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仞指峰能担否 第一节 忠言

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黄昏

取胜的明军基本完成了对战场的清理工作,盔甲一共缴获了千又五百余套,刀剑枪戟也有两千余件,这些装备关宁众将似乎没有太大兴趣、也不太好意思和黄石分,所以就统统归了东江军所有。那些刀枪剑戟也就算了,可盔甲实在是好东西,它可是军国之器、理论上边军战兵也只能按人头发给。盔甲就是在觉华这个仓库中心也没有什么储备。

入夜后在黄石的营中,长生岛的参谋军官测试起了武器,其中也包括关宁军的各式火铳,觉华关宁军有些库存的鸟铳根本用不上,黄石就让手下看看这批火铳的质量如何。明军的鸟铳是仿造日本的火绳枪做的,不算很重也不需要支架,如果可以用的话黄石就打算把它们运回去给辅兵使用。

有了上次测试旅顺鸟铳的经验,长生岛的参谋军官为鸟铳点火后就拼命地逃开,而连续测试的三支鸟铳都不负众望地炸膛了。邓肯作为长生岛资深的火器专家,在仔细检查了一遍鸟铳后向黄石汇报,这批鸟铳比上次遇到的还要偷工减料,内径都只旋镗了一次、最多不超过两次,所以必须要大大地减少装药量,否则一点就炸。

“废品,完全没有用的废品,我大明的工部官员都该被吊死。”听到邓肯用“我大明”这三个字的时候,周围的都没有特别的反应,因为邓肯用这种称谓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事情了。

黄石还拿了些三眼铳回来,这种装备是明军最喜爱地武器,姚参将他们慷慨地表示可以送黄石五百支。三眼铳因为有一个厚实的外壁。炸膛的可能性比较小,但它使用的铁都是用煤冶炼的生铁直接铸造地,所以质量比长生岛现在使用的熟铁枪管还要差。为了安全起见,邓肯觉得最好也要也不要按照定额去装药,而且这东西枪管又短。威力小得可怜

“使用安全装药量时杀伤力与弓箭相仿佛,远远不能和弩机相比。四十米外对棉甲有轻微致伤能力,二十米外对铁甲没有致伤能力,与其用这个,还不如给辅兵装备锄头和匕首,至少还可以用来干活。”

邓肯的意见代表了大多数测试军官的看法,这让黄石放弃了白拿些三眼铙走的想法,有了这笔银子,黄石打算在长生岛修一个新的炭火水力炉来炼熟铁,再把炭火熟铁锻造一下用来做枪管。这个三眼铳既然被评价得这么低,那还是婉言谢绝姚参将他们的好意吧。

与此同时,在金冠的大营中,姚参将正在看金参将指挥几个心腹摆弄一件秘密武器……

蓬!

今天金冠向黄石讨了一门长生岛火铳当纪念品后,眼下他正给老兄弟姚与贤展示这件兵器,姚参将绷着脸走向十步外的盾车。对后金的这种装备。长生岛火铙从来就是一穿两洞。同一辆车上还有几根弓箭,大部分头都浅浅地扎在盾板表明,一用力就能扒拉下来,而专门拖过来实验地弩箭也只不过射入了一个头,离穿透还早得很呢。

这种守城弩机当年旅顺防御战的时候张盘也用过,后金的盾车差不多就为了防御明军这种弩机而设计的,姚与贤抚摸着盾车上的几个大洞,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抖动着,眼前火铳造成地可怕破坏让他简直不能相信。过了好久姚参将才抬头和金参将对视了起来,两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脸上都露出恍然大悟地表情。

……

天启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清晨,沈阳

正冲着城门的官道上支起了一个帐篷。帐篷被撩了起来,能看见门口铺了一条厚毛毯子。孔有德懒洋洋地半躺在这毛毯上,一手支地撑着脑袋半在毯子上,另一只胳膊有气无力地挥舞着:“骂,接着给我骂。”

帐篷周围有一批东江难民在城下席地或坐或卧,武器、旗帜七零八落地扔了一大片,他们的马也都解开了缰绳和马鞍,任由它们自行在路边挖掘冻土下的草根。东江难民武装在地上插了好多木棍,把白纸做成的横幅和标语贴在上面,撑起来展示给城上的守军们看。

这些标语和横幅上画满了猪狗、老鼠、青蛙和蚂蚱,明军士兵拿着棍棒指点着上面的东西,一刻不停地给沈阳的守军大声解说着,一口咬定这些东西就是济尔哈朗,从昨天开始,孔有德还让几个军士在城门下唱大戏,把济尔哈朗奚落了个体无完肤。

今天上午孔有德还从女营找来了几个女人,让她们拿着纸做的兵器在城下向济尔哈朗叫阵,这些女人都穿上了花花绿绿地裙子和棉祅,在城下拿腔作势地摆弄一番造型,然后就纷纷表示要和济尔哈朗单挑,质问他敢不敢出来迎战。围观的明军士兵一个个也都把盔甲解开了,七嘴八舌的跟着起哄,为叫阵的女人们喊好。

历史上在努尔哈赤远征辽西时,辽东两蓝旗和蒙古右翼面对着全师而来的东江难民武装时,便是猛将莽古尔泰也龟缩在沈阳城里不敢轻试其锋。这次正蓝旗不在,镶蓝旗和蒙古右翼更是势单力薄,所以无论孔有德在城下如何叫骂,济尔哈朗就是绝不踏出城门一步。

沈阳城旁地山顶上,平辽将军毛文龙静静地看着城门前的表演,镶蓝旗以一部分兵力据守沈阳不出,剩下地则和蒙古右翼一起集结于辽阳。阿敏完成军事集结后,掩护东江军左翼的耿仲明兄弟顿感压力倍增。不

得不退向本部寻求保护。

现在阿敏的万余大军已经出辽阳北上,一直挺进到了虎皮堡安营下寨,和沈阳守军遥遥呼应。这支存在于东江军侧后的野战部队对毛文龙形成了很大的威胁,在他们的影响下,东江小股难民也不敢脱离大部队太远。这更进一步影响了毛文龙地打草谷效率。

进入辽中平原之后,东江军收集到的物资本一直远大于消耗,但从昨天开始,东江本部的粮官就报告收入开始严重减少了。以平辽将军毛文龙多年来的专业眼光来看,几天之内收入就会急剧下降到与支出相抵。然后净损期就该到来了,如果那个时候再开始往家走,等走回家的时候好不容易打来地草谷就又会被吃得七七八八了。

从沈阳通向辽阳的方向上,白天是一柱柱的青烟、黑夜有一团团的火光,辽西的后金大军应该也已经得到消息了,如果东江难民走得晚了,阿敏倒也不介意付出些牺牲拖住他们几天,好让后金大军赶回来给毛帮主一顿老拳。

只是阿敏这次的算盘注定又要落空了,每当这个时候,指引左都督、东江总兵官的那颗将星就会无声地提醒他——是时候了。走吧,退一步海阔天空……

“退兵吧。”毛文龙长叹着气轻声说道,凭借着那股与生俱来的直觉,左都督认为现在退兵正是恰到好处,他回过头大步向下山的小道走过去,同时加重了语气命令道:“立刻退兵。”

“遵命。大帅。”陈继盛和其它东江军官都抱拳鞠躬。把毛文龙恭敬地送走了,在他还是毛文龙亲兵队长的时候,陈继盛对老长官地战略嗅觉就崇拜得五体投地,其他的军官也都对毛大帅迷信得很,平辽将军的感觉真是像占卜一样精确啊。等毛文龙离开后,陈继盛等人毫不迟疑的纷纷下令:

“撤兵,回朝鲜去。”

“速速退兵,返回宽甸。”

“传本将令,全体回师。”

……

辽东明军一拨拨地开拔。孙家兄弟也纷纷背好行装,准备返回朝鲜义州,他们现在住的地方本是一个铁匠铺,努尔哈赤在沈阳周边修筑了大批这样的手工作坊,这次都成了东江难民地临时避寒处。

自打住进来以后。孙家兄弟就仔细检查过整座房屋了,现在他们正做着最后一次清扫。老三和老四正收拾屋里地桌子,这几张桌子本来是他们睡觉用的,但现在已经用不着了,他们俩拿竹片把桌子上的铁片都起出来,一个不拉地扔到了包袱里收好。

老大已经将窗户纸都撕下来了,把它们团了一个卷,和皮革一起塞到背包里,老二则小心地给瓷碗、瓷碟上包好稻草,最后数了一遍数后打包捆好带走。他们出门后点了把火,满心欢喜地拖着大包、小包走向了队伍。

“孙二哥。”

背后传来了一声高兴的喊叫声,老二回头一看,原来又碰上了义州的邻居白家祖孙二人,这些日子孙家小子出去轮换站岗的时候,白爷爷就在野地里掏田鼠窝,几天下来就把近百个田鼠家庭的冬粮纳入囊中。

白家小子不用说,就是白爷爷背上也有小山似的一个包袱,孙家四个兄弟赶忙上去扶住老头子:“白爷爷,您悠着点,小心腰!”

“小子们别看不起爷爷,爷爷的腰板硬朗地很!”从朝鲜义州到沈阳,一路风餐露宿,但白爷爷却日渐精神矍铄。他甩开孙家兄弟,健步如飞地跟上队伍,露着几颗残缺不全的牙,爽朗地哈哈大笑着:“爷爷我心里高兴,高兴啊!”

……

此时的觉华也是同样一个晴朗的凌晨,黄石早早就走上指挥台,冰面上烧了一夜的篝火大多都快熄灭了,只剩下一缕缕地青烟,早班的守卫正有条不紊地和值下夜地岗哨做着交接工作,一夜就又这样平平安安地度过了。

黄石觉得后金基本抢到了要抢的东西,理论上也快该走了,再说宁远和觉华明显都不好啃,而强盗从来都是要计算成本的。何况黄石还记得历史上毛文龙此时会去沈阳城下抢一把,现在辽中平原的防备比历史上还薄弱,毛文龙不去大闹一番才是怪事,努尔哈赤也不会有多少时间在这里和他穷耗。

虽然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黄石想找机会痛击努尔哈赤从而一举扭转辽东战略局面的计划受到的一定地挫折。但毕竟觉华的几万条人命得救了,这里的惨剧和广宁一样被改变。心中充满了成就感,黄石心情变得非常愉悦,嘴里也轻轻地吹着口哨。

洪安通上来的时候,黄石连忙停住了口哨。无论如何在部下面前还是要讲究一些尊严的。昨天他交给了洪安通一个任务,洪安通这是跑来密报结果了:“启禀大人,赵家地二姑娘现在住在她姐夫家,他姐夫是觉华的一个文书,在胡一宁参将的老营里做事。”

黄石看了洪安通两眼,轻声问了一句:“她姐夫姓陈吧?”

洪安通一愣后就反应过来,连忙点头称是“大人明鉴。”

“那为什么赵姑娘要住在姐夫家,你可知道?”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洪安通脱口而出:“好像是因为赵大人家的丫鬟都去宁远堡了,赵大人这些日子公务繁忙都吃睡在衙门。属下揣测,他定是觉得让赵二姑娘自己一个人在家不合适,所以

就打发去和姐姐一起住了。”

昨天黄石还让洪安通设法打探一下赵二姑娘的行踪,但他这次听完了以后却一下子沉默了,既然没有敌踪那黄石也就不在指挥塔上吹冷风了,他走下指挥塔后示意洪安通和他并肩而行。

洪安通已经跟随他多年。彼此间都互相熟悉的很了。黄石交下来的事情洪安通一定回去干。但以前到洪安通向他汇报工作时候,很少有吞吞吐吐的跟挤牙膏一样情况。洪安通的脑子也很好,分析起问题来从来都是头头是道,更绝少有把话憋在心里不说的时候,黄石很清楚地记得,那个别地几次都是因为洪安通对他部署的任务有抵触心理。

等黄石问起他的看法后,果不其然,洪安通开始进言了:“属下以为,大人去窥探这个女子非常不妥。万一泄露了出去,对大人清名极为有害……”

赵慢熊的高瞻远瞩在最近几年不断得到体现,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张再弟和洪安通也成长了很多,但张再弟对黄石的命令总是无条件地服从和不折不扣地执行。而洪安通经常有些自己地想法,甚至会对黄石的命令有所不满。比如现在。

“……大人肩负觉华全岛安危、几万军民的生死,此时不用内卫队多方侦查也就罢了,至少也该让他们休息,怎么好做窥探一个良家女子的事情?”洪安通越说越激动,显然对黄石这个命令非常反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洪安通修炼童子功的原因,黄石感觉这个人变得越来越偏激,随着长生岛的军事形势不断好转,对建奴的仇恨让红安通似乎连一天都忍不下去了。现在洪安通的这番描述里,黄石简直就是一个贪恋女色,轻视将士生命的混蛋了:“大人为一妇人而置部众于险地,属下以为不妥。”

尽管心情一下子被洪安通地这番话搞得恶劣无比,但黄石还是勉强在脸上露出赞许的表情,频频点头说道:“好了,好了,我这事确实有错,多谢洪千总直言。”

“大人言重了。”洪安通听出来黄石语气里的不耐烦,气焰一下子就消了不少,他忙着加上了一句:“这也是属下的一片犬马愚忠。”

黄石闻言长叹了口气:“忠言逆耳,这个我很明白的,你继续说吧。”

“也没有什么要说地了。”洪安通成功地把黄石的好心情统统驱逐后,又絮絮叨叨地说了些他打探来地关于赵二姑娘的消息,如果他把这些放在前面说,黄石或许会听得津津有味,但刚被他正义凛然地进了一番“忠言”后,这些消息就让黄石越听越不是味。

二十七日白天又平静地度过,宁远方向也已经没有了炮声,黄石派出的探马被拦截在冰面上无法登岸。后金军仍然不断排出探马侦探觉华的情报,不过现在他们的数量也大大减小了,参谋军官们都认为这是情报屏障而不是情报触角,他们也普遍相信后金军在为撤退作准备。

对金求德一伙儿的判断,黄石也表示了认可,既然后金军不再耗费马力进行连续的侦查工作,那就说明敌人对进攻兴趣小小,进一步说,黄石认为没有对明军防线弱点的细致探查,努尔哈赤就是想进攻也无从谈起。

三千长生军肯定无力在平原上对抗后金七旗部队,觉华关宁军指望不上,宁远守军更绝对不会出城,眼下的战果也不是不可以满足。黄石传令全军固守后,就主动邀请岛上文武官员来议事,议事完毕后自然就是喝些酒御寒。

黄石敬了姚参将和赵通判各一轮酒后,就借口军务繁忙离开了。

走到觉华两山间的峡谷处,黄石挥手让随行的内卫退下,又前行了不远后,黄石看见了一个孤零零的人影站在寒风中,头面都用冬衣捂得严严实实。

灰熊猫在网上见到了一些有关自己的传闻,某位爱鞑虏、爱督师的网友看出本书是“辫子戏”,一些匿名网友论证笔者可能是日本人、日本籍、日本永久居留、日本留学等等,更从某个爱鞑虏且痛恨大明的百度吧传出一种说法,说笔者的祖先应该姓毛、或者曾经姓毛、至少笔者的真名应该叫“毛雄恢”,还是杭州人士……嗯,笔者到这个帖子里去看了一下,里面发言的大部分人都很面善,有几位是鼓吹奴酋弘历是“千古一帝”的,还有位某族同胞曾考证出“扬州十日是你们汉人的谎言,因为《明史》没有记载”。

起点编辑建议笔者对这些传闻抱着“见怪不怪,其怪自败”的态度,某位前辈写手也用他曾被指认为“台湾人、香港人、日本人”来安慰笔者,他们都告诉笔者污蔑是否认不过来的,而且只会越否认越多。

从善如流的灰熊猫因此决定不否认了,只是一点儿随感罢了:

一个土生土长于天津的普通人,在发现自己同时身具日本人、日籍华人、留日学生、赴日打工仔等多重身份时,在他发现自己突然在杭州有了一批姓毛的本家、而且这个血统同时具有嫡出、庶出、结义三种来源时……嗯,这感觉真好似——有一群从没见过的女人,带着七个不同肤色的孩子,让他们同时抱住我的大腿喊。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