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攻人心为上(下)

洛水寒起身告辞离去,关门的声音传来,然后楼道上响起了脚步声。小白听见的不是一个人的脚步声,楼上楼下的楼梯拐角处都有人走了出来。小白只看见洛水寒一人上楼,却不知道他没按门铃之前整个楼道已经被控制。

庄茹推门跑了出来,步子轻快的象一阵风,半张脸都是兴奋的微红,她双手抓住小白的肩膀,几乎要抱住他喊道:“是洛水寒,真的是洛水寒!小白,你的面子真不小,洛水寒亲自上门来请你。”

白少流:“不是我面子大,是他的女儿宝贝!……庄姐,刚才你都听见了,有一份兼职适合你,你想不想干?在家就行,不用出去上班,待遇还不错。”

庄茹:“我听得清楚,那是送你的人情,太谢谢你了,你真是我的贵人。……小白,一月两万,你要少了!”

白少流:“多少是多呀?不说这个了!今天应该庆祝一下,做几个好菜,一会我去多买点东西回来,明天我就要上班了。”

庄茹抓着小白好象是想起了什么,兴奋的神色退了下去,就想舍不得什么东西。她的情绪变化小白感应的清清楚楚,因为小白马上就要“有钱”了,不再需要她的收留,而她却不希望小白这个“贵人”马上就离开。小白抢在她说话之前开口笑道:“庄姐,你把我肩膀抓得这么紧干什么?是不是想趁机涨房租?”

庄茹松开了手,同时也松了一口气,笑道:“看在那份工作的面子上,我决定免收你房租,你想白吃白住多久都行。但是你还要给我做采购员,上班下班别忘了买东西,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我给你做就是。”

……

与此同时,在洛家海滨庄园的别墅里,顾影正在对洛兮说话:“小兮,这回你应该高兴了,你父亲只给你找了一个随行保镖,人还是他亲自挑的。”

洛兮:“我一个都不想要,每天出门都有人跟着都烦死了,真遇到危险却一点用都没有。那么多人都没有保镖,过的不是好好的?比我还开心!”

顾影:“这倒不能怪你,谁让你是河洛集团的大小姐呢?要怪只能怪你父亲的事业太成功。你是需要保镖的,一个总比一群好,你知道这个新保镖是谁吗?”

洛兮:“我才不想知道呢!又是一个专门训练出来的高手,一点意思都没有。”

顾影:“你猜错了,这个人以前不是军人也不是武夫,是个乌由财经大学堂的毕业生,却有一身好功夫,算得上文武双全。而且他还救过你的命,就是那天在海中救你的人。”

“是他!他……”洛兮想说那人在水中钻过她的裙子,岸上还撕过她的衣服,可脸一红没有好意思说下去。

顾影笑了,笑容淡淡的就象阳光照在冰川:“他当时是为了救你,一切举动都是正常的急救措施,没有别的意思。他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没有道理不想帮他一把,对不对?”

洛兮:“帮他一把,他有什么困难吗?”

顾影:“很困难!他叫白少流,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从小被乡下的姥姥、姥爷带大的。前不久他姥爷得了场大病,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三个月前他失业了,一直没找到工作。现在正好有个机会,你父亲请他做你的随行保镖,这样他每月就能挣钱养家了。”

洛兮:“他好可怜!我爸爸为什么不干脆给他一大笔钱?”

顾影:“这我就不知道了,洛先生也许有自己的想法,想给那个年轻人一个自食其力的机会。你答应他做你的保镖,就等于帮了他们一家人,人家也救过你对不对?反正你还是需要人保护的,不如就请他,正好一举两得。”

洛兮:“这样啊?那就让他来吧,只要人不太讨厌就行。”

……

第二天上午八点整,有一辆黑色小轿车准时到楼下接小白,出门前庄茹叮嘱了很多话,比如到了公司先要求配一件防弹服、一定要小心等等。小白带了一样东西,就是洛水寒送他的那把铲子,配着专用的袋子正好可以藏在上衣下面的腰间。插铲子的小袋也是用新型防弹衣的纤维材料特制的,紧急情况下可以解下来缠在手上空手夺刃。

看见这铲子小白就想苦笑,这哪是什么礼物,分明就是一个保镖的随身利器,洛水寒真把他当作了深藏不露的高手,而惯用的器械是铲子。司机话不多,直接把他送到了河洛集团总部所在的洛阳大厦。小白没有再见到洛水寒,因为他实在很忙,意外的是小白也没有见到洛兮,而是被带到了一间很象多媒体教室的小会议室。

接待他的人叫罗兵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有个外号叫“总爷”,个子不高人却很精神,后来小白才知道这个老罗在军方情报部门做过特别保全工作,退役之后被洛水寒挖来总负责河洛集团的保安以及洛水寒自己的安全保护。罗兵自我介绍是河洛集团保安部经理,来帮助白少流办理就职手续以及负责他的就职培训。

一切就象进入正式单位上班那样正规,小白带着材料办理了人事方面的手续。他领到了工资卡、医疗保险卡、出入证以及他自己要求的大额人身意外保单,最高保额是五百万。他还拿到了一张工作证,工作证上的写的职务就是“高级安全助理”。如果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没有试用期直接转正。

罗兵显然已经看过小白的详细资料,所以问他的话不多,表现的很客气也很有礼貌,但眼神中始终有好奇的疑惑。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没看出小白举手投足间是个了不起的高人,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深藏不露吗?反正这人是洛水寒亲自找来的,他也没必要多问,也省了头疼的麻烦事。

罗兵推荐的一批专业保镖洛兮没有一个喜欢的,统统说不要,罗兵深知保卫工作需要被保护对象的配合,如果当事人有抵触情绪甚至故意想甩开保镖对着干,保镖的身手再好也是很难保证安全的。现在洛水寒亲自找来了白少流,洛兮也没有反对,罗兵总算松了一口气。

罗兵心里想什么小白多少也能知道一些,只是他也不想挑明说出来。等到办完人事手续开始“工作培训”的时候一切又让小白大开眼界,原来做一名称职的保卫人员不仅仅是身手好就够了,还要懂很多东西才行!

除了那位“总爷”罗兵之外,先后给小白“上课”的还有三位老师,教他的东西涉及很广。比如怎样观察地形地势,一眼环视就知道周围环境的各个进出通道、隐蔽位置、射击角度等等。还有怎样分辨和观察周围的人群,各种人应有的职业特点,举止的正常与不正常之处,何如保持警惕——这不用教也是小白最擅长的,因为他能直接感应人心。

没有什么具体的科目可言,一定要概括这些培训内容包括了军事上的巷战、心理学中肢体语言与行为分析等等,当然还包括各种车辆驾驶技术、各种枪械的使用与射击训练。这些东西不可能在两天时间内讲明白,老师们只是做了个大概的介绍,然后给了小白一堆市面上见不到的内部资料让他自己回家研究体会。有些培训要在小白正式工作后瞅空穿插进行,因为洛兮也不是每天都外出需要小白跟着,一旦小白有时间就要继续这些培训。

小白以为每一个高级保镖都需要学习这些“知识”,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负责这些工作的罗兵却觉得很奇怪,他不明白洛水寒为什么要这样“栽培”白少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