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横扫千军如卷席 第五十七节 收获

横扫千军如卷席 第五十七节 收获

东江军的长枪兵给这些刀斧手让开了路,这些关宁士兵就攀过栅栏算去割首级,越过右翼栅栏的这批人才要动手,就看见一个人推开头上的尸体,挣扎着从壕沟下的死人堆里爬了起来。

那个人满脸都是红褐色泥浆,只有那双乌黑的眼睛一转一转地表示出他还是个活物,这人的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响声,衣甲浸透了血水,他左手五指叉开用力前伸,右手还紧握着一把刀。

那些准备过去割首级的关宁士兵本来都是农民,开战前不久还在家里种地,眼见那个仿佛鬼怪一样的后金士兵步履沉重地一步一挪,向前蹭了过来,他面前的那些从没上过战场的关宁军士兵一个个都感到口里发干,喉咙发紧,就不由自主的一个推着一个,脸色苍白地纷纷向后倒退。

得到队官王启年的示意后,独孤求单手一撑越过了栅栏,随手把面具撩了起来,大步流星地向着那个后金士兵走了过去。他双臂自然下垂,把长枪随随便便地横在大腿前,独孤求脚步轻快地一直走到那个人面前不到两米处才停下,脸上还带着不屑一顾的轻蔑表情。

那个重伤的后金士兵弯了弯腰,拿出最后的余力把刀拉到身后做出了一个搏斗的准备动作,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紧盯着独孤求的眼睛。

独孤求缓缓把长枪平端到胸前,手臂迅捷地一挥,横过来的枪柄就闪电般地抽在了对手的小腹上,跟着倒转长枪又对着敌人前胸快速的一收一捅,那个后金士兵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手里的刀也掉落了。

本来长生岛的制式长匕首就是加了短柄地枪刃。独孤求当辅兵的时候已经用匕首杀过人了,现在他在一帮目瞪口呆的新兵面前,独孤求大步走到跪着的敌人身侧,握着枪杆前端,如同以前拿匕首一样地把枪刃比在了敌人的后颈凹陷处。

那个人还伏在地上。毫无反抗地能力。独孤求一戳就把枪刃刺入了对方的脖子,然后一拧一转拔出枪。颈椎被绞断的后金士兵脑袋歪在一边,独孤求从刀斧手那里拿来砍刀,熟练地揪着辫子割下首级。无头的尸体如同一个沉重地包袱,重重地摔倒在地面上,结束了最后的痛苦。

长生军的首级不用自己留,独孤求把脑袋扔在一边,转回身头也不回地走向了自己的队伍中。在关宁新兵面前把下巴都扬上了天。独孤求一边向自己的木栅栏走去,一边忍不住想道:“这鞑子还真是不堪一击啊!”

越过栏杆后,独孤求享受到了一片小声地喝彩,同袍们都觉得他又给东江军小小地挣了一点面子,他现在的果长李根正好就是以前教如何割首级的师傅。李果长还和独孤求碰了一下手掌,喝了声:“硬是要得!”这种同袍气氛也是为黄石所极力鼓励的。

那些关宁军的农民刀斧手一个个脸色木然地看着这杀人场面,独孤求一脸平静地向着他们走过来时,这些新兵蛋子都敬畏地给他让开一条路。这个东江兵轻巧地跃过栅栏后,那个死者地血也差不多最终流尽了,那些从没有见过战场的士兵们这才如梦初醒的开始剧烈呕吐。

黄石看着下面吐得七扭八歪的新兵。他们的磨蹭将会消耗不少时间,黄石扬起头来向西张望了一下,努尔哈赤的王旗正在远去,后金大军也渐渐要退到白雾后面去了。黄石就命令自己地长枪兵整队出发,配合姚参将的刀斧手一起进行战场清理工作。他下完这些命令后。转身向赵引弓说道:“赵大人是觉华守臣,还请为末将上个奏章。证实今天的战果。”

作为客将,这份战功奏章自然不用吴穆来写了,看着眼前辉煌的胜利,又惊又喜的赵引弓连声答应:“没问题,包在下官身上,一旦清点完首级,下官立刻就写奏章直奏天子。”

眼看着明军开始打扫战场,而本方地部队也已经退得连影子都不见了,地面上还剩一口气的后金士兵都明白对东江军、尤其是长生岛黄石求饶也没有用,这个人从来不收留俘虏。心知必死无疑之后,不少重伤待毙地后金官兵勉强撑起身,向着明军戟指大骂。

在三条通道的出口上,大批的尸体垒成了高高的人墙,既然爬也爬不走了,那些被打断腿的后金官兵也就索性停下休息,他们背靠着人墙,喘着临死前的最后几口气。一切希望都破灭后,他们对逼上杀人的东江士兵视若无睹,连挣扎反抗都懒得做了。

这些等死的人在长生岛官兵把枪刃刺进他们的身体前,都纷纷指着黄石的所在——指挥塔大喊着各种语言,有满语、蒙语,甚至还有汉语。一时间几百人的临终叫声交织在一起,铺天盖地的向黄石、东江军和关宁军将士、还有观战的人群涌来。

但黄石却显得毫不在意,

他旁边的吴穆更是听得哈哈大笑,还抚胸长叹:“想不到鞑子也这么怕死,咱家还以为他们的心不是肉长的呢。”

赵引弓和姚与贤对视了一眼,后者小心地问吴穆道:“敢问吴大使,那些鞑子说了些什么?”

“赵大人、姚将军,你们听不来建奴的话,难道还听不懂那些汉军的话么?”在辽东和后金交战了这么多年,现在不仅黄石会听说些满语,就是后来的吴穆也能用满语骂人了,他先是得意地复述了几句对面的话,然后翻译给那赵通判和姚参将听,大意和那些汉人骂得基本也差不多:“以咱家想来,那些西虏鞑子骂得也差不多。”

“吴大使说得好,吴大使高见。”姚参将自然是唯唯诺诺地点头称是。赵引弓听那些汉语骂得十分恶毒,除了断子绝孙、与汝偕亡的诅咒外,就是身化厉鬼、追魂索命的誓言。再看看眼前的战场,赵通判一时竟有所处并非人间之感。他额头上不禁也渗出了汗珠,心里更是阵阵悸动。他忍不住又向黄石这里瞟了一眼,眼睛里也流露出了一丝惧意。

这个小动作立刻就被明察秋毫的吴公公发现了,他现在觉得自己在这帮人面前特别有优越感,所以就加倍地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看到赵引弓脸色得变化。吴公公心中大悦,又抚胸笑道:“赵大人可是担心这些鞑子死后化作厉鬼,骚扰黄军门么?”

一指黄石腰间地两柄长剑,吴穆就迫不及待地推销起他的见识来:“这一把是圣上御赐的尚方宝剑。黄军门奉命把它佩戴在腰上,此剑王霸之气充斥天地自不必说……”

看到赵通判和姚参将都听得连连点头,吴穆就更是得意洋洋了,但上方宝剑总是要收回的,不能为黄石保险一辈子。所以吴穆又点了点黄石另外的一把剑,口若悬河地继续讲了下去:“就是黄军门地这一把剑,上面的杀伐之气虽然不能跟圣上的尚方宝剑比,但也是剑气直冲云霄啊……”

一本正经的吴穆说着就伸臂直指向苍穹,满脸肃穆地重复了一遍:“直冲云霄啊。休要说是些游魂野鬼,就是成精地千年老妖,别说靠近黄军门的身边,就是在几里外遇上黄军门宝剑上的剑气,怕也是要魂飞魄散、神形俱灭了!”

这席话让赵引弓和姚与贤都大为赞叹,他们看向黄石腰间宝剑的目光里也充满了尊敬。黄石听吴穆越说越玄。心里暗暗好笑,但也不好打扰了他的兴致。长生岛地高级军官都知道吴公公就好这口,每次大战结束后他不吹上两段那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可是以前大家都将就吴公公的脾气,对于吴公公能吃几两干饭。人人心里有数,奉承吴公公的话说得虽然不少。但也就是哄哄他高兴而已。这次吴公公难得遇上姚参将和赵通判这两个大棒槌,居然把他的话奉若神明,吴公公大喜之余,自然是大吹而特吹。

后金大军已经退走了,等下面地士兵把首级收集好的时候,吴穆已经成了指挥塔上绝对的核心人物,正站在栏杆前手舞足蹈地分析两军的战略、战术,还把以前的战例拿出来做比较。黄石早已经坐在背后的避风处休息了,喝着茶听吴穆在前面指点江山,把赵引弓忽悠得云山雾罩。

关宁军地姚参将虽然没有什么实战经验,但好歹也看过些兵书,他渐渐也有点觉得吴公公的话不靠谱。可是赵通判却已经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越听越觉得这是个有大本领、大见识的公公,下面的士兵上来要赵通判去检视首级的时候,赵通判还意犹未尽,非常惋惜地对吴公公说道:“吴大使,下官还有公务缠身,只好先行告辞了。”

吴穆不愿意轻轻放过赵引弓这个难得地好听众,他宽宏大量的一挥手:“同去,同去,赵大人还不知道吧,在长生岛,清点首级地工作从来都是咱家来干的。”

说完后,得意洋洋的吴穆就转过身来,对后面的黄石说道:“咱家帮赵大人清点首级去了,黄军门有急事可差人去找咱家。”

黄石连忙站起来回了一礼:“吴公公请自便。”

大胜之后,眼前的所有人心情都很好,吴公公和赵通判互相谦让着下梯走了,关系亲热得就跟哥俩似的。他们走了之后姚参将脸上挂满讨好的笑容,不住嘴地奉承起黄石的功劳来了,坐在凳子上休息的黄石让姚参将也坐下说话,姚参将一脸诚恳地连连摆手:“不敢,不敢,黄军门面前,哪里有末将的位置哪?”

在黄石的坚持下,姚参将也满面笑容地坐下了,他嘴里不断地阿谀着黄石,双手同时兴奋地拍着大腿,心里还在快速地计算自己这次能分到多少战功。原本姚参将觉得自己隐隐然已经是觉华众将之首,这次又力排众力排众议,让大家都不上船,留下来和黄石共进退,拼死博取富贵。

前期准备的时候,嗅觉一直很敏锐的姚参将就全力支持黄石。在大家都畏畏缩缩的不敢出头的时候,只有他老姚陪着黄石去跟赵引弓要银子,给黄石摇旗呐喊。战斗期间姚与贤更是咬定青山不放松,唯黄石马首是瞻,还陪着黄石站在这个指挥台上。万一被突破了跑都来不及。现在大功到手,姚与贤琢磨自己怎么也能分到最大的一块肉,不然别说自己不答应、东江军将士不答应、黄宫保也是绝不会答应地。

想到得意之处,美滋滋的姚参将笑得见牙不见眼。连奉承话都说不利索了。黄石和姚与贤攀谈的时候,另外几个关宁军的将军也都坐不住了。鳌拜一伙儿偷袭的是金冠金参将地阵地,金参将一看战斗告一段落,立刻就把几十个人头一起送过来了。虽然这几天金参将一直感觉有些不舒服,不过既然大功已经立下了。他身体再不舒服也要挺着把自己的一份功劳先拿到手再说。

金参将和几个亲兵把一大堆首级拖上指挥塔以后,亲自捧着十来个颗人头快步跑到黄石面前,眼睛已经笑得眯成了一条线:“末将奉黄军门将令坚守左翼近端,斩首三十级,幸不辱命。幸不辱命啊!”

黄石好奇地问起了战斗过程,金参将连忙点头,抱着怀里的首级就要开始讲,黄石连忙让卫兵给他看座。

金参将闻言大惊,抱着怀里一大堆首级退了两步,脸色都一下子变白了:“黄军门面前。哪有末将的座位?”

黄石起身亲手接下金冠地战利品,然后请金参将坐好,金参将连声说道:“折杀末将了,折杀末将了。”

金参将坐下来添油加醋地讲述起左翼悬崖上的战斗过程,经他一描述。真是好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战,金冠的亲兵队长白长发还在关键时刻插上一两句:“……仰仗黄军门虎威。我家大人身先士卒,总算是把建奴打下去了,方确保左翼无失。”

黄石神色肃穆地听完,也是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大气:“多亏金参将了。”

“黄军门谬赞了,谬赞了。”金参将笑得嘴巴一直咧到了耳根,眼睛也又眯眯成了一条细线。

金参将话音未落,几人就看见梯子那里又冒出来一个红缨盔尖,原来是负责防备长生军右侧后方的胡一宁也来了。胡参将气喘吁吁地爬上来后,顾不得歇口气就连忙点头哈腰地问道:“黄军门,此战末将可曾帮上一点点忙?”胡一宁和金冠一样,见到大事已了就急忙抛下自己的部队和岗位,争先恐后地赶来指挥塔黄石这里了。

“当然,当然。”虽然胡参将和金参将都是擅离岗位,但黄石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泼他们的冷水,何况后金军确实已经退得连影子都看不见了,黄石冲着胡一宁一挑大拇指:“有胡参将和金参将在左右两翼,本将方可后顾无忧。”

就是人越来越多,指挥塔上的板凳有些不够了,黄石眼睛四下扫了扫,口中已经叫了出来:“来人啊,给胡参将看座。”

“啊~~~~~~~”胡参将发出一声惊呼,带着满脸不能置信的表情,扯着大嗓门喊道:“黄军门面前,哪有末将的座位!?”

好说歹说一番,胡参将很勉强地坐下了,还没有等黄石回到自己地座位上,就看见梯子那里一口气又上来了几个人,原来季善、吴玉、张国青三位游击也坐不住,都急急忙忙赶来这里打探消息了。

黄石自然又是一番勉励,等他琢磨着让这三位坐什么地方的时候,指挥塔上又是一片惊叫:“黄军门面前,哪有末将等的位置?”

……

战斗停止后,长生岛的黑衣政工人员又及时地涌到了队伍前列,挥舞着宽袖向将士们叫喊:“胜利,胜利,为上帝所垂青的大明,为上帝所喜爱的东江军……”

牧师团是长生岛部队地重要洗脑工具,号称绝不外泄的个人忏悔也是长生岛收集官兵思想动向的重要途径之一。当然,黄石不会做杀鸡取卵的事情,士兵的忏悔记录都是不记名地,无论在里面看到什么大逆不道的想法,张再弟都不会去追究是谁说地。

为了更好地保护这个工具,长生岛牧师团所有的口号都要先经过吴公公的审核才能使用。

“以诚敬神——”

防线上黑压压的人群同时高举起手中的武器,攘臂高呼:“则祷无不应。”

“以忠事君——”

三千东江军官兵们站得笔挺,将士们的盔甲比冰雪更闪亮耀眼,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斗志直冲霄汉:“则事无不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