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刀笔飞横华章上

白少流不知道这种奇异的“同居”生活还要维持多久?但他已经习惯了清尘的存在,尽管清尘在大部分时间静静的就像不存在一样。最初他将她救回家只是一念之间而已,本想等她没事了就赶紧走,自己这样做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她毕竟是一个被巡捕司通缉的杀手。但渐渐的时间过去了,清尘的身体似乎恢复了,但小白不再开口问她伤好没好?他有点舍不得清尘离开了。小白现在成了一个标准的“无用好男人”,每天下班按点回家。

然而这样的日子却在两个月后被打断了,不是清尘提出来要走,而是小白要去外地出差,这一去多长时间说不定。他要去的是南方的秦江市,原因是南都科技的放款出了问题!

南都科技的贷款刚刚放出去,怎么会出问题呢?问题出在证券市场上,该公司增发新股的材料被否决!而在贷款报告上,还款日期是在南都科技神机盒项目现金回流之前,最重要的还款来源是增发新股。南都科技向钱庄申请项目贷款是一系列资金链条中的一环,现在链条断了。

南都科技刚刚更名重组,股价也正在扶摇直上,报表业绩非常好,新投资项目前景据说也不错,增发新股怎么被否决了?这里需要解释一下股票发行的制度问题,世界各国采用注册制或核准制两种形式。所谓核准制就是递上申请材料,由监管部门审核批准。而注册制不需要批准,监管部门审核发行材料,如果一定期限内没有异议就算通过。核准制的意思是批准才可发行,注册制的意思是不否决就可以发行。

志虚国的证券市场从开创以来一直采用核准制,大约四、五年前出于市场化考虑下改为了注册制。按志虚国法律规定,上市公司增发新股的材料审查期是三个月,如果三个月内监管部门没有异议,就可以按照交易所的安排发行。南都科技的新股发行材料两个多月前已经报上去了,洪云升得到的内部消息是没有任何问题。但事情突然就变了,在注册备案期即将结束的时候被否决。

这样一件“大事”,却因为一个小小的原因,有个证券分析师闲的无聊写了份报告,是关于南都科技的新项目的。这个分析师名叫风君子,曾经去过一次南都科技做调研,见过洪云升一面还聊过几句。洪云升没把他当回事,事后也没记在心上,没想到就是这个人弄出了大动静。当时洪云升抽空见了上门来调研的风君子的侃了大概十五分钟,主要都在忽悠南都科技的重组以及新项目的美好前景。风君子临走时带走了南都科技的上年年报以及神机盒项目的可行性研究报告。

时隔不久,风君子写了一份报告,部分内容发表在志虚财经杂志上,全部内容都登在网上专栏。这份报告里披露了一个重要的内幕,那就是南都科技不仅在万国摩通钱庄乌由分号以项目贷款的名义申请到2.8亿贷款,同样这个项目经过包装以千日红集团的名义又在南方的芜城市民工钱庄申请了2.9亿贷款。一个项目两头贷款,没有自有资金来源,这有骗贷的嫌疑。这种高难度的事情居然让洪云升瞒天过海做成了,不幸的是让风君子查出来了。更不幸的是,风君子的报告摘要上了金融系统的部的信息摘要。

风君子的报告还有一处预测很重要,那就是南都科技的“神机盒”项目根本不可能成功。可行性研究中有一个最重要的破绽,那就是三、五年后产品销售价格的预测仍然按照目前的市场水平不变。但神机盒是一种集成电子产品,而且可研中并没有持续性升级换代的计划,它的销售价格不可能是按直线法预测的。风君子倒没有直接指出报告做伪,只是做了常识性的质疑。简单的说就是一句话:五年前配置的电脑在当时很贵,但现在是什么价格?恐怕连废铁都不如!

最后报告中分析了南都科技重组后业绩大增的情况,该公司报表中突然增加了大量技术服务收入和采购项目设备的预付帐款支出,报告指出完全有可能通过财务技巧冲回现金流做利润。也就是说将预付帐款支付到一家公司,再通过中间环节做成技术服务收入回到公司,体现在报表上的就是利润。风君子没有下结论,只是指出有这种可能。

项目是不可能成功的,现在的公司业绩是可疑的,公司有向钱庄骗贷的嫌疑,正在计划增发新股补充现金流。那么这家公司未来会怎么样?这是一个非常负面的预测与分析,但由于市场中各类信息太多,这篇报告淹没其中并没有在外界造成太大影响。但是看在专业人士眼里就大不一样,引发了一连串的变故!

有些事一旦有人揭开了盖子,那就不能再视而不见了,有关部门必然有反应。南都科技增发新股的材料被否决,计划中五亿募集资金泡汤了!

洪云升差点没气吐血,他实在是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那个风君子?说实话,他本来就没想搞什么神机盒项目,所做的这一些只不过是为了从钱庄以及证券市场里套取现金。这些钱到帐之后他大部分是要投入股市的,另一部分通过财务对冲技巧做成公司的帐面盈利,配合股价上涨捞一笔。他做好了两手准备:一是通过证券市场盈利正常还贷;二是让这个公司几年后经营亏损连贷款都不还了。总之南都科技是个壳,做完这一票可以把这个壳放掉,他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美其名曰资本运作,洪云升是此道高手,可惜风君子的意外出现把这两手准备都给摁死了。

在增发新股被否决的第二天,冷静下来的洪云升查到了风君子的手机号码,给他打了个电话。一个柔和的男中音在电话里问道:“喂,哪位?”

洪云升尽量温和的答道:“请问你是风君子先生吗?我是南都科技的董事长洪云升。”

风君子:“原来是洪总啊,你好你好,找我什么事?”

洪云升:“风先生最近写了一篇关于南都科技的分析报告是吗?”

风君子:“让我想想,最近是写了一篇,怎么了,报告有问题吗?”

洪云升:“问题很严重,风先生的观点大大损达了我公司的市场形象,同时也对我们的正常生产经营造成了极大的困扰。风先生为什么事先不和我们沟通一下,那样对大家可能更有好处。”

风君子笑了:“我只是个小人物,没这么大影响。如果你觉得我造成了不应该的严重后果,你可以去法院告我。如果我是胡说八道,你可以向上监管部门解释,相信他们会听你的。”

洪云升一皱眉,没有搞明白这个人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相信每个人做事都是有利益企图的,尽量耐着性子说道:“风先生开玩笑了,事情怎么能这样解决?我们只是希望风先生能够自己消除这种影响,我们公司会感谢的。”

风君子:“这我恐怕是无能为力了!洪老板,你见过小孩点爆竹吗?我只是点燃火信的那个人,你想要我把已经爆炸的爆竹恢复成原样,谁也办不到。”

洪云升:“风先生对我们公司好像很了解也很关心,我不知道为什么?千日红集团在芜城民工钱庄贷款的事情你是怎么查清楚的?……算了,这我就不问了。我相信风君子把事情捅开,一定还有后招,你有什么后续运作方案,可以和我谈一谈吗?如果方案可行,我可以出高价。”

洪云升现在开始怀疑风君子是故意为之,好在他这里得到更大的好处。按照正常思路,风君子做了那种调查,应该事先找到他讨价还价要点好处,这种人他见的多了。但风君子没有那么做,直接坏了他洪云升的好事,那么这人可能是个高手,后面还留有扭转乾坤的后招做为更大的敲诈手段。世上有很多怀才不遇的人通过这作手段做为进身的台阶,给你制造麻烦再帮你解决麻烦,从中谋求最大的利益。

然而风君子回答的却很干脆:“后续方案?没有!根本就没有!……我就是那两天闲的无聊写了篇调研报告而已,写完就完事了!……还有别的事没有?没有我就挂了,我还没起床呢。”

洪云升压低声音道:“风先生,你等等,我话还没说完。你知道你的行为给我们造成多大的损失吗?这么大的代价足够让人去做很多事情,风先生考虑过后果吗?”

风君子又笑了:“损失?你本来就什么都没付出,纯粹是空手套来套去,损失什么?假如现在不让你住手,将来损失惨重的是数以万计的小股民。……听你的意思是在威胁我?我知道你是从道上起家的,可能会找我算帐。不过你今天的电话我已经录音了,将来有什么事情发生您第一个有嫌疑。”

这回轮到洪云升笑了:“风先生,您有些地方很聪明,有些地方又太幼稚了。你就算把我们今天的电话录了音,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就像我不可能因为你那篇报告上法庭告你那样,你有什么事情也不可能因为这通电话录音把我怎么样。”

风君子:“您说的对,看来洪老板还真调皮,喜欢搞小动作。不过我给你个建议,你想跟我开什么玩笑之前先打个电话问问你幕后的主子,就说是我坏了你的好事,看他是什么建议?……我很忙,还要忙着睡懒觉,拜拜。”说完他挂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