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仞指峰能担否 第三十二节 杀机

信并不算很长,黄石没用多久就看完了,信中的皇太极还是一如既往地客气,称自打听说赵二姑娘是黄石的聘妻后,就一直盛情款待于她,还把她们姐妹二人安排在黄石在辽阳的老宅住下,从来不敢短少她们二人的衣食。

又把书信反复看了几遍,黄石不动声色地把它合上,跟着就交给了一边的赵慢熊,后者连忙打开信仔细精读了起来。

刚才黄石在屋子里踱步的时候,赵大姑娘的视线就一直没有离开他片刻,见黄石看完信后她急忙问道:“黄大帅,你愿意救我妹妹一命么?”

凄凉的询问声让厅中的众人都一时无言,黄石微微偏了下脸,躲开了赵姑娘的视线,哄哄这个才二十四岁的女孩子按说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但黄石却说不出口。

见黄石只是默不作声,赵大姑娘就猛的站了起来,跟着就扑地跪在了黄石脚边:“黄大帅,你只要肯赐给小女子片言只语,舍妹就得救了。”

悲切的女声回响在营帐中,连赵慢熊都忍不住让目光暂时离开手里的纸张,那张满是哀伤的小脸上全是乞求之色,她的眼睛里全是浓稠的企盼之色,一瞬不瞬地紧盯着黄石的脸:“黄大帅,妾身的哥哥曾与您共事,妾身的妹妹……”

赵姑娘肩膀抖了一下,似乎硬是把什么话吞回了肚子里。她向前膝行了两步:“黄大人,只要您开一开口,舍妹就能活着回来了。”

黄石脸上地神色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他不好伸手去扶一个年轻的良家女孩子,所以就向旁边避了一步:“陈家娘子请起,我一定会慎重考虑的。”

“不,黄大人。”赵姑娘一把揪住了黄石的衣服戎装下襟,泪水从年轻女子的脸上滚滚而落:“大人啊,哪怕你不要愿意我妹妹,只要你先给一张纸条。证明她确实是您的聘妻,她就能活下去啊。”

黄石没有挣扎,但赵姑娘却加倍用力地握紧了他的衣角,两只小手都握得指节发白了,她顾不得去擦拭满脸横流的泪水,直是不停地呜咽着:“……黄大人。只要你一个纸条就够了,只要一个纸条就够了啊。”

营帐中一片寂静。洪安通、李云睿都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黄石,但赵慢熊听了这求告声之后,似乎一下子失去了兴趣,又低头看起来了那封信来。

“黄大人,妾身的小妹才二十岁啊,您一句话就能救她一命。”赵姑娘还跪在地上哀求着,扯着黄石衣襟地手也越攥越紧:“黄大人您难道真见死不救么?您难道真的是铁石心肠么?”

说完这话以后黄石还是不为所动,心力交瘁的赵姑娘终于彻底崩溃了,她松开了双手,瘫软在黄石脚前,拍着地面哭泣着:“可是黄大人您救过那么多的人。广宁上百万百姓,觉华数万生灵,几年来因黄大人而得活命的人也是不计其数,您怎么可能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呢?这怎么可能呢?”

“我们家到底在什么时候得罪过您了,您就对我们家会这样吝呢?”赵姑娘拼命地摇了摇头。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里面地道理,最后只是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凄惨的声音让黄石和赵慢熊以外地几个人听得肠子都快断了。

过了片刻,黄石无声地挥了挥手,示意李云睿把昏厥过去的赵姑娘带下去,他冲着不省人事的赵姑娘轻轻地说道:“陈家娘子,我对令妹的气概,一向是很尊敬的。”

……

“去信让建奴放人,那是绝不可以的,这个没有任何商榷地余地。”

黄石的话引发了一片赞同附和之声,现在参与讨论的赵慢熊、金求德都是明白人,如果黄石真这么做了,那不但又给敌人一个借题发挥的余地,而且也会让天下人不齿,一个“忠色轻义”的帽子估计是怎么也跑不了了。

“而且就算我写了这封信,估计人也未必能要回来。”

刚才黄石已经进行过一番分析了,如果后金方面真的觉得赵二姑娘奇货可居地话,那肯定更不会放人了。目前对手肯定认为赵二姑娘在黄石心中没有什么分量,黄石过去的表现——无论是在广宁还是在觉华,都证明聘妻在黄石心中几乎没有丝毫的地位,他们也就是企图利用赵二姑娘的身份做点文章罢了。

“陈小娘子看待问题总是太肤浅,或者说她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就不肯撒手。她也不想想,如果我公开宣称她妹妹是我的聘妻,那赵二姑娘就更不会有好下场,因为折磨她就是羞辱我黄石,眼下建奴号称要和谈或许还没有什么大事,但一旦和谈破裂,赵二姑娘肯定是第一个牺牲品。”

“大人所言极是。”赵慢熊和金求德异口同声地应道,他们也认为保持目前这种不承认、不否认地暧昧局面比较好,对人质似乎也更有利一点。

等黄石的总体论述结束后,金求德首先发言道:“只是如果没有袁狗官,我们可以把这个事情拖下去,但现在袁狗官和建奴地配合真是天衣无缝,我们恐怕拖不起太久。”

袁崇焕已经就上次黄石把使者绑去京师的事情开始做文章了,这次赵大姑娘的事情一起,想也不用想袁崇焕肯定又要无事生非,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来给黄石上眼药。

“是啊,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古人诚不余欺也。”黄石感叹了一句,有袁崇焕这个人在背后扯后腿。他应对起皇太极地攻势就变得非常吃力。

如果只是正常的敌人谣言,本来黄石完全可以游刃有余地把它扑灭,但现在有一个包藏祸心的人为后金推波助澜,那就很麻烦了。最让黄石头疼的是,他还不能对袁崇焕的奏报作出有效的反击,因为对方一直高举着“替黄石鸣不平”的大旗,如果黄石去找袁崇焕的麻烦,那远在伤害到对手之前,就把自己“气量狭小”的说法坐实了。

而坐视不救又不可能,现在黄石在天启心目中的印象已经是岌岌可危。不少言官还成天拿黄石和杀妻求将地吴起做比较,如果黄石就这么置之不理的话,那黄石的名声就会受到很大伤害,以往那些谣言也就变得更加可信了。

这种处境让黄石联想起了当年赵慢熊给赵家下的套,那次的求亲也是无论对手怎么选择都不会有好结果,黄石笑着类比了一番。然后对赵慢熊说道:“风水轮流转,现在我也是怎么处理都是往别人的坑里跳了。”

赵慢熊耸了耸肩。用一种理所当然地语气说道:“既然用计,那当然要用这种计,那奴酋也不是易与之辈。要是跟路边说书的一样,随便找个一眼就能看破地反间计,然后烧香祈祷别人都跟傻子似的看不明白,那既是侮辱我们的眼力。也是侮辱大明满朝文武的智力。”

本来还有一种解决办法,那就是把皮球踢到别人那里去,那就是把这件事情上报给辽东都司府或者朝廷,这样无论上面怎么解决,都怪罪不到黄石头上。但皇太极事先也把这条路给黄石堵死了,他在信里扬言如果在短时间内没有接到黄石的来信。那就说明黄石不认可赵二姑娘是他的聘妻。

不过这个威胁黄石认为颇有虚假地成份,就算真要付诸行动也只可能是最后的手段:“奴酋这个多半是虚张声势,这么好的一个攻击手段,他们断然不肯轻易毁去。但他们这也是以防万一,如果我真的踢皮球的话。他们仍然能给我扣一个见死不救的帽子,绝不肯让我轻易逃开。”

“大人所言极是。”

赵慢熊和金求德都低头沉思起来。黄石又等待了一会儿,他们俩也都没有拿出更多地看法和意见了,黄石一拍手朗声发令:“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去筹划对策,我们明日再议。我知道时间有些紧急,但眼下时不我待,也只好如此了。”

“遵命,大人。”

……

吃过晚饭后,黄石带了几个小玩意去看贺定远,到上个月末,贺定远的儿子已经满一周岁了,黄石走到贺定远门口的时候,看见他的大将正把儿子抱在怀里,坐在野地里正不知道给他孩子讲着些什么。

自打黄石把拨浪鼓等几个东西从怀里掏出来,小孩子就把眼睛瞪得溜圆,伸着胖乎乎地手来要,黄石弯下腰亲手把玩具放到了那小子手里,然后坐在他父亲旁边扯起了家常。

前些天闻风黄石要克扣他的俸禄后,贺定远当天晚上就去李云睿那里负荆请罪了,转天李云睿就来跟黄石说他已经原谅贺定远了,因为他不原谅就没法安静地在家休息,也别想睡觉了。

打倒李云睿这个“魔王”后,杨致远和熊小娘子的关系似乎也快恢复正常了,自从他们二人间雨过天晴以后,贺定远对李云睿就开始感到真心抱歉了,今天和黄石聊天的时候,贺定远还说他有机会也要替李云睿做个媒,好好弥补一下自己犯下的错误。

“李云睿的媒恐怕是没法作了,他现在长生岛算是声名鹊起了。”黄石一边笑嘻嘻地哄贺定远的儿子玩,一边打趣道:“我看你还是赶紧生个闺女,然后嫁给李兄弟得了。”

“我有闺女也不嫁他!”

两人渐渐就说起了今天的事情,听黄石把来龙去脉都讲清楚以后,贺定远也沉默了下来,百无聊赖的黄石则捡起一手的小石头,一个个的向着海边的鸭子丢去,把它们赶得呱呱大叫,惊起一片片的水花。

过了很久以后。贺定远在黄石背后大声说道:“如果大人写一封信就能救人,属下以为还是写一封为好。”

“明知没有用……”

“但问心无愧。”贺定远虽然坐在地上,但说起话来还是中气充沛:“否则大人以后必定后悔,一生都会回想起这件事情,会怀疑现在作出地判断;‘那次是不是我写上几行字,就能救回来一条人命呢?’,大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正在抛石子的黄石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跟着就猛的把一手的石头都扔了出去。海边顿时就是一片大响:“嗯,你说的不错,那如果我为此被扣上一个黑锅呢?”

“大人您最多是被泼一次污水,但赵二姑娘却可能丢一条命,轻重不可同日而语,何况……”

“何况就算我今日无事。日后也难免自问:当日我若是写了一张纸条,是不是本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对吗?”

“大人明鉴。”

黄石和贺定远都半晌没有说话,只听到贺定远的儿子咿咿呀呀地完乐声,小家伙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本也根本听不懂大人在说什么。

“大人身负辽南安危,如何取舍本也轮不到属下插嘴,只是大人有问。属下不敢不直言。”贺定远把儿子又往怀里抱了抱,每天忙完训练部队那一摊子活后,他总是回家和妻儿享受人伦之乐,极少再为公务伤神:“大人如果有疑难不解的地方,也可以去问问赵兄弟和金兄弟,他们俩都很会想事情。”

“是的。但我也想听听你的看法。”黄石转过身来,又轻轻抚摸了贺小子地脑袋一把,小孩子抬头看了看黄石、又掉头看了一眼父亲,然后仍低下头去专心致志地摆弄着手里的玩具。

转天,黄石又把赵慢熊和金求德召来议事。

“当今之计。唯有大义灭亲!”

不等黄石发问,赵慢熊就支吾轻声吐出了一句话。

“放屁!”黄石不等赵慢熊说下去就脱口大骂起来。赵慢熊苦苦思索了一夜,就想出这样破烂主意,亏他也好意思说得出口,要是能大义灭亲的话,黄石还要赵慢熊想什么呢?

但黄石也是一瞬间的失态而已,他抬起手表示了一下歉意,然后吸了口气把自己的声音放缓下来:“还要大义灭亲啊,我已经灭了一个岳父、一个大哥、一个发妻、一个聘妻、救命恩人一家,这又要灭一个聘妻……赵兄弟,我黄石是人!不是牲口!我不能逮谁灭谁啊。”

“可这事情,我们绝对没有办法管,也绝不能管啊。”赵慢熊说着就把头低了下去,但嘴里仍说道:“大人明鉴,这件事情我们只要一插手,那就是后患无穷啊。”

黄石当即反驳道:“不插手也是后患无穷。”

赵慢熊抬头争辩起来:“那也比插手好,最多就是大人去京营或是南方呆上几年,事情日久自明。按照我大明旧例,营伍兵一向随将领调动,大人把长生岛的军户再遍两个营,加上救火、磐石带四个营走好了。北虏、南蛮、东倭、西夷总是此起彼伏地闹事,大人兵权在握,又何愁没有复起之日?”

黄石知道赵慢熊说地是正理,但他还是下不了决心,后者见状又急道:“大人,这事您绝不能管,不然属下担心会有身败名裂之危啊。”

就在黄石沉吟的时候,金求德突然在另一侧叫道:“大人,属下有一个思量,可让大人化险为夷。”

“哦~?”

“大人,以属下看来,似乎只能杀人灭口了!”

杀人、杀一个无辜地人、杀一个无辜的女人、杀一个曾经青睐黄石的无辜年轻女人。这主意金求德说起来就好像是在说杀一只鸡那么简单,完全没有犹豫或者激动,他大声地说着自己的看法:“我们不妨说陈小娘子到了长生岛就累死了,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我们把尸体运回觉华交给她哥哥,那封信不妨让陈小娘子贴身藏好。赵引弓发现以后,要伤脑筋也是他去伤了,和我们无干。”

“此计大妙,”黄石反应过来之前,赵慢熊就击节赞叹起来:“大人,如果赵家不要我们写信,自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如果他们要我们写信,那大人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写,无论成与不成,大家都只能称赞大人识大体、重大局,为了文武和睦不惜自损名声。”

“只要大人认可,属下这就去把事情办的干干净净地。”参谋长金求德跟着就拿出了一份文书,上面列着这两天接触过赵大的人物名单,后面还有金求德已经设计好的各种说辞,至于死因和相关证明更是被他安排得天衣无缝。

这样一来黄石就可以安全地把皮球踢给辽东都司府了,赵慢熊严肃地审视了一遍金求德的计划,也向黄石这边欠身说道:“大人,如此行事,就算奴酋对赵二姑娘不利,我们也可以推得干干净净,因为我们什么也不知道。陈小娘子把密信贴身藏着完全合乎情理,我们没有发现就更合情合理了,任谁都说不出大人一个不字来。”

两个部下说完后,就一起目光炯炯地望着黄石。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