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魅祟怎如心诡祟

辛伟平哪知道洛氏家族里的私事?按他的想法,黄亚苏有了这么一位继父,那还不得服服帖帖的叫爸爸?一边的艾思也愣了一下,随即就像想通了什么冲他露出了赞许的目光。洛水寒反应很快,微微一怔随即笑着说道:“好,很好,你醒了!你母亲这些天一直在担心你,这下终于放心了。好好休息,注意保养身体,什么事都不用你操心。”洛水寒说话时心里明显有一股怒意,恨不得上去再把他砸成植物人,但表面上一点都看不出来。

艾思又在一旁招呼道:“亚苏,你小兮妹妹也来看你了!”

辛伟平认识洛水寒,却不认识洛兮,只知道洛水寒有一个女儿。对面站了两个女的,一个二十多岁一个十六、七岁,辛伟平向其中一人点头微笑:“小兮妹妹,谢谢你来看我!”

这一句话出口所有人眼神都有些发直,因为看上去黄亚苏在对顾影说话,他竟然把顾影当成了洛兮!这也不能怪辛伟平,因为顾影非常有贵族气质,冷冷的天然有一种孤傲的气息,看上去更像一位出身豪门的千金小姐,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错觉。顾影也愣了,没有答话而是后退两步站到了洛兮的身后。

洛兮皱着眉头,向小白身边靠了半步,这才弱弱的说:“黄家哥哥,你怎么了?我才是小兮妹妹!”

辛伟平心里一阵发窘,原来自己认错人了!好在他反应很快,闭了闭眼睛做出很疲倦的样子说道:“小兮妹妹越来越可爱了,我的头很晕,可能是看花眼了。”一句话又引得艾思的神情紧张起来,看来医生说的没错,儿子刚刚醒来还不是很清醒,甚至有记忆障碍——他能认出洛兮的保镖,却认错了洛兮。

这时洛水寒发话了:“亚苏刚刚醒需要休息,艾思,你好好照顾他吧,公司的事情有我呢,你没必要太担心。……我们先走了,以后再来看亚苏。”

辛伟平松了一口气,艾思起身送客,辛伟平疲倦的躺下,身上已经出虚汗了。护士过来轻手轻脚很温柔的给他垫好枕头,用含情脉脉的目光问:“黄先生,您感觉不舒服吗?”

“没事,已经没事了!”辛伟平这才注意到病房里专门伺候自己的这位值班护士,长的甚是清丽可人,并不比自己漂亮娇气的女朋友差,一双闪亮的眼睛看着自己还有一种渴望。他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同时也做了个决定——从今天开始,自己不再是辛伟平就是黄亚苏!

……

走进黄亚苏病房的五个人分别是洛水寒、洛兮、顾影、罗兵、白少流。本来这种场合只需要洛家父女进去就可以,可是罗兵一定要眼见为实看看黄亚苏究竟怎么回事,跟着进去了。而小白直觉的感到洛兮有些害怕很不情愿走进病房,所以也陪着进去了,顾影一看小白进去了她也进去了,这才害的辛伟平认错了人。

出了病房小白前走一步低声对洛水寒道:“洛先生,我有事情想私下对你说。”

在洛水寒的印像中,小白是最不喜欢多事的人,竟然这么认真的有事要私谈,洛水寒也不得不重视,一摆手答道:“一起回洛园,到那里再说。”

回到洛园,车队没有在门口停下,直接驶到了海滨别墅门前,洛水寒先让顾影带着洛兮去休息,亲自领着小白和罗兵到了二楼一间很特殊的会客室。这间会客室周围全是书架,整整占了三面墙,另一面墙上是对着海的两扇窗户,窗户中间的墙壁上挂着一幅非常复杂密密麻麻很多圈的八阵图,一看就知道是顾影的东西。

屋子中间有一张白橡木的长桌,造形非常古朴典雅,桌上放了一个足球大小的水晶球,晶莹剔透没有一点杂质,小白还能感觉到水晶球中有一种奇异的力量波动,波动很微弱却很稳定。长桌的两边面对面的只放了两个座位,洛水寒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招手让小白过来说话。小白看了一眼罗兵没有坐下而站在了对面的椅子边。

“小白,我知道你很能干,做事情也稳重。今天特意有事要告诉我,现在就说吧,是不是和黄亚苏有关?”洛水寒开门见山,直接问小白。

罗兵在一旁道:“洛先生,需不需要我在门外等着?”他的话其实是问需不需要他回避。

洛水寒又问小白:“你要单独和我一个人说吗?”

小白赶紧摇头:“不用不用,有些问题恐怕还要请教总爷。”

洛水寒:“那好,你说吧。”

白少流:“洛先生,我告诉你的事情你千万不要感到太惊讶,我知道我说的离奇,但我认为这完全有可能的。医院里醒来的那个黄亚苏,不是真正的黄亚苏,还是黄亚苏的身体,但人是另外一个人。”

洛水寒看着小白,神色并没露出太多惊讶,但瞳孔在收缩:“你能解释一下你说的话吗?”

小白能感应到他的心理,洛水寒很震惊,但并没有先入为主的不相信,他想了想解释道:“洛先生认识顾影小姐,那么也应该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神奇的事情,顾小姐就掌握很多神奇的法术,这么说洛先生能想通一些吧?……据我所知,这世界上有一种法术,能够抓住刚刚死去的灵魂,让它进入到另一个已经没有灵魂,但是生机完好的身体里,那叫什么呢?——叫夺舍。”

洛水寒:“那这个世界上岂不是没有死人了?会这种法术的都可以死而复生?”洛水寒对小白这番话非常感兴趣,兴致甚至超过了黄亚苏究竟是不是原来那个人。

白少流:“不是这样的,不是抓自己的灵魂是抓别人的灵魂,我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只是听人大概说起过。首先那死者是死于意外事先不知因此灵魂能够短暂的凝聚成阴神,其次是正好有这样的身体躯壳可以寄托,最后才是会法术的人做法恰好把他抓来,这种情况太罕见了,可偏偏发生在黄亚苏身上。”

洛水寒抬头问一旁的罗兵:“老伙计,艾思请到医院的那人是个什么来历?”

罗兵像背材料一样的答道:“洪和全,原名洪二宝,今年四十一岁,乌由市积黑山区花木乡洪家村人,高级中等学堂文化,曾经做过十年木匠。五年前进城打工,在装修公司手底下干活,是个搞家装的小包工头。两年前开始搞了一个组织,名字叫拜上帝兄弟会,号称圣兄教主,早期主要成员是一批进城市找活的装修工人,现在发展到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据那个会中的成员介绍,洪和全这个人可能真的会法术,什么时候跟谁学的不清楚。”

洛水寒:“继续调查这个人,现在你立刻布置一件事,就是搞清楚乌由今天有多少死于横祸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各大医院的急诊室都应该有记录,重点是黄亚苏住的那一家医院。”

罗兵点头:“我现在就去办,用不了多长时间。”说完转身就要出门,洛水寒在后面又说了一句:“你把顾影叫来,我有话问她。”

罗兵推门出去,不一会顾影敲门进来问道:“洛先生,有事找我?”

洛水寒:“顾小姐,你请坐,有一件事请教你。”

顾影走到小白身边那张空椅子上坐下,洛水寒又问:“我刚刚听说一件奇闻,世上有一种法术,可以留住一个意外横死者的灵魂,再让它进入到另一个植物人的身体中,然后这个植物人会醒来变成另外一个人。”

顾影:“洛先生是想问有没有这种法术,还是想问黄亚苏正不正常?”

洛水寒:“有没有这种法术?”

顾影:“有!我没有见过,但是听说过,它不只一种,很多都是邪术。我要告诉洛先生,很多种邪术可能导致这种结果,但往往都是意外的产物,它是不受控制的。”

洛水寒:“意外!你说这是意外?”

顾影:“如果你想说黄亚苏,我就拿黄亚苏来举例子。假如他是那种情况,其实他能不能醒来,醒来之后又变成什么人,施法术的人事先是没有办法知道的。”

洛水寒:“有控制的办法吗?”

顾影:“据我所知没有,不论在东方西方,几乎没有人会轻易用这种法术,因为它的后果连施法者自己都不清楚。当然可能还有我不知道的情况,因为我自己也不会。”

洛水寒:“明白了,看来我得找个机会见一见那位洪和全了,和他好好谈一谈。顾小姐,你愿意陪我一起见那个人吗?”

顾影微微皱了皱眉头,小白感觉到她心里并不情愿:“洛先生,你见他的时候要我在身边也可以,但地点就在洛阳大厦中,让他自己来。还有一点洛先生要注意,你怎么敢肯定这种人会对你说实话?”

洛水寒:“我只是想请教他几个问题,至于他说不说实话只好我们自己来判断了。”

站在一旁的白少流突然心念一动,他想明白洛水寒为什么对洪和全那么感兴趣了,因为洪和全刚刚为一个横死的人换了一个身体。白天的时候那头驴对他说洛水寒可能命不久矣,他有钱可以请来世上最好的医生,但未必能买回行将失去的生命。难道洛水寒想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继续活下去?也是,生命本身是一个人最大的渴望,无论他有多少钱。想到这里小白也开口道:“洛先生,假如您要见那个洪和全,能不能带着我也一起去?”

洛水寒:“小白你也感兴趣?年轻人总是好奇,好吧,到时候你也在场。”

这时罗兵敲了两下门急冲冲的走了进来,洛水寒有些吃惊的抬头问:“老伙计,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罗兵:“各大医院的消息还没全,但有了一条最重要的,就在那家医院的急诊室里今天有个年轻人车祸抢救无效身亡,死亡时间与黄亚苏醒来的时间几乎同时!”

洛水寒:“什么人?”

罗兵:“名叫辛伟平,今年二十五岁,是乌由财经大学堂的毕业生,现任朝奉国现世株式会社乌由分社的一名业务主管。他的未婚妻叫黄静,是一家商场的办公室文员;父亲叫辛镇,是乌由商贸集团下属供销公司的副科长;母亲叫蔡芬,十年前从纺织厂内部退休,去年还在摆摊做小生意。这三个人正在医院里处理后事。”罗兵的手下真不简单,这么短的时间就把辛伟平以及医院里那三个人的背景基本调查清楚。

小白失声叫了出来:“辛伟平?”

罗兵:“怎么,小白你认识他?”

白少流:“他是我大学堂的校友,住我对门宿舍。他未婚妻黄静是我的同班同学,他们就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如果是一个人还可能同名,两个人都同名绝对是他们了,真没想到事情这么巧。”

洛水寒点了点头沉思道:“那就没错了,绝对是他!否则他在病房里没有理由见到你那么吃惊,却认错了洛兮。……小白,拜托你做一件事怎么样?”

白少流本能的感觉到洛水寒心里在打自己什么鬼主意,有些担心的问:“洛先生想要我做什么?我天天需要保护洛小姐。”

洛水寒:“这你放心,我会让总爷尽量给你安排时间的,而且让你做的是好事。”

白少流:“什么好事?”

洛水寒:“辛伟平的未婚妻,是你的同班同学?而他也是你的校友老熟人?你的那位女同学热恋中失去了男友,还有两位老人家突然失去了爱子,这个打击是沉重的,正需要安慰。而他母亲一年前还在做小生意。说明家境也不宽裕,现在也正需要帮助。由你出面去安慰他们、帮助他们,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白少流:“好事的确是好事,可辛伟平还没死!”

洛水寒:“他的家人不会相信这种事的,除非辛伟平自己去承认。病房里的情况你也看见了,辛伟平会承认吗?这小伙子很有心机啊,遇到这种事情那么短时间就能反应过来,开口就叫我爸爸。”

白少流:“你想要我怎么去帮?”

洛水寒:“人心都是肉长的,只要你花时间去接近,有足够的诚意就可以。当然了还可能需要一点钱去做事情,我给你开个帐户,用钱就在里面提,总之你把这件事办成就行。”

白少流:“要很多钱吗?”

洛水寒:“小户人家也是很麻烦的!你要和他的未婚妻还有父母混熟,混的就像一家人一样,让他们把你当作希望和最值得信赖的人,必要的时候让总爷给他们找点麻烦你再去解决。为了黄亚苏,花点钱值得很。”

罗兵在一旁插话道:“这个不用说,我会安排的,安排完了给小白打招呼。”

白少流:“为什么不干脆拆穿他,何必这么麻烦?”

洛水寒:“你仔细想想,根本不可能拆穿,他现在就是黄亚苏,只要他足够聪明。恰好医生也说他有记忆障碍,你不了解做父母的感觉,只要辛伟平自己不承认,别人说什么艾思也不会相信儿子是别人的。那个辛伟平等黄亚苏的这个身份做实了,他迟早会想起自己过去的未婚妻和父母,会主动来和你打交道的。……掌握一个人最大的秘密,就等于控制了一个人,比杀了他更有用,所以我们不必拆穿他。”

白少流:“控制他?他又不是黄亚苏,不会对洛先生还有洛小姐不利的。”

洛水寒今天很累,神色有些疲倦的摇了摇头:“黄亚苏做的一些事情,不因为他是黄亚苏,而是因为他处在那个地位上,你那个朋友现在也一样,而且他比黄亚苏更有心机,将来怎样很难说。”

小白仔细想了想,不管洛水寒在担心什么事又或者目的如何,他让自己做的毕竟是一件好事,于是点了点头答应了。他点头的时候感觉到屋子里的另外两个人情绪有点不一样,顾影有些不高兴脸上没露出来,而罗兵心中有些坏坏的在笑。洛水寒交代给小白这个任务,同时也交代罗兵去接触洪和全,找机会约个时间到洛阳大厦来见一面,然后事情也就谈完了。

小白与罗兵并肩走出洛园的大门,正准备打招呼告辞,罗兵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白,走!今天出去放松放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