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窃明》 横扫千军如卷席 第18节 车轮

“向右刺。”站在队伍最左翼的救火营乙队队副大喝了一声,前面第一排的士兵想也不想地转向右刺,七、 八个后金刀盾兵顿时又倒在明军的多面夹击之下。那队副刚刚拔出了自己的长枪,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下一个引枪动作,一个后金白甲兵就已经飞身扑上,一挥刀就把 他紧握枪杆的左臂齐肘砍下,接着一撩手后又把刀插入副千总的肚子里。

这个白甲兵在拔刀受到了后排长枪的重重一击,一尺长的枪刃轻松地划开了他的喉管,向上飞起的血箭直有三尺高。明军军官和他的仇敌面对面地跪在地上,后金白甲兵随即一头扎向泥土,断了一半的脖子里汩汩地流淌着鲜血。

乙队的队副似乎想去捂住腹部的伤口,夹杂着血液和粪便的肠子正从那里流出体外,但他断了一半的左大臂只是徒劳地挥舞了几下,断手还紧紧地握住枪杠没有松 开。垂下头的军官又在视野里看见过来的皮靴,他抬起头,眼睛里已经全是茫然和疲惫。军官的眼都又舞起了一片刀光,他习惯成自然地又作出了反刺动作。这个男 人此时的动作已经非常缓慢和迟钝了……救火营乙队队副,从广宁就开始追随黄石,曾在贺定远手下当家丁,后来加入长生岛的训练队成为预备军官,参加过从旅顺 到复州的每一战。当他倒在复盖间的官道上殉国时,副千总手中的长枪仍勉力抬起朝着斜上方向,让杀害他的凶手冲过来时自己把枪刃撞进了腰部……

眼前的战况让黄石直摇头。后金军又展开了顽强的反冲击,虽然后金军损失很大,但气势上一下子又扳回来不少。救火营乙队冲过三道拒马后伤亡极大,一线的长枪 手已经没有几个是披甲的了,所以对面杀上来的白甲兵又纷纷开始射箭。于是救火营就只好继续向前突击,靠白刃冲锋来把对方远程兵种压制到后排。

不久前黄石下令救火营的乙队转挪到侧翼进行掩护工作。而他们身后的戊队则接替乙队的位置开始集团冲锋。但是没有想到戊队才冲击了没有多久,对面官道上突然 就有三十名具装骑兵以密集队形分成几排冲过来。这些骑兵胯下的马不但加上了前眼罩,好像连耳朵都现被刺聋了。甲装战马驮着它们身上骑士,在明军震耳欲聋的 火铳声中直撞入明军的枪林。

加了前眼罩并刺聋耳朵的马在野地虽然跑不了太快,但在这官道上仍然是威力巨大。这三十匹马和骑兵们的冲击力加上垂 死挣扎,也让几十名明军当场毙命或是重伤倒地,这些后金骑兵背后的白甲兵也乘机涌上来一通乱砍。戊队最后也让火铳手也统统换上长枪开始肉搏,好辛苦才把局 面勉强稳定住,并把后金军这次的攻击狂潮击退。

“丁队顶上,把戊队撒下来。让戊队撤退到乙队旁边,戊队和乙队负责掩护官道左翼,让丁队从戊队 右手进入到正前。然后让甲队补到丁队的位置上。”黄石说着说着就把双手抱成一个环形,做出了一个长圆阵的示意图:“救火、磐石两营沿官道展开,形成一个长 长的圆阵,把辅兵掩护在中央,然后官道右翼的部队斜着进入正前,然后滚动到左翼休息,一个接着一个。全军沿着官道,向复州方向作滚动状,攻击前进。”

“张游击,尚督司。”

“末将在。”

“卑职在。”

黄石神情严肃地说道:“请两位各自调配本部,以队为单位分散开填充在救火营、磐石营各队的缝隙之间,并掩护这两个营各个步队的侧翼。”

张攀爽快地回答道:“末将遵命。”

“卑职遵命。”尚可义应承下来后,眉头一皱又问道:“黄军门,那些复州逃难地百姓已经到达我军阵后,末将敢问应如何处置?”

黄石沉吟了一下问尚可义道:“你可是担心其中有建奴的细作,会趁乱发难?”

“黄军门明鉴。”尚可义就是担心这个,现在明军还没有取得胜利,不太敢接纳这些百姓入阵。

“嗯,让他们留在阵后也不好,万一建奴驱赶他们冲阵,我们不杀当然不行,但杀也会落一身不是。”黄石轻轻敲了敲头盔,这个问题让他有些挠头,大明天启朝 官员还是很负责任的,首级每颗都要检验,比如宁远道的袁崇焕等等为了防止武将杀良冒功,他们连剃头留下的头发茬都要检查过是不是新的或是死后绞的。普通百 姓和汉军的首级区别还是不小的,现在的辽东、辽西明军也不敢乱杀一通。今天黄石如果下令屠杀上万百姓的话,这么大的事情几乎肯定没有办法隐瞒。那么不管是 不是建奴统治区的他都会被御史弹劾。

而且上次收复金州的时候朝廷就问起过城内的百姓,还派人来慰问过。这复州和金州一样都是州城,黄石如果把 这些百姓统统轰走而不保护他们的话,那他肯定还会被言官弹劾。就算黄石强说一个都没能逃还,仍然显得不大可信。再说这些人肯定会有生还的,弄不好还会把他 的谎言戳穿。

旁边的吴穆把黄石和尚可义的对话听了个明明白白,他跟着看见黄石那变来变去的脸色和迟疑的目光,立刻就明白黄石心里在担心什么。吴穆一夹马腹跑到了黄石和尚可义中间,朗声大叫道:“黄军门有什么想法尽管说给咱家听,这次的军令就由咱家这个监军来下好了。”

本来他吴穆干的这个监军,除了防备武将图谋不轨、营私舞弊外,另外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要阻止武将纵兵扰民。可吴穆是个太监,文官集团拿他基本没招,只要皇帝觉得他好,他就是把天捅漏了文官集团也不能去宫里办他。

听到吴穆这个表态后黄石心下大畅,今天要是遇上一个食古不化的文臣他可就危险了,看来武夫喜欢和阉竖勾结还是很有道理的嘛。黄石赶忙欠身对吴穆说道:“吴公公明鉴。末将以为我军自顾不暇,只有余力保护妇孺老人,如果加上那些壮丁人就太多了。”

大明东江镇左协监军吴穆点点头大声赞同道:“黄军门高见。”他威严地转身冲着尚可义问道:“尚督司何在?”

尚可义也忙不迭地躬身抱拳:“末将在。”

“传本监军令,放行动不便的老人,所有的女人和身高不足四尺的孩童入阵。至于那些壮丁,让他们速速四散逃生,自行设法返回复州。凡胆敢尾随我军者,一概以后金细作论处。兵丁杀之有功无罪!”

“末将遵命。”尚可义高高兴兴地鞠了一躬,飞快地跑向后方传令去了。

这个决定当然很冷酷了,但黄石认为这些壮年男性还是比较有机会活着从战场上逃走的。毕竟现在是天气比较温暖地六月底,而且后金军主力的注意力都被明军吸引在这里,激烈战斗估计也把林子中的野兽都吓跑了。这些壮丁只要能穿过林子就可以安全回家了。

解除了心腹之忧后,磐石营和其他明军各部也都踏入了战场。战斗也变得愈发激烈起来。后金军随后的抵抗变得越来越有技巧,大批的无甲兵在林子的掩护下向官道上扔来一批批暴风雨般的石头,后金的许多弓箭手也从爬到树上,把箭矢洒向官道中拥挤地人群。

如蝗的流矢和飞石对救火、磐石两营威胁并不大。黄石的部下人人都有头盔,长枪兵人手一套铁甲不说,剩下的骑兵和火铳手也有基本的铠甲。但官道中央的百姓、无甲的友军和辅兵就干倒霉了。他们中不时有人被砸得头破血流,或是被利箭穿身。

黄石的马队也已经下马步战。他的两营战兵和友军们肩并肩地站在一起,保卫着官道和军队的秩序。明军的长圆阵还在缓缓地滚动,像一道履带般地把前面的障碍碾开。

官道这个狭窄的正面给后金军带来不少好处。他们现在一直在缓缓后撤,避免和明军威力巨大的轮阵正碰。这个有限的交锋距离让后金军伤亡大大下降,而后金军 现在采用层层抵抗的模式,在拖慢明军脚步的同时也尽力减少伤亡。现在后金军一看形势不对就会主动从官道两翼撒退而不是和明军硬拼,这些士兵到后方重组休养 后就会再次上战场。和明军的滚动攻击一样,后金方也在努力恢复士兵地体力,总是要保征一线战斗者的状态。

另一方面明军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也被 后金军的重骑兵冲锋打消了不少。现在明军也不敢进行大踏步的勇猛突击了。刚才明军才开始冲击就又遭到了一次猛烈地逆袭,后金军二十名重骑又展开了一次自杀 冲锋,他们马队后的白甲兵也又趁机冲上来砍杀了一阵。等明军修补好阵型后,后金军就很识相地退了下去。

战马发出长长的悲鸣声,一个人立就把背 上的骑士甩了下去。莽古尔泰重重地跌落在地,一下子也被震了个七荤八素。不等他翻过身,几根长枪就向他戳了过来,两个正蓝旗的白甲护兵同时飞身扑上,一个 人怒睁着双眼大张开手臂,用自己的胸膛掩护住了身后的旗主;另一个扑上的速度慢了一步,就飞快地把莽古尔泰从地上拖走了。接着又是两双手伸过来,一转眼就 把眼前还在冒星星的莽古尔泰拽入了阵后。

“再给我一匹坐骑,”莽古尔泰被拖下来后,不一会儿就又蹦了起来,他说完后就拎过一个皮囊,仰天大口大口地喝起来了,水顺着领子流了一身。喝完后,莽古尔泰又抓起了自己的七尺马枪和大圆铁盾:“杀得痛快,把马牵过来,我要再去杀上一阵。”

“五哥你稍微歇歇吧,你都换了三匹马了。”说话的人是皇太极,他正用力地甩着发酸的右臂。刚才皇太极也跑过去射了不少箭。

莽古尔泰看着被明军压得不断后退的战线,长叹了一声。“不必了。”接着一挥手中的马枪、铁盾就又要上去搏杀了。

“五哥保重。”皇太极连忙又是一声大喊:“今天无论损失多少,父汗都会补偿我们的。”

“唉,既然刚才你把话都说透了,那父汗就是不给我补丁——难道我就会袖手旁观么?”莽古尔泰突然勒定了马,头也不回地又是一声长叹:“我没有读过什么汉 人的书,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句话还是知道的。”说完莽古尔泰就狠狠一踢马肚子,右手挥舞着马枪、左手高举着铁盾杀了上去。

……

复州城头,金求德、李云睿和邓肯都一脸紧张地看着北方,城下不时有探马跑回。尚可喜这次听完探马的报告后大叫道:“建奴防守我们的两个牛录也都调走了,我们快出击吧。”他拽住金求德的袖口苦苦哀求道:“金大人,下令出击吧。卑职一定能把炮队掩护好的。”

金求德眯着眼睛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已经基本被尚可喜填好的官道,嘴角抽动着似乎要说话了。

“金将军,你无权给我下命令。我是救火营的炮队队官,只有救火营的营官也就是将军本人才能命令我。”邓肯绷着脸,眼睛仍注视着北方:“或者是救火营的代营官。比如在JP时的杨将军。而我不记得大人给过你授权。”

金求德脸色变换了几次,苦笑了一声:“尚大人,根据长生岛条例,我没有权力给邓千总下命令。”

“条例,条例!”尚可喜跳着脚大骂道:“我听你们说了一天的条例了。什么劳什子东西!你们不去增援黄大人,我自己去。”

邓肯回头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请便。”

尚可喜愤怒地看了邓肯一会儿,猛地鼓起了嘴,但最后还是向地上啐了一口痰:“呸,你这个贪生怕死的鬼夷。黄军门一手把你提拔上来,你却狼心狗肺至此!”

“我不怕死,也不怕被枭首示众。”邓肯耸了耸肩,又掉头去看北方了。还喃喃说了一句:“随你怎么想。”

李云睿深吸了口气,对尚可喜微微摇了摇头:“尚督司,我相信邓千总绝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但大人给他的命令就是坚守复州,决不允许复州有失。邓千总做得没错!”

“可是……”尚可喜还要争论。

李云睿严肃地说道:“在我们长生岛,定规矩就是为了遵守的。”

……

宋建军手里的长枪笔直地杵在地上。他和乙队剩下的官兵并排站在官道下,保卫着后方的人们。林中不远处有一部弩机,这部弩机已经射击他们队很久了。但队官一直没有下令集体换火铳。而零落地几杆火铳拿躲在几十米外树后上弦的后金兵也没有什么办法。

对面的弩箭又射过来了,这次那两个后金兵成功地射中了宋建军旁边的人。那个人倒下后立刻被后面的辅兵拖走了。宋建军愤怒地看着那两个后金士兵,他们又躺 在地上开始给弩机上弦。救火营乙队已经站在这里给他们俩射了很久了,但上面的军令是不容违背的——任何队都不得追击敌军入林。

几千辅兵背着伤员和尸体缓缓前移。黄石不允许抛下一个伤兵或是一具尸体,无论是不是他的嫡系手下都不可以。黄石听见不少伤兵呻吟着:“水,水”。他第一万遍地抬头看太阳,后金军把战斗拖入夜里的决心已经很明显了。

一旦入夜,战争就不可避免地要扩散到整个树林中去,月亮也可能会被云层遮住。在黑暗中无论举火还是出声发口令,都会成为靶子。一旦进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夜,黄石知道自己连身边的洪安通也会指挥不灵,就是死在他手上也都没有什么奇怪地——皇太极,你真的对自己的运气这么有自信么?你难道不知道你死在鳌拜手 上的机会也很大么?你真的决心和我比人品么?

“传令,加速滚动攻击速度。”

鼓声又一次响起了,队官口里也发出了连续地口令,宋建军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又轮到救火营乙队进攻了。他转身向右几步,对面射过来几支弩箭,丙队的火铳手也作了最后一次掩护射击。

对面拿着各式各样兵器的后金军又摆好了姿势准备厮杀,宋建军还看见几个人正举着标枪向这边瞄准过来。

“从来没有扔到过我,这次也不会吧?”宋建军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背后的腰鼓声激烈地响起了,这声音就如同往常训练时的鞭子一样,让宋建军一个哆嗦就大步向前走去。

站在第一排的乙队队官手持长枪,大声吆喝道:“嘿~~~弟兄们上啊,把他们扎成肉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