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索道红尘逃劫苦

顾影有些感兴趣的看了小白一眼,似乎对他说出的那番话很赞许,微微沉吟着说道:“不能完全说是幻想,应该是他们对这个世界的信仰!其实人都是有信仰的只是自己不明百,他信仰的不是上帝,而是冲破所有压抑纵欲的世界,那个世界就是他的天国,隐藏在灵魂中。你说怎么解决?也许可以去看一个心理医生,也许可以去修道参禅。”

白少流:“你在西方待过,在过去古代的时候,人们拿这种人狼都怎么办?”

顾影:“当成黑暗生物,人道消灭!”

白少流打了个寒战:“杀了算了?这也算人道?”

顾影:“确实血腥而且没有人性,其实应该有别的办法的。你有空就多帮帮他吧,比如我每天早晨练习的这种方法对他可能有些效果,面对大海调整呼吸,将整个精神融入到海天一体再慢慢的收回来,能体会到那种奇异的力量沟通,但它却不会把你控制。”

白少流:“很神奇啊?你能不能仔细说一说,比如心法口诀之类的?”

顾影:“心法口诀?这套仪式不讲究这些。我不必仔细说,他学过那种仪式,应该能听明白的。”

白少流:“那我把他领来,你亲口告诉他不是更好吗?”

顾影的脸色一寒:“那是你的事情,我没兴趣和那种人打交道。”

白少流:“行,不打扰你就是了,我自己跟他说去。”

顾影看着白少流像是在思考,过了一会才说:“你和那种人打交道也要小心,如果他真的堕落,就很难挽救了。”

白少流:“堕落?”

顾影:“灵魂的堕落,也是一种仪式,它可能是自发的,在错误的力量唤醒之后。说你能听懂的——他信仰的不是上帝,但还不清楚自己在追求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方式。假如有一天,他想要的是女人、金钱,你说这个人会变成什么?”

白少流:“很多人都想要这些呀?我也想赚钱娶媳妇,没觉得自己的灵魂堕落了。”

顾影轻轻的瞪了小白一眼:“我们说的不是一个意思,是人就有欲望这不奇怪。但是彻欲望底控制灵魂,操纵所有的行动,连动物都不会这样!经过这种仪式可以获得更强大的力量,等于把灵魂出卖给魔鬼,所以称之为堕落。”

白少流:“还真有鬼呀?”

顾影:“我说的魔鬼不是你说的鬼!魔鬼潜伏在心中,潜伏在欲望里,当欲望膨胀毫无节制的控制整个灵魂时,魔鬼就占据了人心,人就堕落成黑暗的生物。没有获得超常力量的人,一样也会堕落,否则世上不会有监狱,宗教中也不会有地狱。”

白少流:“明白了,说来说去又说回去了,不就是发疯吗?只是疯狂的形式不一样!咦,你刚才所说的吸血鬼又是怎么回事?”

顾影:“他们的信仰就是——永生!”

白少流:“永生也不算鬼呀,东方大陆还有道士修长生呢。”

顾影:“为了永生不惜一切,放弃光明,可以牺牲其他人的生命,这就是灵魂的堕落。道士会为了长生杀人吸血吗?会不惜一切吗?我知道其实许多人修一世长生不可得,只是为了一种感悟超脱。”

白少流:“道士当然不会了!……不谈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你说你没有太多的办法帮那个狼人,那么洛小姐……”

顾影打断他的话:“洛兮不会有任何问题,你就放心好了!这么和你解释吧,我就像一个老师教学生做题目,正确的答案只有一个,我可以教给她。有人做错了,错误的答案却有很多种,我这个老师也不可能都清楚那些人是怎么错的?”

小白心中道:“我要把人领来给你看看你又不愿意,当然不知道别人怎么把题目做错了。算了,不问你我还可以去问白毛,白毛本事那么大肯定有更好的办法。”口中却说:“谢谢你了顾小姐,打扰你这么长时间真不好意思!”

顾影:“很久没有和人说这些了,你不必客气,是你因为担心洛小姐才会来找我的,所以我才对你说了这么多。现在放心了?”

白少流:“放心了!对了,洛小姐的行程你都清楚,她今天出不出门?”

顾影:“今天洛小姐不出门,前几天太累了需要休息。怎么,你有事想请假?”

白少流:“是的,我想去马场看看。”

顾影:“又去看你那头驴?请假不要问我,你给罗部长打个电话,应该没问题。”

……

“那个洛水寒,恐怕活不了太长时间了,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听你说他现在做的那一切,很明显是在安排后事,你这个小傻子还没感觉出来,亏我刚刚还夸你聪明,真的需要好好练练了!”这是在马场的草坡上,白毛对小白说的话。

小白差点叫出声来:“你说什么?洛先生要死了!”

白毛鼻孔出气:“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人总会死的,除非他能飞升成仙。你好好想想,如果他不是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有些事用得着那么急吗?”

白毛说的话很有道理,小白仔细回想了洛水寒回国之后的所作所为,也不禁渐渐醒过味来,看来洛先生可能真的时日无多了。洛水寒的身体怎么样白少流不清楚,但他的气色确实很不好,而且自从他回国之后的心态也不对,让人感觉很是苍凉。小白心中也不禁有了苍凉之意,不仅仅是为洛水寒,也是为洛兮——如果这是真的,这位纯真的少女不久就要成为无依无靠的孤儿了。河洛集团庞大的财势可能会保障她的衣食无忧,同时也能将她卷入人间种种险恶的陷阱。

白少流来找白毛本想请教修行道法,怎么谈起了洛水寒的生死?事情是这样的——

小白请假打车来到马场,有工作人员专门陪着他打开黑驴的马厩,一面还以好奇的目光不住打量这位养驴的贵宾。白毛看见小白就问:“你来取我的血,怎么连个瓶子都不带?”

因为有他人在场,小白以心念答道:“怎么一见面就惦记这件事?今天不放你的血,试验结果明天才出来,如果见效下次就要放血了。”口中同时说:“我给你带花生米了,五香的,一共两斤多,全部放在食槽里面了。”

工作人员瞪大眼睛道:“白先生喂它吃花生米?那也不用炒熟啊!还是五香的?生的就可以了!畜生的口味哪有这些讲究?”

小白笑道:“我这头骏马可不是一般的畜生,你没发现它的与众不同。”

工作人员:“发现了,早就发现了,我从来没见过与它一样的马。……白先生要骑马吗?我这就去准备缰绳和马鞍。”

白少流:“不用了,我就带它出去溜溜。”说完一招手,带着白毛走出马厩,就和溜狗一般,看得工作人员目瞪口呆。马场中有不少人正在练习骑术,忽然看见有人领着一头驴背手走过,纷纷侧目,有人一走神差点没从马上摔下来。小白从骑马场中走过,身后留下一连串窃窃议论之声。

“小白,你现在是名人了,每天都有不少人跑到我的马厩外面参观,指着我说‘看,这就是白老大养的那头驴!’”白毛一边走一边在心中说。

“白老大,是说我?”

白毛:“当然说你,难道还能说我吗?你现在名头不小呀,都说你是乌由第一高手,功夫出神入化深不可测!”

白少流:“你都听谁说的?”

白毛:“黑龙帮的刘老大呀。”

白少流:“你怎么会知道他?”

白毛:“他前几天跑到马场来了,就在我的马厩外和经理说话,说也要养一头驴,以表示对白老大的敬仰。……他把你吹得几乎天下无敌了!”

白少流:“好事呀,回头找他借点驴血,你也可以少放一点。这个刘老大,说话太夸张了。”

白毛:“考考你,刘老大为什么在背后也把你捧的象神仙下凡一样?”

白少流:“人之常情!谁都听说我摆平了黑龙帮,他把我夸的越厉害,自己脸上才能过得去。”

白毛:“那有什么后果你清楚吗?”

白少流:“两种后果,第一是普通的小混混不敢打我的主意,平时出门省了不少麻烦。第二是如果以后我或者洛小姐遇到麻烦,就是真正的大麻烦。”

白毛:“这怎么讲?”

白少流:“传言将我说得这么厉害,如果有人要找我麻烦,就会请更厉害的高手或者用更狠毒的手段。我是洛小姐的保镖,如果有人想对付洛小姐,情况也是一样的。说到底,我是保镖不是老大,这么出名不是好事。”

白毛:“如果是聪明人对付洛兮,就想办法趁你这个厉害人物不在的时候下手,或者把你引开!”

白少流:“其实我不是洛小姐身边最厉害的人,她的骑术教练那个叫顾影的女人手段比我强多了,而且我不在的时候她都在,有人要那么想恐怕就想错了。”

白毛:“小白,我发现你一点都不笨啊?”

白少流:“谁说我笨?我只是不喜欢和别人玩心眼,也不怕别人和我玩心眼。”

白毛:“谁能跟你似的?有天生的他心神通!”

白少流:“我们别闲扯了,提到神通应该谈正经事了。你说七天后来找你,现在已经七天了,你有什么道法教我?”

白毛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你再等七天吧,我还没想好。”

白少流:“七天一点东西都没想出来?你不是当年的天下修行第一人吗?胸有沟壑万千妙法无数,一点入门的简单功夫也要想这么久?”

白毛:“你误会了,以你的资质,我随便传你一门道法都可以将你教成一代高人,但你现在是我唯一的机会,我不得不慎重。虽然说万法同源归宗,但入门这一步非常重要,我要找一种最适合的门径,想了很多还未决定。你别急,坐下来听我和你仔细讲一讲修行之道,看你自己有什么想法?”

天气很好,温暖的阳光洒在初冬的山坡上,枯黄了大半的草叶干爽而柔软,没有风,天空上只有淡淡的几丝白云。白少流坐在草坡上,身边静静站着一头驴,看上去非常休闲自在轻松舒适。可实际上小白此刻的精神高度集中,没有一丝走神,不断接受白毛脑海中传来的复杂信息。

白毛三世之前为人间修士七叶,七叶自己的修行是正宗的金丹大道。他在终南派修行“九转金丹直指”,金丹大成之后已超越师传道法境界远远突破。离开终南派之后,又得到正一门金丹大道“三十六洞天”的心法与口诀,虽然没有师长护法指点,竟然也独自突破婴儿具足境界,不仅修得阳神现形,而且还得到了阳神化身五五的神通,离传说中的待诏飞升只有一步之遥。

如此说来,七叶最擅长的教小白修行的应该也是丹道。他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还把平生所学金丹大道的感悟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却发现小白不适合以此直接入手,因为两人的情况不太一样。

七叶为一代大宗师,到他这种境界其实对天下各家修行基本了然于心,就算自己没学过只要见过了都能将其中的门道看个八九不离十。天下各派修行法门皆非易事,不仅对弟子的性情、资质、悟性要求极高,而且在修炼过程中都要经过重重考验。这种考验各家说法不同,佛门常言“觉知魔事”,而丹道修行中一般统称为天劫——此称呼最为形象。

各门道法因为修行的次第步骤以及顿悟与渐悟方式的不同,所需经历的天劫考验也不一样,而且经历的天劫次数多少不一。听上去似乎天劫越少越好,但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比如七叶的死对头在世仙人忘情公子传于世间的一套丹道,从入门到飞升只有十重天劫。看上去简单,可是劫数之猛烈绝非轻易能够度过,不仅对弟子甚至对传法上师的要求都极高,一不小心就可能出大问题。

而正一门的“三十六洞天”道法,总共有三十七种考验,看上去繁杂却要周详完备许多。随着修行精进将遇到问题层层化解,更适合于方便的传授与学习,因此正一门弟子众多是天下修行第一大派绝非偶然。根据七叶总结,不论各派法门,不论考验的形式和次数,有七种考验几乎是所有修行人都要经历的,只要你的修为到了那个地步。

这七种考验或者说七重天劫分别是:色欲、身受、魔境、妄心、真空、脱胎、苦海,只有经历了这一切才能到达超脱的彼岸,超越芸芸众生。这些考验对于不同的人来说也是不一样的,比如某重天劫有人不经意间就过去了,而也有人因为种种原因一辈子也通不过考验,那师父只能叹息挑错了徒弟。

白少流的过人之处不仅在于他有天生的他心神通,而且心念超常所以眼力也超常,因此练成形神相合之后反应速度也超常,根器与福报一流!但他也有不利修行的地方,那就是他的经脉有伤,在右臂和左腿。这伤不是普通的内伤或外伤,而是气血经络郁结凝滞之伤,七叶甚至猜测小白前世就是因伤而亡。

如果小白以丹道入门,炼精化气的筑基功夫自然没有问题,可接下来的玉液巡行长生酒的炼形功夫就很困难了。真气巡行周天丝毫马虎不得,在静坐时小白会感到右臂与左腿如切肤裂髓一般的疼痛,就象他清醒着再次回到车祸受伤的当时。直到他的经络滞塞完全打通恢复正常为止,这就是丹道修行中“身受劫”特有的“退病”现象。

所谓“退病”不是指生病,而是指体内潜伏的病患一齐发作,通过修行慢慢退去,最终恢复完全健康的身体,才能继续更高深的修行。这个过程对于小白来说过于艰难,七叶想到之后放弃了传授自己最拿手的丹道的想法,又在另想法门,所以让小白七天后再来。

白毛说的话虽然过于深奥“专业”,但是他解释的很详细,小白也听懂了。听完之后皱着眉头道:“要教就教你最拿手的吧,就算很痛,我咬牙也能忍住,我什么苦都能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