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仞指峰能担否 第二十二节 毛帅

天启六年,后金决心主动攻击蒙古,以解除来自西北的威胁并获得人力补充,如果能把林丹汗从辽北击退的话,后金大军就可以轻松越过辽河河套,从辽镇侧翼威胁锦州。面对这一威胁,辽东巡抚的对策就是加紧修筑锦州城,关宁军三十五个野战营七万铁骑一起上阵,和辽镇十万军户一起没黑没白地搬运砖石土方。

负责牵制的东江军则出朝鲜义州,毛文龙率领着他的十余万“雄兵”反攻辽东,号称五十万大军,一路势如破竹,沿途后金汉军闻风而逃。明军连克险山、凤凰城等堡,阿敏和莽古尔泰的两蓝旗被一口气击退了四百余里,直到天启六年五月三号,明军攻破青台裕堡后,两蓝旗才勉强利用连山天险稳住了战线。

明军经过两天的试探攻击,发觉北上直取辽阳的最近路线已经不通,毛文龙也不敢耽误时间,遂下令东江主力留下与阿敏对峙,自己则率领东江本部三成兵力调头西进,强行突入辽中平原。进入平原地区后,东江军一路向西高歌猛进,似乎再也没有什么抵挡住他们,距离他们二百里外,正是后金苦心经营多年的军事重镇——海州。

……

天启六年五月七号,

此时的海州城南的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不少条纵横的壕沟,一开始海州城上还向这些壕沟开了不少炮,但两天下来毫无收获,所以城上的炮声也渐渐沉寂下来了。

在这些壕沟的更南方,是一片连绵的明军营寨。凶猛地蛇旗高高飘荡在营寨的上空,最中间的一座大营上空,除了蛇旗外还高高飘扬着大书着“黄”字的副将旗。

营帐内黄石正和金求德、欧阳欣还有李云睿探讨军情,为了对抗海州凶猛的火炮,长生岛决定采用壕沟逼近战术,现在正挖壕沟的是新扩充的工兵队。长生岛新式工兵铲、工兵锨都经过了欧阳欣等盗墓贼的检验,现在已经是工兵队地制式装备,目前挖掘速度已经提高了不少。看起来还很有进一步提高的潜力。

自打从觉华搬回来三十五万两银子后,黄石就有余力进一步强化自己的野战营了。以救火营为例,现在它除了马队被缩减到二百人外,下辖的步队已经扩编到了六个,还添加上了四百人的工兵队和八百人辎重队各一。

现在救火营仅算这九个队,全营就已经有了三千八百官兵,而且黄石给这些将士一视同仁的战兵待遇,工兵队和辎重队的全称也叫做战斗工兵队和战斗辎重队。如果实战能证明救火营的编制合理性地话。黄石打算在将来把磐石营和选锋营也改造成这个样子,不过现在他只能一步一步来,磐石营现有的工兵队只有一百多人,还远远不能和救火营的相比。

从盖州到海州之间本还隔着一个耀州,这次听说后金军主力出动后,黄石本打算先攻下耀州再进攻海州。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后金军为耀州也配属了大炮,黄石经过慎重考虑后,决定让选锋营和张攀的部队留下包围耀州,而自己则率领救火、磐石两营直逼海州城下。

黄石记得历史上张攀似乎就是死于此战的。在那个时空的辽南后金军面对东江军的大举进攻时,同样选择收缩到海州防御。张攀为鼓舞士气当先登城,为攻克海州贡献出了自己的生命,黄石虽然不迷信,但心中不愿意张攀赶来海州作战。

而且。黄石也确实需要有人留下监视耀州的后金军,并沿途保卫自己地补给线。黄石希望耀州的守军能在海州失守后主动撤退,因为如果每座城堡都要一座座地包围下来的话,那对黄石的军粮和经济压力就太大了。

虽然黄石最近狠狠地发了一笔财,但他还是不愿意陷入经济消耗战中。毕竟,没有辽西支持的话。饱经战火摧残地辽南地区还是根本无法同辽中平原相比。现在辽南东江军已经基本脱离难民的范畴,这种大军在外暴露几个月的消耗,足能把黄石多年来的积蓄吃得一干二净。

黄石一直觉得自己出现的最大意义在于让东江军损失更小,并给后金军造成更大的损失。现在面对后金军提前投入实战地大炮,黄石不愿意采用历史上东江军通常采取的野蛮突击。他试图用土工作业来削弱大炮的威力,然后采用掘地穴的办法破城。

欧阳欣并不是救火营的工兵队队官。不过这是长生岛第一次大规模攻击坚城,所以他就被黄石临时调来负责土石作业,同时也有助于教导队收集分析资料。今天欧阳欣对工兵进度又做了一次全面汇报,总地来说与参谋部的预计进度相当,经过这几年地磨合,参谋部和其它各部门的配合是越来越自如了。

“很好。”黄石简短地下了评语。欧阳欣带着救火营和磐石营的工兵队队官先后从桌子上拾起头盔,戴好后向黄石敬礼、退下。

欧阳欣和磐石营的工兵队队官都没有资格带白羽,救火营和先锋营

回来以后,磐石营和教导队的人还为此和黄石闹过两次。后来他们就在自己的头盔上装了一支足有五寸长的小棍,把红缨高高地挑在小棍的顶端,这样才算是心里平衡了一些。

一根白羽毛和两根长红缨擦着营帐的顶出去了。月前长生岛刚刚追加了一项新条例:在屋里长时间停留的时候必须脱帽。就像以前黄石定过的另一条条例“不许佩戴着勋章去洗澡”一样,没有这条条例之前,黄石看救火营官兵恨不得睡觉的时候都把那根白羽毛顶在脑袋上。

欧阳欣等人离开后,屋子里就剩下黄石、金求德和李云睿等高级军官了,现在金求德等人还是游击,因为黄石在长生岛大小权利一把抓。他根本就拿不出、也不愿意设立参将这样的差遣官。每次黄石出门的时候就给赵慢熊一个加衔参将,让他临时负责长生、中、西三岛,可一等黄石踏进长生岛老营地门,就会把这个加衔扒掉,大家对此也都习惯了。

只是既然黄石地位节节上长,现在都已经是右都督了,那金求德、赵慢熊、贺定远和杨致远这四大金刚也总要水涨船高。目前他们四个都是二品的佥事都督,身上也都挂着指挥同知的世职。他们现有的地位已经和宁远之战前的满桂将军相当,那满桂的总兵职务和同知都督官衔也都是在宁远一战后才实授的。李云睿目前还是一个长生岛军情督司的差遣,但论官职也早就是三品了,他地官衔拿到辽西去,至少也是一个副将。

“大人,耀州建奴逃跑是最好,如果他们不逃跑的话,我们也不必为了强攻耀州而牺牲官兵性命。”

说话的人正是参谋长金求德。出兵前长生岛参谋部就做过推演,如果不能得到更多军费的话,复州就是东江镇左协的推进极限。现在黄石有日本和山东的贸易支撑,所以这个推进极限可以到达盖州,但也仅止于此了。

盖州作为辽南丘陵区的顶端,再向北就是辽中平原,如果要在盖州北方维持大量的军队,那明军必须沿官道修筑一系列储粮堡垒,或者动员大批部队护送运粮队。前者是一次性投入巨额资金、后者是长期维持巨大地军粮消耗。

无论这两条路中的哪一条,都是无法凭长生岛经济来维持的。东江左协之所以只在盖州部署一百人的常备军,主要目的也是为了省钱,自从黄石确认无法从辽东都司府得到帮助后,他就一直为如何进攻辽中平原伤脑筋。

黄石知道毛文龙比自己还穷,所以他这次来肯定还是抱着抢一把就走的念头。就和努尔哈赤攻击辽西的目的一样。东江镇全镇一年的军费是二十万两白银,最大的后勤基地在朝鲜,如果在耀州或者海州和后金军长期对峙地话,不用对手来打,半年内东江镇自己就会经济总崩溃。

“海州城内倒是有不少储备,只要能破城。我们肯定能补上损失还有富裕。”李云睿已经把海州的情报基本打探清楚了,耀州里面货不多,但海州有粮食、布匹和不少武器,总价值估计要在一百万两银子以上:“大人,打下海州怎么都是大赚。打不下海州我们这次出兵就算是赔大发了。”

“李督司说的不错,无论如何。我们总要设法攻下海州,这座城市里储备的物资足够我东江镇大半年花销,而且毛帅就可以沿官道趋向辽阳,完成牵制攻势。现任的成吉思汗……”黄石每次念到这个名字地时候都会习惯性地摇摇头,不知道林丹汗威名赫赫的祖先现在会不会正气得在坟墓里发抖:“现在这位成吉思汗虽然能力有限,但他对我们来说还是太重要了。”

位于辽北的蒙古盟友不仅对大明有利,这样的一个人坐在成吉思汗的位置上也对大明没有威胁。为了长远和眼前的战略利益,黄石决定暂时不去想经济问题了。远征海州真是花钱如流水啊,大军暴露在外,黄石不能不给士兵们吃饱,不然就真是嫌命长了。

战兵、辅兵全计算在内,此次东江镇左协共出动三万大军,光每天吃掉地军粮就价值连城,黄石现在每天醒来就催问壕沟的进展,临睡前则在祈祷上苍,希望努尔哈赤赶快回师,自己也好班师回长生岛去。[奇`书`网`整.理.'提.供]总的来说,黄石认为攻击辽阳的机会还没有完全成熟,因为长生岛的攻城重炮还没有造好,他缺乏快速攻破坚固城堡地手段。

……

天启六年五月九日,下午,海州

昨天明军已经把壕沟挖到了护城河旁边,虽然城内守军把大炮调来朝着脚下的壕沟乱轰,但两天下来明军损失却很有限,后金军先后朝壕沟打了无数炮,但成功射入深壕沟地不过十几炮。真正打到人的不过两炮而已,统共造成了八人伤亡,

“引水渠全挖好了,卑职亲自检查了一遍,明天一早开始把护城河地水引开。”营帐里,欧阳欣指着工程图给各位高级军官讲述着计划,现在长生岛使用的地图已

经是清一色的等高线地图,地图上用红色的笔迹标明了土木工程。完成后再用墨迹描实,现在地图上已经几乎都是描实的墨线了。

“三天内我们可以把水排干,唔,算四天好了,然后我们开始在城基上挖地洞,这大概还需要一天到两天,如果城基特别坚固的话,或许需要三天。那么就是七天后。我们把火药填到城池下,开始爆破城墙。工兵条例手册上现有的数据都是演习数据,我们没有实战经验,所以卑职不能保证一次成功。”

汇报完毕,欧阳欣等人稍息,等着黄石的进一步指示。

“嗯,我很清楚这点,放手去做吧,记得把各种数据仔细记录下来就好,我们要用这些来改进工兵条例手册。”

黄石是一个操典偏执狂。继长枪兵操典、火铳手操典、炮兵操典和水兵操典后,他在长生岛还下发了其他各式操典。从炼钢、炼铁到钻枪管、磨枪刃,所有地技术工作都被黄石制作成了条例手册,现在工兵自然也不能例外。

“遵命,大人。”

欧阳欣先戴好了自己的长红缨头盔。然后立正敬礼,一个直挺挺的转身,端着架子走出去了……好,这些动作全是黄石根据军训记忆抄袭来的。

“还要七天,终于快结束了。”欧阳欣走后,黄石深深叹了口气。今天盖州后方送来报告,有大批的运输小车报废了,把它们修复好又需要一笔钱。黄石提笔在纸上加减了一番:“还要七天,就是说至少还要花两万两银子。唉,来一趟海州。我们左协今年一大半的军饷就进去了,而且海州的东西我们还不能全拿。毛帅还指望它们过年呢。”

东江镇的人都知道,毛文龙每次出兵只带够全程三成地粮草,用比较时■的话说,这批粮草就是毛文龙的启动资金。等进入后金领地后,毛文龙就必须进入资金回笼阶段,否则大伙儿就只有啃树皮回家了。

毛文龙的这种习惯导致了他的战略局限性,那就是他极端讲求避实击虚。除了少数物资特别丰富的城堡外,毛文龙一向是能绕则绕,绝不呆在城下吃闲饭。历史上毛文龙一次又一次的挥师千里,在辽东进行大范围的无后方流动作战……好吧,更准确的词应该是流窜作案,次次都能赶在努尔哈赤大军回来前逃回朝鲜去。

黄石不得不感慨:毛文龙果然不愧是算命大师出身,而且他的嗅觉绝对是天才一级地,别人想学也学不来。要是换黄石来指挥,估计那十几万东江“雄兵”不用后金军来剿灭,早就都饿死在野地里了。

昨天毛文龙的东江本部尖兵已经和东江左协建立了联系,黄石知道毛文龙现在正飞速地向着海州赶来。这次毛文龙悬师出击上千里,花销肯定也很大,如果他们不能缴获足够多的东西,那毛文龙估计就差不多该破产了。

黄石既不愿意看毛帮主破产跳海,也不情愿让毛帮主领着十万“雄兵”到辽南去吃穷长生岛,所以他宁可把缴获的大头让给毛帮主。

说曹操,曹操到。

就在黄石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地时候,洪安通兴奋地跑了进来:“大人,探马看见毛大帅的旗号了!”

“多远?”

“就在海州城东十里外。”

……

“毛大帅。”

“毛大帅。”

“毛大帅。”

毛文龙策马驶向黄石的大营时,迎接他的是铺天盖地的欢呼声。在朝廷抛弃辽东的那段黑暗岁月里,毛文龙率二百人、浮海三千里反攻辽东地壮举就像是刺破黑夜的闪电,让他的大名在辽土上广为流传……

如果有建奴突然病死了,那肯定是毛大帅来投的毒;

如果有汉军的家被烧了,那肯定是毛大帅来放地火;

如果有邻居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那肯定是去投奔毛大帅了。

激动的不仅仅是左协地普通官兵,就是黄石的内卫队也都变得异常兴奋。从洪安通开始,整个长生岛内卫原本也都是投奔毛文龙去的,正因为毛文龙的存在,这几十万辽民才得到了不做奴隶、不被屠戮的机会。

内卫队的异常反应先是让黄石惊奇了一下,接着他心中也就理解了。现在辽东后金控制区幸存的汉人不过五十万,而几年来慕名投奔毛文龙的就有六、七十万人,毛文龙对这几十万人来说,不就是再生的父母、救命的神佛吗?不要说这些感激涕零的人们了,就是黄石自己,不也曾两次想投奔毛文龙么?

“真足以激发天下英雄之义胆。”黄石想到此处就跃前一步,深深拜倒于毛文龙——这个拯救了数十万人性命的男子汉之前:“大帅,末将黄石参见!”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