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窃明》 横扫千军如卷席 第十一节 交流

对这个问题黄石根本不愿意回答,他哼了一声套用了一句前世的法律用语:“我不回答没有发生的问题。”

贺定远琢磨了半天才明白黄石七扭入歪想表达的意思,这让他更愤怒了,他忍不住爆发出来:“如果是杨兄弟这么做了呢?如果是张兄弟这么做了呢?大人又会如何判罚?”

“杨兄弟绝不会违反军法,绝不会!”黄石也忍不住爆发了出来,要说军队高层有谁喜欢拿蔑视黄石权威当好玩的话,那么贺定远肯定是唯一的一个:“至于张再弟,他有任何委屈一定会来和我诉苦的,绝不会先斩后奏的!”

贺定远被黄石的态度激怒了,他站起来吼叫道:“大人的意思就是,如果某去抱私仇,不管是不是不共戴天的仇,大人就连我也要杀么?”

黄石厉声反问:“你觉得那个士兵很冤枉么?”

贺定远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拳头,大叫道:“不错,很冤枉。”

黄石接下来问话的语气变得更严厉了:“你还觉得他不该死?”

“他当然不该死。”贺定远的声音变得如此之大,连外面站岗的内卫都忍不住探头往里面看,两个内卫的脸色也变得很紧张。

黄石绷着脸挥手把他们赶出去,斜睨着贺定远冷笑了一声:“那你为什么不私下把他放了?”

这问题一下子把贺定远噎住了。黄石又连着几声冷笑:“你为啥不放了,回答我,为啥你要老老实实地监刑?”

贺定远的脸越憋越红,狠狠地一拳擂在桌面上:“某真后悔当时没有放了他。”

“出去,不叫你们不许进来。”黄石再次挥手把探头探脑的内卫赶了出去,然后悠闲自得地掉头看着贺定远,突然脱口骂道:“放屁!”

贺定远被这一声突如其来的骂声惊得向后仰了一下.黄石又发出嘿嘿的冷笑声:“贺兄弟我知道你的。就算你心里不服,但只要是我的命令,你还是会执行,你会来和我争,也会来和我吵,但是你不会……”黄石狠狠地加重了语气:“根本不会去违反我的命令的。”

大红着脸的贺定远喘着粗气,还在寻思着反驳地话,但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那兵很可怜。实在是情有可原。”

黄石露出嘲讽的笑容。也站起身来一边绕着桌子走一边说道:“兄弟今天咱们就把话挑明了说,那个士兵很可怜,我承认这一点儿,但我告诉你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他肯定在想——我有功劳,我还有苦劳,我就是杀了个人也没事儿,上面不会为了一个死汉军来和我计较的。”

黄石停下脚步直楞楞地看着贺定远,摇了摇头:“如果每个人都这么想,那这军队还怎么带?哼。我就是要告诉他们,不服从命令——就是有事,不要以为过去有功劳就有免死金牌了。”

“可那些老兵出生入死追随大人,这几年来他们可是为大人立下了汗马功劳啊。”贺定远思考了一会儿,又说道:“几千年来,兵都是这样带下来的,我华夏法一向讲究议功、议故。”

“议 功,议过,哈。这次我议了他。下次就会有人想一一我有功劳,我也有苦劳。我就是在战场上跑一次也会给我机会戴罪立功的。”黄石是个很顽固的人。他坚信暴君 的秩序也比没有秩序强,他担心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黄石认为军事命令比现有的法律更严格。战场上很多命令比军法更不讲理,就是要把人逼上死路,但是士兵就是 要机械地执行:“我们大明,总有人认为宽恕比许可要容易一万倍,但这个只适用于家庭之中,在我长生岛,没有事先许可,就没有宽恕。”

看着贺定远还在生气,黄石又哼了一声:“贺兄弟我问你.如果那个士兵没有自己动手杀,而是向你哭诉,要你替他杀.你会怎么做?”

贺定远歪着肚袋开始思考,黄石耐心地等了很久.贺定远终于很勉强地说道:“我会和大人还有杨兄弟说,请大人主持……主持公道。”

“你 也一定会得到。我至少有一百种办法给他出气、给他报仇。但不是现在,更不是在我刚刚布告辽左远近,大赦汉军的今天!”黄石飞快地接上了话茬,他知道一旦赦 免了一个人,哪怕嘴里说得再厉害。那长生岛官兵就会去四处寻找以前的仇人,或明或暗地把人搞死一一明的来不了,暗的还不行么?这种仇恨一旦蔓延开,黄石担 心就再也控制不住了:“那囚兵知道我不会允许的,他觉得他的私事比我长生岛的条例更重要,他宁可公然违反条例也不肯稍作忍耐。这种挑战军法的行为我不会容 忍,也不能助长这种风气。”

“他没有挑战大人的军法。”贺定远声音又提高了。

黄石竟然微笑了起来:“贺兄弟,是有意挑战长生岛军法,还是无心之过,我从来都是分得清的,比如你一一无意触犯了军法,我并没有说什么啊。”

“属下什么时候违反过军法了?”贺定远声调依然高昂,但不知不觉间地也改变了自称。

“你难道没有成亲么?”黄石轻轻地责备了一声,同时手指在桌上敲了敲:“这就违反了我的军法。”

贺定远的脖子立刻又红又肿,青筋直露:“是老家给我定的,人也是老家送来岛上的。”

“哈 哈,是的,这就是无心之过。”黄石的心情看起来似乎变得很不错了,他挑起了眼睛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好笑地事情,嘴也不知不觉地咧开了,黄石向前倾了倾身子, 小声说道:“我偷偷告诉你一个故事吧,李云睿那厮的,你知道他是犯花案来我长生岛的,李督司对女人一向饥渴得很,哈哈。”

黄石又自顾自地开怀大笑了起来,贺定远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好半天黄石才收声,把内卫密探告诉他的故事对贺定远说了:“有人看见李云睿偷偷去过马厩干母……哈哈哈哈…母马,还不止一次,哈哈,马厩那气味,亏他也受得了,哈哈……你可不许说出去啊。”

黄 石的脸色随即又变得沉静下来:“因为我规定军官不许在一半下属成亲以前成亲,军情司的军官就有一大半没有成亲。所以李督司也没有成亲。他以前曾经来试探过 我的口风。”黄石咽了一口唾沫,脸上流露出愧疚和感动的神色来:“我告诉他,不许碰女人,如果搞出事情来。比如搞大了谁家姑娘的肚子,结果哭着喊着要嫁拾 他的话,我决不轻饶。其实我也专门妥排他去山东风流过,但他还是不够,最后忍着不碰女人就去干母马……”

“还有赵慢熊、金求德,杨致 远。”黄石低头掰着指头一个个数来。脸上混杂着愧疚和感动的那种神色变得更浓了:“这两年来,赵游击至少和两家姑娘说好了,但最后他都放弃了。那两家姑娘 等不及也都嫁人了,这些他没有跟我说过,但我心里都有数。”黄石抬头又看了贺定远一眼,无力地摇头叹道:“这些年来。大家都为了长生岛付出了很多,也包括 你啊。贺兄弟。”

贺定远想起自己吃的杂粮饼,喝的苜蓿汤,还有自己老婆的那可怜的一点补给,他也不禁有些热泪盈眶:“大人付出的更多。”

“你 们都能做到,我身为一军之主,断无做不到的道理。”黄石淡淡地笑了一下,军法虽然是他制定地,但是他从来没有在军法中把自己特殊化,更没有特别规定黄石这 个人可以如何如何……他和所有的军官一样。每天不过是比战兵多了一条鱼而已,再比如女人,他不让李云睿他们伸手,所以自己也不会伸手:“你们都是从广宁就 跟随我的老人,你们我都不优待,那我凭什么要赦免那个小兵?如果我赦免了那个小兵,以后我又怎么能不赦免其他人?”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了,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过了一会儿贺定远低声问道:“大人,那您也该去法场给那囚兵敬一杯酒啊。”

“你 不是代我敬了么?”黄石低着头冷笑了一声,他的脸色也一下子又变得阴沉起来,语气也变得冰凉:“贺兄弟,你心里有不满,尽管来和我说,但最好不要在外面 叫。尤其不要在我的大营门口,或者法场这种人多地地方叫。”黄石眯着眼晴吐了一口长气:“我想有不少人会心怀不满,他们会觉得你在给他们撑腰,胆子就会更 大了。”

“属下请大人责罚。”

“不必责罚了,军法条例里面没有这一条。”黄石大度地一挥手,他知道贺定远根本管不住他那张嘴、所以黄石也根本不会在军法条例中设上类似的条文:“军法不禁止,即为许可,现在我只是以兄弟的身份请你帮我一个忙而已。”

“大人言重了。“贺定远逊谢以后,眼珠子转了转:“大人说会有很多人心怀不满?”

“当然,很多人和那些汉军有深仇大恨嘛。”黄石又转了两步,就走回座位边坐下了。

过了一会儿看他也没有下文,贺定远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人既然知道,那就不怕军心不稳。”

“军心会不稳么?”黄石的眼睛变得很明亮,锐利的目光直射到贺定远脸上。

开 镇数年来,黄石没有拿过一次俸禄,没有吃过一次小灶,他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拿出去和士兵分享了,别的将领不要说对待他的奴隶军户,就是对待家丁、亲兵也做 不到如此。制定地所有条例,无论是凿冰、饮食还是婚姻,黄石都身体力行,从来没有把自己超脱在条例之上过。还有战争……黄石从来没有用士兵的生命去换前 程,危急关头他会在第一线和士兵并肩作战,而且一次次带领着手下的士兵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这些事实还有忠君爱国教会的不懈宣传,早让黄石的形象变得异 常高大了。

“军心没有不稳。”贺定远承认的同时也叹了口气,虽然他这次很不满意黄石的处置,但他还是一直庆幸能跟上黄石这样一个长官的。 这件事情根本不会动摇长生岛官兵对黄石的敬爱,那个士兵的大哥可能是眼前最愤怒的人了,但他也不过是把仇恨的对象转移到了其他人身上。比如初审的军法官 ——他没有直接做出无罪的判决,再比如杨致远一一非要把这个篓子捅上去、至于黄石一一那个囚兵的大哥都会在心底替偶像开脱。

贺定远最后犹豫着说:“只是,总是有私仇问题的啊。”

“报 上来,我自然会设法处理……当然不是在现在。”黄石对用仇恨作军队士气支柱很不以为然,如果仇恨这个东西有大用的话,历史上五十万东江军民就没有任何道理 再叛变回后金那里去。至于人类的感情,黄石也认为那是太多变的东西了,他相信的东西是秩序,还有铁一样的规则和条例。

还有就是利益,黄石 的长生岛与其说没有私兵,还不如说全体几万人是他黄石一个人的私兵。黄石竭力营造一个与众不同的体系,并尽可能让绝大多数人能从中受益,这个体系一旦形 成,被包裹在里面的人就是利益集团的一分子了,也就是只能和黄石荣辱与共。至少现在,黄石相信即使贺定远被别人收买了,他也绝对没有力量把部队从黄石手下 拉走。

“信任我的人,比如你,比如杨致远,还比如李云睿,都会在事先征求我的许可,我也会对你们报以最大的热情和善意。但那些不事先征求 我许可就违反军法的人,不是明知我绝不会许可他们的要求,就是觉得我不是一个可以被信任的人。既然如此,我也不会自作多情地去照顾他们。不然我多半还会被 他们在心底里嘲笑,并一而再、再而三地试探我的底线。”

黄石挥了挥手表示这次的谈话可以告一段落了:“去谁备出征吧,明日一早我们就要兵发复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