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仞指峰能担否 第二十九节 暗流

天启六年七月十二日,长生岛“这是潜伏在我长生岛内的建奴细作名单,请大人过目。”赵慢熊递给了黄石一页报告,上面列着了二十几个男女,其中有六个是混入长生岛的,剩下的十几个人都是这些细作后来发展出来的,每个人名后面还跟着他们的职务。

黄石仔细看了一遍,这里面并没有侵入要害位置的人,他满意地把名单放下了:“嗯,那我们的人呢?”

“我们的人员名单,请大人过目。”赵慢熊递上来了一份厚厚的,足足记录着八十多个姓名的报告书,其中任职于内卫、军情、军法、教导队等各要害部门的人应有尽有,大约有一成的人的身份是军官。

“这些人大部分都在单独行动,他们并不知道我们整个的情报网。”半年来黄石一直让赵慢熊主持内卫情报工作,赵慢熊认为长生岛这么大、军事条例这么严密,那么必然存在着无数对条例有意见的人,而张再弟的教会原始忏悔记录完全支持赵慢熊的看法。

在赵慢熊看来,这些心中有怨言的人无法完全消除,长生岛也无法阻止官兵没事抱怨几句,只是这些喜欢抱怨的人,就是潜在的容易被敌方收买的人群。所以赵慢熊就虚构了一个又一个的反对团体,这些团体分别表现出了对长生岛各种不同政策的不满。

“大人的事情无论做得多么妥帖,考虑得多么周到,也一定会有个别不满意的人。而只要时间足够长,他们就一定会形成有共同语言的小团体。属下以为。与其等他们自行形成团体,还不如由我们来制造,这样也便于控制。”赵慢熊向黄石提出整个设想时如是说。黄石对这个思路非常赞赏,所谓堵洪不如泄洪,防患于未然,大部分有所不满地官兵也就是发几句牢骚而已。除了忠君爱国天主教外,再多一个听牢骚的机构也没有什么不好。

除了性子太慢以外,赵游击的业务能力还是很强的。现在长生岛上已经建立了一个虚拟反抗集团,对黄石建立的婚姻、军法等条例攻击得最厉害的一批人,实际上都是长生岛军情司的内线。赵慢熊为这个虚拟的内部反抗集团起了一个代号叫“长生岛地狼人”。

等“长生岛的狼人”集团成型以后,赵慢熊很快就借助它观察到了一些可疑人物,他们都是特别活跃的份子,不但积极和发牢骚的官兵接触,而且还总想充当他们的心腹话倾听者。

“妙的很,建奴的细作现在基本掌握在我们手中了。”黄石说着话又翻看起了赵慢熊的另一份资料。里面是长生岛军情司准备透露给后金方面地情报。赵慢熊和李云睿煞费苦心地把大篇的情报拆成了零星的碎片,然后通过不同的人透露出去。

这些零碎最终也许会汇总到后金那边去,赵慢熊打算让对手去玩一个拼图游戏,他认为太容易获得的完整军情容易被怀疑。如果让对方得到各种模糊的情报碎片会更好一些,其中还要有些自相矛盾的地方,后金方面自行推理得出来的军情才能获得他们充分的信任。

骄傲地接受了黄石的赞赏后,赵慢熊又笑着说道:“属下还怕他们推不出来呢,毕竟我们有一个军情司天天在干这个,建奴那边可未必有。”

“那就是你们地事情了,做一个条例吧。”

黄石早就承认自己的智力不足以和这个时代顶尖的人较量。所以他第一反应就是建立一套守则,然后把经验教训都记录下来,形成一套制度来对抗敌人。

赵慢熊跟随了黄石这么多年,也已经很习惯并赞同黄石的这种方法了。他胸有成绣地说道:“大人高见,属下正在做这件事。属下以为。假如建奴看懂了我们想要他们看到的,他们就会设法确认一下,或者有相应地对策;如果他们没有看懂,那么建奴就会设法收集更多的军情。所以我们可以根据建奴的反应来推测我们的效果,把这些记录下来,就可以了解建奴的拼碎片能力了。这也应该是我军制定条例的基础。”

“说得不错。”

自从把赵慢熊从参谋长地位置上扒下来以后,黄石就觉得他大约类似于“不管部”部长,也可以叫“全管部”部长。反正黄石分身乏术的时候就把赵慢熊派去处理具体事务,现在赵慢熊正负责整顿长生岛军情司的工作。

长生岛的内卫眼下似乎也需要整顿一番,就在黄石正考虑是不是能把赵慢熊从“狼人”组织上抽出来的时候。后者又拿出了另外两份报告:“大人,属下这里还有两份名单。请大人过目。”

黄石接过了那两张薄薄地纸片,上面各写着几个人名,名字后面也像刚才那两份一样标注了具体的职务,只是下面地注释完全不同,这让黄石沉吟了半天才抬头问道:“你确定么?”

“根据他们打探的情报和接头人来看,属下基本确定了他们的身份,一批是替辽东都司府打探情报的,令一批是为吴监军偷偷打探消息的,只是在我长生岛强有力的戒备面前,他们都没有什么可靠的消息来源。”赵慢熊说的这几个人都不过是小兵,大概也都是被一点儿蝇头小利收买走的。

黄石记得他的内卫系统也有相关的秘密记录,所以略一思索就对赵慢熊说道:“虽然我们对朝廷的监视系统一向装做看不见,其实内卫也有所察觉,还躲着吴公公记录了一些资料。这个问题你可以去洪安通那里查。”

“是的,大人,这个就是属下要说的问题。”

赵慢熊向黄石指出:根据长生岛条例,军情司是负责针对后金方面的。所得资料也都不对吴穆保密;而对大明方面地情报是归内卫管理,虽然吴穆也曾插手内卫,但有一些核心秘密他始终不知道。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内卫的情报是不对长生岛军情司开放的。

这个狼人系统本意是为了对付后金而创建的,但随着它开始运转,结果把辽东都司府和东厂、锦衣卫系统的探子也查出来了,这样就出现了一个管辖权上的麻烦。

“或者把这个系统归于内卫,或者把这个系统归于军情司。为了保密和精简两方面的考虑,属下认为必须改变目前这种内部互相牵制的局面。”

“嗯,说地有道理,那你认为应该归哪个管,军情司还是内卫好呢?”

“军情司。”赵慢熊毫不犹疑地作出了回答,他在来见黄石之前就已经做出了充分的考虑。

“为什么?”

“大人明鉴……”

看来这个问题赵慢熊确实深思熟虑过了,面对黄石的疑问,他显得胸有成竹。回答得非常流利:“长生岛的狼人”里面的成员本来就都是军情司的下属,而且这个机构本来从头到尾都是在军情司的筹划下创建的,各级负责军官现在也都归军情司指挥,所以赵慢熊认为把“狼人”这个组织编入军情司是完全合理而且高效率地。

至于保密工作赵慢熊认为不是大问题,大不了派专人负责有关辽东都司府、锦衣卫和东厂的资料好了,他甚至建议把内卫队里以前负责相关问题的人员抽调给军情司。既然以前内卫能做到,自然军情司也能做到,而且也不会增加知情人的数量。

赵慢熊把他所想到的理由娓娓道来,黄石听了以后也觉得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仓促答应不是黄石的习惯。也不符合长生岛的惯例。现在赵慢熊是军情司的直接管理者,所以黄石就交代说:“你去把这些理由写下来,交给我仔细看看,如果没有大问题我就会把它交给洪安通,让他交割人员和档案给你。”

“遵命。”

“好。还有一件事,就是关于建奴谣言的问题,上次让你回去想,现在有眉目了吗?”

“大人明鉴,属下以为这件事情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说话,免得更加引起别人疑心。”赵慢熊认为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办法。这种事情越争论越不会有好果子吃,反倒越描越黑。所以赵慢熊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冷处理,彻底装作没听见、或者摆出一副不屑于辩解地样子。

黄石闻言苦笑了一下:“我又何尝不想啊,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刚刚从朝中得到的消息。已经有御史弹劾我灭绝人伦了。”

“朝中?御史?弹劾大人灭绝人伦?”

“是的,有御史风闻奏事。要我自辩有没有杀亲大哥、杀妻室,如果有的话,要我自辩杀他们的理由,嘿嘿,建奴地谣言早已经在京师传开了。”

看着目瞪口呆的赵慢熊,黄石又是一声冷笑:“如果只是建奴单方面传,那御史还没有什么把握弹劾,但问题是辽东都司府也这么说,那影响可就大了。”

赵慢熊回过了味来,他向黄石身前凑了凑,小声问道:“是袁狗官么?”

“除了袁崇焕这个狗贼,还会有谁?”

这个月初谣言从后金那里产生出来以后,袁崇焕立刻写了封热情洋溢的奏章给朝廷,盛赞黄石几次三番的大义灭亲之举。在奏章里袁崇焕不但立刻认同了黄石的这些“义举”,还绘声绘色地帮忙描述了一番,经过袁崇焕的艺术加工后,后金原本显得有些干巴巴地谣言变得更加活灵活现了。

首先,黄石在开原同自己的汉奸大哥争论、然后大义凛然地把他处死;先用手掐结发妻的脖子、然后再用被子闷死她;还有在柳河如何舌战众人,最后从救命恩人家里杀出了一条血路。黄石的这一番有如传奇的历险记,袁崇焕说地就好像他亲眼看见了一般,最后还大赞了一番黄石地“真性情”!

说着说着,黄石就哈哈大笑起来。等全部叙述完毕后他不禁感慨道:“袁崇焕不去做说书先生真是太浪费人才了。”

赵慢熊自然知道黄石和袁崇焕地许多内幕,他也很清楚黄石对袁崇焕的看法。袁崇焕貌似夸赞的话包藏祸心,虽然黄石发笑,但赵慢熊脸上却没有一丝笑意:“如果辽东巡抚真如大人所说的,那他真是太无耻了。”

黄石收住了笑容,从鼻子里冷冷哼了一声:“牛刀小试罢了。”

或许赵慢熊很聪明,但黄石却比他清楚历史人物的性格,所以黄石对袁崇焕这个人的看法要透彻得多。历史的进程虽然可能不同。但人地个性是不会有什么大变化的,黄石曾把袁崇焕和秦桧比较。风波亭秦桧杀岳王时,他用的“莫须有”罪名虽然无耻至极,但他毕竟还是做不到给岳王扣上“力主议和”的帽子。

而奴酋弘历给汉人竖立的“民族英雄”袁崇焕实在太强大了,他自己阿谀阉党不说,还能把自己干下的丑事硬扣给以一介不染而闻名的毛文龙,硬说毛文龙瞒着天下人(除了他袁崇焕)认魏忠贤做干爹了,还说毛文龙一定在某个不知名的荒岛瞒过天下人地耳目(除了他袁崇焕)给魏忠贤立像了。

所以黄石觉得就“寡廉鲜耻”这四个字而言。就是秦桧秦相爷在袁督师面前也得甘拜下风,因此他两次去陛见天启时,看到袁崇焕在奏章里信口雌黄,事后黄石的感觉并不是“竟然如此”,而是“果然如此”。

黄石收敛起了脸上的嘲讽之色,他沉思着敲了敲桌面,把自己的想法叙述给赵慢熊听:“袁崇焕的这些做法并不会对我构成致命的打击,因为就像我没有证据说我没杀大哥一样,袁崇焕和御史也拿不出证据说我杀了我大哥,我自己的否认远比建奴的谣言有力得多。但关键并不在这里,而在于皇上的看法。”

现在的大明天子是一个厚道地年轻人,对周围的人都很信任,也还没有太多机会见识人心的险恶。天启对养母李选侍、对奶妈客氏、对老师孙承宗、对老仆魏忠贤、对弟弟信王都很好,所以他理所应当地认为大家也都该是这个样。

此外天启也不是心里很有主见的人。随着这些谣言不断传播,天启肯定会受到一些影响,正所谓“三人成虎”啊。黄石还是那句老话,如果位置上坐着的人是朱洪武那种人,那他黄石根本就不担心这些话会对自己不利,因为朱洪武根本不会在乎黄石地私德如何。只要黄石能打胜仗、能被皇帝控制住,那就什么问题也没有。

但天启不是这种冷血的实用主义者,以他的厚道心肠,肯定对黄石的这些行为产生恶感。黄石更深深地怀疑:像天启这种老实孩子,很容易在做决策的时候受到他个人的情绪影响。从而做出不明智地判断。

“现在关键就是皇上,只要皇上相信我做了……不。只要皇上怀疑我可能做了,那皇上对我的信任就大打折扣。”黄石说着就把手一摊,脸上也露出很无奈的表情。黄石不是文臣,不可能得到天下文官的支持,黄石也不打算去逢迎魏忠贤,所以天启的个人好感是黄石压住袁崇焕气焰地最大依靠。

“袁崇焕把握的却是很准啊,大人地优势就在于皇上心目中的地位,所以辽西之战皇上才会支持大人不受文官节制,大人搬走了觉华的库存朝廷也没有追究……嗯,眼下东江镇没有文臣监军,内阁不愿意拨给军饷、粮草,大人如果想挥师辽中还是只能指望皇上的支持。”

“是的。”

“容属下再回去想想,”赵慢熊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属下觉得辽东巡抚的设计没有什么大破绽,属下不敢说准能想出对策。”

“我也觉得没有破绽。你先去想吧,想不出来我也不怪你。”

“遵命。”

天启六年七月十四日,“建奴那边派来了密使?”黄石问话的时候,两侧的眉毛不由得挑了起来,语气里既有惊讶又有不屑。

“是的。”眼下屋内只有洪安通和黄石两个人,“如何处置来人,还请大人示下。”

这个密使一路翻山越岭,走的都是小路,还自带干粮和饮水,一直绕过了复州,直到北信口才向救火营的巡逻队表露了身份。

“了不起啊。”听过来人的冒险经历后,黄石忍不住称赞了一句,跟着语气里就带上了责备的意思:“从复州到盖州,我记得都有巡逻队的,而且这一路的探查也都是长生岛军情司负责,怎么能让建奴一直摸到了北信口来?”

“肯定有细作带路,如果大人许可,属下一定能撬开这个人的嘴。”

“这倒不用急,先把他带来见我。”黄石打算先去问问赵慢熊,看看他那个“狼人”组织是不是对此有所了解。

“遵命。”——以下不算字数。拙文乃是历史架空小说,不是玄幻小说,笔者见有人称本书前两节大肆篡改历史,如果真有这样的情况,还希望指责笔者的诸位仁兄,能提供翔实的根据,好让笔者把本书的漏洞修改好,非常感谢。

篇幅问题,笔者在后面对前两节的立论简要解释一下,如果有问题,请一定赏光指出。

袁崇焕请立生祠、毛文龙上表为左光斗等人鸣冤,此皆出自熹宗实录,何来笔者篡改之说?

况且除了毛文龙为东林鸣冤外,东林领袖钱谦益还赋诗一首称颂毛文龙道:鸭绿江头建鼓旗.间关百战壮军威。

青天自许孤忠在.赤手亲擒叛将归。

夜静举烽连鹿岛.月明传箭过鼍矾。

纷纷肉食皆臣子.绝域看君卧铁衣。

何来毛文龙乃阉党一说?

地方文武争先为魏忠贤立生祠、认干爹,此众之名尽数录于熹宗实录之上,毛文龙并未侧身其中,何来笔者篡改历史一说?

大明满朝的御史言官,认魏忠贤干爹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不遭参,怎么可能全天下没有人知道?

说毛文龙在一个不知名的荒岛为魏忠贤立冠冕,除了袁崇焕自话自说外,还曾出于何典?而且袁崇焕连这个岛的名字都不说,辽东成百上千的岛屿,到哪里去找这个雕像?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