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万金商人说狗情

在千日红集团还没有收购南都科技之前,南都科技的公司股票简称还是南都机械,它的控股方是乌由市的金沙集团。去年初的时候,南都机械购买了千日红集团下属的一家科技公司,出价1.8亿。去年底的时候,千日红集团从金沙集团手中买下了南都机械的控股权,出价也是1.8亿。这帐面上的一来一去,通过简单的资本运作,千日红集团用南都机械自己的钱买了下南都机械这家上市公司,并且注入了旗下一家科技公司的资产。私底下怎么运作的小白就不知道了。

千日红集团入主南都机械之后,立刻将公司更名为南都科技,下一个季度报表业绩出的就非常好,因此股价也有了很大的涨幅。今年南都科技要上马一个高科技项目,据说是一种多媒体数码信息转换的产品,名子叫神机盒。南都科技的新任董事长洪云升就是拿着这个项目的可研找商业钱庄申请贷款的,他首先直接找到了严襄理。

从材料上小白只能得到这些信息,他不过是最基层的一个工作人员,只能老老实实的配合领导的指示以及上市公司的要求写一份看上去合理合法的风险评估报告。两天内报告写完了,老王又修改了一遍,让小白签上名交上去了,三天后上审贷会顺利批复。

贷款被批准的第二天晚上,南都科技设宴款待商业钱庄的有关工作人员,小白在酒桌上见到了传说中的资本运作高手洪云升。令他感到有些意外,也很感叹的是洪云升比他想像的要年轻的多,只有三十出头的年纪。洪云升个子不高,大约也只有一米六几,剃着小平头人却很精神,谈吐之间流露出一种非常强烈的优越感和自信的神态。

洪云升敬酒的时候一直在笑,但小白发现他在看严襄理的时候,心中却有一种鄙夷的情绪,或者说是在嘲笑。至于为什么小白不知道,但洪云升自己心里清楚。洪云升在酒桌上想起了第一次敲开严襄理家门的经过——

洪云升是打听好住址就这么去登门的,随身带着很贵重但是很小巧的礼物,某国外非常昂贵的一款名表。敲开别的人门其实很有讲究,这种讲究主要在于心理上的气势。有很多人平时喜欢高谈阔论,似乎放眼天下谁都不在乎,但是要他去老板办公室说点什么事情还没进门心里就砰砰乱跳,手伸在空中敲不敲门还犹豫半天。如果让他上一个大人物家去拜访,他会思前想后,进门不知道说什么就像犯了错误。

这完全是一个心理素质的问题!其实世界上任何一扇门,只要你有理由进去,就大大方方坦然敲门而入。

严襄理就在家里,洪云升一进门很坦然的自我介绍他是南都科技新任董事长,今天是为南都科技最新项目贷款特意拜访严襄理。洪云升个子不高却气度不凡,谈吐很客气谦虚但举止却不卑不亢,搞得严襄理一时之间还不好直接把他劝出去,只得请他坐下聊了几句。像严襄理这种人对这位陌生来客当然不可能深谈什么,他送来的礼物也没收。可洪云升却自顾自的将南都科技的项目发展大计介绍了一遍,并且很直接的说出了希望在商业钱庄取得贷款支持。

严襄理哼哈了几句,介绍了一下申请钱庄项目贷款的程序。话说到这里洪云升似乎没有取得任何收获,也应该起身告辞了。但是在他告辞之前却敏锐的捕捉到一个信息,那就是严襄理夫人坐在旁边唠了几句家常。

当时洪云升发现严襄理家客厅的一角有被爪子挠过的痕迹,就顺口问道:“严襄理家里也养狗吗?我也很喜欢小宠物。”

不料这一句话引起了严襄理夫人的不满,她在一旁插嘴道:“我家里本来养了一条狗,是一只黑色的可卡,名子叫欢欢,可招人喜欢了!我拿它当自己孩子一样。……可是去年生孩子的时候让老严给送人了。……老严,你快把欢欢给我要回来!”

严襄理对夫人道:“已经送人了,那户人家也很喜欢的,怎么好意思要回来?”

严夫人:“我不管,你就是花钱买也要把欢欢买回来。”

严襄理:“我一天到晚工作这么忙,哪有时间?要去你自己去!”

严夫人:“我一天到晚在家带孩子比你还忙,哪有时间跑那么远?”

严襄理:“你别闹了,这里有客人呢,让人听见笑话!”

洪云升本能的感觉到这段夫妻对话有问题,立刻站起身来道:“我以前也养过狗,那感情真是不一般。……要不就让我帮个忙?严襄理将那只小狗送到谁家去了?我反正这两天有空,帮你登门要回来就是了。”

严襄理一见夫人关于小狗的话把客人也卷进来了,赶紧客气几句说不必了,同时无意中说出了小狗的去向。第二天洪云升亲自开车来到了乌由市很偏僻的一个小区,敲开了一户人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隔着门缝很警惕的问他是来干什么的?

洪云升隔着门问道:“老人家,你家是不是有一条叫欢欢的小狗?”

老太太:“是啊,你什么事?”

洪云升:“不好意思,你溜狗的时候被我儿子看见了,我儿子太喜欢这条小狗了!一定要缠着我将这条狗买回去,请问你卖不卖?”

老太太:“不卖!”说着话就要关门。

洪云升赶紧掏出钱包道:“你开个价,无论多高的价。”

老太太打开了门仔细看了他两眼,淡淡道:“进来吧,屋里谈。”

洪云升一进屋,刚坐下就见一条黑色卷毛小狗跑了过来,抱着他的腿一阵乱蹭,一点也不怕生人。洪云升确实养过狗,一看就知道这是一条串种的杂狗,放在狗市当中卖二百块钱顶天了。然而老太太开价却让他喜出望外——六十万!

洪云升是不是疯了?一条连二百块都不值的狗,别人要六十万卖给他他还高兴?其实洪云升清醒的很,老太太一开价他就证实了自己的判断,这条狗果然有大名堂。狮子大开口总得有个限度,如果离奇的不正常那只能用别的原因来解释,严襄理暗地里用这种方式来收好处!洪云升不动声色的问道:“老人家,为什么这么贵?”

老太太把嘴角一撇:“我找懂狗的明白人问过,这是一条吉利国纯种狗,是纯正的皇家血统,至少值六十万。你嫌贵可以不买,我也不想卖。”

洪云升赶紧道:“不贵不贵,我一眼看见这条狗就发现它是贵族中的贵族。……这是支票,请您拿好。”

老太太:“我年纪大没见过世面,不知道这张纸怎么用,只收现金。”

洪云升:“那我明天再来,你这条狗可千万别卖给别人了。”

三天之后,洪云升给严襄理家打了个电话,得知严襄理在家没有外出,就抱着那条名叫欢欢的小黑狗登门了。严夫人一眼看见欢欢就高兴的叫了起来,抱过小狗哄道:“欢欢呀,你终于回家了,在外面有没有想妈妈?”

严襄理很不好意思的道:“洪总你这是干什么,堂堂董事长帮我家去买一条狗。”

洪云升:“严襄理你太客气了,一点小事而已,就是跑个腿。”

严襄理从兜里掏出来一千元:“这钱你一定要收下,不能让你花钱。”

洪云升:“太多了,五百块顶天了,我就收五百,这五百还给你。”

两个人虚情假意推辞半天,洪云升到底磨不过严襄理还是收下了那一千块。这就是他敲开严襄理家的开始,当他改日再到商业钱庄按程序申请钱庄贷款的时候,事情顺利了许多。那只是第一步,后面洪云升以及下属还做了不少工作,终于把贷款搞到手了,总共2.8亿。

……

洪云升正在回忆中,酒桌上仍然在推杯换盏。这时有人的裤兜里唧唧叫了两声,手机来短信了,这人掏出看了一眼随即惊呼道:“清尘,那个杀手清尘又有新消息了!网上刚刚出来的贴子,清尘又要杀一个人!”

一桌子人都停下了筷子,大家齐声问道:“谁?这次他要杀谁?”

“孙万林!竟然是我们乌由市的!”

三个多月没有露面的清尘终于又在网上发出了催命的贴子,这次他要杀的人叫孙万林,是乌由市一名建筑工程承包商。清尘要杀他的理由并不复杂,前年孙万林承包了乌由市的一段沿海防浪堤工程,工程标准可以抵御十二级以上风浪的袭击。今年乌由市遇到九级台风袭击,这段防浪堤被冲毁,附近有七个人被卷入大海丧生,连尸骨都没有找到。偷工减料中饱私囊的人的孙万林是首恶,但孙万林却想办法逃脱了罪责,将主要责任都推卸给下面的人。

这一次清尘在网上下贴要杀孙万林,小白等人在酒桌上议论纷纷。但议论只是议论而已,反正清尘要杀的不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还是按照正常的轨迹去办的。这天酒宴散了之后,小白还收到了南都科技工作人员塞的一个信封,回家打开里面是两千元现金,算是一点感谢的意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