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面羞心横问衣裳

白少流坐了五站公交车来到一家大商场,走上二楼进入女装部的一角。这里的顾客几乎没有男人,四周的货架上飘荡着五颜六色的裤衩和乳罩。这种地方他从未来过,走到柜台前腿肚子就有些发软,更可气的是周围柜台旁边都放着真人大小的塑胶模特,模特身上也仅仅穿着这些东西。没办法,他一咬牙还是硬着头皮走过去了,来到一家人比较少的柜台前。

“这位先生,请问你想买点什么?”不管客人是男是女,售货员小姐都是标准的职业问候,但白少流总觉得她的笑容有点怪怪的。

“嗯,两套女式内衣。”

售货员:“什么尺码的?”

尺码?白少流可不太懂女人的这些,他对此的全部概念也只有色情片当中介绍的A、B、C、D杯罩之类。他向四周看了看,发现了一个塑胶模特,印像中和清尘的身材很吻合。他指着这个模特说道:“就是这么大尺码。”

“请问您喜欢什么样的款式,我给你推荐这边是今年上市的新款,那边柜台上所有款式都打七折。您需要挑一挑吗?”

白少流低着头都快出汗了,赶紧顺手指着一套黑色内衣说:“就这一款,两套,麻烦你给我包起来。”

“好的,先生您看看就是这一款吗?”

等服务员将衣服从货架上摘下来递到眼前的时候,白少流这才看清楚了,自己刚才混乱一指,指的竟然是一套黑色提花半镂空的性感情趣内衣。他有些慌乱的一抬头,正好迎上了售货员的视线。这售货员年纪不大,也就二十来岁一姑娘,正在睁着大眼睛看他,神色很是好奇。这目光一对视,售货员突然脸红了,将脸微微侧到了一边头也低了下去。

也难怪,一个大姑娘捧着这么一套衣服递到一个年轻小伙面前,脸皮不算太厚的人都有些挂不住。白少流本来有些不敢抬头,现在看见售货员脸红了心里却变的坦然,既来之则安之吧。

“就是这个,两套,给我包好,你开票吧。”白少流决定就买这个样式了,他甚至有点恶作剧的想法——清尘看见这套衣服会不会脸红?穿上会是什么样子?自己虽然不太可能看见但想像一下总是可以的吧?

“可以给您打八五折,一共三百七十元,收款台向右走。”售货员已经开好票。

靠!掌张点大的几块布居然这么贵?可是白少流已经不好意思说再挑款便宜的,接过票去收款台交款。幸亏上个礼拜收了两千块钱的红包,否则今年还真要出丑了。买完内衣白少流把心一横,又转了几个柜台花了八十块给清尘买了一套纯棉的家居服,比较便宜的那一种。总不能让她在家里总穿着自己的大汗衫吧?

买完衣服他又去了商场地下生活日用品超市,先买了满满一车吃的,最后买来了清尘所列清单上的一样东西,天使的小翅膀——带护翼的卫生巾。也难怪清尘不好意思开口说,而是写在纸上。女人的心思真是奇怪,写在纸上不一样吗?反正都是这些东西!清尘是个功夫高手,看很多小说当中的修行高手,修炼到一定境界都能斩赤龙,她怎么还来会来例假?看来学的不是小说上写的那种功夫。

白少流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推着购物车来到收银台,收银员是一个胖呼呼的中年妇女,一眼就看见了车里的卫生巾。打价码的时候和白少流搭讪道:“给女朋友买的吧?现在的男人都知道体贴。……哪像我家那个贼老头,结婚二十多年也没……”这位大嫂啊,你的嗓门就不能小点吗?白少流恨不得把脸都挡上,赶紧交了钱逃跑一样的出了商场。

走得快就容易看不清路,越忙越出错,白少流在楼梯口和另一个人撞了个满怀,鼻中闻到一股淡淡的女人体香还有茉莉花气息的香水味。他赶紧低头说对不起,那人却开口道:“这不是小白吗?来超市买东西啊?……咦,这是给女朋友买的吧?”

小白一抬头,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原来自己刚才一头撞在了同事庄茹的怀里。她恰恰也来这家超市买东西,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而这女人眼尖,一眼看见了他购物袋中露出卫生巾包装的一角。

……

“流氓!怎么买这种……”清尘在卫生间里打开内衣的包装盒时,红着脸心中暗骂。随即又觉得自己骂错了,那个素不相识的小伙应该是个好人,他要真是流氓自己恐怕早就……。如此说来他不是故意的,怎么办?只好穿着了!然后又看见了放在袋子里的那一套纯绵家居服,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久违的温暖感觉。那是她写的单子上没有的东西,这人还很细心!

清尘换好衣服出门,白少流已经做好了晚饭。他煎了四个鸡蛋,炒了一盘青椒肉丝,煮了一锅大米饭,坐在小餐桌旁吃的正香。吃着吃着发现清尘换好衣服出来了,站在门边似乎透过面纱正在看他,白少流随口招呼道:“你要不要再吃一点?”

清尘:“有我的吗?”

小白也就是那么一说,清尘今天已经吃了那么多了,但听她的口气竟然还想吃。小白有些吃惊但还是点头道:“你自己把那张椅子搬过来吧,这些我一个人也吃不了。……不过,你确定你还饿吗?”

清尘:“你不太明白,我虽然坐着不动,但消耗很大,还是有些饿。”说着话她去搬书桌旁的椅子,双手有些软弱无力。白少流走过去帮她把椅子提起来放到餐桌边,让清尘坐下添副碗筷一起吃饭。

清尘吃饭的动作很优雅,一手轻轻将面纱撩开一小角,恰恰露出唇齿,另一只手拿筷子夹菜夹饭。她微微低着头,动作并不快,但一直没停住。她细细的咀嚼轻轻的吞咽,尽量不发出太大的声音。白少流只顾看人了吃得不多,但所有的饭菜都吃完了,大半都是清尘吃的。

这丫头太能吃了,这要是在小白村里过去的时候一定会挨婆婆骂的,穷人家养不起啊!吃饭的时候小白终于看见了面纱后的一角,也就是清尘的嘴。清尘当然没有用唇膏,但她的嘴唇是天然的粉红色,淡淡的鲜艳。一口贝齿很白很整齐,下巴稍稍有点尖,但看上去线条与肤色都很美,足够让一个男人去想入非非。

清尘发现小白在看她,目光中有些疑问,停下筷子说道:“不要这样看我,我也不是总像这样的。”

白少流:“不是总这样?你也不是总戴着面纱吗?”

清尘:“我是说,我并不是总吃这么多东西。……面纱,我是一直戴着的。”

白少流:“为什么?”

清尘的声音突然暗谈下去:“看见我的面目,对你没有好处。”

说这句话的时候白少流感应到她的情绪,非常非常的低沉与复杂,甚至带着一种深深的绝望。怎么形容呢?就像打碎了一只异常精美而且又是自己最心爱的花瓶。这种情绪小白感应到了,于是不再说话。这一沉默就是一整天,直到第二天白少流上班前清尘还是坐在床上一言未发。

晚上小白下班回家的时候,清尘没有在床上坐着,而是在厨房里做吃的。听见小白开门头也不抬只说了一句:“你回来了?饭快做好了,你可以先洗个澡。”

清尘做的饭菜并不算太好,但也还过得去,至少油和盐放的量都正常。白少流吃饭的时候想夸一夸她的厨艺,想了半天却不知道怎么夸,总不能说一句:“非常好,你没把菜炒糊了。”

这顿饭吃的很沉默,清尘是个不爱说话的人,只要小白不开口她几乎从来不主动出声。小白也想不出来和她聊什么话题,毕竟这两个人非常不熟,他连她的脸都没见过。吃完饭小白终于问:“我能不能和你商量一件事?”

清尘:“你说。”

白少流:“我买了一个坐垫回来,最大的那一种,足够你坐着了。你既然不睡觉,夜里就坐在垫子上好不好?我这几天在地上睡的肩膀有些酸。”

清尘:“我这段时间夜里一直要调息疗伤,坐在垫子上就可以了,你睡在床上吧。如果我想睡觉可以白天睡。”

白少流咳嗽一声:“还有,我今天买了一只乌鸡,本来想晚上炖汤的,没想到你已经把晚饭做好了。明天你自己炖吧,我小时候姥姥生病姥爷就炖过乌鸡汤,据说适合女人滋补。”

清尘张了张嘴想说谢谢却没有说出口。这天白少流终于睡在了床上,这从地上再上床的感觉真好,夜里也睡的特别香。就这样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很快过了一个多月,清尘的身体恢复到什么程度小白也不清楚。每天下班他打开门的时候,清尘只说一句话:“你回来了?”但说这句话的时候白少流能清楚的感应到她心中很高兴,似乎也在盼着他回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