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见死不救(上)

小白就这样以河洛集团高级安全助理的名义开始了他随行保镖的生涯,第一次见面洛兮对他的印像就很好,不得不说白少流这个人知道怎样投其所好,但事情做的又自然而然。洛兮觉得这个新来的保镖以比前的保镖都有意思,出门的时候有小白比没小白强多了。现在就算洛水寒想解雇小白,洛兮恐怕也不太愿意了。

小白第一天上班,就陪洛兮翻墙去喂猫,洛兮觉得很开心。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洛兮没有外出,按照规定小白应该在洛园大门口的专门守卫室等候,直到确定洛兮晚上不外出才可以下班。可是洛兮仍然在园林里闲逛,还到不远处的海滩上去吹风,小白一直跟着。临离开时洛兮问小白下班后还要干什么?小白老老实实的回答买菜回家。

洛兮问他去哪里买菜,小白回答当然去菜市场。洛兮听到这里眼睛就亮了,求小白也带她去菜市场看看,她想知道小白是怎么买菜的。小白挠了挠头说:“小姐,我是你的随行保镖,你出门我就得跟着。你跟着我去菜市场买菜,然后我还得拎着菜把你送回来,再回家吃饭都几点了?……这样吧,哪天你有时间出门,我陪你去菜市场看一眼就是了,又不是什么稀奇地方。”

洛兮点点头道:“那就说定了!你今天不用买菜了,跟我来!”

洛兮把小白领到了别墅的厨房,一名厨师和两名厨工看见洛兮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恭恭敬敬的叫小姐。洛兮问了一句:“有没有菜?”

“菜当然有,不过还没做好,过半个小时才能开饭。”厨师赶紧答道。

洛兮:“不要做好的,要还没做的,给我装一兜子。”

这天小白“下班”回家的时候,手里拎着两大兜菜品,有新鲜的蔬菜,还有半加工的成品,比如干鲍、鹿脯之类。门岗的眼睛都直了,这个保镖把洛园当菜市场啦?空着手进门,拎着这么多东西回去,而且还是菜!肯定是从小姐别墅的厨房拿的,这人怎么什么便宜都占?而且还这么大摇大摆的?这要是让老板或者是管事的知道了,肯定把他开除了,在洛家做事哪能这样?

这就叫每个人从自己出发想法都不一样,除了洛水寒之外没有人能够解雇小白,而只要洛兮高兴,就算把厨房搬空了洛水寒也懒得理会。小白做事讲究两全齐美,你高兴我也愿意,这点菜还用客气什么?

给洛兮做随行保镖其实工作并不复杂,就像罗兵所说她的作息很有规律,人也有很好的教养。洛兮今年十六岁,虽然不算成年人但也是个大姑娘了,她也在上学,读的是高级中等学堂。诸位可能认为像洛兮这种身份一定会读收费贵的吓死人的私立贵族学堂,其实不然。洛兮读的是乌由市一所教会办的高级女子学堂,这所学堂不收一分钱学费,而且毕业后可以联系就读国外的知名高等学府。

西方大陆的教会组织进入志虚国也就是近十来年的事,但是发展的速度很快。除了建教堂发展信徒之外,还做了不少慈善好事,比如办医院与学堂,医院与学堂都是免费或象征性收很低的费用。他们的经费来源是信徒的募捐与社会各界的捐助,比如洛兮就读的这家乌由高级女子学堂,刚开始的时候是由海外信徒以及志虚国侨民捐资建立的,再后来得到了当地工商企业界很多成功人士的捐助。

像洛水寒这种富豪,不论信不信教,每年都要捐赠一大笔钱给类似的机构,这种行为已经成为整个社会公认的善举,也成了所谓上流社会成功人士每年所必须做的事情之一。与此同时,志虚国传统的公立学校和医院收费变的越来越高,也使得这些成功人士的善举变得更加引人注目。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是一种很可笑的现象。

乌由高级女子学堂虽然不收学费,但也不是人人都可以进去,据说只有上帝的孩子才有资格就读。具体谁是上帝的孩子这也说不清楚,反正洛兮肯定是上帝的好孩子,因为洛水寒每年都要捐一大笔钱给这家学堂,可以说学堂经费的一半是洛水寒提供的。因此洛水寒虽然不是这家学校的校董,但洛兮在这所学校里享有甚至某些特权,比如将小白这个大男生带进女子学堂。

学堂的工作人员不全是神职人员,也有外聘的校工和教师,据说这是乌由市师资最好的女子学堂,所培养的都是未来的贵族夫人。河洛集团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居然给白少流办了一个学校保安的身份。他当然不拿这份保安的工资,也用不着每天到学校里去巡视,只是当洛兮去上课的时候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值勤。

女子学堂的学生当然都是女的,和洛兮一般大年纪的姑娘们。小白个子高高的,人也比较帅,站在这里显得非常醒目和精神,过往的姑娘们都喜欢多看他几眼,还有总冲他抛媚眼的。这倒是个泡妞的好地方,可小白没起那个心思,他只想老老实实干好自己的工作,老老实实挣他每月那两万块钱,然后才能买房子娶媳妇。小姑娘抛媚眼也就算了,偶尔也有带着头巾的修女冲他抛媚眼,搞得小白很不自在,那可是上帝的女人!

说起来洛兮是个经常缺课的学生,倒不是她自己逃课,比如前一段时间因为安全原因一个多星期没来学堂,学堂自然也不会去管她。像洛兮这种学生当然不怕缺课,因为她有专门的家庭教师。她所受的教育是家庭教育放在学堂教育之前,除了学习各种功课之外,她还专门学习三门很特别的功课——礼仪、击剑、骑术,据说贵族子弟都要学,小白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其实洛水寒的出身也不是真正的贵族富豪,但他对女儿的期望很高。

本来这三门课都需要请专门的教师,但对于洛兮来说省事了,都由顾影一个人来教。顾影是志虚国人,小时候随父母去了海外,在吉利国受过严格的贵族式教育,是洛水寒所能请到的最好的私人家庭教师。关于这个冰山一样的女人,小白只了解这么多。骑术这门课当然不能在洛园学习,乌由市郊有一处专门的骑马场,供有钱有闲的人骑马娱乐。那是一个叫逍遥娱乐休闲公司的产业,河洛集团是这家公司的控股股东。那处马场也算得上是洛家的马场,去那里学习骑术十分方便。

顾影怎么教的礼仪和击剑小白不清楚,洛园中的事情通常不需要他在场,但是洛兮去学骑术他就得跟着,因为外出需要他随行。一来二去,小白也学会了骑马,骑的还挺好。其实以他的“身手”这也不算什么很困难的事,马不过比驴高点跑得快点,多一副鞍蹬而已。

学习骑术可能是一件有危险的事情,因为洛兮很可能会从马上摔下来。但是有顾影在不需要小白多担心,有一次洛兮在马上没坐稳,旁边的顾影一伸手没有碰到她凭空就把她扶正了。这看在小白眼里非常神奇,但他又找不到机会请教,看顾影的样子就不喜欢搭理人。

洛兮还有自己的习惯,比如别人都周六、周日休息,她也主动给自己放假。洛兮一放假小白就放不了假了,他成了一个没有双休日的保镖,而且是一到双休日事情最多。洛兮喜欢往外跑到街巷中看看,菜市场自然是去过了,还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菜回洛园,是小白帮她提回家的,搞得厨师心里很是为难但脸上又不敢表现出来。

如果就是这些事情,这个保镖做的倒也不困难,舒舒服服的拿一份高薪。但洛兮之所以需要随行保镖,还是因为她可能碰到危险。小白在她身边所遇到的第一次状况很巧,也是发生在滨海公园的那座栈桥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