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窃明》 横扫千军如卷席 第九节 魔戒

黄石纵身一跃,从马上跳落到地面后。他不等彻底站稳就双臂伸出把洪安通托了起来:“洪兄弟请起,你辛苦了,我话说得不对。”

“属下当不得大人此言。”洪安通虽然挣扎,但黄石也还算有力气,加上他也不干拼命反抗,所以还是被黄石从地上拉扯起来。

“你放手去查王家小娘子好了,但我还是不希望有大批的内卫跟着我。”看到洪安通又在那里运气等着争辩,黄石就轻声问他:“你为什么追随我来这个长生岛?”

洪安通一时语塞,他挠了几下头也没有想出什么堂堂的道理,支支吾吾地说道:“属下就是想跟着大人,也没有什么为什么。”

“因为我是汉人,因为我是大明军官,因为拯救了很多辽东百姓,因为我对每个人都很好,因为我从来没有利用权力欺辱过任何一个平头百姓……”黄石静静地说了很多条零碎的理由,洪安通呆呆地看着他的上司,傻傻地连声称是。

“你如此,那些投奔我而来的百姓也都是如此。”黄石笑着摇了摇头,还顺手在洪安通的肩上拍了两下:“他们都爱我,就如同你一样,我黄石是生活在一批爱我的人中间,我不需要一天到晚地贴身保护。”

洪安通咀嚼着黄石话里面的含义,但在回话的时候仍然神情毅然:“大人的意思属下明白了,但建奴狡诈,大人一身系万千军民安危,属下以为不可不防。”

“防当然要防,但我不喜欢你们防的方式。”黄石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摸着眉毛整理着自己的思路,而洪安通就站在他面前静静地等着下文。终于,黄石搞清楚白己 到底对什么反感了。他仰起头看着洪安通:“你和内卫每次跟我出去。看那些兵民的表情就如同在看敌人,就像今天你看王小娘子的神情一样。我不否认其中可能有 建奴的细作,但我相信岛上九成九的人都是敬爱我黄石的。”

洪安通忙不迭地说道:“大家都是敬爱大人的。”

这话让黄石自得地微微一笑:“这就是问题所在,你们脸上的表情伤了那些人的心,让他们觉得我在怀疑他们。”黄石看到洪安通满脸都是茫然,不禁又摇了摇头: “我相信长生岛的军户都不会负我,所以我不会负他们,从此以后,你们要不就别跟我出来,要不就别伤他们的心。”

洪安通愣了半天才恍惚地开口问道:“如何既能保护大人,又不伤军户们的心呢?”

“冲着他们笑。”黄石轻松地把手背负在身后,对洪安通露出了信任的笑容:“你们既要学会冲着别人笑,也要学会看懂别人的笑容,一个真心冲着我欢呼的军户,肯定不会是我的故人的。”

……

回到老营后,黄石立刻看见杨致远正堵在门口,这家伙回来以后立刻开始工作。连黄石特批给他的假期都只休息了一半:“杨游击,怎么了?”

杨致远欠了一下身:“禀大人,有个官司要请大人示下。”

随着时间的流逝,军法条例也变得越来越严格细密,杨致远已经很少就军法问题来找他了。黄石估计又除了什么没有预见到的情况,杨致远这是找他来批准新条例了。两个人此时已经走进老营大帐,金求德和李云睿正拿着几份文件等在里面,他们见到黄石来了也一起行礼。

黄石觉得军法问题应该无法很快解决。所以走到正中位置坐下后立刻对杨致远说:“把新条例呈上来吧,我今天晚上看过,明天一早给你好了。”

不想杨致远摇头说道:“回大人话,没有什么新条例,是关于老条例的问题。”

“原来是老条例啊。”黄石有些奇怪杨致远怎么会提出这方面的问题,这个已经早有定论了,“如果下面的军法官认为老条例不妥,可以向你报告,如果你也认为不妥,就可以向我请示,但这次的官司还是要按照老条例判罚。”

“大人,末将以为,这次的官司不能按照老条例判罪。”杨致远反驳的声音不高但却很坚定,说完以后他就把一套案宗推到了黄石面前:“末将敢请大人立刻看一下。”

黄石盯着杨致远看了一眼,然后飞快地示意他和金求德、李云睿都坐下,然后低头打开了案宗。

这起案件的情况非常简单,一个长生岛老兵杀了一个新投降的汉军士兵,还夺走了死者的妻子,死者弟弟为此告上了长生岛军法司,目击证人很多,凶手也供认不讳。黄石仔仔细细地看完了案件简述,又前后对照了几遍,不禁抬头狐疑地问杨致远:“这个案子很不好判罚吗?”

“很不好判罚,末将敢情大人看一下供词。”

黄石的身体向后靠了一下,眼睛也有些愤怒地眯了起来,他冷冷地道:“杨游击,我的事情很多,要是每个案子都要我看供词,我根本看不过来。”

杨致远迎着黄石的目光,不卑不亢地说道:“未将敢请大人看一遍供词。”

听完这话以后,黄石又盯着杨致远看了几眼,手下“哗”地一把掀开厚厚的供词,嘴里嘟囔道:“有什么非得我一看。“说着他就低头看起了审讯记录。

供词有很多,光目击者就有几份,但重点在于凶手、凶手的兄长,死者的妻子和死者的弟弟的四份上,黄石看了一会儿脸上的怒气就散去了,再过了一会儿他就露出了戚然的表情:“可怜,真实可怜啊。”说着,黄石的手就摸上了自己的眉骨,并轻轻地捏着自己的鼻梁。

这个长生岛的士兵是天启三年逃难来的辽民,盖州战役的时候就是一个新兵了,而且当时就在黄石那队英勇作战,还负过重伤。到了南关战役的时候这个士兵已经是 个果长,在突破中央的时候再次立下战功并再次英勇负伤。他虽然没有进入教导队但却也记录在案。军中已经把他作为下一批军官集训的重点培养对象。

死者和凶手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两年前这个士兵和大哥、小弟一起南逃,当时死者还是一个汉军哨探,凶手一家当时被死者所在的哨骑队(三个骑兵)捉住了。根据 一般的规矩,只要逃亡者能够提供足够的财物就可以换回一命,但这个倒霉的士兵没有钱行贿汉军,所以那伙哨探就夺走了这对兄弟的妹妹和妻子作为买命钱。他们 的小弟试图保护家人还被打伤,没有走到旅顺就咽气了,凶手当时就握着死不瞑目的小弟的手,发誓要报这血仇,参加长生军后他一直奋勇作战,屡立战功,确实实 践了自己的诺言。

天启五年,汉军大批南下逃亡金州并转送长生岛,这个士兵在人群中发现了杀害他弟弟的那个汉军哨探,更让他不能容忍的是——他发现自己的妻子已经成为了这个汉军的老婆……

黄石轻手轻脚地合上了宗卷,用的是合上死者的眼帘那么尊敬和谨慎的动作。他脸上肌肉抽动了一番,轻拍着宗卷问杨致远:“凶犯有后了么?”

这个自然不会记录在口供上,但杨致远也其实问过了:“很小的孩子,失去母亲的照顾后,死在去旅顺的路上了。”

“丧子、夺妻、杀弟,”黄石喃喃道:“此恨此仇,不共戴天。”

杨致远高兴地说道:“大人明鉴。”

可黄石接下来的一句话又把杨致远打落谷底:“但还是要军法从事。”

一边的金求德和李云睿绷着脸一句话也不说,杨致远知道从这两个铁石心肠的人身上要不到任何帮助,就独力做出了最后的努力:“大人,法不外人情。”

“法不外人情么?”黄石自嘲地笑了一笑,他一直认为权力就像书中的魔戒一样。它会利用人想干些善事的念头来挣脱束缚,等到权力不再受到约束的时候,它就是彻头彻尾的恶了。

“是的。”杨致远顽强坚持着,他抓过那些口供,翻出死者的妻子那份,指着他们对黄石说道:“这女人也是被抢走的,这个汉军本来就该死。”

如果此时心软的话,黄石能够想像会发生什么情景。大批长生岛士兵就会开始寻找过去的仇人,那些没有仇人的长生岛士兵也可能趁机压迫原来的汉军士兵,口供嘛……只要有熟人在,总是容易编出来的。

杨致远不知道黄石的心理波动,他看见黄石脸上阴晴变幻就充满希望地递上了草拟好的赦免令,同时还加了一句:“大人明鉴,末将以为可以赦免此人,让他戴罪立功。”

“长生岛军法不是人情而是秩序,它在我黄石之上。就”黄石看也不看地将就把赦免令推了回去:“军法条例说过的,杀害原汉军士兵,抢夺他们的财产、女眷,其罪不赦!”

……

自从后金下令编丁入庄后,长生岛的军情收集就又一次受到打击,这不仅仅是集中营式管理带来的好处,还因为有胆色的汉民已经纷纷逃亡,以往和长生岛有联系的 人更是带着家属前来投奔,后金统治区剩下的大多是被吓破胆的汉民了:“建奴正把复、盖附近的百姓送向辽阳,现在这两卫周边的村落已经空了三成,卑职无能, 具体的兵力分布无法打探清楚,我军在复、盖来年更的的军情网已经多被摧毁了。”

在黄石沉吟的时候,金求德也忙着补充说:“末将以为,这复、盖地区的建奴必是知道他们实力不足,无法掩护整个辽东半岛,所以才拼命把百姓运走。”

“嗯,金游击说的不错,建奴被三面牵制,实在没有余力增援复、盖了,面对我们辽南连自保也已经做不到了。”黄石心中非常激动和紧张,他就要下达一个重要的命令了,这命令将意味着辽南明军放弃海路机动的优势,开始要和后金在陆地上争雄。

“我要见大人。”营帐外传来了贺定远的大嗓门。

黄石和金求德愕然对视一眼,他连忙招呼洪安通:“快去让贺游击进来。”

贺定远直愣愣地进来以后,黄石忍不住责备了一句:“贺游击你连通报都等不得了吗?”

“大人。”贺定远进来以后就草草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胸中的恶气就不受控制地喷涌了出来:“刚才,杨游击送来一个死囚……”

黄石安静地听着贺定远喷完,才静静地回话说:“有什么问题吗?”

“我觉得这个不该杀,”贺定远双手重重地拍在了桌面上,还一下接一下地擂着:“大人,他是我们的人,是追随大人已很久的人啊。”

黄石默默地忍受着贺定远喷到脸上的唾沫,这个时候不能丧了自己的气势:“长生岛上所有的人,都是我黄石的人。”

看着贺定远急速扇动的鼻翅,黄石语气平静地说道:“去监刑吧。”

“是不是这厮……”贺定远突然伸手指向了金求德:“大人,这是不是他的注意?”

本来抱着事不关己态度的金求德恼怒地站起了身,忿忿然地看向了贺定远,黄石哭笑不得地解释说:“不是,是我的主意,执行命令。”

贺定远和黄石对视了两眼,又回头恶狠狠地看了金求德两眼,候着毫无畏惧地和他对看,最后贺定远一拍桌子,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手臂还在李云睿和洪安通的身上指指点点:“大人身边有小人,有小人啊。”

“大人身边有奸贼小人……”走出营帐后,贺定远那高亢的声音还在源源不断地传进屋来,金求德、李云睿和洪安通个个面如黑灰。黄石脸上的笑容也完全敛去了,他的面容同样阴沉得可怕。

屋子里的几个人保持着一种令人室息的寂静,过了不知多久,黄石才从牙缝里挤出一丝笑容:“贺游击太不知道轻重了。”

另外几个部下还像四人一样地缄默着,没有人搭黄石的话,自感有些没趣的黄石也在桌面上轻轻一拍:“好了,我们继续说复州的事情。”

镶红旗的伤口大概养得七七八八了,但这个旗的马匹应该没有多少了,李云睿说后金军北归的时候把镶红旗的战马都征用走了,这个旗反正也是防御状态,本也用不到太多的马。黄石他们都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拉平了两军的战略、战术机动水平。

如果进入复州周边作战,那么明军就要考虑后勤粮道问题了。黄石和金求德一直认为比较可靠的补给线路还是金州到福州的官道,在这条大路上明军的双轮车和独轮 车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如果要从长生岛直接补给复州军队的话,这两地间有很多丘陵野地,显然只能靠人力来搬运粮草了。

天启五年,六月十五日。

东江左协副将黄石命令辽南东江军各部向金州集结,整顿完成的救火营和半个磐石营也在同一天渡过南信口,在一片腰鼓声中向东北挺进。

六月十六日,长生岛两个营抵达复州南方的盘古堡城下,后金守军弃城逃亡,明军进入城堡后立刻把数千辅兵接来,明军一边开始修理堡垒,一边开始扫荡盘古堡到金州的官道,准备开始向一线储备粮食。

六月二十一日,辽南的张攀、尚可义、尚可喜等部都发来回文,他们已经遵令带领各自的精锐向金州出发。同日,明军对盆古堡的修理也基本完成,从该堡到金州之间明军也构筑了一系列简易哨所和烽火台。辅兵开始把金州的存粮输去盘古堡,两地间粮车络绎不绝。

六月二十三日,黄石带领他的近卫队和最后剩下的半个磐石营从长生岛出发前往盘古堡,走之前他写好了两封信件,它们分别是给孙承宗和毛文龙的。这次是黄石第 一次在拿到确实的战绩前就向上司汇报军事行动,他其实是在委婉地告诉孙承宗——可以让马世龙出击了,我已经吸引来了复、盖建奴的注意力。

至于东江方面,这也是向毛文龙表示忠诚,虽然辽南距东江本部千里,不可能实现请示,但礼貌上的面子工作还是要做的。

出发前,一个磐石营的辅兵挤出了队列,遥对着黄石的战马郑重其事地跪下,口中还连连称谢。黄石觉得这个士兵在这个时候做这个动作显得很怪异,就让内卫去问一下。

洪安通问清楚情况后凑近黄石说道:“大人,他是……”洪安通故意把声音提高了一点儿,让黄石身后的贺定远也能听见,后者正在心中担忧他的妻子——她分娩在即了。

那个士兵就是上次贺定远和黄石争吵的案件中死者的弟弟,他被叫到黄石马前后再次重重跪倒,低着头大声叫道:“大人,小人独孤求,代亡兄和他留下的孤儿感谢您,愿大人长命百岁,公侯万代!”

贺定远虎着脸一句话也不说,黄石随口勉励了几句就策马向前,满心激动地独孤求抬起头的时候,看见黄石背后的洪安通正冲着他微笑着——这是其他将领的卫队从来不曾给予士兵的友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