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攻人心为上(上)

小白知道洛水寒有事求他,却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件事,大吃一惊站了起来:“请我做保镖!洛先生不是开玩笑吧?”

洛水寒也站了起来,作亲热状拍着小白的肩膀示意他又一起坐下,一面笑道:“其实也不能说是保镖,具体的职位是河洛集团高级安全助理,只不过暂时的工作任务是负责小女也是河洛集团继承人洛兮的安全。我知道你是从大学堂毕业,又在大型金融机构工作过,但这个职位也不能算委屈了你,小白你不会是看不上吧?”洛水寒送上一顶高帽子,又随口编了一个河洛集团本不存在的职位“高级安全助理”,反正是他自己说了算。

白少流:“我不是这个意思!……保镖,或者说是安全助理,总要会功夫才行,我没那两下子。”

洛水寒面露赞赏的神情,用故作不满的语气道:“年轻人身怀绝技却又能够自觉内敛而不放纵,身处困境又能自守不入歧途,这是最值得信任的人才,只是太谦虚了就不好!……四个高手向你偷袭,你一眨眼就伤了三个还废了其中一个,自己毫发无伤的从容离去。如果这还不算功夫,那就没人敢说自己有两下子了!”

洛水寒的语气和表情虽有些做作,但他心里是认真的。他自己不会功夫,只相信发生的事实,而事实就是白少流绝对比洛兮原先四个保镖加起来更高明,而且他非常信任的顾影也是这么说的!来之前他看过小白的资料,非常惊讶的了解到小白的处境其实非常艰难,就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年轻人并没有凭借自己的一身功夫去做坏事欺负人,这非常难得!况且小白受过高等教育,有文化,不是一般的武夫。

如果不是为了洛兮,他本不愿意亲自来,但是见到小白之后洛水寒的想法变了,这一趟还真没白来,这种人不是很容易就能遇到的。洛兮本来就不想让一堆十分无趣的武夫保镖成天跟着,这回出了意外保镖反而帮了倒忙,她就更有理由不要保镖了。洛水寒偏偏拿这个不知人间凶险的女儿没太多办法,所以亲自来探望小白这位“高人”。至于洛兮那边,希望顾影可以说服她。

可惜洛水寒多少有些想错了!三个月前小白还是个半残废,他的“功夫”不久前才练成,意识中还没有把自己当成“高手”。有些事情是洛水寒调查的再详细也查不出来的。

洛水寒的诚意小白觉出来了,对方是认真的不是随便开口。小白反而愣住了,他在心中暗想:“我很厉害吗?那天动手,我确实有把握与那四个两败俱伤,如果对方不是偷袭还有三个帮忙的,我也不怕谭明。……谭明是什么人?北派谭腿正传大弟子!就是这个名头都能到典当行当几两银子。如此说来我还真是高手,就连清尘都夸过我的。庄姐说我的身手可以做保镖,还真让她给说中了!”

洛水寒见小白沉吟不语,以为他还在犹豫,转移话题又说道:“小白,听说是姥姥、姥爷带大的?……你姥爷不久前大病初愈,现在还在芜城乡下做五香驴肉?”

白少流回过神来答到:“是啊,他们很辛苦,都怪我没出息。”说话时小白心中有了真正的感叹。有两句俗话说的好“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迹,论迹家贫无孝子。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好人。”小白不是不孝,可他确实没有为姥姥、姥爷做更多的事,洛水寒的话可谓说到了他心里。

洛水寒:“你考上大学堂离开家乡的时候,是不是说过等将来毕业找到好工作,就把二老接到城里来享福?”

白少流:“洛先生是怎么知道的?”

洛水寒:“你是个好孩子,这是人之常情,不用说我也能猜到。至于其他的情况我找人做过调查,要把女儿的安全交给你,总得搞清楚你的底细才行。”

白少流突然抬头道:“我有一个要求。”

洛水寒:“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不要和我客气。”

白少流:“我听说保镖工作可能会有危险,既然洛先生你有钱,请你为我买一份巨额人身保险。保险受益人就写我姥姥、姥爷,我的要求就是这个。”

洛水寒微微一怔,随即喜上心头,没想到小白这么干脆就答应了,他连声道:“应该的,应该的,保单明天就会送到你手上。你还有什么要求?”

白少流:“还有一个问题,那个高级安全助理工作,有作息时间吗?如果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保护,我做不来,因为我还有别的事。”

洛水寒想了想,又看了一眼紧闭的那间卧室门答道:“你是白天工作,主要在小女离开家外出时,晚上不用值班。虽然不是严格的八小时,但绝对有下班时间。现在你可以谈一谈薪水要求了。”

白少流终于暴露了年轻幼稚的一面,开口就说:“每月五千行不行?”

洛水寒笑了,是带着善意的嘲笑,自从走进门之后他的心情第一次真正放松下来。他开玩笑似的说道:“五千太少,我给你一万。”

小白看见洛水寒的笑容就反应到自己犯了个错误,报了个让人发笑的低薪,洛水寒随口给他翻了一倍也是在开玩笑而已。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问:“让我一脚踩废的谭亮月薪多少?”

洛水寒:“这我还真不太清楚,应该是两万左右。”

白少流:“那我也要两万。”

洛水寒故意将眉头一皱:“那有你这么谈待遇的?你要五千,我给你加一倍,你怎么还往上又翻一倍?这要让别人看见会以为我们神经有问题。”

白少流:“我刚才不了解行情犯了个错误,有错就改呗,两万我很满意了,而且你也一定会给是不是?”

洛水寒饶有兴致的看着小白,这人的谈判方式倒也直接。他愿意给的薪水可比两万高不少,可看这架势不必再谈了,求仁得仁是最好的结果。他想了想说道:“那就这样吧,但也不能让你和谭亮相同,你的月薪是扣除各种税费之后的净收入两万。……小白,你在想什么呢?我还有一件事征求你的意见,喂,小白!”

小白走神了,在心里盘算着做起了白日梦。一月净收入两万,一年就是二十四万,两年就是四十八万,三年就是七十二万。……这样干个两三年,就可以在稍偏一点的市区买套房子把姥姥、姥爷接过来,再干个两三年娶媳妇也够了。洛水寒没想到他在谈这样“严肃认真”的话题时也会走神,出声打断了他的美梦。

白少流:“不好意思,刚才在想一些事情,洛先生有话就说。”

洛水寒:“听说这套房子是你以前一位同事庄小姐的,你与她同住,而她也赋闲在家。我们河洛集团正好有空缺的兼职职位,不需要到公司上班,在家通过加密网络传送处理一些财务文件,只要注意保密尽量不接触外人就可以。不知道庄小姐合不合适?”

白少流:“合适合适,月薪多少?”

洛水寒:“就是刚才你开的价,五千。但是需要公司中层以上的职员介绍和担保,如果你做了河洛集团的高级安全助理,就可以介绍并给她提供担保。有没有问题?”

白少流:“没问题!我庄姐现在不太方便见客人,但我想她一定会答应的。我先替她谢谢你!”

洛水寒:“那我就没什么事了,明天上午八点整会有车在楼下接你,具体事物会有专人告诉你该怎么办,打扰这么久我也该告辞了。”

平常象这种琐碎的事情,根本用不着洛水寒亲自处理,但他既然来了自然要办的滴水不漏。看似他说了不少废话,但暗示的意味很明显。小白答应替他办事一切好说,如果走谭亮的老路,那倒霉的就不止小白,他姥姥、姥爷甚至无关的庄茹都要受牵连。这些话不能说也不必说,让小白自己去联想就行。说到玩弄心术,洛水寒显然比年轻不经事的小白高明多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