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光影如流白云间

白少流夸奖清尘神奇,而清尘戴着面纱,如果白少流能看见清尘的表情的话一定会发现她就像看见了鬼。过了半天清尘突然起身一伸手以白少流根本躲不开的动作抓住了他的脉门,这一扣让白少流手腕生痛,差点没叫出声来。这时只听清尘很意外的咦了一声,然后松手又坐了回去,围绕着白少流身边那一股逼人的寒气消失了。

“现在才知道你是天生特异,难怪我怎么也没看出你是高手,原来你本就不是!……我错怪你了,并不是疑心重,而是你太特别。……敬你一杯,算是道歉。”

白少流揉着还在发痛的手腕,苦笑道:“你在怀疑我?以你的处境谨慎一点也是应该的,但是你抓人的时候能不能轻点?”

清尘有些歉意的说:“对不起!……既然你的眼力这么好,我伸手的时候你怎么没躲开呢?”

白少流:“我能看见你伸手过来,我也躲了,但我没那么快的动作,手刚抬起来就被你抓住了。……咦,你又能放暗器又能抓人,你的伤好了?”

清尘:“其实一个星期以前我的伤就好了。”

白少流:“你怎么没告诉我?”

清尘:“你也没问。”

“那你怎么没有……”白少流话说一半又咽回去了,他想问的是清尘既然伤好了为什么没有走?也许是舍不得离开?或者是想查清白少流的底细?白少流宁愿相信是因为前者——她也愿意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虽然说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白少流能够感觉到,最近每次看见他回家清尘的心里都有一丝欣喜的波动。

清尘的心里有一丝羞涩,也有一丝落寞,她将这种感觉压了下去转开话题道:“小白哥,谢谢你救了我,我实在没什么东西能谢你的。这样吧,我教你一套功夫,如果你能练出点什么,将来再被人抓的时候,也不至于能看见躲不开。”

清尘居然改了称呼,或者第一次对他用了称呼。小白哥这三个字听起来有点别扭,听上去就像小白鸽,那是少女乳房的别称。然而小白的别扭感觉随即被另一股狂喜所代替,清尘主动要教他功夫!这么神奇的功夫那可真是学都没地方学的。他兴奋的嗓音都有点发颤了:“教我?我能学会吗?学会了之后会很厉害吗?”

清尘淡淡的说:“你的眼力超常,那么心念也超常。我教你的只是打基础的东西,主要目地是能使形神相合。它有动静两套功夫,现在我就教你吧,但愿一晚上时间够用。”

小白:“一晚上?一晚上我就能学会吗?”

清尘:“我只能用一晚上时间让你尽量记住,以后你自己慢慢去学去练习。至于学得会学不会我也不知道,有人一辈子也学不会,这需要看你自己了。”

小白:“是这样啊?那不着急,等我从秦江回来之后你可以慢慢教我。”

清尘的声音有些压抑:“我也想,可是我已经打扰你太长时间了,我要走了!”

小白:“你什么时候走?”虽然早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是真来了还是有些伤感,心里有空荡荡的感觉。

清尘:“明天凌晨就走,我不喜欢道别。所以我要在你出门之前走,不想看见你向我道别。”

小白心里有几分黯然,也有几份不舍,这两个月奇妙的相处他对清尘也有了一丝微妙的感情。但清尘终究是要走的,而且恐无再见的机会。

……

长这么大,白少流还是第一次坐飞机。在机场拿着身份证直接就奔安检口,被同事庄茹拉住了,她笑着问:“小白,第一次坐飞机?”

“是呀,庄姐你怎么知道?”

庄茹:“要先去换登机牌才有坐位,你把身份证和行程单都给我吧,我来帮你办。”

白少流第一次坐飞机,看见什么都新奇,庄茹见他如此就把靠窗的坐位让给了他,让小白好好看看风景。这是一架一百五十座左右的支线客机,过道左右各有三列座位,小白坐在右侧靠窗的位置,庄茹坐在他身边,庄茹的左侧是一个戴着高档金表的中年人。

飞机在起飞前滑行的时候坐椅上方的液晶屏幕上播放了安全须知以及紧急情况下的逃生常识,把小白听的心惊肉跳的——有这么恐怖吗?以至于起飞时他闭着眼睛都不敢往窗外看。飞机冲上天空,小白闭着眼睛紧抓着两侧的座椅扶手,脑海里不由自主想起了新闻中报道的种种空难场景,谁都能看出来他很紧张。

这时他闻到一股淡淡的让人十分舒服的香水味,一只柔软的手在他手背上拍了拍,就听身边的庄茹小声说:“小白,你好像很紧张啊?放心,不会有事的,从统计数据来看飞机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发生事故的概率比买彩票中大奖还低,你还是想想自己能不能中大奖吧。”

小白长出一口气睁开眼睛不好意思的笑了:“中奖?我买彩票中的最大奖就是五块钱。”

庄茹:“那一次你花了多少钱?”

小白:“我花了十块。”

庄茹:“真有你的,总是这么走运吗?……我们已经在天上了,你看窗外,多漂亮的云!”

凭心而论,庄茹这个人很不错,小白对她的印像很好,除了她和严襄理有一腿。如果她和严襄理没有那种暧昧的关系,她在小白心目中的形像应该是完美的。男人的心理就是奇怪,虽然明知道身边那个美丽性感的女人不可能属于自己,但是发现她与别人偷情心里总是有些骚动也有些失落。小白暗中叹了一口气,将眼光转向了眩窗外。

飞机已经飞在云层之上,小白从未见过如此壮观的景象,白色的云层似乎像凝固一般静止不动,是一片巨大的平原。这景像让人有一种错觉,云层似乎是坚实的,可以走下飞机在上面散步甚至策马飞驰。远处有几座山峰,那不是真的山,是巨大的白朵堆朵,矗立在那里似乎可以攀登。

小白看的出神了,出神中突然觉得眼前一花,极远处巨大的云山边恍惚有一道七彩流光飞过,淡淡的光芒中是一个模糊的人形。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看见了传说中的天使?这天使也没有翅膀啊?一定是自己看花眼了!阳光在云层中的折射确实容易让人看花眼,小白揉了揉眼睛,继续看向远方,却再也没有特殊的发现。

空乘人员送餐的时候,庄茹悄悄捅了捅小白的胳膊,转过头来在他耳边悄悄的说话。庄茹的口中吐出的热息弄的小白耳朵和心里都有点痒痒的,只听她说:“小白,我们能不能换个座位?我旁边那个男的太讨厌了。”

小白刚才一直看窗外没有注意身边的,庄茹另一侧的那个中年男子一直在找话题和她搭讪。他好像在说自己是做什么事业的,经营多大的买卖,然后又夸庄茹长的漂亮,到了秦江之后如果有机会能不能请她共进晚餐?后来又厚着脸皮要交换名片,想留下联系方式。庄茹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最后实在有些受不了要和小白换座位。

小白能够感觉到庄茹的厌恶情绪,解开安全带站起身说道:“庄姐,你不是也想座在窗边看风景吗?我们把座位换过来吧。”

庄茹说了声谢谢和小白换了座位,那中年男子神情有些失望,偷偷狠狠瞪了小白一眼,但他的注意力很快又被另一个人吸引过去了。那是经济仓年轻漂亮的空乘小姐,高佻的身材,精致的五官,特别是脸上的柔美的微笑很吸引人。她穿着天蓝色的制服套裙,肉色的丝袜勾勒一双玉腿曲线修长,胸前高耸的地方戴着一块小小的金属牌,上面写着她的名子“吕薇”。

那中年男子看着吕薇心里又有一点蠢蠢欲动的意思,白少流能感觉到。天底下看见美女就想入非非的男人很多,几乎是绝大多数。不过这些人中又分两种,第一种人只是想想而已,第二种人是想办法真下手,那中年男子显然属于第二种。但白少流却很好奇——在这飞机上怎么能和空姐套上近乎?中年男子很快就让他开了眼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