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仞指峰能担否 第二十三节 登城

黄石请起。

毛文龙跳下马扶起了黄石,他双手用力握住黄石的两肩,歪着头仔细打量了黄石一会儿,猛然双手同时用力拍打了黄石几下:“好个黄石,不愧是我辽东的好儿郎、真汉子。”

“大帅过奖了。”黄石此时也已经把毛文龙细细打量了一番。上次他去东江岛领银令箭的时候见过一次毛文龙,和几年前相比毛文龙显得老了很多,现在他眼角密密麻麻的都布满了鱼尾纹,脸颊上也都是或深或浅的皱褶,这让黄石情不自禁地轻声叹息了一句:“大帅辛苦了,真是显老了。”

这话激起了毛文龙一阵开怀大笑,他一边迈步向营门走去,一面朗声反问:“黄石你以为你还年轻么?五年前我们第一次在东江见面时,你看上去还好像是个愣头愣脑的少年郎,在辽东摸爬滚打了几年后,现在你看上去也足足老了十岁啊。”

“大帅说的是。”

毛文龙大步流星地走入了黄石的营帐,也不和黄石客气就居中坐了下来,一边以手捶腰一边舒服地叹了口气。他捶腰的同时犹自对黄石逞强道:“黄石休得在心里看不起你家大帅,哈哈,我年近六十仍能骑烈马、统军纵横数千里,等你到了这个岁数的时候,估计还比不上我一半的本事哩!”

说话的同时毛文龙就把头盔摘下,随手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黄石上次见到毛文龙的时候,他只是鬓染微霜,但现在却已经是满头银丝。没有剩下几根黑发了。

“黄副帅。”

“见过黄副帅。”

一群跟着毛文龙同来的东江军官此时也涌入了黄石地中军帐,他们争先向黄石行礼问好。

“毛将军。”

“黄副帅。”

其中也有黄石曾经的结义大哥孔有德,以及上次来过金州的耿仲明。

现任一营游击的孔有德和右都督黄石抱拳时微笑了一下,然后就退到一边坐下。耿仲明倒是挺热情地和黄石闲聊了好几句,才高高兴兴地坐到了孔有德旁边去。

毛文龙歇了一会儿,跟着就询问起海州的攻防情况。海州城内的守军并不是很多,据黄石估计也就是有四百左右披甲兵,还有上千的汉军和一些协防的百姓。至于大炮大约在四十门左右。其中有四门看上去像是十八磅炮。

听黄石说还要七天才能做好攻城准备,毛文龙脸色一下就变得凝重起来。他抬眼望着大营地天花板,嘴里念念有词地算着些什么,最后摇头道:“太危险了,我军老幼众多,七天内就得往回走,不然就不安全了。准备攻城吧,我们三天内一定要拿下海州!”

黄石闻言后沉默了片刻。东江左协探马稀少。只能提供不超过一天的预警时间,而此地到朝鲜有千里路途,是绝对无法保证十几万难民脱离后金军轻骑追击的。毛文龙为了安全起见早早回去当然稳妥,只是毛文龙虽想提前进攻,但就是现打造攻城器械也需要很多天,更不用说海州城头还有大炮。黄石沉吟再三,也没有想出能在三天内攻下海州的方案。

奇怪的是,东江本部众将似乎对毛文龙的计划都了然于胸,他们齐齐起身道了声:“得令。”

跟着大伙儿就四散离去,看来是各自去做战前准备了。心中迷惑的黄石倒是没有走。他等到众人都散去后,向着毛文龙一抱拳:“大帅。”

“嗯,黄石你从来都是独当一面,大概还不知道本帅的战法。”毛文龙伸出右手向下按了按,示意他明白黄石心中地困惑。毛文龙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其中似乎有些伤感,他的声音也变得低沉下来:“明日就要强攻海州,明日会有很多辽东的好儿郎血洒疆场。”

黄石的音调稍微抬高了一些:“大帅!”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毛文龙挥手打断了黄石的陈述,他的语气也恢复了平静:“这么多辽东子弟来投奔我,他们并不仅仅只是为了活命,也是为了向建奴讨还血债。海州本帅势在必得。不仅仅是为了城里的物资,也是为了封住朝廷中的肖小的嘴,免得他们又说我们东江军靡费军饷,克扣我们地活命粮。”

两位都督之间出现了短暂的寂静,最后又是毛文龙打破了沉默:“将为军胆。黄石你既然对强攻海州有疑虑,那你明天就负责堵截四门。以免鞑子出来捣乱。”

“遵命,大帅。”

……

第二天一早,黄石和金求德等人就看见东江本部的人搭起了一溜高台,这些高台看上去就像是唱大戏的棚子,不但看上去像,而且这些貌似戏棚子的对面还摆上了椅子,最夸张地是竟然还真有不少像演员模样的人穿得花花绿绿的,在那里互相涂脂抹粉。

这景象让东江左协众将看得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毛文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昨天晚上

毛文龙又向黄石询问过海州城防的细节,最后根据海州的城墙构造图敲定了一个突击地点。这个突击地点也让黄石有些迷惑,因为这里是东门和南门地中间拐角处,虽然此地受到火炮攻击的可能性比较小,但突破口过于狭小,不利于东江军发挥优势兵力。

以黄石之见,进攻城市最好还是选择一个城门突破,这样一旦成功,大军就可以从城门鱼贯而入,入夜后城楼也是一个稳妥的支撑点。毛文龙选择城墙拐弯的地方虽然避开了大部分火力,但很容易被敌兵堵住,如果不能及时迂回到某座城门攻下城楼,那天黑后一个不小心就前功尽弃。

虽然以前长生岛还没有经历过攻城战。但金求德也不同意毛文龙的方案:“反正必须要攻开城门,为什么要绕这个大圈子呢?万一被堵在城墙上,那我们不是白白浪费时间,还损失人手么?”

“此战是毛帅亲自指挥地,我们看着就好了。”黄石望着正列队备战的东江本部大军,四万多东江官兵黑压压地站满了好大地一片地方。他们一个个衣衫破旧,手里的武器也良莠不齐,黄石几乎无法从中分辨出战兵和辅兵的区别来。

东江左协的部队分散在海州的几个城门外。准备阻止城内的后金士兵冲出来伤人,同时也防备敌军突围逃走。左协的东江军排列成整齐的阵形,几千战兵穿着闪亮地盔甲站在前排,大批左协的辅兵则在他们身后忙碌。

“打下海州,敞开吃肉。”

迎着东升的旭日,东江本部的阵地上响起了激昂的喊叫声,随着一声炮响,无数人就背上土包。争先恐后地向着海州的护城河冲去。城内的后金守军早就对他们有所注意,但看见卷地而来的东江军大军后,一时竟也为之气夺,一直等到明军冲到护城河边地时候,海州城墙上才响起了锣鼓声。

这次反攻辽东,白家的爷孙只来了个小的,老爷子上次长途行军太累了,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缓过来。听着背后东江军那震天动地的战鼓声,白有才一把接过土包,把它猛地甩到背上后。就闷头向着前方跑去。跑啊,跑啊,前方的城墙越来越高大巍峨了,对面的炮声也越来越清晰了,不过这一切都不能让白有才停下脚步。

白有才直愣愣地跟着前面兄弟的脚步。嗯,他们扔下东西闪开了,白有才眼前豁然开朗,宽阔的护城河陡然出现在他眼前。白有才毫不犹豫地弯腰一甩,背上的土包就飞向护城河中,随着一声轰然大响。土包激起了一片水花,溅洒了白有才一身。

白有才转身扫了一眼护城河,自己的土包扔下去一晃就不见了,他转身向回跑地时候看见一根流矢从眼前经过,白有才已经见识过很多次这样的场面了:“城上的建奴也就这点本事。他们会不停地射箭,但这阻挡不了我们。我们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耳边稀稀落落地传来呼痛声,白有才又是一路小跑回到了出发地,一大群光着膀子的东江士兵正在飞快地铲土装包。

一排手里拿着大把白标的东江军官就站在眼前,其中一个劈手就把一根白标塞到了白有才手里:“拿好了,弟兄。”

跟着又拍了他地肩膀一下:“好样的,弟兄。”

白有才也不多说话,他一直跑到堆土包的小山旁才收住脚步,和其他人一样劈开腿、弯下腰,跟着耳边就传来了一声叫喊:“接好了,弟兄。”

又是一个沉甸甸的布包落到了白有才的背上,他闷哼了一声,抬脚就又向着海州跑去,跑啊、跑啊,转眼巍峨的高墙就又出现在了眼前,城上还在不断地射下弓箭来。一支冷嗖嗖地箭疾射而来,插在了白有才脚前的土地上,但他对此却视若无睹一般,大喝声中就把土包向着护城河扔了过去。

这次溅射出的是一片泥水,白有才的土包又激起一阵阵波浪,他扔下的土包也随着这一阵阵地波浪而时隐时现。白有才用力咳嗽了一声,又转身跑了回去,和上一次一样领张白标,然后背上第三袋土再次踏上征程。

这次等他跑过来的时候,后金军已经把一门虎蹲炮拖到了城墙地拐角处,随着一团白烟在城头升起,白有才左边的两、三个弟兄同时发出了惨叫,他们扔下土包,全身浴血的在土地上翻滚。

“好险啊。”白有才脑海里才转过这个念头,发现自己已经踏着湿漉漉的土包堆径直冲到了海州城脚下,有一个弟兄就在他眼前被扔下来的大木头砸到了土里。白有才把土包向着墙角扔了过去,满心欢喜地跑上了归途。

跑到一半的时候,白有才就从裤袋里摸出了自己的两张白标,等他回到东江军阵地的时候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力地挥舞着自己手里地两根白标。

“好样的,弟兄。”迎接白有才的东将军官把第三根白标使劲

塞到了他的手里,跟着用力在他背上一推:“去歇会儿吧,兄弟。

白有才踉踉跄跄地向着后面走过去,人已经累得浑身无力了,他把三根白标一起拍在了一张桌子上,然后就低下头大口地喘气。

“好样的。弟兄。”桌子后面的人这如此这般地大叫了一声,跟着就推过来一碗香喷喷热气腾腾的肉汤,里面有带着骨头的一大块肉,跟着又是两大张烙饼被搁到了白有才地手里。

白有才端着自己的这份食物,直向着搭起来的戏棚子走去,那里正在敲锣打鼓地唱着大戏。他找到了一个位置,舒舒服服地坐了下来,和周围的东江军弟兄一起快乐地听着大戏。把手里的烙饼扯成了碎片,就着肉汤美美地吃了起来。

不断有疲惫的东江士兵从队伍中退出,但也不断有人加入其中,向着海州川流不息地运送着土包。虽然黄石站得很远,但沸腾的呐喊声仍遥遥传入了他的耳中,黄石估计已经有上百人在战斗中倒下了,但护城河已经被填平了好大一段,海州墙角地那座土山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高起来。

在这激烈战场的后方,东江本部搭起来的戏班子唱得热火朝天,那些棚子前已经围拢上了两、三千士兵了。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地增加。戏棚子里的演员们面对着黑压压的观众,也加倍抖擞起精神,把全身的解数都使将出来。

黄石、他身后的洪安通、还有长生岛内卫都凝神注视着远方的攻城战。

“非常……”黄石手在空中舞动了一下,似乎正在心中寻找着合适的词语,过了片刻黄石摇摇头。轻声吐出两个字,脸上似乎还带着些许地不满意:“壮丽。”

洪安通和内卫们都保持着原样纹丝不动,此时他们的呼吸都变得非常急促,听到黄石的评价以后,洪安通他们都重重地点了点头。这时,毛文龙那里的旗号又是一变。东江军的鼓声也随着发生了变化。

毛文龙地旗号变换时,孙二狗和他的几个兄弟正站在一边,一个时辰过去了,可他们还都没有轮上场,这可真把他们急坏了。

“看!”孙家老大用力向侧翼一指。他急促的叫声把周围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他们顺着孙家老大的目光看去。本来静静呆在后方的刀盾兵方阵正开了上来。那些东江官兵一个个都把刀剑出鞘,有节奏地拍打在另一只手持着地盾牌上,还整齐地低声喊着号子:

“杀。”

“杀。”

“杀。”

……

耿仲明带着他的刀盾兵向海州开去,越来越多的后金士兵聚集在城墙拐角处抵抗,他们已经对缺乏掩护的扛土包队形成了巨大的威胁和阻碍。

“杀。”

“杀。”

走在队列中地耿仲明奋力向空中挥舞着佩剑,率领他手下的儿郎一起大步向前。刀盾兵无疑是更大、更明显地目标,自从耿仲明这队衣甲鲜明的部队出现在后金军的射程内,敌军就一刻也没有停止向他们射击。

多亏了敌军的火炮频频失误,多亏了毛文龙选择的进攻地点十分有利,也多亏了其他的友军分担了相当的注意力,耿仲明的三百刀盾兵一直走到海州城脚下的时候,也不过才中了一炮,被打死了两个人。城上的敌军弓箭手似乎已经很累了,不过耿仲明不敢大意,随着他一声令下,东江官兵纷纷弓着腰,把盾牌挡在身前,向着土山上逼过去。

明军士兵一直走到了土山的最高处,上面开始有长矛刺了下来,明军刀盾手紧紧聚拢在一起,奋力抵挡着敌军的进攻。自从他们涌上来以后,后面的抗土包的明军士兵压力顿时大减,他们连续不断地跑上前来,把一袋袋土不停地扔到刀盾手的脚下。

土山还在不断地拓宽、升高,上面开始向着明军的盾阵扔下滚木和大石,东江士兵纷纷单膝跪倒在地,把大伙儿的盾牌紧紧靠在一起,合力抵抗着后金军扔下来的重物,并把它们化作进一步向上攀爬的垫脚石。

明军的弓箭手也涌到了墙角下,他们站成了一排,齐刷刷地张弓搭箭……

“预备——放!”

一波波的羽箭射上了城头。更多的土包被扔到了土山上,耿仲明不停地计算着和城头的距离,右臂已经抬起:“标枪——预备。”

后几排刀盾兵每人都背着三根标枪,他们随着命令而纷纷解下标枪擎在手中。

“投!”

“投!”

“投!”

连续三次覆盖式的投射完毕,耿仲明大吼一声率先跃上城垛,他的家丁、亲兵队紧紧跟在后面,其他的刀盾手也一起大声呐喊助威,紧随着前面的人冲上土山的顶峰,纵身跳向海州城头……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