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窃明》 横扫千军如卷席 第19节 溃围

莽古尔泰正奋勇地和明军厮杀。他单手就把一杆七尺马枪舞得虎虎生威,仗着马力竟能和面前的三个明军打 成平手……准确地说,这也并不是平手。莽古尔泰完全没有反击的能力了。但他吼声连连,一次次左绰右挡地荡开突刺过来的长枪,保护着自己和胯下的战马。右手 累了的时候,他双腿一控马倒镫一步,就上下抡着铁盾防御。

黄石早就看见前线的莽古尔泰了。但他没有想到这厮竟然折腾了这么久还没有被打死。须发皆张的莽古尔泰简直就是后金军的一面旗帜,在大呼小叫的正蓝旗旗主身后,后金士兵一次次鼓起余勇,再次聚集成战阵抵抗。

现在明军谁都知道不能留在这里,全军都奋力向自己的基地杀回去,正占了兵法中的“归师勿遏”和“死地则战”这两条。所以黄石对本方辅兵和那些封建友军的战斗意志也比较放心。而后金军则主要靠他们头目的战意才能维持住士气。

“大人,末将愿意去为大人取来莽酋的首级。”贺定远一直在黄石的耳边软磨硬泡,要不是黄石威权深重,贺定远估计早就自行跑上去了。

“杀鸡无需牛刀。”在黄石心目里,那贺定远可不止一个莽古尔泰的价值。再说黄石也不认可依靠个人武勇的战斗模式。他遗憾地叹了口气:“我本想把这个功劳留给一个长枪兵的,没想到这厮竟然能三进三出不死。看来冷兵器是奈何不了他了。”

碰!

五个站在大部队后面的火铳兵并肩开火。他们奉命集火狙击建奴的正蓝旗旗主。一发铅弹命中了莽古尔泰的坐骑,这致命的一击立刻就把马头击碎了。几乎在同时 还有一发子弹打在了莽古尔泰的大铁盾上。巨大的冲击力把铁盾打得脱手而去,重重地拍在了莽古尔泰地脸上。鼻血长流的正蓝旗旗主一个后仰,和他的马匹一起翻 倒在地的时候就已经不省人世了……

两翼虽然还不断射来弩箭和飞石,但这丝毫不能减援明军移动的步伐。经过四个小时的激烈战斗,现在他们面前已经再也没有任何障碍了。军队保将着转动的节奏继续前进,里面的鼓声也变得欢快、流畅起来。

后金的三个旗主现在都站在侧翼地山坡上,皇太极身后还有小半“重骑兵”,但现在让他们去硬冲官道是不会有任何意义的,皇太极也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他看着明军紧密不乱的阵型,终于颓然叹了一口气,无力地把马鞭和大弓都扔在地上。

代善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后金军的牛录一次次被击溃,又一次次重整起来,然后再被统统击溃。七十个牛录里有五十个牛录伤亡超过一成,已经溃散得完全没有力 量再战了。个别的几个特别敢战的牛录甚至有伤亡近半的,还有不少牛录额真都战死在一线了:“我们已经尽力了。”代善面如死灰地嘟囔道:“幸好明军不做追 击,我们的伤兵都回收了。”

此时莽古尔泰正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他的奴才一直在给他包扎伤口,并给他绑好折断了的左下臂。在这几个小时的战斗 里他全身上下也添了不少处伤口。听到代善的话以后,莽古尔泰挥手推开他身边的奴才,猛地从地上蹿起来,右手抽出腰刀势若疯虎地冲着山下的明军虚抡起一片刀 光,嘴里还大叫着:“我砍,我砍。我砍,砍,砍……”

旁人看他舞得凶猛,一时间都退开了两步。那莽古尔泰一直砍到胳膊上和大腿上的伤口都重新迸开,一直砍到精疲力竭……他最后狠狠地把刀向遥远的明军纵队方向扔了过去,口中还发出了“啊”地一声长啸,然后虚脱了一样地向后踉跄着,脚底下还打着绊,眼看就要跌倒了。

“五哥。”皇太极抢上去和莽古尔泰的奴才一起扶住了他,这才发现莽古尔泰已经是涕泪交流,大颗大颗的泪珠不断地从他眼眶中涌出,把沾满泥土血汗的脸颊冲出了两行沟渠,最后滴滴答答地从他的宽下巴上溅落。

“这么一个不尚智、不尚谋地庸将。”莽古尔泰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他指着黄石的旗帜叫道:“他侧翼留兵不是太多就是太少,进攻的节奏不是太快就是太缓。明明没有我拿捏得好啊……”

皇太极连忙抱住他:“五哥,不要这样。”

“五弟……”代善也跑过来要劝。

莽古尔泰甩开身边的人群,一屁股坐到地上,戟指大叫道:“我身经百战,各种战阵都了然于胸。他黄石每次就是把兵随便拉个阵,然后一脑门就撞上来和你打。”

“我就打,打,打,打,打……”莽古尔泰坐在地上乱抡着两个手臂,一下下都用尽全力,仿佛正在与看不见的敌人搏斗:“但就是怎么也打不下去,打不下去啊……”

莽古尔泰咧着大嘴发出了似哭似笑的嚎啕声,还拼命地拍着自己的大腿:“然后就莫名奇妙地输了,还死了这许多的勇士。”他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哭道:“这些勇士都如同我的血肉一般,就这样毫无意义地死去了。”

皇太极轻声说道:“我倒不认为是毫无意义。”他使了个眼色,那几个正蓝旗的奴才就又涌上去给莽古尔泰重新包扎伤口。

……

贺定远在黄石背后眯着眼望着退入林中的后金士兵,沉声问道:“大人,我们不追击了么?”

“不追击了。我军当务之急是快速返回复州。”黄石手下也有大批士兵负伤,他急着赶回去救治这些伤兵。而且现在天色已晚,黄石再也没有兴趣和对手纠缠下去 了。浩浩荡荡的纵队偶尔还受到来自两侧的流矢攻击,黄石的部下此时也是精疲力竭,没有能力和欲望去攻入树林,进行一场看不到结束的扫荡战了。

各步队都派出些火铳手进行掩护射击,官道两侧已经没有成建制的后金军了。但后金还是有些弩手或趴或躺地伏在地上绞弩机,火铳手虽然积极地向这些散兵游勇射 击。但效果并不好。不过这些火铳手至少也算把后金的轻步兵驱逐到几十米外了,他们对明军的伤害也变得微乎其微,而这种程度地伤害对一支保持了纪律和秩序的 军队来说根本也算不了什么。

今天的作战中马队的表现不是很好。这些骑兵花费了黄石不少钱,但是下马步战的时候却比不上步队。马队成员在贺定远的调教下个人的武艺都还算不错,但是集团作战和纪律却比不上重步兵。虽说黄石也知道骑兵自然有骑兵的工作,但他还是忍不住苦苦思索起针对骑兵地训练方法来。

听到黄石放弃追击后,吴穆就明白今天的激战算是到此为止了:“黄军门真是武功盖世啊,轻松击破建奴大军围困。”吴穆又在进行他招牌式的抚胸而笑,同时在心里暗暗记下——以后遇到伏兵的话,便应该以兵硬冲,必可大破之。

正在琢磨此战得失的黄石连忙抬头笑道:“吴公公过奖了。”

“黄军门太谦虚了!”

“是啊。黄军门真犹如岳爷爷再世!”

尚可义和张攀也立刻挤上前来。黄石在危急关头不抛下跑路就已经让他们很感动了,所以这段时间里他们也都督促着士兵拼命掩护救火营和磐石营。黄石又是用嫡 系在外围抵抗,保护了张攀他们的的军队,这让辽南各部官兵都很感激。选锋营的老兵有不少已经在南关见识过救火营的战斗力了,上次黄石的军队也是保护着友军 离开战场,所以他们在今天的对战中一直紧靠黄石的嫡系本部。选锋营人人都相信靠得越近活下来的机会越大。

而张攀、尚可义他们的士兵都没有,所 以等到黄石的军队击破敌军并掩护他们撤退后,这些官兵就油然升起了对黄石的崇拜。那些选锋营的老兵也纷纷添油加醋地描述起南关之战的场景,把另外两个营地 士兵听得连连点头,也都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下次打仗一定要贴着黄副将的军队站。

还有不少选锋营的老兵则是满心遗憾。他们看见以前的不少熟 人这次都在磐石营的作战序列中了。虽然磐石营参与车轮战也损失了些士兵,真算起伤亡来恐怕比一触即溃地选锋营还要大。但这些选锋营的的士兵们也都心里有数 ——上次作战就是救火营扛大头,这次作战还是靠救火营和磐石营扛,但下次作战就不一定能和他们一起了。就凭选锋营今天的表现,要是独自遇敌肯定是死路一条 啊。

再走了一会儿,后金军的骚扰部队也都不见了。明军重新展开成警戒行军队形,探马、搜索队四出。那些一直在琢磨个人小算盘的选锋营老兵在安 全了以后,也纷纷找机会和磐石营的旧识拉起了家常,最后他们的话题也千篇一律地变成了“怎么才能投奔磐石营?”和“你老哥是不是能拉兄弟一把?”这样的问 题。

章明河自然对这种窃窃私语也有感应,他听过亲兵的秘密报告后也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不过他想的虽然不少,但事关重大他还是要再多加斟酌。 毕竟现在救火营和磐石营都是没有营官的,黄石自己就把两个营的营官都兼任了。章明河思来想去,他自己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当上黄石首个营官的模样。要是黄石任 命章明河为他手下的第一个营官,不要说黄石的老人不服、旧部官兵不服、恐怕选锋营也都不会服,就是他章明河自己都不服……所以,这件事情必须要从长计议。

“禀大人,复州城上还是我大明的军旗。”一个探马兴冲冲地跑来回报。

黄石遥望了一眼就要隐入山后的太阳,长长地吐出了胸中的一口大气,最后一丝担忧就此也烟消云散了:“把这个好消息通告全军。”

“万岁。”

“万岁。”

“万岁。”

在六月底的温度里,这批明军今天渡过了复州并进行了几个时辰的行军,还挥汗如雨地战斗了两个多时辰。他们一个个早都是口干舌燥,汗透衣甲了。听说复州安然无恙之后,这些士兵也知道最多再过半个时辰就可以休息了,所以全军上下也都是一片欢腾,高涨的士气直冲霄汉。

在此前的战斗中吴穆一直望眼欲穿地盼着复州的援军。在不断地失望中他算是把金求德和尚可喜他们恨透了。回师的路上,吴穆一肚子地不满本都酝酿成了怨毒, 他一边告诉自己要把今天的这个经验记住(打仗的时候一定要无条件去增援主帅),一边还在盘算怎么在黄石那里给金求德、李云睿和邓肯下眼药。

但看到这潮水般的欢呼声和沸腾的军队后,吴穆满心的怨恨顿时又被大风吹去爪哇岛了。他抚胸微笑,连连点头地同时还小声赞道:“金求德不慌不忙,果然有大将之才。”此时吴公公心中关于今天的经验总结又变成——一定要安排可靠的人守老巢,遇到事情绝对不能慌乱。

贺定远在这一片欢呼声中凑到黄石跟前,对着他大叫道:“大人,经此一战,建奴必不敢正目视长生岛,必不敢再与我军对阵。”

“哦?”黄石扫了贺定远一眼:“贺游击为什么这样想?”

贺定远一幅自信满满的模样,想也不想地说道:“那建奴设下如此罗网,调来了七十个牛录对付大人。又是弩机又是拒马,连旗主都身先士卒。结果还是被我们溃围而出,杀伤甚重。如此,岂有再敢与我军列阵对圆之胆?”

“如果建奴在我救火营乙队突破的时候撤退,是的,我认为你说得对。”黄石脸上露出郑重的神色。如果那个时候后金军真地选择解围、撤退的话。恐怕日后这些 后金军再遇上长生军的时候就会闻风而逃,再也不堪一战了。而且今天与长生军交战的后金军是来自六个旗的牛录,他们会把这种失败情绪传播给整个后金军。如此 一来,后金方面恐怕再无可战之兵。这也是黄石为什么一看到后金军的部署就认定“建奴败矣”的原因。

可是今天后金军最终还是调整了战略,虽然多付出了成百上千的伤亡,还至少多死了五百人,但后金这七十个牛录的二线兵都得到了锻炼。他们虽然没能阻止明军突围,但气势上并没有遭到无可挽回的打击,士气也没有彻底崩溃掉。

最重要地一点儿是,黄石认为后金旗主和牛录通过这场激战保持住了战斗意志,他们在今天战斗的后半段表现出的顽强和进攻精神,把战斗早期的那种颓废味道一 扫而光,也给黄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歪着头说出了评语:“建奴,现在还是一支能战斗的军队,还没有到彻底失败的境地,我们再不可轻敌了。”

看到贺定远的表情显得有些失望,黄石不禁失笑道:“当然,我们会一仗比一仗更轻松。”

以住长生军的战斗都会很快地分出胜负,所以部队爆发力有余,韧性却很值得怀疑。今天作战到了最后,黄石的部下虽然还坚决地服从命令,但气势上明显已经低落了不少。

“今天我部先是渡河,然后警戒推进,紧跟着进行了强行军,最后还完成了溃围突击作战。”黄石嘴里喃喃算了一会儿时间,猛地打了一个响指:“今天从早到晚连续行军、作战七个时辰,大批部队都经历了长时间的矢石洗礼,并在建奴的压力下进行了复杂的队列变换和战斗。”

“这对我长生军来说真是太宝贵的经验了,太宝贵了。”黄石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经此一战,我长生军终于是百炼成钢了。”

贺定远作为黄石的亲信,一向知道黄石最看重老兵和归队的伤兵,更是极端看重军官曾经受到过的战场压力。比如盖州之战后,黄石对那些曾经承受后金军压力的 军官就青眼有加。如果只是这一次的话,贺定远说不定会怀疑黄石看重他们是因为盖州之战他们曾和黄石共患难。但南关之战就很说明问题了,那次战役左翼崩溃 了,还卷击了不少救火营的部队,但黄石事后还是把好多幸存的军官和老兵调入教导队去当种子培养。他们面对压力崩溃时的场面和心理也都被整理出来,作为从参 谋军官到一线军官的必读物。

看黄石笑得欢畅,贺定远也跟着笑道:“末将恭喜大人了,三个月后,我长生岛又可以多一营强兵。”

黄石微笑了一下:“最多不超过四个月,而且恐怕不止多一个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