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废了一个人(下)

黄亚苏被母亲训的有些回过味来,问道:“妈,你派人都和谭亮说了什么?”

艾思:“其实我派的人本想找他哥哥谭明的,可谭明不见也不给说话的机会,就找到了谭亮。我转告谭亮的话很简单‘只要洛兮出了意外,不论他做了什么或者什么都没做,都会有人给他一笔钱,足够他舒舒服服的过下半辈子。’我没有让他做任何事,就是告诉他如果洛兮出了意外他就能发财。”

黄亚苏:“什么都不让他做,就告诉他有钱拿?”

艾思:“亚苏你也不小了,有些事怎么还不懂?我们没必要做违法的事情,就算别人为我们做了也不能留下证据。世上做事最关键是什么?是用人心的手段!只要他对那笔钱动了心,就等于魔鬼附上了身,功夫再好他的保镖身份也废了。……当时有许多旁观者,谁都看见洛兮是自己失足落水的,我虽然没有证据,但几乎可以肯定是谭亮推她下去的,至于怎么推的并不重要!”

黄亚苏终于露出了恍然大悟与佩服的神色:“妈,你真行,玩得太漂亮了!……但是我还有另一个想法,不必要洛兮的命呀?只要老东西一死……”

艾思打断了她的话:“你还嫩,看不透,妈也不是那老东西的对手,幸亏我们知道他活不久了,只剩下一个洛兮。……我知道你对洛兮那丫头有心思,想把她弄到手财色兼收,可惜她不一定能看上你。就算你把她搞到手了又怎么样?女孩会长大的,女人也会变的,她一定永远听你的摆布吗?老头子就不会做其他的安排吗?只要洛兮还在总是障碍!……只要有钱,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又何必在乎一个小丫头呢?”

黄亚苏:“有钱?我们已经很有钱了!”

艾思笑了:“有钱?看来你还不清楚什么是钱!……我问你,洛水寒那种人会主动把女儿嫁给你吗?……你可能认为自己的钱足以一辈子无忧无虑,可是我告诉你,如果你仅仅有那些钱,只要洛水寒和你翻脸成仇,别说破产,恐怕在贫民窟保一条小命都难。……你还不了解这世上拥有财富的真正境界和它所代表的地位含义。”

……

不提艾思与黄亚苏如何上演志虚国版的三娘教子,庄茹家中洛水寒与白少流的谈话还在继续。小白问洛水寒为什么谭亮该死?洛水寒也不着急解释,而是不紧不慢的讲述了他请三批不同的人分别对出事当时情况所做的调查,结果都是一样的——

海滨公园那座栈桥两侧的栏杆不是完全固定的,每隔几米就有一个半人高的石柱,柱子顶端之间有拳头粗的铁链相连。铁链并没有完全绷紧中间垂下有些摇晃,很有海滨风情。洛兮来到海边散步的时候身边一直跟着四个保镖,她虽然不愿意但也没办法。谭亮紧跟在她身边,谭明走在最后注意观察周围,另外两名保镖一左一右不动声色的隔开周围其他人。

在栈桥上谭亮突然一指远处的海面:“小姐你看,有人落水了!”顺着谭亮的手势望去,洛兮正好看见在波涛中“挣扎”的小白。洛兮看见有人落水,立刻冲到栈桥边挥着一只手向四周呼救,惊动了周围不少人,却没有一个人敢在这种退大潮的风浪中下水救人。洛兮很着急,一手扶着石柱一只脚已经踩在铁链上,挥着手大声叫人。身边的谭亮说了一句:“小姐快下来,危险!”伸手就去抓她。然而指尖刚刚碰到洛兮的衣角,铁链一晃洛兮惊叫一声就落到了海中,谭亮一把没有抓住!

事情发生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很多人看得清清楚楚,无论洛水寒让什么人去调查结果都是一样的。离洛兮最近的保镖谭亮确实有疏于职守的过失,但绝没有故意加害的“嫌疑”,解雇他自然无话可说,但公开追究法律责任却没有证据。

……

洛水寒的调查结果如此,可当时情景看在另一个人眼里是完全不一样的,而这个人绝对不会将自己见到与想到的说出去,他就是谭亮的哥哥谭明。洛兮脚踩铁链的时候谭明也皱了一下眉,但他没冲有过去,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弟弟。谭亮虽然功夫不如他,但也是个高手,平常二百多斤的石锁拎在手中就象玩具一般。谭亮离洛兮那么近,一旦有意外伸手把她抓住简直就和抓小鸡一样,不可能有危险。

可是谭亮出手去抓洛兮的时候却没有抓住!洛兮失足落入大海时谭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谭亮伸手的动作他看得最清楚,完全应该抓住的,却偏偏没有抓住!谭明的第一反应是跳海救人,外衣都脱了却没有跳下去,他虽然会游泳却不可能在这种海流中救人,他想救洛兮却不愿一起去送死。谭明的第二反应是恨不得一脚将谭亮踹到海中去陪葬,但他没有那么做,因为谭亮毕竟是他的亲弟弟。

谭明看着谭亮心中猜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自己这个亲弟弟太不应该也太愚蠢了!可是不能说出来,就算心知肚明也什么都不能说!

……

洛水寒当然不可能知道谭明的内心想法,他只告诉小白当时栈桥上发生的一切。他说完后小白一直用疑问的眼神看着他,看得洛水寒反倒有些不自在,他知道小白心里在想什么,笑了笑问道:“小白,你是不是觉得我有些仗势欺人,没有证据却一口咬定谭亮该死?”

小白点点头还是不说话,他心里真有这种想法,但不想当着洛水寒的面说出来。

洛水寒又接着解释:“看上去一切正常的意外,认真想一想就不正常。谭亮就站在小女的身边,我虽然不会功夫也知道他完全可以抓住她,否则他就不会是我重金请来的保镖。如果不是他在身边,洛兮也不会那么大意,其他人也不会那么疏忽,可是他能抓住却偏偏让小女落水!……我不是法官,不需要那些证据,心里知道怎么回事就足够了。……这个世界是有弱肉强食的存在,但狮子不会无缘无故去咬死一头羊,希望你不要误解我这种人。”

说这番话的时候洛水寒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又有点尴尬,与小白的谈话完全与自己原先的设想不一样,他在小白面前做了很多看似没必要的解释,甚至在对方询问的眼神下为自己辩解。这是干什么呢?以自己的身份在这种人面前用的着吗?

然而小白却没管那么多,听完洛水寒的解释后终于开口道:“恩,洛先生你说的有道理,今后可一定要注意了。……你刚才说有事要和我商量,你想商量什么?”

洛水寒暗叹一声,自己登门示好,已经准备好处于困境中的白少流如何开口求他,不料小白从头到尾都不搭这个茬,只好自己挑明了:“小白,我来之前听说你失业了?”

“是的,我三个月前失业了,这一段时间正在找工作。”小白回答的很干脆,也没多说一句话,此时他已经在心里感应到洛水寒一直有事想求他,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既然洛水寒想求他,那就听他怎么说吧,先不着急问。因为小白感觉到洛水寒肯定会说出来。

碰见白少流这种人,洛水寒终于一点脾气都没有了,本来是等着对方来求自己,到头来还是要他洛水寒主动开口求小白:“我想请你做小女洛兮的保镖,请白先生一定要答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