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横扫千军如卷席 第二节 合作

天启五年四月,登州的军饷、粮食和布匹又运到了长生岛,这次运来的可不止两万那么一点点了,现在整个东江镇左协的粮饷都要运到这里。然后再经过黄石的手加以分配。笑容可掬的黄石把莱登兵备道的甄雨村大人请到了上首安坐,他赶忙招呼身边的内卫上茶点,等热气腾腾的茶水到了以后,黄石又是笑容满面地伸手作了个恭敬的手势:“甄大人请用茶。”

现在黄石好歹也是正二品的武官,基本能和甄雨村这个正六品的文臣分庭抗礼了。再说黄石现在是堂堂的大明太子少保,甄雨村虽然是文臣,但还是要给黄石些面子,所以他也不象那两次来长生岛的时候那么托大了。

黄石和甄雨村一边交换着“今天的天气……哈哈哈”这种没有丝毫营养的废话,一边安心等待着长生岛老营的验收报告。黄石喝茶的时候一直在偷偷打量对方的神色,这次看起来甄雨村大人似乎不太高兴。前两年这厮来长生岛的时候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皱过眉头。

这种奇特现象给黄石带来了一些困惑,直到杨致远送来库房的报告后黄石才恍然大悟……他轻轻弹了一下杨致远送来的条子,东江左协的定饷是六万两的白银,按照当年张盘和黄石跟陈继盛定下的老规矩,其中有一万两是归东江本部掌握的。所以东江左协只有五万,不过这次里面有大批种类繁多的给长生岛和金州的皇赏,此外东江军定饷只有关宁的一半也就是每兵十钱,这个毛文龙已经闹了很多次但都没有效果。天启这次还发内币给辽南的士兵补上了十钱,统统按一两四钱的辽西例发。

林林总总加起来竟然共有十五万两银子之多,但杨致远的条子上面写明收到了十二万两——也就是八成,至于布匹和粮食这次也都是清一色地八成。统统比那两次多了一成。

黄石把杨致远的报条小心地推到了甄雨村面前:“甄大人,这粮食和银饷……”

“漂没。”甄雨村没好气地回答了一句。脸上地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隐含在其中的潜台词就是要黄石别太不知好歹了,两成的漂没已经很给面子了。

“是,末将明白。”黄石人畜无害地微笑着,他拾起一只笔在报条下面写出了正常的数字——也就是签发数字的七成,然后带着天真的表情问道:“甄大人,最近的海况特别好么?怎么这次才漂没了两成?”

虽然黄石问话的时候没有任何讽刺的语气或表情,但甄雨村的脸色顿时变成了酱紫色,他饱满的天庭和宽阔的下巴此时看起来……真像一大块猪肝。

可是黄石仿佛没有发现甄雨村已经到了恼羞成怒的边缘了,他轻轻地“啊”了一声,猛地一拍大腿:“一定是登州装船的时候多加了一成地耗费吧,甄大人和登州的诸位大人真是有心,末将带全体将士谢过了。”

说完黄石就站起身来向着甄雨村深深一躬,而后者此时己经气得手指都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那句“黄石你休要小人得志”在甄雨村的胸膛和喉咙里滚来滚去,手里的那杯茶也几次差点脱手而去向黄石泼过去。但一想到面前这厮赫赫名声,甄雨村就只好强行按下心头的恶气,山东的文臣集团都知道黄石现在可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他还有专折奏事的权利,惹毛了他显然没有什么好处。

想到银子都给黄石了,甄雨村也就不打算计较这口舌之快了,他深吸着大气开始调理心情,打算故作大度地说上几句场面话。

“莱登的诸位大人如此体恤边士,真令末将感激涕零。末将定要启奏圣上,为诸位请功。”

听到黄石这接下来地话后,甄雨村的心情好了不少,钱已经花了也没法可想了,能捞个好名声也不错,至少吏部的考绩上会好看不少。这个黄石看来还是比毛文龙那个莽夫会做人的多啊:“黄军门客气了。为国操劳,为圣上分忧本来就是吾曹的份内之事嘛。”

“甄大人高风亮节,末将佩服、佩服。”黄石笑嘻嘻地听着这半老梆子地自我吹捧,一拍手就招呼那正等在一边的杨致远:“来人啊。”

等杨致远走过来俯下身听令,黄石就把那报条又递给了他,指着自己写在下面的那行数字道:“超过这个数字的,一律给本将搬回粮船上面去。”

杨致远毫不迟疑地应道:“遵命,大人。”就掉头出去指挥搬运了。

倒是甄雨村听得愣住了,黄石不等他发问就抢着解释起来:“虽然诸君一片好心,但朝廷拨下的军饷有定制,这一成的耗羡恐怕不好交差吧。不妥啊不妥,还是请甄大人带回去吧。”

甄雨村捻着胡须思虑起来,眼珠子连着转了几个大圈:“那黄军门还会启奏圣上么?”

“当然。”黄石把胸脯拍得震天响,信誓旦旦地保证道:“甄大人放心,虽然末将不收这份耗羡,但诸位大人的这份心意末将一定会启奏给圣上知道的。”

“既然如此,那黄军门就留下这笔银子吧。”

“这怎么使得?”黄石一听就发急了,人腾地就站起来了。

甄雨村探出手向下按了按,示意黄石落座,等黄石坐好以后甄雨村悠然地说道:“黄军门有所不知,其实我们同僚专门为长生岛多装了两成作耗羡,这才保证了能运到这里八成粮饷,所以就是把这一成运了回去,也还是不够的,再说运回去的路上还可能有漂没啊。”

“这,这,如何是好呢?”黄石隐隐约约地觉得把握到了甄雨村的想法,就是还需耍对方加以确认一番。

“我们地方官也是难做啊。”甄雨村感慨地叹息了一声:“擅自加耗羡不好交差,可是运量不足又会被你们军镇弹劾。难啊,真是难啊。”

“甄大人的难处末将很明白,很明白的。”黄石也把头点得如同鸡啄米:“不知道末将能为诸位大人做些什么呢?”

“黄军门有大功于国,”甄雨村说着就挑起了一根大拇指,嘴里还啧啧赞叹了一番,接着又是一声咳嗽:“我们莱登同僚,也都希望能为黄军门提供足额的粮饷,也好让将士们早日光复辽东啊。”

“诸位大人的忧国忧民之心,令人赞叹。”黄石基本已经明白对方要干什么了,对方也明确地给出了好处,现在就等着莱登方面讨回报了。

“这次地银粮就不用送回去了,但请黄军门能为我们说两句话,在圣上面诉说清海运的困难,”甄雨村顿了一顿,遥指着东江方向说道:“运给毛帅的银粮不也漂没了三成么?所以还请黄军门帮我们证明一下,这次从登州出库的时候银、粮和布匹都确实加上了两成耗羡。”

慷慨激昂的黄石再次把胸脯拍得震天响:“诸位大人如此关怀边士,真让末将感激涕零。这一份奏折当然是要写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诸位大人交不了差。”

“唔,如此便多谢黄军门了——笔来。”甄雨村抓过笔在纸上涂抹了一番,嘴里还咕哝着:“运十到七,那运十五到十应该差不多吧……”

“黄军门,你有大功于国,如果你启奏天子要加五成耗羡,我想圣上不会不准的。”甄雨村把单子递给了黄石,上面还写着三万两这样的一个数字。甄雨村指着这个数字说道:“黄军门可以在启奏圣上地时候移文莱登,等黄军门的文书到了,我们就立刻再发一船,把这次漂没的缺口——三万两银子和粮食、布匹都给黄军门补上,黄军门意下如何?”

“如此……真是太感谢诸位大人了。”黄石动情地说道:“以后末将要是能在这辽东立功,绝不敢忘了山东诸位大人的运筹之力!”

转天送走了甄雨村一行粮官,黄石就开始为怎么分配粮饷发愁了。身为东江左协的副将可不比长生岛参将的时候了。张攀、尚可义、尚可喜他们的军饷当然不能统统克扣掉,但如果发给他们军饷,那黄石自己手下的军饷也就不好不发了。

本着处理不好就先放一放地思路,黄石决定慢慢地想这个问题,反正银子是在自己的手里。现在黄石巳经把窃明的问题暂时放到了一边,他此时的想法是先彻底打残后金再说,至少也要把后金强盗集团赶出辽东后再考虑养贼的问题。

南关之战以后,辽南的后金军队形势已经恶劣到了极点。努尔哈赤为了辽北和辽东不管不顾地抽调走了所有增援的军队,镶红旗还没有养好伤口就被送来了复州,而正红旗也躲在海州养伤口。后金只是把原本驻扎在海州的镶白旗的十五个牛录送去了盖州。

正蓝旗几乎被打得残废掉了,最乐观的估计也要到十月他们才能恢复部分战斗力。而受创较轻地正白旗和镶黄旗连整顿的时间都没有就立刻北上增援科尔沁蒙古和正黄旗,看来努尔哈赤把宝押在辽南和辽东明军都暂时无力进攻上面了。但尽管如此,努尔哈赤手里还是连一个旗的预备队都没有了。

对黄石来说、努尔哈赤对辽南的处理还算不赖,准确地说努尔哈赤这次又猜中了长生岛的现况。黄石在把新兵训练好以前,也就是大约在三个月内不会有进攻能力。辽东的局面黄石不知道努尔哈赤猜得准不准,不过看毛文龙信里的意思嘛……东江本部和右协似乎很有干劲。

至于辽北的蒙古,黄石认为只要林丹汗没有愚蠢到去和后金人决战,那一切就没有问题了。

现在后金为了对抗压力已经从辽西透支出兵力了,但他们还是不能摆脱辽东、辽南、辽北三个战略方向作战的处境。只要这个局面维持到长生岛新军练好就行,那个时刻就会是后金强盗集团的死期。

黄石对林丹汗可能的战略也很有信心。历史上这厮见到皇太极就跑,实在是典型的废材。但明末蒙古的意义就在于威慑罢了。只要林丹汗这股势力存在于辽北,后金的两黄旗和科尔沁蒙古就得留在那里防备他。

柳清扬刚刚从日本赶了回来,他有一个重大的问题需要亲自向黄石请示对策。但不等他说话黄石就和他唠叨起了军饷地问题。

“银子这东西饥不能食,渴不能饮。如果我发军饷的话,那不让商人进入辽南就毫无意义。”黄石希望柳清扬这个经济专家能制定一套类似计划经济的体系出来。现在辽南的人数还不算很多,黄石不知道能不能大致计算出每个人的用量来搞统购统销或者配给制。

“卑职斗胆猜上一猜,大人是不是担心军情泄露?”

“柳兄弟真是知我肺腑也。”黄石从来不放过任何拉拢人心的机会,他叹息着吐露心事:“不但要防备商人套话,还要防备士兵被收买啊。以往我长生岛有银子也没有地方花,建奴细作就是想收买也无处下口。毕竟他们总不能背着大米来收买我的士兵。可是一旦在军中放开银子限制,士兵们能用它买到各种东西,我担心就会有人被建奴高价收买啊。”

“大人所虑极是。”柳清扬苦苦思索了半天,看起来也没有想出什么好主意来:“只是辽南这么大,统一购买货物恐怕很难。而且这军饷还有其他人的,不发恐怕说不过去啊。”

黄石见状也就不催促他了:“柳兄弟此次回来,又什么紧要地事情么?”

“是有件紧要的事情。”柳清扬摇了摇头:“大人,我们怕是不能再和日本做生意了。”

……

同一天,在辽北,科尔沁蒙古部。

“大汗,大汗。”一个蒙古士兵高叫着跑来禀告:“建州军已经开来了,是建州老汗的八子皇太极领军。”

高居大帐正中的正是林丹汗,也是明朝正式册封的现任成吉思汗。明廷去年给了林丹汗四十万两白银的赏钱,要他出兵攻击后金的铁杆盟友科尔沁蒙古。

科尔沁蒙古是第一个倒向后金政权的蒙古部落,在建州觉罗和建州叶赫作战地时候科尔沁曾站在叶赫一边。但他们被觉罗胖揍一番后立刻易帜和努尔哈赤结盟了。那时皇太极是把科尔沁打得最狠的觉罗将领,所以科尔沁酋长就把妹妹嫁给皇太极了。

其后皇太极在建州兴起的历次战役中又立下不少功劳,所以科尔沁震怖之余就把老酋长的大女儿嫁给皇太极了,姑姑和侄女共事一夫。

在黄石原本的历史上,林丹汗围攻科尔沁的时候也是皇太极来增援,林丹汗也听说过皇太极在建州兴起的历次战役和在萨尔浒之战中的威名,他掉头逃走后科尔沁老酋长就把十二岁的小女儿也嫁给皇太极了,在黄石的前世里,这个小姑娘日后就是皇太极的庄纪和福临的老娘。

这次皇太极这个浑身王八之气的家伙来了以后,林丹汗的不少臣子立刻和黄石原本历史上一样开始劝说林丹汗作“战略性”的撒退。

在这批人喋喋不休地劝说声中,现任成吉思汗却一言不发,也没有流露出任何赞许或是反对地意思。这代的成吉思汗有一套很有趣的逻辑,那就是爹亲娘亲不如老婆亲。林丹汗把他所有的部众、牲畜和军队都分给他的大小老婆们去管理。

在黄石的前世,林丹汗靠着千里转进的本事躲过了皇太极一次又一次的追杀,但竟然在安全逃脱后染病死掉了,结果他成群结队的老婆就都被皇太极身上的王八之气吸引过去了,她们争先恐后地带着部众和牲畜嫁给皇太极了。

以前这段历史看的黄石大为感慨,果然是真实的历史比小说还要YY啊,这种王八之气真是了不得。努尔哈赤挂掉了之后,皇太极抖抖王八之气就有十万多蒙古人给他当小弟,林丹汗挂了后,皇太极再震震虎躯就把女人和军队都震来了。果然是王八之气一发,勇悍的小弟纳头就拜,富有的女人投怀送抱啊。

来到这个世界以后,黄石也曾YY过林丹汗的那群寡妇,但现在他早已经放弃了这种想法。蒙古女人在明末的名声真是臭大街了,这个时代有很多汉族商人去蒙古草原作生意,一出关就会有蒙古女人自愿做临时太太来挣些生活费。黄石在山海关的时候,当地的晋商曾得意地吹嘘过——就是带去草原的伙计也玩过几十个蒙古女人了。

作为堂堂的大明太子少保,哪怕就是纳蒙古女人为妾,黄石也肯定会被御史骂成残废。再说,这个时代的蒙古人还把河流视为神明,毕生都不洗一次澡。同样是据晋商所说,那些蒙古女人一脱裤子,满帐篷都是咸鱼和山羊的味道——这也是蒙古同胞在明末被汉族同胞骂作“骚鞑子”的原因和由来。想到这里黄石又不禁钦佩起皇太极的忍耐力来了——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啊。

末代成吉思汗的怒气毫无先兆地迸发出来了,他愤怒地打断了那些逃跑派的啰嗦:“我听说皇太极在南面,被一个初出茅庐的汉人打得屁滚尿流!而且汉人比建州军还要少!”

林丹汗豪迈地一挥手:“杀牛宰羊大吃一顿,明日定要生擒皇太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