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仞指峰能担否 第十八节 潜流

金求德回扫了赵慢熊一眼,冷冷地反驳道:“什么叫我的机会,你不也是这么想的么?”

赵慢熊哈哈一笑,连忙摆手道:“停,打住,心照不宣,心照不宣,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嘛。”

“但这一切都是你的推论,你没有任何证据。”金求德哼了一声,把话题扯了回来,他犹豫了一下,喃喃地说到:“你说的话虽然很在理,但是……张浚这样的人物也还是存在的啊。”

“不错。但我们可以继续推下去。如果袁崇焕只是愚蠢那自然是万事皆休,但如果是奸佞的话……嘿嘿,昨天晚上我越想袁大人的开场白越有意思,用这个赵二姑娘的问题来起头,真的是奥妙无穷啊。第一个好处就是能安全地试探大人的心理底线,他袁崇焕高举着帮忙的名目,谁也不能说他德行有亏,这个你一眼就看出来了。我昨天一开始所见也和你相同,但我晚上再仔细一想,发现他的深意还不仅止于此。”

“此话怎讲?”

“你真的不明白么?难道大人当时不是处在死地么?”赵慢熊又缓缓地向前迈动脚步,金求德和他肩并肩的走在一起。果然不是白白想了一夜,另一张伪装的幔布被赵慢熊轻轻地揭开,后面的景象逐渐地暴露了出来

“那天大人做出的反应非常激烈,但也是和议和划清界限的唯一办法了,不然以后议和的事情大白天下,我们大人因为参与过这次讨论,就必然百口莫辩。所以说当时大人如果不拂袖而去的话。袁崇焕就已经把大人绑上了他地议和战车。而大人拿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上书弹劾袁崇焕,实际上是最有力的攻击手段,因为大人声名在外,皇帝一定会调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么我们大人的态度也就很明显了。”

金求德反应也很快,他对这话大为赞同:“嗯,经你这么一说,大人的应对看似失误。其实反倒是最合理的?”

“是的,显然在大人心目中,他是把袁崇焕当作奸佞来应对的。但自古大奸大恶之徒,必是大智大勇之辈,如果我是袁崇焕地话,虽然百般试探,觉得大人似乎可以任意揉捏,但毕竟大人多年的勇名在外。不会一点儿也不提防的。这就还要用到赵二姑娘的问题……”

“你不用再说了,到了这个地步我要是还不明白那我就是白痴了。”金求德打断了赵慢熊的话,他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赵慢熊的推导说了下去:“如果我是袁崇焕,必定会在第一时间上表自参,用的借口必定是言辞无状、以致文武不和。如果是我来写这封自参,内容必定是以痛悔不及的口气说自己不该用赵二姑娘地问题激怒大人,但实际却坐实了我家大人德行有亏的事实,这是其一。”

“说的好,其二呢?”

“其二,把议和的事情一笔带过。让人感觉我家大人是恼羞成怒、借题发挥。而这封自参必定走通政司、直达内阁,给人先入为主的印象。以后大人闹得越凶,越证明大人小肚鸡肠,犹如滑稽小丑一般。”

“大善,其三呢?”

“其三。我家大人圣眷正隆,皇上虽然觉得大人小节有亏,但必然把这些东西都留中不发,有关议和的片言只语自然不会传出去,与袁崇焕的声名无碍。可是皇上肯定也会想协调文武,而这个协调多半会从大人入手。到时候我家大人认也不妥、不认也不妥。因为如果大人认了皇上的协调,那自然是袁崇焕说的不错,我家大人是小肚鸡肠、公报私仇;反之我家大人不认,那是削了皇上的面子,我家大人地形象只能加倍的不堪。”

“妙。其四呢?”

“其四?嗯,还有其四么?”金求德皱着眉毛思索了一会儿。猛地一扬头:“哦,对,虽然袁崇焕的奏章不会传出去,但赵引弓的妹妹失节问题必然落入别人耳目,御史可以风闻奏事。本来要得到赵二姑娘的消息才能弹劾赵大人,但现在不同了,事情一旦闹得沸沸扬扬,就需要赵大人反过来证明自己地妹妹并未有损门风了。”

“鞭辟入理!”赵慢熊大喝一声,脸上挂满了冷笑:“不错,宁远、觉华两战,觉华比宁远风光太多了,赵引弓几乎把袁崇焕的风头都抢去了,这样一闹,赵大人含恨辞官,所有的功劳自然都是袁崇焕所有。此外……”

金求德截口说道:“此外那个赵引弓恨的必然是我家大人,而不是他袁崇焕。以前他大妹、父亲的旧恨未去,此番辞官又添新仇,还不知道要怎么向御史痛骂我家大人呢。”

“这也侧面证明了他袁崇焕老谋深算。两年前求亲的事情搞糟了以后,大人让我和吴公公商议如何应对赵引弓。就凭那位一根筋地赵引弓,我本来以为他必会狂怒地攻讦大人,但事后竟然无声无息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时任宁前道的袁崇焕把事情压了下来,从而握住了大人的一个把柄。”

恩,那眼下如何是好。金求德搓了搓手,迭声叹息到:“你怎么不跟着去觉华啊,如果你的推论成立地话,那大人就应该去见赵引弓,答应下他家的婚事。只要大家发现我家大人和赵大人早有婚约,袁崇焕所有地说辞都变成了自打嘴巴,存心混淆是非黑白,赵引弓也会因为大人保住了他的官位而心存感激。”

“再跟赵引弓说说,把他挤兑住不要出去乱嚼舌头,最好是允诺私下在礼部前为他做证,这样袁崇焕根本就不知道事情有变,还会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你的意思是不是这样?”

“不错。正是如此,赵兄弟深谋远虑,我远远不及。”

赵慢熊笑了几声:“金兄过奖了,我本来绝对不会想这么远的,只是大人‘卖国’那两个字说得太突兀了,昨夜我想了很久,认为只有大人对袁崇焕作出这样的判断,那大人后面地一系列行动才变得有道理可循。今天我的一切推论。实际都是建立在大人对袁崇焕那个古怪的评语上的。”

金求德顿时目瞪口呆,过了一会儿才骇然出声:“你说这都是大人的推论?”

“是的,是大人点醒的我,所以我们刚才说的,大人肯定也都想到了。”

“大人第一次见袁崇焕,第一次和他说话,才听了这么几句,就认定他是奸佞、将来会私下议和、会谋害主战将士?你作为事后诸葛亮还要想上一天一夜。而大人一瞬间就判断出来了?”

赵慢熊耸了耸肩:“我不知道大人怎么能从几句话里面得出这样地结论,但我只知道大人喊出‘卖国’那两个字的时候,他就已经给袁崇焕下了结论。”

“也就是说,如果袁崇焕如今天我们所想的这种套路自参了,那大人直觉一样的判断就没有错。”

“是啊,我们的大人,嘿嘿,除了去老张家那回以外,从广宁开始,你见他做过一件没有意义、没有远见的事情么?”

金求德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没有,大人一切的行动都是根据计算,就像这次在觉华的追击战,大人把他自己都算了进去,和军心、士气、还有能得到地利益相权衡。然后进行取舍……大人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他修在中岛上的风车、就像他买来的镗床、就像所有那些被大人称为机器的东西,简直不似人类,我跟随大人越久,越看不透大人在想什么。”

说话的声音渐渐低沉了下去,金求德沉默地走着。忧心忡忡地想着自己的抱负,突然把赵慢熊一把拉住,揪着他蹲到草丛后面。

“前面好像是贺定远和杨致远?”

“肯定是。”

“他们在说什么?听着怎么像男女之间的情话?”

“似乎是。”

“难道他们是?”

“也许是。”

“站在旁边看的那个抱孩子女人好象是贺夫人啊,她竟然站在一旁看,天啊。”

“嘘。你小声点,我们赶紧走。要是被他们发现我们撞破这种事情,大家面子上都下不来台。”

“好。”

……

动静虽然轻微,但却没能逃脱贺定远的眼睛,他疑惑地观察了一会儿,转身对杨致远说:“那两个人地背影,看着好像有点像金求德和赵慢熊啊。”

杨致远也眯着眼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看着有点像,不过他们为什么不出来和我们打招呼呢?”

“难道他们是出来私会?”

贺定远和杨致远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震惊,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他们是怕让我们知道吧?”

“我就说嘛,大人的规矩把人都憋坏了。不过……现在明明来了那么多女先生,他们两个怎么不去教师队转转呢……”

一声女音传来:“都是同僚,你们两个要把嘴管好。”

“是,嫂子。”

“哎呀,可真罗嗦啊。”

……

天启六年二月十一日,

“边军入京?”

老营中响起了一片嗡嗡的骚动声,长生岛众将都纷纷交头接耳起来。黄石笑着把手中的圣旨高高举起,展示给大家看。站在他身侧地吴穆虽然尽力抑制脸上的得色,但嘴角仍不由自主地往上弯了起来。

今天早上圣旨到了长生岛,为了庆祝觉华斩首两千五百具的空前大捷,天启特赐救火、选锋两营入京的殊荣。这也是皇帝在向天下夸耀武功,不仅仅要向臣民展示一支威武边军,也含有震慑国内和四周潜在敌人的含义在内——诸位想给大明添乱的人看看清楚了,辽东地战局日趋稳定。大明官军已然重新夺回优势,这支精锐部队已经可以抽调出来作为战略机动部队了,你们谁嫌命长尽管出来试试。

类似夸耀武功地行为在正德朝后还没有出现过,黄石品味着圣旨的含义,太内启皇帝的得意之情溢于纸上。此战觉华、关宁众将也多有斩获,更是其后衔尾追击的主力。所以内阁

认为后金不过如此,辽镇精兵足用。

不过皇帝和内阁同样也是谨慎地。他们并没有规定具体的进京时间,朝廷地意思就是黄石趁现在战局稍稍稳定,迅雷不及掩耳地进京夸耀一把武力,然后再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对付后金。

虽然黄石觉得这个设想有些孩子气,可是一想到天启那孩子般地年龄,他也对年轻皇帝的这份虚荣心感到释然了。黄石已经把具体的报功名单呈上去了,天启一概准许,因为黄石的请功。他还特批章明河和章观水两人可以改回原姓,以后就是贾明河和蒲观水了。

跟随圣旨一起到达的是天津卫派出的水营,天启皇帝特拨了二十万两内币用作这次炫耀武力的经费,还说如果不够可以再找他要。

从军事角度来说,把两营暂时抽调出辽南也不是完全不可行。盖州光复后,辽南东江军的警戒线再次大大前推,和后金政权之前地做法一样,东江镇左协也是虚防盖州,只在城旁修了一个小堡垒,然后留了一百多警戒骑兵。

如果后金军主力趁机大举南下。等他们在盖州储备好粮食以后,估计黄石也从北京赶回来了。而如果后金只有部分军队通过复州,那他们未必能从磐石营及另外几营东江军手中讨得好结果,何况东江军还有主场之利。

自从张盘率领五十人收复旅顺以来,选锋营就是辽南东江军的战斗部队。历史比黄石一手拉出来的救火营还要悠久。所以这次朝廷让两营入京,不但有平衡辽南派系的意思,同时也是向东江本部和右协隐隐暗示:朝廷绝对不会忘记毛文龙的开创之功,也不会忘记在辽东宽甸等地艰苦战斗的东江将士。

只是朝廷虽然知道选锋营和黄石靠得很近——他们连军旗都改了,黄石也根本没打算隐瞒这点,但朝廷根本不知道黄石对选锋营的控制到底有多么强有力。

教导队占据了普通官兵的训练时间。而他们的业余生活则深受忠君爱国天主教的影响,受到广大官兵喜爱地棋类、牌类和足球比赛也都在教会的控制之下。

由于这两者夜以继日的洗脑工作,选锋营早已经被长生岛体系彻底吞了下去,他们的家眷也都被黄石搬到了长生岛一起吃食堂。选锋营的几位军事领袖本来就根基很浅,所以也都从独立地位被降低到贺定远、金求德这样地附属武将了。而黄石分给他们的功劳也让他们心满意足。

从万历朝后期开始,皇室内库收入大增。仅海税一项就超过四百万两白银,大约是国家正税的两倍。虽然天启皇帝有些大手大脚,但内库此时仍然充盈,所以黄石知道现在入京会是件美差,天子为了体统肯定会大加赏赐。

两营共有五千官兵,辛苦跑一趟京师为皇上挣面子,每人怎么也得赏十两银子吧,不然怎么体现国家富强,那么最少也能捞个几万两白银了。再加上其它零七八碎的赏赐,黄石相信能捞回几年的军饷来。其他军官也都和黄石看法差不多,一个个红光满面只等着去北京发财。

东江镇左协一年不过几万两军饷,想来其他各部指挥官肯定也希望能从中分一杯羹,黄石派人通知张攀他们协防复州,并宣布所有协防复州的军队都会得到额外地军饷。长久以来黄石一向是老大吃肉,手下怎么也有口汤喝,这个好传统绝对不能丢。

长生岛紧急动员,选锋营被调到了长生岛,而磐石营则迅速前往复州接替他们的防区。张攀、尚可义兄弟接到黄石的命令后,也都兴高采烈地准备向复州出兵了,黄石保证一定让他们在复州吃好喝好,还会给他们士兵每人一份赏钱和新衣服。

就在辽南紧锣密鼓准备进京为天子炫耀武力的时候,皇帝收到了孙承宗的一份奏章。

“……文龙以孤剑临豺狼之穴,飘泊于风涛波浪之中,力能结属国,总离人,且屯且战,以屡挫枭酋。且其志欲从臣之请,牵其尾,捣其巢。世人巽软观望惴惴于自守不能者,独以为可擒与,真足以激发天下英雄之义胆,顿令缩项敛足者惭死无地……”

这封奏章从毛文龙以二百兵起家开始,概述了他苦心开创东江镇、收拢难民、控制朝鲜地功绩,毛文龙这次统帅东江难民武装直捣沈阳,更是和辽西文武、关宁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篇奏章历史上让高第立刻倒台了,但今天天启看完后,却把奏章翻回来又仔细搜索了一遍:“孙先生好像没提到黄石啊,一个字都没提到。”

说完后天启缓缓把奏章合拢,轻轻放到了一边,语气里也透出了些失望和遗憾:“孙先生似乎对黄石成见太深了,至于吾下旨让边军进京一事,孙先生更是反对得厉害。”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