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窃明》 横扫千军如卷席 第十五节 对射

尚可义和张攀敢怒不敢言地望着李云睿,倒是章明河自认为和黄石更说得上话,他连忙拱手抱拳:“黄军门,卑职愿率本部军马急行追击,黄军门可带大军随后,如此则万无一失。”

尚可义生怕章明河把功劳都抢了去,也连忙上前叫道:“黄军门明鉴,末将亦愿一同前往。”

就在黄石沉吟不决的时候,金求德也想了想这里面的利弊,他见章明河和尚可义请战,就附和地说道:“大人,既然两位将军战意如此高涨,末将以为也可以如他们所说,大人自领大军尾随。”

黄石和金求德相处了这么久,自然明白金求德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万一遇到伏兵自有友军承担第一轮打击。如果没有伏兵无论是谁斩首,只要是左协的军队那黄石就有功劳了,胜了自然是皆大欢喜,败了也是尚可义他们的错。

背后的救火营已径开到了近前,黄石再不迟疑,断然下令:“本将心意巳定,追击逃窜的建奴,其顺序为毛督司部、张游击部,然后是救火营和选锋营,磐石营后卫。”

三个接到命令的外系将领立刻欢呼起来:

“黄军门明鉴!末将领命。”

“黄军门明鉴!卑职领命。”

……

命令迅速传达了下去,救火营的辎重兵和战兵一起动手,纷纷把独轮车和盔甲包裹抬了过去。他们忙碌的同时,后面的友军也陆续开拔了过来。这些轻装追击的部 队直接走下官道,绕过有路障的那一段就继续向前挺进了,他们的辎重将被留在复州保护起来。尚可义和张攀也先后跟着自己地部队离开。金求德用旗语询问了一下 复州河对岸的情形。邓肯的炮队还没有渡河,现在尚可喜的属下和大批辎重、辅兵正在使用三座浮桥,他迟疑地问道:“大人决定不带炮了么?”

“嗯,炮车和弹药大车太沉了。如果路面好还能跟上部队,这里的官道这个样子,再加上渡河,没一个时辰恐怕过不去。”黄石静静地看着救火营和磐石营的辎重兵进度,头也不回地命令道:“金求德和李云睿都留下,加速进行情报和参谋作业。”

那两人齐声答道:“遵命。”

黄石点了点头,对几个手下解释说:“本将并不怕对面有什么伏兵,复州镶红旗完整的牛录恐怕也就十几、二十个,镶白旗还要掩护盖州,所以就算有伏兵又能奈本将何?”

金求德和贺定远齐声叫道:“大人明鉴。”

“大人明鉴。”李云睿跟了一声后,还顽固地坚持了一句:“建奴的镶蓝旗还在辽东无疑,可他们的两黄旗好久没有消息了。”

“有林丹汗在,两黄旗不敢在秋天离开辽北的。”黄石眼看救火营已经要整编出发了,当即一拉马缰前行,还不忘了对李云睿笑了一笑:“这就叫战略眼光,你不懂的。”

黄石和贺定远都是牵着自己的马在走,在长生军新的行军条例中,救火、磐石两营的骑兵除了轮流出去巡逻的哨探以外,人人都要牵马行进。这也是为了保证马匹 的体力,以便随时可以应付紧急情况,既然条例上没有特别写出这个对黄石无效,那么黄石也就和大家一起牵马,这几年长生岛上下都对黄石这些离经叛道的奇怪举 动见怪不怪,所以对此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可是一边的章明河看的眼珠子又要迸出来了,他连忙跳下马想跟着一起走,但迟疑了片刻后他还是没有挪动脚步,最后章明河暗暗打定主意,还是要跟着自己的选锋营一起走,没事儿不向黄石身边凑得太近了。

黄石走了以后,章明河听见李云睿在问金求德:“为什么大人这么确定两黄旗不敢现在离开辽北?”

金求德笑道:“林丹汗号称控弦四十万,虽然是吹牛,但手下应该还是有个十几,二十万牧人的。西虏虽然穷得只剩弓箭了,但打不过建奴的披甲兵还打不过手无寸铁的百姓么?建奴两黄旗七十几个牛录,留在辽北一点儿也不多。”

“嗯,金大人明鉴。就是没有确定的消息总是让卑职有些不放心啊。”

“耍是万事都有确定的消息,那还要参谋队干什么?都合并到你军情队去好了。”

两个人且说说笑笑的间,就一起举起手向行进的救火营致敬。本来大明的规矩已经定得很细致了,比如哨官见队官要磕两个头。队官见营官也要磕两个头外加一鞠 躬什么的,但在长生岛中这些繁琐的磕头程序被黄石统统废除了。黄石剽窃他前世的军礼设立了长生岛军礼。虽然下面的军官是受不到士兵磕的头,但他们也不用一 天到晚向上面磕头了。

而从今年开始,黄石追加规定所有的军官都耍向行进间的部队敬礼。黄石认为这会有助于提高士兵的荣誉感。

章明河自然看不懂他们在做什么,刚才金求德和李云睿说的话把他吓得不轻,背后议论顶头上司在他的选锋营可是很大罪过。虽然章明河还没有建立起足够的官威来,但在选锋营里肯定也没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议论他。

在章明河心里甚至动过去向黄石打小报告的念头,他又扫视了金求德和李云睿一眼,那两人周围有几个黄石的内卫官兵,那些内卫对金、李二人的话如若未闻,都还在忙着指挥交通,所以章明河也就打消了献殷勤的主意。

明军作为一支封建军队,主耍还是靠严酷的刑罚来震慑小兵,让士兵们敬上畏上。最严重的罪行,比如开小差,抱怨军官,临阵脱逃等,适用的刑罚是剐,剖心, 剖肝等;那些比较大的罪过,比如点卯不到,放屁声音过大或过臭,营中喧哗,磕头的姿势不够恭敬等等。都会被拖出去杀头;再小一些地罪行,比如衣甲不整,忘 带雨具,答非所问等等,就会被处以割耳的惩罚;其他的肉刑还有割鼻,刮脸,割骨,穿箭等等。这些肉刑在具体执行时还会根据罪行轻重

进行分级,比如穿箭这项就分为穿一箭到穿五箭数级……

这些天东江左协集结在一起,各部官长都知道大战在即;所以他们为了严肃军

纪纷纷大开杀戒,每天几个辕门外都会屠宰几个人,各部官长还总是让他们手

下全营来参观行刑,借以威慑那些潜在的不安定份子。黄石虽然自己不搞这个

但也去观摩了几次。邓肯陪着他去过一次后再次大发感慨:“大明的士兵真是世界上最坚忍的士兵。”

那些被判处割耳、割鼻的士兵毫无怨言地接受了处罚,然后随便用布一包就继续干活去了。脸颊上被穿箭的士兵自始至终也没有吭一声,被游营的时候还能走得飞快。事后邓肯对黄石嚷嚷说——如果他事先知道大明军户是这么危险的一份工作,那他还是宁可做个幕僚。

就是现在和长生军并肩作战的友军中,也有大量失去耳朵、鼻子的残疾人,脸上留有被穿过箭的疤痕的士兵更是不计其数。这些会造成永久烙印的肉刑在长生岛已 经全部被取消了,黄石认为这类肉刑严重催残了士兵的荣誉感和集体感,他认为士兵身上的所有看得见的伤痕都应是从是敌人那里得到的,都应该是士兵的骄傲而不 是耻辱。此外,掌嘴这项肉刑也被黄石判定为侮辱刑而取消。如个长生岛保留的肉刑只有两种:皮鞭和军棍,任何胆敢滥用私刑的人,都会受到长生岛军法司最严厉 的惩罚。

一直到磐石营完成辎重的搬运工作后,选锋营还是没有做好开拔的准备。于是吴穆当即立断,就命令磐石营首先出发,他老人家在磐石营后面压阵。

黄石和贺定远牵着马并肩走在官道的方面,两侧的明军已经把探马散开到五里外,前面不停地传来好消息:一个又一个的丘陵和树林被安全地检查过了,张攀的先锋也已经快追上逃跑的建奴了。

“看来前面没有埋伏啊。”黄石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神情也变得落寞起来。

贺定远看出来黄石的遗憾,忍不住问道:“大人希望有埋伏么?大人是担心功劳不够么?”

“我是有些希望会遇上埋伏。而且我觉得李督司说得很有道理,没有侦察过的敌情就不存在确定一说。”黄石百无聊赖的拿手中的马鞭抽了抽自己的腿,摇着头连连叹气:“但我不是为了功劳,如果我只为自身考虑,我是说什么也不会追击的,我是为了孙大人啊。”

贺定远更加奇怪了。声调也一下子提高了:“为了孙大人?”

“是啊,辽西军已经快五年没有打过仗了,执掌关宁军的也都是些长腿将军,不然也不能从辽阳、广宁一败再败中幸存下来。而马帅……唉,马帅急于立功。我恐 怕他会过于急躁了。”黄石觉得孙承宗最大的问题就是不了解老兵的重要意义,他怀疑孙承宗认为给一支军队配备上豪华的装备就是一支强军了:“现在朝中总有人 催孙大人进军辽阳,但关宁十六万大军都是种田的军户,其中见识过战场的别说一千人,恐怕连五百个都没有,这不是进攻而是送死啊!”

贺定远想起了自己在山海关看见过的装备,心里又是一阵难过和嫉妒,他品着黄石话里的意思:“所以大人希望能在此重创建奴?”

“是的。”这里的几万人中只有黄石知道孙承宗有意于耀州,他也觉得这个地点选得确实不错,黄石始终认为只要关宁军能打上一两场野战胜仗,建立起对后金的 心理优势并经历过战火的锻炼,那武装到牙齿的关宁军横扫后金应该是件易如反掌的事情。自从黄石犹犹豫豫地打算做戚继光第二后,他就一直在琢磨怎么配合辽西 的攻势:“建奴能调来的不过镶红和镶白而已,别说他们做不到全员齐来,就是全员齐来又能如何?”

贺定远闻言哈哈大笑,满脸都是不屑和自得:“别说我们现在有整整一个协,只要有大人的长生军在,只要这两个旗的手下败将敢来,只要他们敢于正面交

战……”说到这里贺定远把空着的右臂奋力一挥:“我们也能把他们一举打垮。”

“正是。”黄石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一心想靠攻击复州来消耗这两旗的战斗力,他犹豫了一下对贺定远说道:“我想过了,收复复州以后,我就上书孙大人,告诉他我愿意做提督辽西军务总兵官。”

“大人……”贺定远激动得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们也不用去辽西,直接从孙大人那里抽两个车炮营和两个铁骑营过来就好。我用救火、磐石两个营为先导,东江左协这几个营我也都要从毛帅那里拿过来。然后就带着他们直取盖州,然后是海州。两仗下来关宁军那四个营新兵也都是老兵了,对建奴的信心也建立起来了……”

说道此处黄石突然停下来叹口气,脸上也隐隐露出痛苦的神色:“至于毛帅和东江同僚怎么看我也就随他们了,骂我小人也好,骂我忘恩负义也好,我一心为国,问心无愧。”

贺定远一下子也沉默了,过了好久才艰难地说了一句:“大人明鉴”。

黄石微笑了一下:“如此,海内免去加赋,孙大人得偿所愿,你也可以荣归故里。至于我么,朝廷已经许给我五千户世袭,放在辽南就是十万亩土地,我亦足矣。”

张攀追上敌军前,那十个牛录就抛下汉民逃走了,他们显然怕被明军先锋粘上后就走不了了。先头的明军一边安抚百姓,一边飞马来向黄石报告,并询问是否继续 追击。就在黄石询问逃敌状态的时候,后方突然腾起了一阵阵狼烟,还有无数烟火信号直冲云霄,这些说明后队遇到了万分紧急的情况。

黄石和贺定远愕然对视一眼,连忙飞身上马,向南方眺望过去。这期间升起的烟火讯号变得更多了,看起来押后的部队一口气就把他们所拥有的全部通讯工具都打上了天。

“全军立定。”黄石的命令被飞快地传递了下去。

“立定。”

“立定。”

......

“后队变前队。”黄石第二个命令又下达了。

“全军向后转。”

刚刚还在官道上蜿蜒北行的队伍在嘎然而止后,又远远地掉过头来,这时命令张攀等部停止追击的信使还没有跑到前锋处。

“出发。”黄石大喝一声,一夹马腹就绝尘向南奔去:“全速前进。”

“齐步一一走。”

救火营和磐石营的队伍如同一条长蛇,命令传过的时候。蛇身如同被电了一下地猛然一抖。日光下,其上密密麻麻的人头如同鳞片一样地哗哗颤动,蛇头朝着复州方向缓缓加速……不断地加速……终于开始沿着官道向南急驰而去。

后金军的辅助兵正在疯狂地工作着,他们身边不停奔过探马。把军情一个个地传回来。

“来的好快啊。”代善听完报告后变得目瞪口呆,眼前的工事还每有部署好呢。

皇太极还是那副不慌不忙的样子。脸上也仍然挂着微笑:“也就是来不及挖壕沟,其他都已经好了。”

“都怪那个选锋营,走得实在是太慢了。”莽古尔泰忍不住骂了一句。他们估算诱饵部队巳经被追上的时候,选锋营还没有走过预定的伏击地点。后金军不得已大举出动开始强攻,幸好明军后卫急速北退和主力合流,才算是没有耽误太多的部署时间。

……

黄石观察着眼前的后金战线,密密麻麻的旗帜看起来至少有五十个牛录,他们竟然还来自互不统属的六个旗。

“大人,磐石营披甲完成。”

“大人,救火营披甲完成。”

“好。”黄石环顾了一下周围的地形,不是丘陵就是森林,万一对方的骑兵趁乱突袭友军没准会有大麻烦:“磐石营后退,和张游击他们一起结圆阵。把辎重和百姓掩护在中间。”

“救火营,沿着这条官道。”黄石把手掌竖在眼前比了比,然后手臂猛地向前直直一伸,向着部署在官道上的后金中路劈过去:“甲队在官道左面,乙队在官道上,丙队在官道右面,丁队和戊队跟在乙队后,以纵队攻击杀入敌阵。”

“遵命,大人。”传令兵飞快地跑走了。

“集合救火营和磐石营的马队,留在我身边听从命令。”

“遵命。大人。”

南关之战后黄石本想再要一些铁甲,但是这段时间大伙儿忙着党争,谁也没有搭理他。所以黄石只好把骑兵和火铳手的铁甲都扒了下来,现在两个营的两千五百名长枪兵都是铁甲,但那一千五百火铳手和四百骑兵又退化到皮甲状态了。

黄石的副将旗向前轻微倾斜了,救火营五个步队同时响起整齐的鼓声。身处救火营乙队的宋建军扛着自己的火铳跟着同伴们一起昂首走向敌军,他们在后金军战线前八十米停下脚步,站在箭雨中的铁甲长枪兵丝毫没有慌乱,他们就如同站在阳光中享受长生岛的海风一样宁静。

队官背着手数着射过来的一次次箭雨,在十几个士兵倒地后才平静地叫道:“火铳手出列。”

火铳把总宋建军跟着弟兄们一起大踏步走向前方,他熟练地把火铳架好,弯下身仔细地把火铳瞄淮好前方。然后猛地一吹口中的哨子。

碰,

碰,

一次齐射过后紧跟着又是一次,连续三次齐射后,宋建军又填充了手里地火铳,他吹着哨子大步向前,立好火铳后扫了一眼周围的同伴。看到大家都准备好了以后,哨子就又是一声急促的短音。

从八十米外开始射击的明军且战且前,一会儿就在战场上升起了一道二十米宽的硝烟带,对面后金弓箭手的回射变得越来越软弱无力,因为这么远的距离他们每一箭都要全力射出才可能构成伤害。所以很快体力就变得不济起来。

双方在各付出了上百人的伤亡后,明军的战线终于平推到了后金战线五十米远,后金弓箭手纷纷向后退去,后金军在战场上立了好多藤牌和木板,那些弓箭手一晃就都躲入其后。

明军原地反复向密密麻麻的藤牌和木板射击,只见对面木屑纷飞。不久后更有一面面藤牌在连续地火力下被击得粉碎,但这些藤牌一层背后还有一层,也不知道后金军到底带了多少面藤牌来。

章明河此时正垂头丧气地和黄石汇报经过,看到后金军大队人马从十里外杀来后。他的选锋营立刻就丧失了斗志,士兵们在军官的责骂声中如潮水一样地退了下 去。幸好后金军似乎没想追击他们而是立刻停下来准备战场。所以章明河地军队几乎没有受到损失,现在已经被安置在了磐石营的圆阵内。

黄石对选锋营的表现当然很不满意,他们只要能稍微拖一会儿自己就能赶回来,也不会让后金军这样从容部署,黄石看着对面的正白旗大旗感慨道:“想不到张盘将军和章肥猫将军不在了,他们的选锋营就连令行禁止都做不到了。”

章明河满脸通红地垂下了头,黄石绷着脸看着火铳手徒劳无益的射击,沉声喝道:“全军前进,白刃突击。”

宋建军抽出了自己的匕首,看着手持长枪的同伴踏着鼓点从自己身边齐步迈过。铁甲并都已经放下了面具,走着走着也就把长枪放下持平。对面的敌军已经停止了射击,似乎做好肉搏的准备了,明军小心地缓缓结阵前进,防备着敌军突然从藤牌木板后杀出。

随着对面阵地后一声长号角,那些藤牌和木板纷纷拔抽而起,它们或连着木棍、或连着麻绳,被后金士兵统统拽到阵后,接着就是连绵不绝的松弦声……

“两千套加铁钉的拒马锁成连环,上面还要铺荆棘,再搭上丈二的拒马枪,后面是重型守城弩机。”代善歪着嘴自嘲道:“从明国那里缴获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放在仓库里,从来没有想到我们也有用它们的一天。”

莽古尔泰也干笑了一声:“可惜父汗把铜炮都融了换粮食了。不然就更完美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