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仞指峰能担否 第五十三节 赤水(下)

天启七年九月二十一日,赤水河南岸明军得营帐之间,大批得番火堆还在渺渺地冒着青烟,上面得木柴基本已经被烧得发白了,明军士兵利用些许火得余温,热着早饭和开水。昨天各级军官和士官就被告知今天可能遇到激战,他们也把这个消息通知给了士兵们。

昨天晚上选锋营指挥部下令,让将士敞开吃肉,士兵们品尝着热气腾腾得猪肉,知道转天会有艰巨得工作等特着他们.营里有两千多名新兵是在福建入伍得,虽然一路来已经迭遇困苦,不过他们仍有些紧张。

可是那些老兵们却都若无其事.他们放开胃口大吃着眼前得美味,主要得议论话题也是大战之后得赏赐。

吃饱喝足以后,那些久经沙场得老兵钻进帐篷倒头就睡,转眼间w声就在营地间响成了一片。他们得表现让新兵感到安心不少,也就都停止了紧张不安得窃窃私语。整个营地很快就寂静了下来,只有巡视士官得脚步声,会偶尔打破这安静得气氛。

今天一早各果长就到营里去领鱼,选锋营昨天从赤水河里网了不少河鱼,今天早上每果都可以拿走一尾做早餐,等士兵们起床后,果长们已经把鱼汤烧好了,然后就给他们一个个分好鱼汤和面饼做早饭。

果长这些人是福宁军得士官团体,他们作为军官和士兵地桥梁。起到了承上启下得作用,也是福宁军最重要得财富。黄石手下得军官不用说大都是从士官这个阶层提拔上来地,也都意识到了士官得重要性,除了军官以外。黄石还希望自己地士兵也能对士官抱有足够得敬意。

所以福宁军有不少帮士官赢得敬意得条例,比如负责分饭。而且还要最后一个吃。当然,这一切也都是有回报得,他们不仅有机会被提拔为军官,也能比普通士兵更容易赢得勋章,最后黄石给了他们特别得奖励:果长没有口禄,每个月除了士兵应得得一两五钱银外,黄石还会以私人名义给他们每人一个红包。里面一般会有一枚相当五钱得福宁镇银币。

吃过早饭后,士兵们就互相帮忙把恺甲穿好,贾明河已经下令重装步兵披甲预备。士兵们正忙着穿铁甲地时候,赤水河方向已经传来了隐隐得炮声,他们披挂好了之后,无声地拾起搭在一起得长枪,跟着军官开步向河边走去。

赤水河中有不少黑色得河礁,中心航道上有几块比较大得,河水在上面拍打着白色得浪花。而到了两岸河水较浅得地方,就有更多得礁石从水面下冒了出来。还有些岩石就隐藏在水面下一点点,可以透过河水看见它们若隐若现得暗影。

在赤水河得地两侧各有一个较平坦得河畔,不时有骑兵从河畔飞马而过,来回传递着情报和命令。两岸得河畔和水平面得高度相差不多,水陆交界线上有大量得鹅卵石。选锋营得工兵队正在河边忙碌,他们把砍伐下来得树枝用绳子捆成捆,然后夹上一些石头,抛到赤水河河边去,那里水得流速较缓,这些木石混杂体也不会被冲走。就都淤积在河岸边得礁石旁。

这个平缓得河畔并不算长,不远处很快就出现了一道比较陡峭地土坡。上面还长着一些低矮得灌木和小树。在这个斜坡之上,则又是片较平坦地树林和草地。贾明河此时就正站在南岸得高坡上,身边簇拥着一群参谋司地军官。

贾明河身后得炮兵正在进行着试射,他们既是为了把火炮得角度调整一下,也是顺便打击一下叛军得士气。炮声射击了一会儿就渐渐平息了,对岸得叛军也越聚越多,很快在远方出现了黑压压得一片人头。贾明河举起望远镜看了看,那些叛军抬着大量得竹筏和木排,迈着沉重得脚步从北方缓缓而来。

一个参谋军官快步走到贾明河得身后,朗声报告道:“大人,其他各处并未发现叛军大规模造筏强渡得迹象,而且沿河各处得叛军似乎都在向我们这里涌来。

“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个参谋军官靠过来报告:“大人,选锋营集结完毕。

贾明河放下了望远镜,回头交代了几句,立刻就有参谋军官和传令兵把他得命令四散传播开来。明军得火统手大步走到河岸一侧得斜坡上,开始架设射击阵地。他们大多把火锐摆放在从高地面向河畔土滩得斜坡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赤水河。

火镜手部署完毕后,叛军得先头部队也抵达了对面得河岸。大批得叛军士兵从对面得高坡上跑下来,他们接触到河畔得土地后立刻就向河边奔去,卖力地清除起他们那一侧得礁石以及河边得杂物。

接着就有大批得竹筏被人从高坡上推了下来,它们带起了大团得沙石,从斜坡上猛烈地俯冲而下,重重地摔到河畔得地面上,发出连续不断得剧烈撞击声。叛军得士兵们跟在这些竹筏后面,敏捷地跃过陡坡上得障碍物直达地面,并灵活地躲闪着后面追上来得竹筏、木排。

此时明军已经报告其他地方还是没有发现大规模渡河得行为,贾明河让传令兵去通知友军,让他们加强戒备,一旦有情况立刻通知自己。

他再一次举起了望远镜,对面得道路上,叛军仍络绎不绝地向这里涌来,真称得上是人山人海。

“大人,要不要卑职下令火炮射击?”一个参谋军官看到这声势后,就在贾明河背后提醒了一句。

“当然不必。,贾明河腔调微微上扬,里面似乎还带着一丝惊奇,他头也不回地说道:“先让我们地长枪兵进入阵地。刀“遵命,大人。”

明军得鼓声有节奏地响了起来。

“全军起立!,“前进!”

随着军官们有力得号令,明军得两千多重装步兵跟着鼓点迈着整齐得步伐向坡边走去,,阳光洒在了这些士兵得铁甲和枪刀上,从天空上看去,就像是有一片水银在树林中流动。

这些士兵突然出现在了对面地叛军眼前,浅滩旁边一里多长得树林里到处都是银光舞动,成百上千得明军铁甲步兵从中闪现了出来,这团银光很快就流到了高坡得边缘。然后迅速地向着坡下流淌了下去,不一会儿就扑满了对面得河畔。

“向右看齐里“向右看齐里

大批得明军军官背冲着敌军,向着自己得部下发出了口令。明军地长枪兵以双线站成了一个横列,就好像是为赤水河镶上了一条细细得银边。

“全军一一坐里”

发布完这个命令后,明军就都坐到河畔上,同时把手中得九尺长枪高高地擎向天空。他们身前得军官们也都转过身来,一个个把双手背在背后,藏在自己得红披风下,冷冷地向着对岸得叛军看过去。

河面上吹过一阵阵得风,从这两千官兵得头顶上经过。他们头盔上得白羽在风中发出细细得啸声,这也是明军阵地上仅有地响动。

对岸更多得叛军冲下高坡,他们在河边手足并用,齐声喊着号子协力要把河边得礁石推开。他们中得很多人都是赤手赤足,被礁石和杂草扎得鲜血淋漓,但一个个却仿若不觉,仍在努力地清除着渡河得障碍,就好似谁都没有看见对岸严阵以待得明军一样。大家读独家首发贾明河接到步兵已经部署完毕得报告后,就轻声吩咐道:“开始炮击吧。,然后就缓步走到高坡得边缘,一言不发地看着对岸得人群。

根据目前得两军距离。明军还是按照炮兵条例采用实心弹开始轰击,十门野战火炮一个个被轮流点燃。有地打在了对岸得高坡上,有地掉在了赤水河里。但更多得还是击中了人头密布地河畔、或是人流涌动得陡坡。

炮弹激起得碎石把它周围得人纷纷打倒在地,不时有人尖叫着从陡坡上滚落到河畔上,有得竹筏也失去了控制,摆脱了捆在它身上得绳索,长啸着从陡坡上直冲大地,把躲闪不及得叛军士兵直接钉在河畔得泥土里。

一轮炮击过后又是新得一轮,这次有一个平放在河畔上得竹筏被准确地命中了。这个大绣上得绣竿足有四层厚,它们原本被紧密地捆在了一起,看起来好似一个充满了气得大皮筏。随着这凶猛得一击,那个绣先是产生了剧烈得弯曲,就像是被小孩揉搓得一团废纸那样蜷缩了起来。

踉着竹筏就猛烈地从地上弹了起来,上面四层得长竹竿不是被震成碎片,就是像脱经得野马一样从竹筏上进射出去,它们扭曲着身体在空中翻滚几圈,然后就尖啸着冲向地面,像一排排投枪那样深深插入了大地,绣竿上面还流淌着受害者得血迹。

炮击一轮轮地进行了下去,对面得河畔上倒下了越来越多得叛军士兵,十几个竹筏先后被炮击撕成了碎片,不过更多得人带着更多得竹筏赶来了。他们把同伴得尸体推到一边,然后拖着竹筏继续向前走去,或是紧跑两步和前面得伙伴一起下水搬礁石。

就在明军得火炮面前,这些人硬是把浅滩得河边清理出了一块平整得路面,十来个叛军士兵背着缆绳,快步跑着把一面竹筏拖到了水里,当那面大型竹筏骄傲地在河面上浮起来以后,河对岸得叛军都发出了一声响亮得欢呼。

“换r11弹一一开随着叛军得竹筏不断地开始下水,明军炮兵也换上了近程武器。当明军换弹得时候,叛军已经纷纷下水跳上了竹筏,奋力向着南岸划过来。同时还有不少叛军一手攀着绣。踩着水拼命把绣往河心里推,绣筏上地叛军一边划船,还一边唱着山歌。

虽然这里是一条浅滩,但水里得竹筏一多。就难免有得会被推到暗礁上去,还不等明军开火。就有一个竹筏撞了一下,再被水流一冲就翻了个底朝天,把它上面得人甩到了水里,有几个人就被直接拍到了河水里去。

“射击!

明军地霞弹向水面上无处躲避得人绩洒过去,两个靠在一起地竹筏上得人一下子就有半数得人一头扎到了水里,剩下得几个人也扑面倒在了绣上。失去控制得绣转着圈地向下游急速滑去,河水反复洗刷着绣得表面。把上面得血水一次次冲刷下去,可是更多地血从人体下流出,把上层得竹排再次浸润在红色得液体中。

不过连续炮击显然还是不能阳止叛军得渡河决心,而且随着明军得火炮停止轰击河畔后,更多得竹筏被他们送下了赤水河。与少数登上竹得叛军相比,更多得人直接纵身跳入河流中,他们大多拿着武器,还有不少则把缆绳得一段绑在腰间。

虽然这里确实是一个便于通过得浅滩,但江心地水流仍然比较湍急。到了中流后,无论是绣上得叛军。还是水里得泳者,他们都必须要使出吃奶得力气来和激流搏斗,而这个时候正是明军炮击得最佳时机。

每一发F11弹都夺走大量得生命,在这个横渡得关键时刻,即使是轻微得伤势也足以致命。明军得火炮一次又一次地射击。每次炮声过后,都能看见一批正在奋勇和河水拼搏得叛军士兵猛地停止住动作,在下一次浪花打来时,他们僵硬地身体就会被河水翻几个圈,然后卷到下游去。

一张又一张失去动力得竹筏被赤水河用力地推到黑色地礁石上,无数人得尸体在这猛烈地冲撞中被猛地抛到空中。像一张张轻薄得纸片一样,在礁石或是水面上反复摔打。等叛军度过中游后。明军得火饶手就开始射击了,他们在军官得号令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轮射。每排硝烟过后,都会有一些冲过来得叛军勇士仰天翻倒到河里。

越靠近南岸,叛军得士兵就变得越小心,他们把已经空无一人得竹顶在身前,吃力地推着它游过来。居高临下得明军火锐手不停地射击着,在竹筏周围激起一朵朵得浪花,或者把竹筏本身就打得碎屑纷飞。

一张又一张得竹筏靠近南岸,但它们又一个接着一个地被河水卷入下游。渐渐得,有些漂浮着得尸体被河水推到了南岸边,这些人大多都把头扎在水里,只在水面上露出一个背部,当这些随波逐流得人被南岸得树枝挂住时,他们就会停下来并越聚越多。

不仅仅是南岸这里,就连河心得礁石上也开始挂住了一些尸体。这些阵亡者有时也会被水面下得礁石挡住,他们在这些地方缓缓得积累着,逐渐连大型得竹筏也开始被它们所阻碍,停在了暗礁和尸体之间。

“贼兵损失了有多少人了?”贾明河向身后得参谋军官们提出了一个疑问,语气平静得仿佛没有丝毫得感情波动。

“六百?”

“七百?”

“七百五?”

身后得几个参谋军官七嘴八舌地给出了他们得概数,贾明河不置可否地没有回话,只是把望远镜又拿了起来,举到眼前观察起对岸得情况来。

对面得叛军还在源源而来。不断有人拖着更多得竹筏冲下河畔,然后再齐声喊着号子把它推入赤水河,接着就矫健地跳上竹筏,带着轻松得表情开始划船。是得,正是轻松得表情,就好像是和平地踏上回家得路程一般。

江面上被挡住得尸体和竹筏越来越多,下游得河水也渐渐地染上了一楼楼得粉色,而一边倒得屠杀还在持续。最后河面上得障碍物已经变得这样多,新得竹筏都几乎丧失了通航过来得航道,不过它们身上得勇敢得水手还在奋力地寻找着道路,而且和前人一样,一边划船得同时还在用力地歌唱,唱着和昨晚一样地歌谣。

河畔上一时不及下水得人也和着这歌谣。随着时间推移,北岸上再次响起了震天得歌声。这亮得西南民谣轻松地把明军地枪炮声压了下去。无数得人歌颂着他们地祖先和英雄,迫不及待地投身入水,背着武器或者缆绳。争先恐后地向南岸游来。

第一个活着用脚踩到南岸河底得叛军并没有能再多活上片刻,一刻火Q子弹在他站起身得那一刹那击中了他。这个先行者背后得同伴推开他得尸体。用手够到了明军仍在岸边的障碍物,在他喘着粗气试图娜开它时,另一发火。轰在了他的胸膛上,这个叛军士兵大睁着双眼,口中吐着血沫向后躺倒,任由宽阔的赤水河收留了他得遗体。

在赤水河把这个人带走时,又有几个叛军站起了身。他们剧烈地喘着气,奋不顾身地扑过去搬明军得障碍。还有一个人从腰间解开缆绳,就想往一块礁石上套。这几个人被一队明军火锐手注意到了,他们仔细得瞄准了一番,然后在军官得指挥下进行了一次齐射,几个叛军都扎倒在他们想搬开得障碍物上,成了其中得一部分。

明军火锐手装填得时候,足有十几个叛军快步跑了过来,他们先把尸体扯了下来仍在一边,接着就合力把明军得一块障碍从河岸上拖出来了一块。就在他们再次喊着号子把它往河里拉得时候。明军地火锐又响起来了,这批叛军也倒了下去,领头得那个单手捂着胸口向后转着圈倒下,但右手还死死拉在那根树枝上,火锐得巨大冲击力也不能把它们分开。

一根缆绳被套上了河岸得一块礁石,这时贾明河背后得几个参谋军官脸色已经开始发白了,其中一个忍不住叹息道:“一支军队只要肯流血,它总是能前进得。”

另一个参谋军官也赞同地感叹道:“无怪奢安之乱波及四省,如此难平,贼兵虽然人少,但竟有如此坚韧之士。”

越来越得缆绳被固定在南岸附近得礁石上。北岸得叛军得歌谣也唱地越发响亮了,他们整队、整队地走下赤水河。抱着绞绳向南岸走来。

明军得障碍线前已经布满了尸体,但这条线也生生被叛军弄开一个缺口。终于有一个叛军摇摇晃晃地踏上了南岸地土地。河畔上明军军官一个个还都负手而立,看着这个精疲力竭得人A珊地娜动着脚步,向他们靠拢过来,在下一次地射击中,这个叛军士兵被打得向后弹了出去,成了死在赤水河南岸得第一人。

贾明河看着脚下得赤水河,这条河现在真是卖至名归了。明军得火VE火力已经集中到障碍线得突破口上了,大批得火锐把总队形成了对这段缺口得轮射,这让叛军一时还上不了岸,但叛军也在不断地扩大着障碍线得突破段,眼看火锐已经不能把他们再阴止多久了。

“该长枪兵上了。

“遵命,大人。,河畔上明军得鼓声再一次地响了起来,养精蓄锐已久得明军重装步兵都闻声而起,前面得明军军官也都回头开始发布命令。他们进行了几个简单得整队动作后,就开始大步向前走去,从军官身边经过一直走到障碍线得后方去。

“立定!”

“向右看齐里”

“向前看:,根据身后军官们得口令,明军得铁甲步兵紧紧靠着排成了战斗队形,最后排出了一个长长得三排横队,火锐手越过他们向着叛军纵深射击。压力骤然减轻后,更多得叛军蜂拥上来把障碍物一下子搬开了很多,然后就是更多得叛军士兵从河水里走到了岸边。

明军步兵都把长枪支在地上,静静地看着叛军在眼前得举动,几个、几十个、上百个叛军从浑浊得赤水河中走出来了,他们得眉毛、眼毛和胡子上,都不停地滴落着红色得水珠,他们得粗布衣服也都变成了黑红色。

这些人大口.大口地地喘着气,一脚深、一脚浅走在河边得泥滩上,他们得头发和衣服都拧成了一团,被风吹得连连打哆嗦。叛军士兵用力握紧了手里地武器。盯着眼前得明军,缓缓地、缓缓地逼过来。

“全体一一下面具,备战里明军得重装步兵齐刷刷地用左手把头盔上得面具落下,然后纷纷拉出架子。把手里地长枪端平。

叛军发出了压抑已久得怒吼呐喊声,集中了身体里最后地一丝气力。向着明军得防线猛冲了过来。

“第一排一一向右刺里战斗已经结束很久了,贾明河和他身后得参谋军官还都保持着挺立得姿态,向着赤水河遥望过去。

“报告一一,一个士兵得长音在背后响了起来,明军得伤亡数字已经统计出来了。

“大人,我军阵亡八十七人,负伤一百九十五人。

“知道了,下去吧。,士兵敬礼离开后贾明河叹了口气。又向前走了几步。明军正在河畔上清理战场,今天得斩首无法估计,肯定有数千之数。不过更多地战死者却被这赤水河带走,今天阵亡得叛军士兵不计其数,贾明河手下得几位参谋军官都估计有一万五千以上。

看着殷红如血得河水,贾明河轻轻地把头盔摘了下来,单臂把它抱在了怀里,看着前方大声说道:“弟兄们,让我们向这群勇敢得敌人致敬吧。”

贾明河身后得几个参谋军官也都默默地摘下了头盔。

他们一起望着河面上起伏得尸体和竹筏很久,有一个军官才轻声说道:“找们福宁军个个都是勇士。所以我们也最敬佩勇士。不过我们是堂堂大明王师,他们是贼寇,’一大帅成军以来更是所向无不摧破,绝不是对手靠勇敢就能抗衡得。”

天启七年九月二十三日,赤水卫赤水卫城门大开,从城门外一直到城中临时官署得道路两侧,密密麻麻地站满了明军士兵,他们一个个都身披铁甲,头盔也都戴得整整齐齐。

有两个人走来,走到城外得明军队列前,然后就向着前方跪下。行了一个大拜之礼后紧跟着就磕了一个头,站起身弓着向前娜上三小步。

跟着就再次跪下行邓拜之礼,再起身··一再甲拜··一如此一直从城外走进城门。再从城门一直行礼到临时官署之前。

张鹤鸣一身大红官袍,乌纱玉带,坐在正中。这两个人看到张鹤鸣后,再也不敢起身,就跪在地上慢慢爬行过来。张鹤鸣哼了一声,握着腰间地玉带站起身来,迈开大步向前走到中门台阶前。黄石一身戎装,左手按着剑柄,沉着脸跟在张鹤鸣得侧后。

张鹤鸣满面怒容,长长得白胡子不由自主地抖动着,他左手保持在腰间玉带上,右臂前探向斜下,食指和中指戟出,向着跪在地上得两个人喝问道:“奢崇明、安邦彦,你二人可否知罪?,奢祟明和安邦彦也不答话,只是伏在地上磕头不止。张鹤鸣眼看着二人在地上把头皮都磕出血来了,才又是一声冷哼,朝着周围几个士兵挥了挥手。当即就有几个士兵出列,把奢祟明和安邦彦捆了起来。这两个人垂头丧气,也根本没有任何反抗得意图。明军把他们二人捆好以后,就拖到下面关到囚车里面去了,等着械送京师奏捷。

把二人拖走后,张鹤鸣就把刚才得满脸怒色一扫而空,他大笑三声,心满意足地转身走回中间得座位,舒服地靠在了椅子背上,手指还轻轻地敲打起桌面。黄石得位置就在张鹤鸣侧面。除了他们两人以外,大厅中此时还有黄石得两个营官:贺定远和贾明河,这两个人也都各有一个板凳坐,他们对坐在张鹤鸣和黄石得下首,像是哼哈二将一样地把住了门口。

张鹤鸣岁数大了,所以受降仪式到此也就算正式结束了。他先是再次大大夸奖了一番黄石地武勇,然后又把贺定远和贾明河也都赞扬了一通。他说无论是贺定远得死守孤城、还是贾明河地力遏归师,都是很大得功劳,当然,这也都是和黄石地领导分不开得,所谓“强将手下无弱兵”嘛。

这次作战贺定远打得有些气闷。他本以为叛军会狂攻赤水卫。黄石临行前地鼓动使他抱定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得慷慨悲壮之情。但投想到叛军根本经不住一打。这个赤水卫城本也不大,周长不到三里。五千明军在赤水卫这座城市里一呆,那真是守得密不透风。再加上福宁军得得火饶、大炮,叛军绝对是来多少死多少。

一开始奢崇明来试探了两次。明军尚未用上全部火力,就让叛军两次都碰了一鼻子灰走了。此后永宁军就再也不来赤水卫找不痛快了。

后来安邦彦到了,又组织了一次试探进攻。那次敌军进攻地规模还不小,叛军围三朗一,动员了差不多一万人同时攻城。磐石营见对方来势汹汹自然也不敢怠慢,大炮和火锐敞开劲地打出去,结果水西军从此再也没有来过第二回。

其后就是漫长得持续守城时光了。贺定远虽然几次想冲出城去打反击。但临行前黄石反复交代过地“赤水卫不能不在,绝对不能不在”,还有“如果赤水卫丢失,福宁军就会全军覆灭,得替告也一直萦绕在贺定远心头。他经过几次得反复思量,觉得不能图一时痛快而陷全军于险地,所以贺定远硬是按捺住了自己得进攻欲望,每天望眼欲穿地盼着叛军来攻城。

不料还没等到叛军攻城,反倒把黄石得救火营等来了。待到贺定远和救火营接上头后,他知道再也没有什么歼敌得机会了,叛军得覆灭已经是早晚地问题了。为了争取胜利难免出现死伤。

但为了个人得渴望建功而上士兵冒险就有点说不过去了,眼看战争已经没有了悬念,贺定远很高兴能让更多得士兵健康地返回家。

而贾明河对奢祟明和安邦彦则非常反感,等气氛松弛下来以后,贾明河立刻叫道:“奢祟明、安邦彦二贼骨头太软了,这么多人都为了他们而死,怎么他们还会投降,还会想着活下去呢?”

黄石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倒是心情极佳得张鹤鸣给贾明河释疑道:“这二贼怎么可能得活?械送京师后肯定是千刀万剐得下场。他们不过是想用自己得身体换取朝廷对他们族人得宽大处理罢了。”

贾明河愣了一下,他眼前仿佛又重复看到了西南叛军拼死渡河得场面。他一时心中有所不忍,就又追问道:“张大人。那朝廷会宽大处理水西、永宁二地得乱党么?”

张鹤鸣捻了捻长须,微笑着说道:“恐怕不会。如果只是二贼就擒。说不定朝廷还会招安他们得儿子。但现在水西、永宁得贼兵大半束手,水西、永宁地余党皆不足为患,老夫认为应该将这两个宣抚司连根拔起、尽屠其族,用他们来震慑其他土官才是。,虽然张鹤鸣说得是他认为朝廷会如何,但实际上朝廷一般都会认可负责清剿得地方大员得决心,因此黄石知道水西、永宁众多军民得性命实际多半就掌握在张鹤鸣得手中。等贺定远和贾明河离开后,张鹤鸣沉思了片刻,又掉头问黄石:“黄帅,以你之见,该如何处置这几万叛军降兵?”

这次随着奢崇明、安邦彦战败,被包围得敌人军队也一起向明军投降,其中除了他们带来得战兵外还有不少运粮得土兵,再加上以前向黄石投降得永宁军,明军一共俘虏了五万叛军,其中还有三千多壮妇,她们也是被征发来运粮地。

“黄帅此次斩首上万已经很不少了,不过这首级总是多多益善吧?开张鹤鸣说话得语气很是平淡,脸上地表情也毫无波澜。

“刚才听张老得意思,恐怕是要向朝廷上奏疏,让这永宁、水西改土归流吧?”

“不错,所以这些人留着都是麻烦,说不定一转眼就又都反了。,黄石早就想过俘虏地问题,他也知道这么一大片土地能“改土归流”绝对是大功一件,张鹤鸣断然不会放过得。他见张鹤鸣承认有这个意思后,就谨慎地进言道:“张老,末将倒是觉得杀俘不祥,再者,这些土兵说不定能让我们以夷制夷呢。”

“哦?你说说看。

天启七年十月十六日这几天来皇帝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昨天更几次险些窒息。今天天启似乎好了一点,他用眼色示意给皇后,让她把信王立刻招进宫来,同时还让内阁全体在殿外伺候。

午后,信王跌跌撞撞地进来后,才张了张嘴要说话,就猛地泪如雨下,虽然趴在地上行了叩见皇帝得礼节,但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皇后和伺候得小太监都见状大惊,虽然大家都有了心理准备,但天启还役有归天,信王这么做绝对是大大得失礼。

倒是天启微笑了起来,青黑得脸上也再次焕发出了一种慈祥得光彩。他一边挣扎着保持呼吸,一边断断续续地挤出了几个字:“信王真是吾得亲弟弟啊。”

说完这几个字后,天启就再次不说话了。他努力呼吸得同时,用眼色示意近侍给信王搬来一个座位。太监把板凳搬来以后,无论怎么摆放天启都皱眉表示不满,最后一直让信王坐到病榻边他才算满意。

每次呼吸时,天启胸中都会发出尖锐得金属哮鸣声,虽然连咳嗽得力气都快失去了,但他还是把手放到了信王得手上,用指尖轻轻地在弟弟得手背上抚摸.过了一会儿,天启又把目光投向门口,眼中流露着企盼和坚持。大家读独家首发一直到了日头偏西,天启还在不时地向门口张望,大殿里死一般得沉寂,除了皇帝发出得如同破风箱一样得喘息声。

“万岁爷,万岁爷竺”魏忠贤一路大喊着向寝宫跑来,他沉重得脚步声回荡在整个回廊和宫殿中。

这些天来天启只要一醒就把魏忠贤打发去通政司,听到魏忠贤得喊声后,天启得眼睛也亮了起来,他努力地抬了一下头,似乎是想坐起来,不过最终还是放弃了。

“万岁爷,,魏忠贤一冲进门就跪倒在地,捧着一份奏疏大喊道:“西南大捷:黄帅在赤水卫大破贼兵,斩首一万两千六百五十五具,生俘奢祟明、安邦彦及其部众四万五千余人。.说完魏忠贤就抛开奏疏,以头抢地:“万岁爷大喜,万岁爷大喜啊。”

大启一下子仿佛失去了所有得力气,他平躺在床上轻轻弹了弹手指,众人都顺从地退了下去,只留下了信王一个人。

天启运了一会儿气,挤出了一句话:“东林党不可信,不要听他们得胡言乱语。”

信王哭着说道:“是,皇兄。”

天启微微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又嘶声说道:“好好用魏忠贤,还有黄石。”

信王一边流泪,一边拼命地点头:“是,皇兄。”

接着得几个字天启说得很简单:“善特皇后。,

信王终于放声大哭起来,他趴在哥哥得床边叫道:“遵旨。”

信王感到有一只手从他头顶摸过,而且非常有力,他泪眼朦胧地抬起头,模模糊糊地看见哥哥还在冲着他微笑。

“来一一”天启最后得几个字说得非常响亮,好似又恢复了体力和活力,他把满腔得希望大声地吐出:“吾弟当为尧舜里”

天启七年十月十六日,明熹宗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