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畜眼观人皆虚佞

据说某个伟大的发明家偶尔有一次在黑暗中挥动了一下烟头,眼前的情景让他灵光一闪就此发明了电影。人的视网膜有0.1秒的视觉残留,如果断续的画面出现的时间间隔很短,那么普通人的眼睛所看见的就是连续的动态场景,这就是电影的原理。普通电影胶片的播放速度是每秒二十四桢,也就是说在一秒之内屏幕上会连续出现二十四幅画面,但是人们所看见的却是动态持续的场景。可是白少流看电影从来没有那种感觉,他甚至没有看过真正的“电影”,因为他坐在电影院里看见的只是每秒二十四桢连续出现的画面,就像在播一部快速的幻灯片。

除了视觉之外,白少流还有一点与众不同,那就是他有一种很特殊的、能感应人心的能力!

什么叫感应人心?不是指知道另一个人心里具体在想什么,比如他在骂某某某还是在回忆什么事情,发表了什么感慨等等,这些都是白少流所不知道的。他能知道的是什么呢——情绪!只要他集中注意力去观察一个人,就能够感应到这个人真实的情绪波动,是一种奇妙的“感同身受”状态。

譬如上午严襄理进了融资风险部办公室,交给副课长老王一份材料,说是三天后就要看见报告。老王满脸堆笑的答应了。行长说了一声:“辛苦你了,时间紧了点项目又很重要,交给别人做我不放心。”老王当即摇头道:“不辛苦,三天足够了,谢谢领导的信任。”

看上去是多么融洽的同事关系呀!可是他们说话时白少流注意观察了老王,直接感应到一股怨气和满腔的不耐烦。这种感觉就象他小时候要到江边玩,却被他姥爷逼着回家牵驴磨豆子,而且是帮隔壁的张寡妇磨豆子。

人的情绪活动是非常复杂的,不是简单的七情六欲就可以概括。比如喜怒哀乐可能很好分辨,但非常微妙复杂的情绪活动就不太好体会了。一个女孩拒绝了一个男孩赠送的礼物,可能是因为不喜欢这个男孩、嫌礼物太轻或太重、也有可能是欲擒故纵。表面上有时候很难看出来,你只能去猜。如果知道当时她的情绪活动呢?那也不一定清楚她的想法,也需要你自己有阅历经验能够明白才行。如果是个还不懂事没搞过对象的小孩,有这种特殊能力也不一定能体会清楚。

所以白少流这种窥测人心的特殊能力,是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长而成熟的,并且还在不断的成熟中。更有意思的是,他从小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特殊能力,以为人人都有,直到长大后朦胧发现自己可能与别人不同,但还没有完全自我醒悟过来。他天真地认为人人都有这个能力,就和视力与听力一样,所区别的就是强弱而已。比如有人可以看见高空的飞鸟,有人摘下眼睛就看不清桌对面的人脸。而白少流,自以为是这方面感觉特别敏锐的人,就如同他的视力也特别的好。

原因很简单,白少流小时候是在一个偏僻的乡村长大,一直是一个不太受人注意的普通孩子。从他出生之后,就没有哪一点能比别人强的,他自然而然也认为自己是普普通通的人。一个普通人不会刻意去思考自己为什么能走路吃饭,视之习以为常。

白少流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爹,他爹在他出生前就已经被死了。他是个遗腹子,而他的母亲在他三岁那年也因病去世了,他是姥姥和姥爷带大的。姥爷给他起名白小流。后来上小学,班主任嫌白小流这个名子不好听,顺手给他加了一撇,他的大名就成了白少流。至于小名从小到大都没有变过,他一直叫小白,学校的同学与单位的同事都叫他小白。

小白有感应人心的能力,却并不自认为特殊,听起来有点荒诞,但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世上有的是人善于欺上瞒下,揣摩别人的心意,谋求自己的利益。他们虽然没有神通,但一样有此心术,小白从小这种人看多了,也就不觉得自己特别了。也许是看见了太多的矫意做作和虚情假意,白少流小小年纪就有一种观点——人,都是虚伪的!所区别只在于聪明的虚伪和愚蠢的虚伪。

当然这个观点不是他自己总结出来的,而是一头驴告诉他的。一头驴?不错,就是一头驴!

世上的驴会说话吗?驴当然不会说人话,因为驴唇不对人嘴。但小白确实认识一头会说话的驴,那头驴就是他小时候家里拉磨的毛驴,名子叫白毛。白毛全身的毛都是青灰色,但在左肩部有一道月牙形的白色痕迹,左耳尖上也有一撮白毛。白毛不会开口说人话,却能够和小白进行很简单的心念交流,小白知道它心里在想什么,甚至能够感应到它所说的某一句话。这种感应很特殊,与其它驴,甚至与其它人都不一样。

这头驴“告诉”小白:世上的人都是虚伪的,所区别无非是聪明的虚伪和愚蠢的虚伪。世上的人都是眼高手低,有能力能够完在愿望就是成功的人。它还告诉小白如果手段能超过眼睛的界限,行为能够利用人心的欲望,那么想要什么就可以去要什么。

小白听得似懂非懂,但有一句话他自以为听懂了,那就是手要跟得上眼睛。小白的眼睛是非常快的,他甚至能看清楚飞行的子弹,但他的身体还是普通人,不可能伸手去接住飞来的子弹。所以他问那头驴怎么才能让自己的身体反应跟得上眼前所见?那头驴说等他长大了可以教他,这世上有一种非常特殊的锻炼自己的方法。

可惜那一头名叫白毛、神奇异常的毛驴没有等到小白长大,在小白七岁那年就让人给宰了。会说话的驴终究还是驴,它的命运结局和当地的一种特产有关,这特产就是连皮带骨五香驴肉……。

“小白,站在窗台傻望什么?工作时间到了。”副课长老王的声音把小白从对一头驴的回忆中拉回到现实。小白转身问:“领导,什么事呀?”

老王:“这里有一份报告,你用两天时间把它做出来,这是行长交的任务,你可要仔细点。”老王要小白做的报告就是上午严襄理交给老王的,严襄理给了老王三天,老王给了小白两天。

虽然有些不满,但小白还是很无奈的走过去将材料接了过来,老王看出他似乎有情绪,和颜悦色的说道:“小白呀,你在我们部门表现一直不错,这份报告是南都科技的贷款项目,行领导很重视的。只要你能够好好完成,试用期结束转正没有问题。”

小白吃了一惊:“这么重要的报告?我能……”

老王打断他的话:“对于我们来说,大小项目都是一样的,完全是一套程序,区别的只是数字而已,你要有自信能做好。而且这份报告我不署名,审贷员就署你的名子,这样对你以后的业绩考核是有好处的。”

小白觉得很意外,原来他以为老王就是抓个小兵干活而已,没想到老王真把这个项目交给他,而且报告上还让他署名。老王这么干严襄理能高兴吗?他说的话是真的吗?小白注意观察了老王一眼,他的表情很诚恳,而且心里感应到他的想法也是认真的,认真中还有一些不安,似乎生怕小白不答应。小白有些疑惑,但情形容不得他多考虑,接过材料点了点头就回去工作了。

南都科技是一家上市公司,刚刚经历过一次收购重组,收购方是来自志虚国另一个城市的千日红集团。这一次向志虚商业钱庄乌由分行申请的是项目贷款,总额是2.8亿。乌由分行是一级分行,项目贷款自主审批权限是三亿,这一次南都科技的贷款接近上限却没有超过,理论上分行的审贷委员会批准就可以,只需向总行报备。

在志虚国,钱庄放贷款,向来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自下而上式的,由营销部门去做市场调研,形成研究报告和企业的贷款申请,再由风险评估部门审核,最后有审贷会批准。大体上是三个步骤,小白的工作部门是中间的第二道步骤。当然真正的好项目不是企业求钱庄而是钱庄找企业。还有一种情况是自上而下式的,有关系有门路的人可以直接打通关节,然后做为布置下来的任务,下面的工作人员再按程序去完成。

自上而下式的项目,表面程序上与正常自下而上的项目没什么不同。仍然是营销做调研,审核写报告,审贷会批备这三个步骤,但实际上却成了一种编织材料的工作。调子基本上已经定了,工作人员一方面要把调研数据编写好,做成一份能够通过审核的报告。如果企业提供的材料不合格的话,要提醒企业的相关人员按要求修改,直至最后能够通过。

小白拿到了这份材料就是其它部门调研结果和企业提供的数据,如果里面的内容是假的,但是做的很高明很干净的话,小白是审不出来的。而实际上以他现在的阅历和经验,能发现问题的地方确实不多。但是小白仔细研究了这份材料之后,却大感惊叹——原来世界上的钱是可以这么玩的!因为千日红集团收购南都科技没有花一分钱现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