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不必谢我(上)

洛兮还没反应过来惊呼一声,几乎是被小白右手夹住腰抱着就走。他走的方向不是混乱的大门口,而是礼台左后侧的一扇小门。那里是一间休息室,本来是为新人换装休息准备的,有另一扇门通向酒店的内部通道,小白来之前就研究过这里的地形以及紧急情况下的出口。小白的速度飞快,甚至不比刚才那猪头潜行的虚影慢。

他一动也有人动了,行走路线上有一个离的最近的人伸手刺出了一样东西,然而刺到一半凶器落地小白一闪身就过去了。那人刺出的不是什么特别的凶器,而是刚才趁乱打碎的半截酒瓶,锋利的玻璃边缘也是致命的。小白过去之后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只见右手大拇指已经齐根被削去,连着半截酒瓶一起落在地上。小白将铲子背在身后而去,铲尖上还残留着淡淡的一丝血迹,而洛兮根本没有看到这一切。

小白带着洛兮冲进休息室的小门后,痛呼声才传来。下铲的速度太快了,那人手指被削去的时候甚至没有感到痛疼!他也许是大意了,根本没有想到世上会有人出手这么快,本来他还有很多种手段来刺杀一个人,没想到在第一时间对方就以最简单的方式让他受了重伤。受伤者满头冷汗捂着手痛呼,然后拣起地上那根拇指冲向了大门口。

还有两人却追着小白冲向那扇小门,此时小门一开又出来四个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这四人与刚才那四人一样是罗兵的手下,罗兵意识到今天的事情出乎原先的预计又派了四个人来接应小白。小白带着洛兮冲出休息室的另一扇门跑向酒店的内部通道时,远远听见身后有人闷哼倒地,也不知道是谁伤了谁。

小白带着洛兮冲到员工电梯口,看见两部电梯都在一楼,立刻转身从楼梯下去。这个出口是酒店员工上下班使用的,通往酒店楼后的停车场,出了停车场是一条僻静的马路。冲过停车场时,小白听见了两辆汽车同时发动的声音,停车场门口也传来刺耳的刹车声。一辆轿车停在门口车门开了,停车场的大门也无风自开。顾影在车的后座上招手,这是洛家的专用防弹轿车,开车的是罗兵本人。

小白推了洛兮一把,喝道:“快上车,快走!点子硬,我断后!”洛兮叫了一声:“小白,你不走吗?”随即被顾影在车内招手用一股力量凭空拉近车门,然后一把将她扶了进去,车门关上了立刻启动开走。看顾影和罗兵的神色也想叫小白进车,但小白后面已经有声音传来,竟然是一辆重型卡车冲向停车场大门,罗兵立刻开车就走。

罗兵虽然开的是一辆防弹轿车,也许拿枪打几下没事,但还是不能与重型卡车撞击的。轿车刚刚开走,小白一闪身那辆重卡就从他身边擦过,一打方向盘追着轿车就撞了过去。然而此时听见一声爆炸般的巨响,卡车突然失控侧滑翻倒,还撞倒了停车场门口的一根路灯杆。再看卡车的右前轮突然爆开了,爆的非常彻底!

翻倒的卡车堵住停车场门口,后面开来的另一辆车躲避不及撞了上去,发出刺耳的金属与玻璃碎裂声。——小白与卡车擦身而过时,手中的小铲子尽全力狠狠的挥出,几乎将卡车的一只轮胎削开了半圈。看见重型卡车突然出现,小白就明白今天的事绝不简单,所有人都大意了!

乌由市中心区是不允许卡车通行的,运送货物的卡车要在午夜十二点之后到凌晨五点之前才能进来。那么这辆重卡一定是昨夜已经在酒店停车场停好了,就等着今天在酒店这个通道制造意外,这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停车场大门已经堵住,小白没有回头提着铲子又冲回了酒店。酒店里还有罗兵四名手下正在与刺客交手,看形势恐怕不是对手,小白虽然只是洛兮的保镖理论上没有帮他们的义务,但他还是想回去看一看。当冲上四楼楼梯口,通道里就有一条人影迎面扑来,手中刺出一把奇异的刀。

这把刀比匕首稍长,却比普通的砍刀短,刀脊比较厚,两面都开有血槽,竟然是一种军刺!小白知道厉害,可不敢让这种刺中就流血不止的东西沾上,小铲子迎面隔开军刺,同时脚下不停一侧身撞了过去,右肘正撞在那人的鼻梁上。金属交击声与对方鼻梁骨的断裂声同时传来。这一撞力量很大,那人当场昏厥软倒在小白身上,小白膀臂酸麻右肩也脱臼了。

高手分出胜负也就是电光火石的一个照面,紧接着另一个人影又冲到了,挑起一把切蛋糕用的普通不锈钢尖刀刺向小白的腰间。小白知道后面还有两个刺客,见他们杀到看来罗兵那四个手下已经凶多吉少了。这些都是什么刺客?随手拿各种各样的武器,有酒瓶子、专用军刺还有切蛋糕的刀?

小白的左半边身子被第一个刺客挡住,小铲子挥不出去,右肩脱臼右手也抬不起来。他顺势往后一倒躲闪刀锋,连着趴在他身上的昏迷者一起。对手反应很快,刀锋一转追着他向下刺来,小白倒地的同时右脚凌空踢出,没有任何招式与章法,完全是应激的反应。这一脚结结实实的踢在那人的小腹上,把他重重的踢飞出去,像死鱼一样摔在地上不动了。但是小白的右大腿上却插了一把蛋糕刀,入肉至少两寸贴着右股骨外侧不远。

小白看见了刀,他是迎着刀锋踢上去的,腿上这个位置挨一刀不算重伤,但他踢中对方那一脚是可以让人丧失反抗能力的。他的八卦游身掌只学了身法与步法,招式还没学,和人动手时用的仍然是罗兵所教侦察兵格斗训练那一套,讲究一下解决问题。解决这两个人前后不到一秒钟,小白自己也受了伤。

小白推开自己身上那人,站起身来咬牙拔出了刀,速度很快尽量不让刀刃造成更多的摩擦伤。然后扯出棉内衣割下一角,叼着铲子单手简单的包扎好大腿的伤口。然后提着小铲子一瘸一拐又冲回到休息室中。罗兵的四名手下倒在休息室的门口,都昏迷不醒,小白试了试鼻息这几人还没死,身上也没有伤口,看来是让人用重手法打昏的。那两人身手应该非常不错,可遇见小白不得不亮出了凶器也没有将他打倒。

此时小白突然又听见两声闷哼有人倒地,他赶紧冲进了结婚礼堂,恰恰看见了一杆紫金色的丈二红缨枪从那扇破碎的窗户中飞了出去,礼堂中有两人刚刚倒下。小白叫了一声:“清尘!”在空荡荡的礼堂中发出很大的回音却无人答应,暗中帮忙的清尘已经不见踪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