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窃明》 横扫千军如卷席 第17节 陷阵

眼前的敌军再次烟消云散,在救火营士兵冰冷的锋利的枪刃浪潮前,第二道防线后两个牛录也先后溃散了。他们的抵抗如同蛛丝一样地被轻轻抹去。宋建军听着鼓点,挺着枪奋勇向前走去。

对面又是一道拒马拦杆,后金统帅真是为官道上的防御下了血本了。宋建军眼睁睁地看着拒马后面的敌兵把双人弩机调整直冲自己,上好了弦的弩机上平摆着一枚 沉重的铁箭头。宋建军背后传来催促的腰鼓声,他死死地盯着那直指心脏的铁箭——“我死定了,死定了。”距离越来越近了,宋建军似乎看到了敌人弩箭头上的凹 凸起伏,余光注意到后金兵已经要释放那闪着寒光的利器了。他在机械地迈步前进——“我必死无疑。”在看到后金兵扳下机扣的那一刹那,宋建军绝望地闭上了眼 睛,但双腿还在鼓声中走向前方……

尚可义已经在黄石身边站了一会儿了,张攀则气喘吁吁地刚刚赶到。他们俩听说后路被抄了以后就把百姓扔了跑回 来。现在尚可义的军队已经走入了黄石的圆阵,而张攀的军队还没有赶来。黄石对这些友军能提供的帮助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救火营赶回来后休息了一个小时才发 动进攻,现在激战了这么久张攀的军队还没有跑回来。而刚跑回来的尚可义部也都纷纷坐在地上喘大气,现在暂时也是用不上的了。至于选锋营……只要章明河不拖 黄石的后腿他就谢天谢地了。

参加过南关之战的章明河和选锋营还好,尚可义、张攀可是被眼前的战斗场面吓得不轻。尚可义手下的军官和那些观看战斗的士兵一个个嘴都张得老大,连唾沫正顺着嘴角往下流都没察觉到。吴穆鄙夷地看了他们一眼,跟身边的陈瑞珂说道:“一群没见识地东西。”

“就是,就是。”陈瑞珂全然忘了自己在金州之战中的丑态,还一个劲地点头赞同道:“瞧他们那帮人的傻模样。”

本来张攀和黄石之间一直是有些小疙瘩的。但才看了不一会儿战况,远在剧烈起伏的胸口平复下来之前,张攀就叫道:“久闻黄军门深得军心,且治军严,不想竟至如此。末将真乃井底之蛙。”

黄石连忙谦虚道:“张将军过誉了,我也是侥幸罢了。”

……

宋建军紧紧闭上眼走了两步,耳朵里传来数声撕心扯肺的惨叫。他怦怦乱跳的心脏动得几乎要冲出喉咙来了,但背后的腰鼓声还在咚咚地敲着。宋建军眯开眼缝一 看,对面的后金士兵已经发射完了他们的弩箭。这些人首要的目标还是那些身着铁甲的士兵,宋建军身上穿了套皮甲这次反倒救了他一命。

口水一下子涌到了干苦、干苦的嘴里。宋建军和身边的人同时开始助跑,他们呐喊着冲了几步,把长枪从拒马的缝隙里扎了过去。

“翻。”

宋建军身边的一个人叫出口令地同时就一马当先地跃过拒马。宋建军立刻听出那个熟悉的口音是乙队队副的。他不假思索地用力撑了下去——这排的拒马上已经没 有荆棘了,宋建军身边的几个士兵甚至直接橇开了他们面前的拒马。后金军使用的是供步兵携带的可快速部署的拒马,这第三排防线上的少量拒马还没有用铁链锁起 来。

第三道拒马后本也部署了两个牛录,其中有一个是正蓝旗的。这个牛录也是参加过南关之战的,莽古尔泰把这个牛录部署在第三线就是因为不放心 它的战斗意志。此外莽古尔泰以为第一线和第二线的六个牛录至少可以击退明军几次,并进行相当长时间的拉锯战。他还希望这个牛录能靠着站在后面观战恢复一定 的士气呢。

但看到明军摧枯拉朽般地击溃了前排的三个正黄旗和一个镶红旗牛录后,这个正蓝旗牛录的士气一下子变得更低落了。等宋建军他们击溃第 二线的抵抗,开始纷纷跃过第三道路障向他们杀过来时,这个正蓝旗的后排战兵就开始不由自主地后退。位于边缘的后金士兵也开始挤开他们身边处于官道下的同 伴。

这个牛录的战兵很多都是上次南关之战时溃散的无甲辅兵,这个牛录的白甲上次也死了个一大半。剩下的几个和那些新补充上来的都是上次逃离战场的幸存者,他们看到眼前明军的铁面后,那种熟悉的死亡气息立刻就涌上了他们的心头……

“败了。”

“败了。”

在明军冲过第三道防线的拒马后,这个正蓝旗的牛录胡乱抵抗了两下就开始溃退了。他们逃跑的时候还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喊声,并唯恐自己的嗓门不够大。他们侧翼的正白旗牛录只好独立抵抗这近两百名明军士兵。这个牛录的弩手也抛弃了他们的武器,跟着正蓝旗的溃兵一起仓促后退。

后金军在两翼的丛林里部署了不少牛录,这些后金士兵为了防御明军可能发动的进攻,有不少人都已经带着弓箭爬到了树上。此外后金军还在各个林间空隙都部署 上了路障和弩机,皇太极本担心黄石会对这些地方进行试探攻击,现在这些部队一时都无法从防线上撤下来。就算撤下来也无法迅速机动到指定地点并形成防御阵 型。

这次后金方一共有七十个牛录。诱敌的部队共有十六个牛录,两翼延展千米的防线上有二十八个牛录的掩护部队,最外侧还有十四个牛录的骑兵。后金在官道狭窄的正面上部署了八个牛录,再剩下的就只有三个旗主手里掌握的战术预备队了。

在官道上后金军一共码放了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后的弩机足有五十具,部署的军队也有四个满员牛录。除了这四个牛录的四百披甲兵外,还有五十名无甲兵帮忙 给弩机上弦。而第二道和第三道后面就只有二十具了,这两条拒马带后部署的牛录也都只有两个而已。跟在乙队后面突入官道的丁队已经快速展开,丁队的士兵分别 向东西方向形成防御姿态,早在他们的火铳手架设好火铳前,从官道上溃退下去的后金兵就把他们两翼的友军冲乱了。

现在救火营丁队对面的敌军已经自觉地退出了快百米的距离,其中撤退得快的人已经窜进官道下的林子里面去了。而救火营戊队的士兵还等在第一道拒马前,一部分辅兵们正拼命地搬走伤员,还有些人则奋力地挥动斧子去斩拒马上的铁链。

独孤求也这些辅兵之中。这些天来他一直想做些什么来证明自己的忠诚,也好洗脱掉自己身上的前汉军的标识。他记得他大哥生前常说——杀个人当投名状是最好的,还能捞些赏钱。再说任何军队都喜欢敢杀人的兵。

这段期间以来,独孤求见自己没有机会去杀人了,就格外卖力气地搬运东西,指望给上头留个好印象。奋力和同伴一起推开第一道拒马后,独孤求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此时官道的两侧已经站满了救火营丁队的战兵,他想也不想地扑向了前排拒马上一个看起来还在喘气地伤兵。

那个士兵是乙队的人头梯子之一。除了乙队的士兵外,还有不少丁队的铁甲战兵也按着他的肩膀跳过去了。这样下来两只手掌都已经被荆棘划得血肉模糊,顶住拒 马的裤子左腿上也被扎出一排排的血洞。但他仍然顽强地撑住身体,没有被拒马上的铁钉戳中。独孤求抓住他猛地一拉,那个兵大叫一声被揪了起来,从荆棘上被拔 出来的手掌和裤腿还扎满了刺。士兵大叫的同时吐了一团血肉到地上,原来他为了忍疼就拼命地咬自己的下嘴唇,结果生生咬了一块肉下来。

独孤求大喝一声就背上了伤兵。然后弓着身向后一路小跑,同时还要让开正开上来的戊队。那个伤兵在独孤求耳边重重地喘息着,把血液和唾沫一起喷到了他的衣服上:“谢了,兄弟。”

独孤求吓了一跳,飞快地说道:“不敢当,这我可不敢当啊。”

那个痛苦的伤兵竟然在他肩膀上轻笑了一声,语气里也带上了一丝调侃:“该打军棍了,兄弟。”

“嗯,嗯。”独孤求哦了几声,终于想起了长生岛早就教过的战场语言条例:“为兄弟们服务。”

“这就对了。”那个伤兵再次发出一声轻笑,接下来又变成了轻微地痛苦呻吟声。

他们两个人刚才说得“谢了”和“为兄弟们服务”都是长生岛军事语言的一种。黄石发明的军事条例中规定受到帮助的士兵必须要说“谢谢”或是“谢了”,而帮 助别人的士兵私事必须回答“不客气”,公事则要回答“为弟兄们服务”。虽然这是彻头彻尾的形式主义,但黄石认为那怕是形式上的礼貌用语也会有助于加强长生 岛内部的凝聚力,同时还能形成长生岛自己的独特文化——黄石不知道这是不是那所谓的“企业文化”。

当然不说这种礼貌用语也不会被打军棍,伤兵那么说话是在拿独孤求这个新兵开玩笑。但在黄石的督促下,长生岛官兵每天都要大量地练习说这种礼貌用语,黄石一向对这种“精神文明”方面的建设工作有偏执狂一样的爱好。

背着伤兵跑到安全地方后,独孤求已经累得和狗一样了。他松手把伤兵放在地上的时候,那个伤兵不小心让自己的手掌碰了下地面,顿时又疼得吱哇乱叫一番。

看着那伤兵高举着两个手,咧着大嘴的样子,独孤求忍不住问道:“很疼吧?”

“奶奶的,疼死老子了。不过比挨军棍强太多了,也总比死了强。”那个伤兵盘着那条好腿坐在地上吸凉气,独孤求跑向战场的时候他在背后又嚷嚷了一句:“谢谢了,兄弟。”

听到这句感谢的时候,独孤求心里也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悸动。他头也不回地大叫了一声:“为弟兄们服务。”

此时黄石还在关注救火营乙队的进展。在他看来这个队打得非常好,后金三个旗主的旗帜已经在望,现在只要乙队击溃他们面前的敌人并守住阵地就可以了。等辅兵拆除掉路障后,黄石就已经打通了回家的道路,他手里地马队也就可以快速地投入作战。

黄石在心里算了算两军的伤亡——皇太极,你到底肯不肯和我拚人命呢?我这边的选锋营等三支友军又累、又没有盔甲,现在完全是累赘。我还必须要分兵保护他 们。可如果你和我拚到两败俱伤的地步,那他们手里的刀枪可也不是摆设。我的两个营伤兵好歹还有人帮忙搀回家,但你的部下就都要变成首级了。

“野猪,真是野猪啊。”莽古尔泰已经不啃指甲了。看到明军扑过了第三道拒马后他就已经决心放弃了:“下次要带更多的弩机来。对,还要想办法去弄大炮。”

代善看着正面的七个丢盔卸甲的牛录说不出话来。最后一个正白旗的牛录此时也被打得节节败退,崩溃看起来也是早晚的问题了。四百明军的一次白刃冲锋就拿下 了两倍于他们的后金军坚守的既设阵地。这批不争气的东西里退得最快地就是正蓝旗的家伙们,而他们的大头目也已经摆出一幅承认失败的模样了。

“全体反攻,把明军打回去!”沉默多时的皇太极突然发出一声怒吼。他右臂连挥,身后直辖的上百白甲兵和两个正白旗牛录就越过他的将旗,刀剑出鞘地向战场那面压过去了。

莽古尔泰把眼睛瞪得如同牛铃那么大:“你要干什么?”

“鳌拜,去让重骑做好准备。”皇太极暴怒的神色一闪即逝,现在他说话的语气又恢复了平静。

“喳。”

下完命令后皇太极先是瞄了一眼西沉的太阳,才冷冷地说道:“我的正白旗会拼死顶住长生军的。披甲填完了我就填无甲的旗丁。”

“你到底要干什么?”这次发问的不止莽古尔泰,连代善都大叫了起来:“防线已经被冲开了,现在就是顶到黑夜也是乱战了。”如果防线没有被冲开,后金军就可以凭借工事抵抗,黑夜里攀爬荆棘拒马的难度太大了。

“我就是要夜战。”皇太极说话的语气异常坚定。他指了指对面的黄石大旗:“今夜给所有的无甲兵发刀,和黄石决一死战!”

代善和莽古尔泰一起喊了起来:“你疯了么?夜战不敢举火,根本看不见旗号,也指挥不了军队,胜负难料。”

皇太极想也不想地反问他们俩:“胜负难料就是有可能胜,对吧?”

“不是。”代善立刻反驳起来。他指着周围的地形叫道:“现在虽然冻不死人了,但最大的可能就是两家在黑林子里乱砍一夜,我们和明军都死掉一半,然后天明各自收兵回家。”

莽古尔泰也插嘴说道:“就算能赢,一场夜战下来,至少也要死几千人。”今天皇太极他们带来的都是旗人,为了保密的缘故他们的军队中一个汉人、汉军都没 有:“黄石的背后是六千万丁的明国。我们不算汉人只有不到七万丁,算汉人也才四十万丁。我们不能和他们拼人命。”莽古尔泰加重了语气:“像南关那样一仗就 死了快两千人,我们再也经不起那样的仗了。我——们——死——不——起——几——千——人——了!”

皇太极缓缓地摇了摇头,眼睛里全是悲哀和遗憾:“今天全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想少死人的话,如果我一开始就让全军突击明军的话,如果我肯在防线前拼死几千人的话……我们本来是一定能保住这条防线的,那样明天就能把饥渴交加的明军统统消灭。”

这话语里的沉痛和悲哀让莽古尔泰和代善一下子沉默了。他们听见皇太极的语气瞬间又变得激昂起来:“但我们不能一错再错!”

皇太极掉头看着莽古尔泰,口气再次一变为严厉:“如果我们今天不在这里消灭长生军,一两年后就不是‘死——几——千——人’的问题了!”

“把命运交给天神吧,”皇太极抬头仰视苍穹,语言里充满了自信:“天命在我,今夜我们一定能全歼长生军,阵斩黄石!”

“重骑淮备好了。”鳌拜跑回来了。

“好,”皇太极又是一挥手:“跟我上,去把明军打回去。”

……

“你为什么不去?难道你不知道黄军门需要援军么?”尚可喜揪着邓肯的衣领,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咆哮声。

“将军让我带领炮队坚守复州。”邓肯毫不示弱地盯着面前的那双牛眼,冷冰冰地回答道:“我作为队官,擅离职守一步根据条例就是枭首示众。”

“明明是黄军门的命令传不过来了。”尚可喜急得把邓肯乱晃,把他的脑袋被晃得如同一个拨浪鼓:“你可以从权的。”

“我们长生岛没有从权一说。”旁边的李云睿操着完全一样的冷冰冰腔调,替邓肯解释道:“我们长生岛的军令,天不能动,地不能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