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温柔的伤(上)

小白受伤最担心的是庄茹,这么多天来她第一次走出家门到了医院,眼泪汪汪的以为小白出了危险,暂时顾不了他人惊异的目光。医生与护士刚开始也被她那张脸吓了一跳,但在医院里毕竟见过各式各样的伤者,多看几眼也就习惯了。罗兵给小白安排的病房是带卫生间和陪床的单独贵宾间,本来要请专门的护工照顾小白,可是庄茹一定要留下来。就这样,小白住在医院里,仍然和庄茹“同居”。

小白在病床上念出洛兮的搞笑短信时,正是他入院的第三天,他自己觉得腿上的伤问题也不大了,至少拄个拐可以行动,可庄茹还是不让他随便下床,坚持说外伤要养。念出那首自己骂自己笨的诗,众人都笑小白也笑,他想到洛兮的心情可能已经好了很多,那自己也就放心了。

相处的日子久了,洛兮已经不仅仅是他要保护的雇主,从感情上小白已经把她当成一个可爱的小妹妹。有时候也不要小看豪门子弟,他们不仅是温室里的花朵,从小的经历以及见识的场面,使他们对各种事件的心理承受能力通常比一般人强。洛兮经此变故,应该能更长大一些吧?

住院的生活没什么不好,就是上药换药吃饭睡觉,只有一件麻烦事,那就是个人卫生问题!上厕所拄着单拐让庄茹扶着进卫生间,关上门自己一个人还能勉强解决,但是腿上缠着绷带没法正常洗澡,在床上躺了三天全身都痒痒总伸手挠却又不好意思说。庄茹心思细看出来了,等护士换完药病房里没别人时问道:“小白,是不是身上痒痒?我帮你擦身吧。”

白少流:“不用不用,我自己来,现在已经可以下地走了。”他起身准备去卫生间打盆温水自己擦一擦。

庄茹按住了他:“小心别牵动伤口,你现在还不能深弯腰,我来吧。”

小白脸红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庄茹瞄了他一眼脸色微红道:“护士都是女的,医院里的护工也全是大妈大嫂,你可以叫她们来给你擦身,那还不如让我来。……你就把我当护士好了。”

白少流:“还是算了吧,我其实也不想……”

庄茹一低头:“挺大的小伙还不好意思?和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有什么我没见过吗?”

这话说得小白心里砰砰跳,又不好反驳,干脆闭上眼睛随她去了。他在心中胡思暗想:“男人有什么,庄姐当然见过了,可是我有什么……可没让别的女人参观过。这句话的语意有分歧!”他还在思考,耳边只听见庄茹小声说:“把衣服脱了。”睁眼看见庄茹已经端了一盆温水放在床边的凳子上,手里拿着一条雪白的毛巾。

“啊?脱衣服!”

庄茹:“不脱衣服怎么擦身?……你不方便,还是我来吧,你翻下身就行。”

庄茹的手柔软而嫩滑,拿着半湿的热毛巾在小白的皮肤上细细的擦拭,应该是非常舒服的感觉。可是小白却很紧张不敢乱动,说不清是享受还是忍受。过了十来分钟,庄茹拍了一下他的后背轻声道:“放松点,肌肉不要绷那么紧!后面擦好了,翻个身,我去换盆水。”

翻身?事已至此只好翻身了!小白的脸已经红得发烫,不敢睁眼,因为一柄尘根已经不争气的抬起头来。虽然在心里一再告诫自己不要……可有些反应莫名其妙控制不住。庄茹不说话仍然温柔细致的为他擦拭身体,擦着擦着擦着终于擦到了大腿根。小白尴尬的都要喘不上气来,因为那里不仅没有放松,反而愈发的坚硬。

庄茹没有避开“关键”部位,一只手轻轻扶着另一只手用热毛巾将上下都擦尽。伺候过卧床的护工可能会知道,擦这里比较麻烦,但是庄茹显然不怕麻烦。她还轻柔的掀下包皮,仔细将龟头附近可能有积垢的地方一点点都擦净。小白出汗了,他不用看也知道那里的顶端已经涨的发紫,真是太丢人了!不过说实话,这样擦起来起来更方便。

虽然庄茹尽量很小心,手接触的面积很小,但小白还是有了想射精的冲动!还好擦拭的时间不长,他忍过去了,庄茹的手和毛巾都离开了那个要命的地方。小白松了一口气,暗自又觉得刚才的感觉其实很舒服,实在是太舒服了,舒服得想呻吟!……这想法让他觉得很惭愧。

小白枕在枕头上迷开眼悄悄偷看庄茹此时的表情。庄茹侧着身子半坐在床沿上,呼吸微微有些急促,隔着紧身的羊绒薄衫可以看见她饱满的乳峰随着擦拭的动作颤动。她的脸应该也红了,但是却不容易看出来,因为她侧坐在小白的左侧,对这他的是那恐怖伤疤翻卷的右脸。可小白不用看人脸色,他直接感应到庄茹的心里的感觉竟然和自己刚才差不多。——再看庄茹的脸,尽管伤疤可怖依旧,但小白突然觉得不难看了!

庄茹似乎感觉到小白在偷看她,呼吸突然不均匀起来,鼻尖上也有细细的汗珠。她没有抬头,却小声说道:“小白,我有话想对你说。”

白少流:“庄姐你有话就说。”

庄茹:“你这份工作,太危险了。这一刀再刺偏一点怎么办?这一次的伤不算重,下一次呢?……当初见到你找到工作,帮我也找到了工作,我很开心。……可现在我又好担心,要不你别干了,我们还可以想别的办法。……当初你是为了帮我,可我不能连累你为我遭遇意外。”

庄茹说话用了“我们”这个词,这是一种角色的错位,或者是不自觉的转换代入,刚才那番话也许只有亲人与家人才会说出来。小白心头一热,说道:“庄姐不要为我担心,什么是危险?就是走在大街也有可能会被花盆砸着!我没事的。”

庄茹转脸瞪了他一眼:“话可不能这么说,给洛小姐做保镖现在很危险,你心里不是不清楚,我以前也没想到会这样。”

白少流:“平安无事的时候就跟在别人后面威风,一旦有了真正的危险就不干了,那还做什么保镖?……洛先生在我处境最艰难的时候给我一个机会,现在洛小姐是处境最危险的时候,我怎么能说走就走呢?我不能做这样的人!……再说了,就算我不是她的保镖看见她有危险也会帮忙的,更何况我的职责就是保护她。……庄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这个话题就不要再说了。”

庄茹:“我只是和你商量,并没要你一定这么做,你不愿意听我不说就是了,反正你以后小心点别这么玩命了。……小白,你对谁都是这么好吗?我是说——这么真心?”

白少流:“是吗?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做应该做的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