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窃明》 横扫千军如卷席 第21节 勋章

密密麻麻的火把在风中晃动,黄石的眼光在宋建军脸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慢慢下移,最后凝结在他不停抖 动的手上。宋建军察觉到了最高长官的目光,他竭力想制止这种无益的颤抖,但他越是努力想把恐惧和悲伤赶出去,这些感情就会越恼人地贴上来。他的手在黄石的 凝视中颤得更厉害了,连手臂和紧握着的枪都被手带得开始同步振动。

虽然周围只有火把提供的暗淡光芒,黄石还是把枪杆上那只开始痉挛的手看得清清楚楚,它的指节都因为握得太紧而开始变形了。

“把总宋建军。”黄石又是一声轻喝。

“卑职在。”说话的时候,火铳把总习惯性地把胸一挺,腿也一下子绷得直直的,人看上去也骤然拔高了几寸。

对面人身上猛然散发出来的英武之气让黄石很满意,他的口气也变得刚硬起来:“你何时加入救火营,都得过什么勋章?”

宋建军回话的声音中似乎也带上了金属碰撞之音,他大声说道:“卑职天启三年五月投效大人军前,卑职一共得到过两枚英勇勋章和两枚突击勋章。”

所谓英勇勋章就是授给那些重伤士兵的勋章,这个创意是黄石从前世电影中看到的美国“紫心勋章”中借鉴过来的。而“突击勋章”嘛,顾名思义就是给作战勇敢 的士兵靠突击获得的奖励,这种勋章一般给与坚守不退、引领冲锋或是坚决执行进攻命令的士兵(勋章制度当然还有待完善)。宋建军已经得到了四枚勋章的经历, 足以让黄石明白他为什么能在短短两年内从普通士兵升为火铳把总。要知道火铳兵本来就大多是老兵,火铳把总当然要让老兵中的精锐当才能服众。

黄石的目光越过了身前的老兵,他昂首扫视了全场一圈,用尽力气大喊道:“救火营乙队,这次每人都发一枚突击勋章。当然,乙队每一名战殁者也都应该得到一枚。”

下面的士兵没有一个人出声,连窃窃私语都没有。每个人都觉得这个奖赏是理所应当地。黄石从那些人群上收回了目光,他在自己的怀里摸索了一番,掏出了一个 沉甸甸地铜牌,然后用力高举着这牌牌,缓缓转身把它展示给下面的每一个士兵看。这个动作顿然让台下一片嗡嗡声。其中充满了惊叹之意。

这铜牌是锻造的,上面的花纹中有一条和救火营军旗上一模一样的蝮蛇,只是没有救火营军旗上的云纹而已。其实磐石营地军旗上也有一条完全一致的蛇,磐石营和救火营的军旗区别只在于把救火营上的云纹换成了一座青山而已,那条呲着毒牙、吐着火信的蛇就盘旋在青山上。

这种特别的勋章叫“卓越”勋章,是在黄石有了水力锻机后才开始锻造的。一共分为三级,分别是金制、银制和铜制的。到目前为止,黄石只发给了贺定远和杨致远一人一块“三级卓越”勋章——也就是他现在手里拿着地铜勋章,以奖励他们分别在南关之战和JP下关立下的功绩。

转过一圈后,黄石又低头注视着眼下的宋建军。后者现在手已经完全不抖了,宋建军也大概猜到了后面要发生的事情,就是实在不敢置信,人已经激动地要喘不过气来了。

“救火营乙队火铳把总宋建军,在全队军官伤亡殆尽,八成士兵战损的危机关头——”黄石重重地拉长了尾音,同时把声音也提高了八度:“带领全队官兵坚持作战并维持了全队的士气,出色地尽到了自己的职责。”

黄石下了小土台,走到了站得如同旗杆一样的宋建军面前,用力大声喊道:“我黄石之治军,有功必赏。为了奖励宋建军的卓越功绩。特授予‘三级卓越勋章’一枚。”

在亲手把勋章挂到宋建军脖子上前,黄石还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宋把总,能有你这样地部下,真是我黄石的幸运。”

“大人言重了,折杀小人……”宋建军乍一听到面前的太子少保说出这样的话,出生以来的经验一下子就又占了上风,他下意识地膝盖一打弯,就要跪下磕头逊谢。

“宋把总。”黄石喝声虽轻,但却带着一种不容质疑地威严:“站直了。”

把黄灿灿的铜制勋章给宋建军带上后,黄石后退了两步,第一个开始鼓掌,他身后的洪安通也立刻带着内卫队开始拼命鼓掌喊好。宋建军背后的鼓手和旗手想起战 段的同袍,他们在鼓掌的时候一边大声喊好,一边也都流下泪来。场地上的数千官兵,也都把武器抱在怀里,一个个把手掌都拍得震天响。无论是军官还是最低级的 小兵,他们也都憧憬着有一天能当众得到这样的荣誉——第三枚长生岛珍贵的卓越勋章就这样发给了一个默默无闻的低级士官。而且在他们看来,这个理想也并非遥 不可及。

“大……大人……”宋建军的声音哆嗦得已经快不成调了,他左手把勋章扶在胸前,磕磕巴巴地说道:“卑职要天天带着它,戴在盔甲外面,让每个人都看见!”

黄石微笑了一下:“当然应该如此。”

“大人,卑职发誓,以后无论有什么东西挡在大人的军前,哪怕就是一座大山,卑职……”宋建军用力地把右手中的长枪在土地上顿了顿,发出了两声沉闷的咚咚响,他的手臂此时既坚定又有力,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颤动:“卑职也会用这杆长枪——为大人把它推开!”

黄石赞许地点了点头:“我对此深信不疑。”他略一停顿后又追问道:“宋把总你没有参加过训练队吧?”

“回大人话,没有。”

训练队就是长生岛的第一期士官学校,其中很多培训出来的士官都作为军官的种子被继续培养下去。现在长生岛所有的副千总以上的军官都是训练队出身,那些参谋和情报军官也都是训练队出身。现在各队把总里都有不少是训练队出来的,可宋建军这样积功晋升为把总倒也是不少。

宋建军的回答并不出乎黄石意料。他本人就曾给全部地训练队成员教课,所以那些成员他也基本上都有印象。黄石毫不犹豫地对宋建军下令道:“本将现以救火营营官身份,任命加衔千总宋建军其人,暂时代理救火营乙队,直到救火营返回长生岛为止。”

“遵命,大人。”宋建军意气风发地大声回话。在这段时期内,他就是黄石的直辖军官了。

黄石淡淡地又补充了一句:“到了长生岛以后,本将会再派人来接管乙队。到时你会被卸掉一切职务,本人则去向长生岛教导队报到。”

宋建军倒抽了一口凉气,大家都知道教导队就是长生岛培养核心军官的地方,这个教导队里的成员也会有机会接触到所有的长生岛高级军官。比如杨致远会来给大 家讲述军规和军法的细节和意义,金求德也会安排教导队成员去参谋队实习,还有贺定远、李云睿、邓肯等等等等,都会来给他们上课,讲述长生岛的各种军事条例 和经验。诸如步炮协同、训练新兵、情报分析和利用、后勤的运输、补给如何定量等知识。此外就是黄石自己,也会教这些成员读书认字。长生岛现在的军规有这样 的规定:任命的队副及其以上军官都必须经过训练队或者教导队的最终审核(当然不包括之前的任命,比如贺定远、金求德那老哥几个)。

根据长生岛的军事条例,所有的新兵也会由教导队的精锐老兵来带。这样既能让新兵快速成长,也能让教导队地学员有机会练习他们学到的东西,而且还能有助于建立未来军官和战兵之间的感情。

教导队的审核非常严格,但一旦通过最后的审核,宋建军就会得到所谓的长生岛“千总资格认证”。这就意味着他有机会进入参谋队、情报队,或者是回到部队里 当队官和队副。当然,就算通不过最终的审核,从教导队毕业的队员也会分配给部队做把总,只是宋建军的志向当然不是原地踏步了。

“大人。遵命,大人!”宋建军使出吃奶的力气大叫了起来。

与此同时,救火营辅兵队地大部分成员正在吃饭。独孤求刚领到口粮才坐下来开始吃,就有人过来通知他吃完后立刻去辅兵队队长处报到。独孤求三口并作两口扒拉完碗里饭菜,就急匆匆地离开临时食堂赶去指定地点了。

到了指定的地点,独孤求立刻看见救火营辅兵队和内卫队的几个官兵,举着火把严肃地站在那里,他赶快就找了一个地方站好。一会儿又陆陆续续地来了几个人。

用余光看请自己身边的人以后,独孤求就开始紧张了,干唾也一口接一口地咽了下去。因为他注意到这里的十几个人都是前汉军成员。独孤求来到长生岛以后,表面上虽然不敢做串联,但是私下谁当过汉军他还是心里有数地。他们感情上也更亲近一些。

本来这种同病相怜感已经被救火营一视同仁的态度冲淡了不少,但等独孤求注意到今晚被召集的都是救火营辅兵队里面的前汉军时,他心里的不安一下子又涌上了 心头。独孤求大气也不敢透一口,紧张地偷瞄着内卫官兵的严肃表情。他们的脸在黑夜中被火把照得忽明忽暗,让独孤求越看越觉得恐怖。时间在一分一秒的等待过 程中逝去,独孤求额头上开始渗出冷汗,脸颊上的肌肉也开始痉挛抖动。

救火营辅兵队队长终于来了。他大步流星地走到了这快二十个前汉军士兵身前。

“立正——敬礼。”

随着两声简短的口令,独孤求也和其他人一样,把双腿并得紧紧的,然后齐刷刷地向着辅兵队队官躬身抱拳:“见过大人。”

辅兵队队官干脆利落地回了一个军礼:“稍息。”——这又是黄石从他前世借鉴过来的一个口令。

辅兵队队官把他们的名字一个个点了过来,独孤求也机械地应了一声到,然后静静地等着他的下文。

辅兵队队官昂首挺胸,声如洪钟:“本官也就不避讳了,今天这么晚了还叫你们来,第一个原因是:你们都是前汉军士兵!第二个原因是:你们是救火营辅兵队各把总举荐的人员。你们今天的表现都非常卓越突出。”

黄石早就下定决心要把投靠过来地汉军统统消化掉,变成不折不扣的长生岛一分子。而这个精神也在长生岛新出台地各项条例中得到了体现。

“根据我长生岛的条例,凡是表现突出的辅兵,将被举荐为我长生岛的战兵。而一旦成为长生岛的战兵,你们就会得到每月一两四钱的军饷,并享受超过辅兵、军 户地各种待遇(比如吃饭可以多一条鱼)。我们会优先安排战兵成亲;受伤的战兵的治疗是免费的;战兵家属如果生病,也可以享用免费的汤药;而且你们以后立下 的功劳,都会在未来得到东江镇世袭的田土作为补偿……”

那个辅兵队队官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堆战兵的好处,把下面地人听得怦然心动。独孤求现在已经完全放下心来,就等着队官宣布他们成为战兵的正式命令了。

“但是——”队官拖长了嗓子,引起下面极大的注意力后才加重了语气提醒说:“你们现在都在我长生岛的‘保护前汉军’条例范围内。你们都还没有超过条例规 定的三个月期限。可是长生岛战兵训练是非常严格的,和不许辱骂、殴打、触犯你们的条例是相违背的……根据大人的命令,任何希望成为长生岛战兵的前汉军士 兵,都必须自愿放弃保护条例。”

“我们长生岛的战兵训练,非常非常严酷,被打个半死是家常便饭。”那个队官摇了摇头,眼睛中也流露出了一丝不屑,声音里中更是带上了些许蔑视。那个军官朗声问道:“你们——敢加入吗?”

“本官最后声明一遍,根据太子少保大人的命令,你们必须是自愿加入长生岛战兵部队的。”再一次得到下面人的肯定答复后,辅兵队队官严肃地点了点头。把位置让给了同来地一个内卫军官。

那个内卫军官走上小讲台后,清了清嗓子:“你们将留在辅兵队直到回到长生岛,然后所有被举荐地辅兵——也包括你们,都会被转移给长生岛新兵营进行为期三 十天的基本训练。教导队会为你们派出教官,指导你们熟悉战兵口令、鼓点、旗号和队列。然后你们会被重新发回野战营各队,也就是你们自己的战斗集体,野战营 各队也会安排老兵指导你们。再过六十天,你们就会是合格的长生岛战士。”

内卫军官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扫视了一遍台下的众人:“诸位弟兄,你 们选择了一条充满光荣和荆棘的道路。长生岛战兵是大明最精锐的士兵,也要承受最严酷的训练和最严格的军事条例。但你们一定会得到东江镇世袭的田土,一定会 立下无愧祖先、福荫后人的战功。那些表现优秀的人,也一定能成为把总,成为千总,甚至游击、参将,这是太子少保大人许诺给每一个战兵的未来——诸君努 力!”

黄石脚边的牛录旗已经是层层叠叠的一大片了。磐石营戊队和马队也完成了汇报,雄赴赴地走了下去。数千官兵注视着那堆战利品,整个场地除了火把燃烧的噼啪声,竟是死一般的沉寂。

黄石大喝了一声:“全军——解散。”

“杀~~~”

几千官兵发出了整齐的怒吼,声震全城,响遏行云……”

但他们却没有如往常那样立刻散去吃饭,两个营的士兵们喊完以后没有一个人走动,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过了不知道多久,突然有一声喊叫从兵阵深处响起:“辽阳!”

“辽阳!”

很多人也跟着喊了起来。

“辽阳,辽阳。”

无数的官兵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这么激动,但是人们都奋力大喊起来。

在黄石的前世,今年努尔哈赤本应该迁都沈阳了。因为在那个时空里,后金已经清除了辽南的威胁,而且对辽西也没有什么顾忌,所以努尔哈赤迁都沈阳也可以同时兼顾来自辽北和辽东的压力。

但在黄石的世界里,辽北的林丹汗已经远遁大漠,而辽南的威胁日甚一日。所以努尔哈赤迟迟不能把战略重心从辽西、辽南移开,这样辽阳始终都是还是后金的ZZ中心。

“辽阳。”

“辽阳。”

“辽阳。”

包括黄石和洪安通在内,在场的官兵们都仿佛被这热烈的气氛灌醉了。他们一个个都攘动右臂,奋力大喊着虎穴的所在。

这震天动地的喊声,不仅仅惊动了酒宴上的军官们,也让急匆匆赶来找黄石的吴穆收住了脚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