就是黄亚苏!

挂断电话黄亚苏又拨了一个键,病房外有人走了进来,站在外间问道:“黄先生有什么吩咐?”

黄亚苏:“大牛,明天晚上六点,我要在香海大酒店请洪和全,就是救我的那位神医。你明天和他联系一下,派人去接他过来。其它的事情让耗子去办,把房间和席面都订好了,吃完饭再一起去放松放松,去我最常去的那家会所。”这个大牛是黄亚苏的贴身保镖,而叫耗子人是黄亚苏的心腹,心眼很多人也奸诈,很多见不得人的事都是他帮着黄亚苏安排的,现在需要继续用这个人。

黄亚苏请客如果想上档次,可以不去漫步云端那种夜总会,真正高档的地方当然是只有会员才能进入的私人会所,估计那洪和全以前都没见识过。其实辛伟平以前也根本没去过那种地方,那曾是他痛恨却又梦寐以求的生活。明天要去自然要带着耗子一起,借口还没完全恢复记不清的事情让耗子都安排好,自己在一旁好好观察不要露怯。

大牛答应一声就出去办事了,黄亚苏在病床上很舒服的叹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坐直了身体。那个叫丹丹的年轻护士以为他要起来走走,赶紧上前扶住了他的肩膀,一边用温柔的问:“黄先生,你明天就要出院了?”

黄亚苏:“是啊,在医院里都待腻歪了,终于可以出院了。”

丹丹:“住院是很无聊,恭喜你恢复健康!……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吗?对不起,这话我不应该问,希望以后黄先生都不用再进医院。”

护士的语气中有明显的亲近意味,黄亚苏当然能听出来,这时候他才注意观察身边这位专门的私人陪护——秀丽的鹅蛋脸,长长的睫毛水汪汪的眼睛,嘴唇粉嘟嘟的,皮肤白里透红。她的个子不高不矮,穿着一身护士服身材婷婷袅袅很有一番韵味。黄亚苏身边总是不缺少美女,他本人就是乌由有名的花花少爷,这种生活真让人羡慕!现在不必羡慕了,自己就是黄亚苏。

想到这里他心中突然动了动——与这么漂亮的女护士同处一室这么久,如果还没有弄上床,那自己就不是黄亚苏了!这个念头冒了上来,就像一个火种,他突然觉得心里痒痒的,身体也在发热,有一种欲望蠢蠢欲动,抬眼去看丹丹,越看越觉得这个穿着护士服的美女别有一番风情。这么多天来,她照顾自己是多么温柔细致,多么小心翼翼,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是充满希望的含情脉脉,我为什么……?

他在心中默念了一遍“我就是黄亚苏”,然后用很自然的动作顺手握住了护士的手:“丹丹,住院唯一不无聊的事情就是看见你,以后还想见我吗?”

丹丹低着头脸红了,小声道:“黄先生想见我,当然就可以见到我。”

黄亚苏:“不要站着说话,来,坐下。”他顺手一拉,让丹丹贴着自己的身侧坐下,另一只手很自然的扶在了她的腰上:“丹丹,这么多天谢谢你照顾,要出院了真舍不得。”

丹丹害羞的笑了:“黄先生真逗,我就是你们家这次请来的私人陪护。”

黄亚苏:“对呀,脑袋让车撞了人都糊涂了,那你以后还经常陪我好不好?”

丹丹:“当然没什么不好,可是黄先生好像很忙。”

黄亚苏:“再忙也有要休息的时候,我一看见你就感觉特放松,现在像你这么漂亮脾气又这么温柔的女孩子真不多。”

丹丹:“你夸我吗?可是这么长时间你都没怎么注意我。”

黄亚苏:“身体不好,事情又多,现在没事了,只剩下你和我,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他在勾引挑逗这个护士,心里火烧火撩的,却不太知道怎么上手,毕竟没有经验,真要是黄亚苏哪有这么拐弯抹角的。这时丹丹的身体不自觉的向他身上靠了靠,他伸过另一只手从前面整个环抱住了丹丹的腰,一侧身就把她搂在了怀中。两人都坐在床边并不稳,身体一后仰就倒在了床上,黄亚苏正好压在了丹丹身上。

脸对脸,口鼻离的很近,黄亚苏说了一句:“丹丹,我好喜欢你,亲你好吗?”这说的倒也算是实话,至少此时此刻,他确实是很喜欢,下面已经发硬了。

丹丹闭上眼睛扭过脸:“黄先生不要这样,我不是随便的人。”

黄亚苏:“我是真喜欢,你看我是随便的人吗?这么多天我有没有对你动手动脚?”嘴里说着没有动手动脚紧接着手脚都动了,他侧过头找到了丹丹的唇,几乎是半强迫的吻了上去,一只手穿过脑后揽住了她的脖子,另一只手伸向了胸前从护士服的前襟探了进去。

很显然这个丹丹有思想准备,然而对这种事却不是很有经验,黄亚苏真的“非礼”的时候,她开始躲闪挣扎了,这是一种很自然的反应。这种挣扎并不激烈却充满了诱惑,解开护士服的时候白皙身体总是在扭动制造了不少麻烦,却更加刺激了黄亚苏的欲望高涨。这种欲望不仅仅是性的冲动,还有一种征服占有的刺激。

难怪很多人的性幻想当中都有一种制服幻想,穿着护士服的美女在自己的怀中扭动时确实更能激起更加高涨的欲望,尤其是当一点点解开衣衫露出娇嫩的肌肤时。她的乳房结实而饱满,扭动身躯时握住更能体会到那种质感,她的大腿柔嫩而修美,用手分开向上摸索时的颤栗让人疯狂……

辛伟平,不,现在应该是黄亚苏,还从来没有体会到如此刺激的感觉,这是他有生以来最销魂的性爱。怀中的女子一直在呻吟挣扎:“不要这样,不要……”可是双臂却缠住了自己的腰背,勾的很紧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欢愉。他不止做了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反复进入,就像有发泄不完的力量。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病床上一片狼藉,而筋疲力尽的小护士就蜷缩在他的身边还没有醒来,自己的一只手还握在了她的胸前柔软与坚挺的地方。黄亚苏看着她美丽的脸庞与诱人的身体,心中升起了一股无比满足的感觉,这种满足不仅仅是生理的满足!他一动丹丹就醒了,抬起头来道:“您要起床了吗?我帮你穿衣服。”

昨夜黄亚苏几乎是用半强暴的方式占有了这个女人,尝试了很多种以前的女朋友从不愿意的花样,简直就是蹂躏。可是一觉醒来她竟仍然如此温顺,黄亚苏的欲望莫名的又升腾起来。他翻了个身从后面抱住她娇弱的身体,搂紧她弯曲的腰扳起她的一条腿:“不着急起床,我还想要你!”

丹丹有些喘不过气来的说:“你,你,你太……轻点好吗?我受不了……”

“受不了……不喜欢吗?”

丹丹:“喜欢,你好厉害!……能温柔一点吗?”

黄亚苏:“我会很温柔很温柔的,温柔的让你全身融化。”

……

这一天下午,黄亚苏去香海大酒店的时候,不仅有保镖跟随,还有一位美女相伴。这位美女穿着名贵而入时,但是一看就知道并非豪门千金,因为所有的衣服都是新的而且都是商店里的成衣。黄亚苏有一种说不清楚的自我炫耀心理,刚刚搞上手的女人出门就带在了身边,而他那些保镖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位少爷怎么折腾也懒得去管。贴身保镖大牛甚至还在想:“黄少爷的病真是好了!”

丹丹走路时还有些腿发软,不由自主的紧紧挽住黄亚苏的胳膊,一边还低低的说:“亚苏,我新买的这件小貂行吗?不会让别人笑话吧?”

黄亚苏:“当然不会了,也不看看是谁的女人。……我还是最喜欢你穿护士服的样子,今天晚上你再把护士服换上好不好?”

丹丹:“你好坏呀,真变态!……就不注意一下身体吗?你的伤刚刚好,以后有的是时间,我又不会跑了。”

两人就这样说着悄悄话走进了香海大饭店,刚推开二楼的如意厅的门耗子就迎了上来:“黄少,洪先生已经到了,正在这里等你呢!”

这间包间很大,就是前天晚上罗兵等人请小白吃饭的那一间,足够坐十五人的大圆桌主客的位置上只坐了洪和全一个人。洪和全看见黄亚苏进门却没有站起身来迎接,而是稳稳的坐在那里冲他点头微笑:“黄先生,恭喜你的身体!终于见面了,其实不能算第一次见面,在医院我就见过你。”

洪和全不起身,黄亚苏走了过去,却没有到他面前,而是绕过洪和全身后在主人的位置上坐好,这才转身向右边的洪和全伸出了手:“洪先生,久仰久仰!一直在医院里养伤没有当面道谢实在不好意思!”

洪和全:“再世为人,感觉如何?”说话时他盯着黄亚苏的眼睛,眼神中有逼问之意,那意思就是——你别跟我装,你的底细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

这句话以及这种眼神黄亚苏完全读懂了,然而他就像毫无反应一般笑道:“还是出了医院感觉更好,那里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真的感谢洪先生的神奇医术啊,否则我还不知道要躺多久。您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后有什么事说句话,我黄亚苏能办的一定照办!”

洪和全:“黄先生你太客气了,你应该听说过我的身份,我是信仰上帝的人,发生在你身上的奇迹都是上帝的神迹,是我们拜上帝兄弟会所有兄弟的信念支持。你如果感谢我,不如感谢上帝,感谢神的赐福,感谢拜上帝兄弟会。”

黄亚苏:“是的是的,应该感谢上帝还有洪先生,以后洪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一定尽力。……来来来,你们都坐吧,这些日子也辛苦诸位了!”黄亚苏一招手,让他带来的那群手下转圈坐下,这酒席就算开始了。山珍海味美酒佳肴自不必细说,黄亚苏右边坐着洪和全,左边倚着丹丹,桌上的人都不住的向洪和全敬酒,气氛看上去十分热烈欢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