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红缨只欲枭恶首

第二天是周末不加班,白少流兜里有了两千块灰色收入,总算有了点钱又有了点时间,他打算出去逛逛。在城市中生活久了,很久没有呼吸郊外的新鲜空气了,他要去野外爬山,这种活动既省钱又健康。他要爬的山离他的住处不远,为了节约房钱白少流租的是市郊的民房。

乌由市是海边的一个港口城市,依山傍海而建,位于志虚国的东北端。市区的边缘就有很多山,山上的林木生长的都很茂密,山林中还有野猫和山鸡出入,林间只有蜿蜒的小道。白少流背着包爬上一座小山,翻过这座山的另一侧是一大片空旷的谷地,有两条小河在此汇流而过。在谷地另一边的一座山坡上,站着两个人正在说话。

这两人都穿着制服,一人穿着巡官服另一人穿着海军军服。穿军服的那人是个三十多岁中校,五官面貌非常和善,但他此时的神情却很严肃,更奇怪的是他手里拿着一样东西。那是一柄带鞘的宝剑,宝剑的剑鞘是蟒皮纹,金黄色的剑鄂上还刻着篆书的“天心”二字。

巡官正在问军官:“萧中校,你真要带着这把剑去对付那个杀手吗?连一把枪都不要?”

萧中校手扶着剑鞘答道:“这把剑,叫作天心剑,是我特意从一个姓风的朋友那里借来的,它是一柄传世的古剑,数百年来在战场上杀敌无数。……我听说那杀手清尘,所用的兵器是一杆丈二红缨枪,他用枪我用剑,有什么不可以的?”

巡官:“你有把握吗?”

萧中校:“不知道,因为我没见过那人出手,只有尽力而为。”

巡官:“上面下了死命令,这次一定要抓住杀手清尘。”

萧中校:“那是你们巡捕司的事情,我现在只是一名海军军官,已经很多年不为特勤部门工作了。我这次来,是想见识见识对方的功夫,天下这样的高手不多见。我答应你们的只是将他截住,其它的事与我无关。”

巡官:“萧中校出身国术世家,一身功夫惊世骇俗,这次好不容易才能把你请来,希望你一定要把那个清尘留下。……我建议你在他刺杀得手之后再出手,那是他防备最松懈的时刻。”

萧中校摇头:“孙万林有没有罪该不该死,是你们巡捕司的责任。我既然来了,自然不能让他在我眼前杀人,我看见他就动手,不需要你替我安排!”这句话说的斩钉截铁。

原来清尘三个多月没有出现,可巡捕与巡捕司于联邦调查局一刻都没有放松。他们分析了各种行动方案之后,做了多手准备,其中之一就是请来一位功夫高手来对付清尘。清尘所用的凶器是丈二红缨枪,简直就是一个传说中出神入化的功夫高手,可以试试用同样的高手来对付他。可这种人上哪里去找呢?结果还真在军方情报部门的档案里还真找到一个,此人姓萧,是一名海军中校,在乌由市海军基地服役。

萧中校大名萧正容,出身于医学与武术世家,他爷爷曾经是志虚国的战斗英雄与赫赫有名的武术大师,他的一身功夫得自家传。在他少年时志虚国情报部门和军方曾经在全国范围内搜罗选拔身怀特异能力的少年,进行专门的培训,并成立了一个特别的行动组织,后来这个组织因为种种原因解散了,但档案还是保留了下来。记录当中萧正容从小就是一名功夫高手,说到格斗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在他手下走过几个照面,其身手之高已经到达超乎想像的境界。

所以这次各有关方面人物找到萧正容,说服他参与这一次巡捕司围捕的大行动。清尘最难对付的地方是来去无踪,但只要他出手杀人总会露出行迹,只要他一出现萧正容就去缠住他,至少也要把他留下。萧正容本来不想参与这件事,但在哀求下还是来了。

萧正容为什么要会一会这个杀手清尘?另一个原因他也想见识见识这样的高手。别人也许不知道,萧正容自己心理清楚,若论武道,这个杀手已经达到了一种完美的极致境界。血肉之躯无论如何锤炼,终究有速度、力量、强度方面的极限,只是这种极限超乎一般人的想像。杀手用冷兵器直接杀人,看来也是武道中人。不过萧正容也知道,这个世上的奇人想拥有的强大力量,最好的途径并不一定是习武,还有其它的修行法门。如果这个杀手清尘不是简单的武道高手,而且也修行的其它邪术,那就不是巡捕司甚至是他萧正容能够对付的。

巡捕司这次布置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以孙万林为饵,以萧正容为钩,无论如何也要抓住杀手清尘。这一片山谷是乌由市规划中的英流河水库建设地址,而这个水库的工程就是由孙万林承包的。当杀手清尘的杀人贴出现之后,巡捕司就让孙万林留在了工地上,吃住都在此,清尘一天不出现孙万林一天不得离开。

孙万林不得不与巡捕司配合,无论是他想从清尘手上逃命,还是想将来求巡捕司的减刑,他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住在工棚里的孙万林这几天一直提心掉胆过日子,他身边没有一个保镖,但是一旦他走出工地就会有人出现让他回去。整个水库工地只是象征性的在做地质探测施工,就是为了等待清尘的到来。

这个地方的地理条件很特殊,周围都是山,中间是一片很开阔的谷地,是个天然的伏击场所。巡捕司调动了大量的武装人员在周围的山中将这片山谷团团围住,不仅有狙击手,甚至调来了反器械重型武器、小型迫击炮等。有目标出现在山谷中,除非他是神仙,否则根本是跑不掉的。至于孙万林的死活,并不是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巡捕司的澡盆式埋伏白少流当然不知情,他这天恰好走到了山谷边的一座山上。这座山他来过很多次了,走的是一条无人知道的小路,当他走到半山腰一个小土包附近时,突然发现远处致高点上有人!再仔细一看,居然不止一个,手里全部都拿着武器。

白少流发现的是巡捕司武装人员,这些人荷枪实弹,穿着伪装的迷彩服。为什么这些人没有发现白少流?因为白少流的距离很远,能够发现埋伏是因为他那双特别神奇的眼睛。白少流发现山上有武装人员吓了一跳,这些人可不像黑社会的乌合之众,就看埋伏在那里无声无息一动不动的伪装,就知道经过专业训练的。这座山上为什么会发生这么离奇的事情?白少流本能的心念一动,想起了杀手清尘。

如今在乌由市能够招来这么大场面的,恐怕只有杀手清尘了,难道孙万林在此地?而巡捕司布下罗网在等杀手上钩?想到这里白少流有些好奇,同时也为那名杀手感到一丝担心,当然他更担心自己会碰到危险。如果巡捕司真动起手来,子弹乱飞是不长眼的,他虽然看得见身体却躲不开。于是他悄悄的退后,离开了这个地方却没有走远。

由于以前经常来爬山的缘故,他对这一片山区很熟,凭着神奇的眼力尽量远远避开有武装人员埋伏的地方,穿过山区的外围来到远处的一座山峰上,视线透过灌木丛可以远远的看见群山环抱中的那一片山谷。他选的这个地方离巡捕司的包围圈有一大段距离,甚至在子弹的射程之外,如果不是他的眼力特殊山谷中发生的事情也不可能看得见。

白少流刚刚在一人多高的灌木丛中站定,山谷中就出现了状况。一道青光从谷外林中直射向山谷中央的工地,紧接着一声震耳的金铁交鸣声在几公里之外都可以听闻,青光挡住了一片紫金色的光芒。别人眼中看见的是这个场景,但白少流看见的是另外一回事——密林中飞出一把剑身如秋水般的宝剑,射到数百米外的谷地中央,迎空击在了一杆从对面密林中射出的丈二长枪上。

这杆长枪有酒杯口粗细,散发着暗谈的紫金色光芒,它飞来的速度太快,以至于其它人根本就没看见这道虚影,直到它被宝剑击中弹回人们才能看见一片紫青色的光芒。宝剑和长枪在空中相击,都被巨大的撞击力量互相震飞,紧接着又分别出现在两个人的手中。这两人一人身材娇小,黑衣蒙面,突然出现收回丈二长枪,应该是杀手清尘。另一个人一身海军军服,在空中收回宝剑,正是那位萧中校。

这两个人的身形出现也就是一瞬,在所有人还没有来得及看清第二眼之前,又化作一团虚影纠缠在一起,在工地中央屋顶上方相斗,分不明谁是谁。埋伏在周围山地中的武装人员看不清目标,甚至用望远镜也看不清那两人激斗的身形,除了更远地方的白少流。

白少流看清楚了。杀手清尘的出现给他的第一印像是异常的震惊,这个人人谈之变色的神秘杀手,竟然不是什么魁梧大汉,而是一个身材娇弱的女子!虽然戴着面纱看不清容颜,但一身黑色劲装掩饰不住玲珑窈窕的身材曲线,分明是个妙龄女子。她手中挥舞着一杆紫金色的丈二红缨枪,看似极其沉重的长枪在她手中被舞成一团虚影,朵朵枪花直刺面前的萧中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