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仞指峰能担否 第三十节 军备

后金派出的使者已经被彻底搜过了身,黄石换好了衣甲后,洪安通就亲自把他带了进来,然后静静地退后到黄石身边护卫,并把来人携带的密信交给了黄石。

“议和?”阅信后黄石冷笑了一声,随手就把它扔到了一边:“你主子是让你来送死的么?”

“黄大帅,小人奉命带来机密口信。”那人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抬起头看了看黄石身侧的洪安通等人。

“有话快说。”黄石不耐烦地说了一声。

“小人遵命。”那后金的使者又叩了一次首,头也不抬地急速说了起来:“建州卫大佐领致意大明黄大帅,如今大明天子圣明,然左右近侍多有奸佞。黄大帅威武无敌,必遭宵小忌惮,恐有鸟尽而弓藏之危。”

一口气说完这段后,那使者抬头挑眼看了看前面的几个人,高居正中的黄石面无表情,他身后的洪安通绷着嘴一言不发,而在黄石两侧旁听的赵慢熊、金求德二人都盯着使者的脸,似乎都在等着听他后面的话。

自感受到了鼓励,那个使者的底气一下子壮了不少,音调也跟着微微抬高了一些:“建州卫大佐领致语大明黄大帅,鄙国在、则黄大帅在,鄙国亡、则黄大帅偕亡矣。”

说完以后那个使者就直起了上身,眼巴巴地望着黄石,后者轻轻嗯了一声,用平缓的声音问道:“你要说的都说完了么?”

使者脸色变白了,他急忙又趴倒在地。连连磕头说道:“便是黄大帅欲借首级博取公侯,亦请稍息战事,鄙国实乃黄大帅晋身之阶,大帅为何定要苦苦相逼?”

“看来是说完了。”

黄石身子向椅子背上靠去,随着他一挥手臂,身后的洪安通就叫了声:“遵命。”

几个内卫涌入营中,洪安通指挥他们把使者绑了起来,拖下去关到了牢里。洪安通走后。金求德和赵慢熊又对视了一下,然后同时向黄石看过来:“此中有诈!”

“不错,建奴盘踞辽中、建州,虽然屡屡受挫于我军,但绝对还没有到这种地步。”黄石拾起刚才扔到一边地书信,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好半天才疑惑地把它递给赵慢熊和金求德:“但建奴为何要奴颜婢膝到如此地步呢,其意欲何为?”

“缓兵之计?”金求德提出了一个可能性。陈继盛攻入建州后,辽东战局对后金又变得大大不妙,努尔哈赤每牛录抽六十甲,带着四大贝勒和八旗兵马赶回建州,正和东江军沿着苏子河激战。

只是陈继盛一开始就占据了从萨尔浒到赫图阿拉之间的所有战略要地,那里地形险峻,又没有宽阔的官道可走,所以后金军只能沿着苏子河进攻,把东江军从建州一点一点地挤出去。所以后金军进展非常缓慢。

七月中东江本部发来塘报时,明军还在苏子河东的丘陵、丛林地区节节抵抗。在这种只适合小股兵力作战的地形上,后金大军有力气也使不上,几次大规模的进攻都不过是把明军压得向宽甸退后了一些罢了,而完全不必担心有被合围歼灭的危险。

“或许吧,不过我军现在正在训练部队。无法向辽中进攻。此外,我军也根本无力进攻辽中,上次进攻海州把我们的储备几乎都打光了。”

“那大人打算怎么处理此事?”

“把来人交给吴公公看管起来,然后让锦衣卫把他绑送京师,这总是不会有错地。”黄石思来想去,建奴的来信是绝对不能回的。免得落人口实。当然这个使者也绝对不能杀,免得被某些人造谣说自己“杀人灭口”,最谨慎的办法莫过于往京师里一送,任谁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大人,属下以为这样恐怕不太好。”金求德他们都知道黄石总是从谏如流。所以他们有不同的想法时也都不会藏在心里:“所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建奴虽然并非我大明的敌国。但今天我们能杀他的使者,明天建奴也就能杀我们大明的使者。自从熊经略主持辽事以来,除了劝降使者外,我大明文武从不为难投书地使者,建奴也不为难我们的使者。”

黄石总是很愿意和部下交流看法,所以他也毫不犹豫地回答说:“金兄弟说得不错,我大明的确是一般不为难建奴的投书使者。但我认为这个局面该改一改了,长生岛不会接受建奴投降以外的任何条款,而建奴如果真的想请降了,他们也不会怕死不来的。”

金求德和赵慢熊一起抱拳:“大人高见,属下明白了。”

……

把后金使者和书信送去吴穆那里以后,吴公公反倒有些惊讶,他觉得这么对待一个投书使者有些小题大做了。不过既然黄石是这个意见,那吴穆也就顺着他的意思让张高升跑上一趟,把使者押送去登州了。

黄石总觉得这个使者来得不这么简单,应该也是后金谣言攻势的一部分,如果自己稍微不谨慎放他回去,还不知道对方会有什么后手等着自己呢。眼下正是多事之秋,黄石认为还是小心为上,免得给自己找不痛快。

虽然明知后金主力东移,但黄石对辽中也无可奈何,东江镇因为没有文官监督,所以朝廷对这里一直隐隐戒备,不愿意多给军饷、粮草以免出现唐朝以后的又一个边军藩镇。但毛文龙和山东文官集团地恶劣关系仍在持续,随着他这两年来屡屡攻击山东文官漂没他的物资,双方的对立情绪变得更加严重。

不久前甄雨村来长生岛时,还向黄石稍微透露了一些口风,那就是山东文官希望毛文龙能尽快滚蛋。他们都支持黄石接任东江军。本着绝不得罪人的原则,黄石也暗示等他接任东江总兵后,不但绝不会在例钱上和登州为难,还会同意山东文官派人来东江镇监军。

最近毛文龙上书给东林党鸣冤一事更是把阉党也得罪了,吴穆虽然不提立生词地问题,但话里话外地意思听起来也是要设法升黄石为总兵官了。黄石倒是没有接这个话茬,因为他认为不会有人真的喜欢那些忘恩负义的人,所以黄石就明确表示除非升任毛文龙为辽东提督。否则他绝不会要求开镇,更不会试图与毛文龙平起平坐。

毛文龙既然已经扛下了主要的责任,黄石觉得自己如果在背后踢一脚那也太不地道了。再说,吴穆对一个饮水思源的人也是很欣赏的,黄石甚至怀疑吴穆背后地魏忠贤也更看重这种不忘旧恩地人,所以阉党也就不再勉强黄石脱离东江镇了。

长生岛为今年做的战争预算是十万两银子,结果上次进攻了一次海州,前后就花了近七万两银子。剩下的预算部分只够下半年进行些简单的军事调动,根本没有大规模进攻地能力。东江左协现在和本部渐行渐远,两者的战斗模式已经大不相同了,这导致黄石每次作战地开销都变得越来越大,让他很是头疼。

为了节约开支,长生岛决定进一步压缩骑兵在部队中的比例,这次海州之战救火营地新编制大家觉得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所以长生岛已经决定,未来的一个野战营应该配属八个四百人的步队,二百人的马队和炮队各一。此外还有四百人的工兵队和千人的辎重队,共五千人。

从此以后,每个营的营近卫、营侦查等骑兵也全部要算到马队编制里,等经济条件许可后,炮队下辖炮组要扩充到十个。工兵队和辎重队也要配属好工具。现在长生岛已经拥有了大批经验丰富的老兵,各级军官也都对于用步兵正面对抗骑兵充满了信心,所以黄石就怎么省钱怎么来。

尽管长生岛已经全力压缩军费支出,但随着长生岛野战部队的日益职业化,黄石已经绝不可能像本部那样靠打仗赚钱了,除了必要地军事调动开支外。长生岛的装备也已经短缺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首当其冲的就是盔甲问题,如果黄石真把三个营都调整到理论编制的话,那他就需要至少一万一千幅铠甲。虽然长生岛尽力修复每一件受损地铁甲,但目前铁甲保有量还是下降到了两千四百具,已经扩编到五千人的救火营目前只拥有八百具铁甲。

为了应付盔甲危机。救火、磐石、选锋三营已经把缴获的各种铠甲重新列装部队,但救火营的步兵装备率还是达不到半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长生岛已经采用了前排披甲、后排只戴头盔的做法了。

火铳的产量虽然还可以,但制造工兵所需地工具会耗时很长,鲍博文只能保证在九月份以前让救火营一个营的工兵队恢复作战能力。至于救火营炮队所需要的装备、还有其他两个营缺编的火炮和工兵器械,那就根本是遥遥无期了。

虽然明知装备有巨大的缺口,但黄石还不得不下令军工司投产一种新地装备——胸板甲。月初折腾了大半年的水力轧机终于成功地轧出了一到两毫米厚地钢板,三天前鲍博文总算是把硬度勉强说的过去的钢模具鼓捣出来了,用它锻了一副钢板胸甲。

这套胸甲的重量大约是十三斤,加上锁子背心,肩甲,铁手套等,大约是十八斤,与长生岛制式的三十二斤重铁鳞甲相比,总重量略轻,如果除去肩甲和袖套,则铁鳞甲背心约重二十斤,两者基本相当。一套二十斤的铁鳞甲背心中大约含铁十二斤,其他的都是皮革、生胶,因此胸板甲防御力还是强了不少。

这套甲的前胸最厚处接近两毫米,能防御步兵弓箭距离超过五米的射击,而五米内的攻击虽然可能击穿胸甲的弧型外壳,但撕裂钢铁后弓箭也基本失去了威力,对里面地稻草人不构成伤害。鸟铳和刀剑对于这套胸甲也是基本无能为力的。

贺定远亲自拿了根长枪去戳这套盔甲。经过几次攻击后他得出的结论是:“很不得劲,戳的时候就好像把整个盔甲和里面的人向后推,类似戳山文甲的感觉,除非后面有东西顶着,否则很难一下子把人戳死。”

“当然了,这种胸甲和山文甲一样都是硬甲,对长枪的防御还是很有效果的。”黄石亲自用剑捅了那胸甲几下,结果不是剑被滑开就是把稻草人和胸甲一起推开。不能够透体而入。

“好是好,不过一旦被刺透,这种胸甲怎么修补呢?”贺定远抚摸着胸甲上地洞发出了疑问,鳞甲只要在牛皮上钉一个新鳞片就能修好,山文甲虽然拼起来复杂,但也能换上好的甲片来修复,这个胸甲就很难办了,恐怕只能送回铁匠处。在窟窿上打铁补丁了。

“反正是用水力锻床锻出来的,实在破了就回炉融成铁水重新锻造好了。”历史上用板甲还是用鳞甲的矛盾焦点主要在于:到底是人命便宜还是铠甲便宜。黄石始终是认为人命更宝贵的,尤其是那些久经沙场的老兵。现在水力机械大大降低了板甲的成本,所以黄石已经决定为手下战士们列装胸甲了。

“不过,这甲虽好,我们一时还是用不起的。”黄石随口应了一声,他又用力挥剑在胸甲上砍了几下,只不过给它上面添了几道划痕而已。黄石拉着贺定远退后,长生岛地技术兵正要做最后一项测试,随着二十四毫米口径的火铳发出一声怒吼。两毫米厚的胸甲如同纸壳一样被轻易击穿,稻草人身上直开了一个碗大的洞。

“很好,这我就放心了。先锻一百副胸甲吧,”黄石满意地点了点头,造板甲的全套机械花了黄石几万两银子了。如何收回成本这个问题曾让他日思夜想,早就有了一个初步的计划。他转身向鲍博文问道:“鲍兄弟,做一套胸甲要多少银子?”

“回大人话,材料费不了太多银子,不过模具能用多久可不好说。”

“按高里说。”

“大人明鉴,一套胸甲大约要一百两银子。如果加上配套的肩甲、臂甲,还有锁子背心,怎么也得五十两银子,说起来倒是锁子背心,作用不大。价格倒挺贵的。”

“这么多啊?是按只锻一百副胸甲算的成本吗?”

“是的。”

“好,送二十副去日本给柳清扬。听说这种东西红毛在那里是一副三百两金子地卖。我不要那么多,二百两、一百五十两金子我也认了。”

“遵命,大人,不过日本人买,是加工得很漂亮的,红毛人在上面鎏上金银,还有很多花里胡哨的配件什么的,我们这么卖买过去,恐怕卖不上价。”

“那就去找几个做景泰蓝的,怎么华丽就怎么做,什么掐丝珐琅,什么鎏金地都用上。告诉柳清扬不要仅限于长州一家,日本幕府、金泽藩啊、萨摩藩啊,到处都去转转,把这批卖掉以后,我们再运去第二批、第三批,价格慢慢地降,最后只要不赔本,二百两银子我也卖了。记得要打出字号来,要作为文化品牌和时尚品牌来经营,要在日本造成这股子风气。”

“是,大人。”

“剩下的取三十副运去毛帅的马市,那里有不少蒙古王公,我听说他们中不少也挺有钱的。不过这里万万不可以降价,我绝不要见到建奴的披甲兵比我军还先装备胸甲。”

“末将明白,大人放心。”

“再给毛帅、陈副将几位各送上一套吧,你们看看有哪些需要送的,报了单子给我。”

“是,大人。”

黄石在心里算了算,这批胸甲如果能卖出去,那水车、轧机和锻机地成本就都回来了:“鲍兄弟,如果不算这些机器,每套胸甲成本多少?”

“先把熟铁轧成板,然后渗碳成钢,做好后用锻机一次性粗加工成粗坯,然后铁匠用手工和脚踏锻锤最后修形就可以了……”鲍博文熟练地报了一遍流程,连渗碳这种刚刚从欧洲传入大明的词汇都用上了,长生岛胸甲是前后两块,中间用销子连接起来的:“绝不会超过十两。”

“十两?”黄石虽然知道利用机器大规模生产能极大地降低成本,不过这个数字还是让他着实出乎意外,他楞了一下才急忙追问道:“比最差的皮棉甲还要便宜,是吗?”

“是的。”

……

天启六年七月二十八日,中岛鲍博文正陪同黄石视察中岛地大批设备。就在他们眼前,又有三个风车开始动土奠基了。根据鲍博文的计算,每台风车造价大约两千两银子,等造好以后每天能为长生岛挣三十几两银子,刨去折旧费和维修费,平均每天还能净赚二十两银子左右,只要三个月就能回本。

中午吃饭地时候,赵慢熊赶来见黄石,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京师又传来消息了,非常不好。”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