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横扫千军如卷席 第五十八节 瓜分

横扫千军如卷席 第五十八节 瓜分

又在指挥塔上等待了一会儿,派出去的探马终于返回,后金大军尽数撤退到对岸的营地去了。这个消息让黄石和其它几位将领都大出了一口气。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后金军今天走了十几里路来打了一仗,败成这个样子,现在又走了十几里路回去,想来士气已经低迷到了极点,觉华战役看来就到此为止了。这次战斗长生军伤亡非常小,让胡青白医生大部分的准备都失去了意义,随军牧师们也为个别的亡者尽到了临终关怀的职责。

新年前后的天气正是辽东一年最冷的一段,黄石命令留下必要的岗哨,全军回营休息,黄石站在栏杆俯视全军,他忠诚的部下们也都仰首向他们的主帅投来热忱的目光。

“全军——解散。”

“杀!”

……

宣布军队解散后,黄石用力揉了揉脸,站在高塔吹了快两个时辰的风,虽然他征战多年也有些受不了了。看着士兵大批大批地走回到防线后的野战营房中,再也没有必要在指挥塔上呆下去了,心情大畅快的黄石回身招呼几位关宁军将领一起下塔去休息。

刚才黄石下达命令的时候,那六位将领都必恭毕敬地在他身后站得笔直,等黄石和他们走下高塔后,几位关宁军将领就建议置酒高会,庆祝这场大胜。后金士兵也是人而不是牲口,在这鬼一样冷的天气里,夜里再拉出来遛一遍估计就要冻死批人了,因此关宁军将领也都主张趁此机会让士卒饱餐一顿,以防后金军贼心不死,还要再回来打上一场。

首级的精确数字虽然一时清点不出来。但矮墙内被直接击毙的敌军估计就有一千左右了,被打伤导致无法逃走的敌兵更是众多。外面被炮击打死的估计还有不少,后金军把那些尸体也都遗留在了冰面上,都拾起来怎么也还能有个一、两百吧。

黄石看着那六位将领热切而又略有不安地眼神,对他们那点念头也是心知肚明。这帮人既憧憬朝廷的赏赐,又怕自己说话不算数不分他们战功。其实黄石毫无独吞的念头,这次如果不是他们精诚合作,仅凭自己的三千人是无论如何也守不住觉华的。

今天地战斗经过让黄石非常满意。在他的印象里,好像还没有谁成功地和关宁军合作过,这次自己不但和关宁军并肩作战,而且还能取得胜利,这实在让黄石非常有成就感。熊廷弼生前就曾痛斥过他在复州之战中的部署。那次黄石觉得战斗力低下的友军是非常大地负担,但熊廷弼给他讲解了一些御人之术,让黄石明白在一个会用人的将领手中,再无能的友军也是可以物尽其用的。

一边和几位关宁军将领套近乎,黄石一边在自己脑海里搜索着相关的知识。他记得所有和关宁军合作地外系将领中,也就是左良玉曾经占过一次上风。

那已经是在锦州大战之后了,当时的崇祯皇帝已经称得上穷困潦倒,不但得连太监都养不起几个了,宫里的宫女不够他也不敢招,最后只能让他老丈人周皇亲出钱。买了些丫头化妆作宫女来装门面。但李自成三打开封的时候,崇祯皇帝还是做了最后一次砸锅卖铁的努力,包括把他吃饭地铜盘子都典当了,总算又凑了些银子悬赏让左良玉和关宁铁骑去援助汴军。

刚在锦州大战中抛弃了友军逃回来的关宁铁骑一听说有赏银拿,就立刻南下去开封找侯督师要钱去了。其他的援军还好,但同样来开封拿赏银的左良玉好歹也是在辽西混过的人。大家谁还不认识谁啊。当时左良玉一看到后援是关宁铁骑,心里那真是瓦凉瓦凉的啊,结果老左就留了个心眼,当然他也没把自己地心思和侯督师透露。

到了开战的时候,李自成还没有进攻呢,右翼的左良玉就率先临阵脱逃,而且果然不出左良玉所料,李自成才一开始进攻,左翼的关宁铁骑也跟着转进了……该战史称朱仙镇大捷,汴军和远道来援的鲁军被李自成打了个全军覆灭,明朝在中原地战略机动部队被闯军一扫而空。

历数明末历史,也就是左良玉这次胜了关宁铁骑一筹,黄石这次能和关宁军一起打赢敌人,那岂不是把明末那么多名臣大将都压过了一头了么?想到这里黄石心头也是不由得沾沾自喜起来,真是场来之不易的胜利啊。

回到营房后黄石就重申他只要三成地首级,剩下的七成都是觉华关宁军的,这话一出口,姚参将他们立刻就都松了一口气,刚才他们跑到指挥塔上就是为了试谈黄石的口风,看黄石给搬凳子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放下一半的心,现在总算是彻底踏实了。不过具体他们之间怎么分黄石就不管了,他思来想去,不管自己怎么分,肯定都有不满意的,现在已经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又何必去费力不讨好呢。

明确表明了态度以后,自认为事情做的很漂亮的黄石吃惊地看到姚参将他们又使起了眼色,而且彼此之间的交流还很激烈。不明所以的黄石诧异地看着他们,忍不住反思起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没有。

“黄军门,末将等……”姚参将这次用的又是末将等这三个字,周围的另外五位爷也都跟着连连点头,预先肯定了姚参将下面的发言是他们的共识。

“末将等觉得建奴不会再来了,所以……”说话的声音本来就不大,但说到这里的时候姚参将还是停了下来,还把身体向前凑了凑,显然不是要说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

“姚将军但讲无妨。”黄石也认为努尔哈赤再来送死一把的可能性不大,后金政权毕竟只是强盗团伙,而强盗都是欺软怕硬的,这次他们出兵辽西是为了打草谷过冬而不是来啃硬骨头的。

姚参将一边说一边冲黄石眨眼睛。声音也越来越小:“末将等以为当犒赏将士,激发士气,不知黄军门意下如何?”

觉华岛的军户和士兵固然是这几位地私有财产,但库存却是朝廷的财产,那五十万两银子今天并没有分出去多少。鳌拜等三十人顶多只够近千官兵把刀染红。但既然黄石把银子拿出来了,他们几个显然有些心动,看来是不打算还给赵引弓了。

黄石沉吟了一下,缓缓问道:“姚参将所言极是。建奴大军说不定全去而

复返。现在确实不是贪财的时候,当以鼓舞军心为上

屋子里的几个人都明白后金军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黄石这话是一个说地出去的借口,大家就能冠冕堂皇地分银子了。屋子里的人顿时就是一片附和声,都盛赞黄副将果然是高瞻远瞩。分银子势在必行。

姚参将又和几位同僚对了一遍眼神,郑重地伸出了三根手指:“黄军门,我们还三七开好不好?今天金参将已经赏下去的万两银子也算我们关宁军地,如何?”

如果黄石不来觉华,关宁众将根本没有一点儿机会把银子从库房里搬出来。更不要说没有黄石在这里坐镇,他们几个家伙估计早就是死人了。黄石心头不快,脸上也就露出了拂然之色。姚参将见状就嘻嘻一笑:“黄军门吃肉,末将等也就是想跟着喝口汤而已,如果黄军门认为不妥,那么银子二八开。东江军四十万两,关宁军十万两,如何?”

恍然大悟的黄石眼前一亮,目光从另外几个关宁军将领脸上扫过,见他们一个个都是满脸堆笑。还纷纷友善地冲黄石点头。姚参将哈哈笑道:“黄军门明鉴,末将等并非不识好歹之徒。这次承黄军门厚意,分给我们上千颗首级,末将等都不知道怎么报答黄军门才好。”

这六个家伙手下的四营七千兵,再加上驻防觉华的仓库军户,一年军饷差不多有二十万两银子。这次库银虽然不少,但辽西不太缺银子,缺的是首级。这次黄石分给他们地首级怎么看也要上千了,姚参将他们自认为升官已成定局,所以也就不太在乎银子了。不算杀敌的奖金,东江镇全镇一年才二十四万两银子的军饷,姚与贤他们不用想也能明白黄石对银子的需要有多么大,因此关宁这几位将军就觉得自己多拿首级,黄石多拿银子是最合理的分配模式了。

相反,如果做地太不地道,黄石一翻脸他们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姚参将哥几个对力量的感觉都很好,黄石现在是天子眼前红人,他们不会故意去踢铁板的。何况,多个朋友多条路,旁边的金冠也笑着接茬道:“以末将之见,这些银子都该奖赏黄军门手下的将士才对,但末将等转念一想,如果仅仅是长生岛拿走,恐怕朝廷里又有些苍蝇会嗡嗡叫了。”

这番话又听得黄石心中佩服不已,这几位爷一个字不用说,光凭眼色就把事情商量得这么透彻,这种沟通能力……果然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金冠说地也是实情,如果长生岛独吞,那御史不为此弹劾他才怪了,但如果是东江军和关宁军一起把银子分了,就把责任分摊了,起码也能落一个法不责众。想到这里黄石豁然开朗,有道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黄石心里也存着多个朋友多条路的想法,和姚参将他们又谦让了一番。最后敲定还是三七开,五十万两库银东江军拿三十五万两,关宁军的六位将军去分剩下的十五万。

天黑前,赵引弓和吴穆就互相搀扶着回来了。搜索队一直沿着冰面走了几里,又捡回了一些落下的伤兵尸体。他们一共收集到了一千二百多具蒙古人地首级,辫子兵的首级共有九百余具,其中真鞑子至少四百多,回来地时候赵引弓还在一个劲地叹息,说有太多的首级已经无法辨认了。

听到有两千两百余具首级,姚参将他们笑得更是开心,而且在这样的大胜面前。区区五十万两银子又算得了什么?内阁和六部的官员肯定也会想来分一杯羹,当然山东和辽东的文官也不会放过这块肥肉,这才是他们眼前地正经事情。

在分功的大环境下,黄石和姚与贤他们都认为不会有御史跳出来废话,就算有个别不知道好歹想搏出位的人。也肯定会被其他官员认为是挡路的多事之人,他们的弹劾肯定会被皇帝留中不发。

满面春风地赵引弓也一扫战前的晦气表情,兴致蛮高地邀请几位将领一起赴宴,现在他和黄石说话的语气也亲切了许多。和前几天那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态度判若两人。这次赵引弓保住了觉华地土地和库藏,虽然他不能节制黄石,但怎么也可以说自己帮助到了黄石。协调好三个参将和五个游击(黄石带来的金求德和章明河)的六个营的兵力共同作战是运筹之功,这份功劳既然黄石拿不走。那就怎么也跑不出他赵引弓的手掌心了。

借口军务繁重,宴会上黄石只喝了很少地一点酒,趁赵引弓耳红眼热的时候,黄石就拐弯抹角的告诉他银子都被按照事先的悬赏发了下去,五十万两都花了个干干净净。赵引弓先是一愣。然后竟然笑起来,连声让黄石尽管放心,他赵引弓作为觉华地方官,自然会替将士分说明白。

赵引弓的合作态度有点出乎黄石意料,不过既然他这么痛快,黄石也就趁势恭维了几句。姚参将等人更是一哄而上给赵通判敬酒。他们想把赵引弓灌得更醉一点儿免得他明白过来,然后趁赵引弓大醉地机会让他在众人前把话说死,免得明天又反悔。

其实这倒是姚参将他们多虑了,现在赵引弓虽然是喝得有点多,但脑子里还是挺清醒的。刚才去清点首级的时候赵大人就打定主意以后不和黄石作对了。他虽然可以弹劾黄石上岛后的跋扈行为。但既然有这么一场大胜垫底,那任何弹劾也没作用了。急着想分功劳的文官们只会在皇上面前拼命吹嘘他们事先就很看好黄石、拼命吹捧皇帝的高瞻远瞩。而弹劾黄石地奏章他们才懒得去看一眼呢。

赵引弓觉得,如果把自己和黄石不和的事情捅出去也对自己不利,宣扬自己和黄石文武同心明显会有更好的效果。再说从事后诸葛亮的角度看,赏银导致士气大振、士气大振导致大破敌军,这明明是远见卓识嘛,赵引弓不打算说自己是这个明智之举的愚蠢反对者。

酒过三巡,吴公公又扯着大嗓门开始讲故事。无可否认地是,吴穆这厮确实讲得很有意思,跌宕起伏,抑扬顿挫,关键时刻卖的那点小关子也是恰到好处,把人心搓揉得七上八下,黄石真怀疑他以前到底是说书地还是保镖的,众人群星捧月般地听得津津有味。黄石也坐在一边微笑,不过他这时候已经是心不在焉,大战结束后黄

石觉的后金去而复返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紧张的心情也一下子放松了不少,一个念头就盘踞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了。

第十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