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烈烈北风意未逞 第三十三节 友军

天启五年二月初一,后金军困守南关已经好几天了,黄石也迎来了一位客人。不过这次是他坐在正中等候别人的参拜了。

“卑职毛可喜,参见黄大人。”

虽然黄石决心拉拢此人,但是必要的礼节还是必须要走一遍过场的,黄石等着尚可喜完成这一整套动作的时候,喉咙里那句“快快请起”真是把他憋坏了。尚可喜又谢了一次才安心起身,年方二十一岁的尚可喜显得朝气蓬勃,他夺还海船后本是直奔长生岛而去、但他在路上听说明军云集金州,就调头来和黄石回合了。

尚可喜负责的大小长山岛报兵千余人,这次他指挥的长山岛水营斩首十五级,尚可喜本来很高兴自己立下大功了,但一到金州就听说了南关大捷,这顿时让尚可喜感到很有压力,自己的那一点儿斩获也显得非常可怜。

心怀鬼胎的黄石亲自起身走过去,握着尚可喜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历史上尚可义、尚可喜兄弟都是毛文龙麾下的水师大将,尤其是尚可喜,他父亲死时尚可喜虚岁才十七岁,他一手拉扯好的长山岛水营是整个辽东水师中最有战斗力的水师。后来刘兴治杀了在东江岛坚决抵抗的陈继盛,他煸动全镇叛乱的时候是毛文龙的丈人沈世魁和尚家兄弟一起出动剿灭的刘兴治。

再后来就到了登州之乱的时候,毛文龙的两个义子孔有德和耿仲明都是大将不用说,毛文龙的侄子毛承祚曾是东江名将,但这哥三水战被尚可喜打得一败涂地,最后孔有德和耿仲明困守孤岛,毛承祚被捉去凌迟处死。

孔有德和耿仲明当然还是找到机会逃上岸了、等孔有德上岸后,就轮到尚可义和尚可喜被扁了。在地面上打仗的时候尚家兄弟算是扑街一直扑到街尾去了。尚可义在全军覆灭的时候被杀,尚可喜带领一万多士兵和家属逃到广鹿。不想沈世魁认定这是吞并尚部,统一东江镇的机会。他袭杀尚可喜的计划走漏了,这就把尚可喜逼去了后金方面。等尚可喜到了皇太极手下,他的水营干翻了东江水师,还把大明的辽西、北直隶和山东水师也拍得不敢出港。

“毛守备此行辛苦了,”黄石摊开一大张地图。把地图推到尚可喜手边后,他用最热切地目光望着这个年轻人,还用最诚恳的语气问道:“本将对水战一窍不通,往日便攒下了不少疑问,希望毛守备能为我释疑……”

黄石对水战一窍不通是过于谦虚了,不过这些问题应该是参谋部和水营指挥施策去想办法解决的,所以他本来也不必对这方面的战术特别精通。今天黄石拿出来问尚可喜的问题也都是谁备好了的。他才听说尚可喜正冲金州而来,就连忙开始准备。幸好施策正好在金州,准备问题来很轻松。

据说最大的恭维就是称他为“老师”什么的,黄石虽然不能恬着脸这么称呼尚可喜,不过懂装不懂地糊弄一番还是毫无问题。两个人交谈了一晚,年轻的尚可喜满心欢喜,自认为在名震辽东的黄石黄参将面前大大地露脸了一番,而黄石也很满意自己的准备,不少问题都很有水平和深度,挠到了尚可喜的痒处。

如果不是担心影响太不好。黄石本来还想和尚可喜抵足夜眠,不过这个计划赵慢熊实在是看不过去了,赵慢熊说这么赤裸裸地拉拢独立的武将恐怕会被认为是结党营私,何况黄石和尚可喜的身份差距实在太大了。

收拾安抚好了尚可喜,黄石就又去整顿选锋营。选锋营的军官死了七七八八了,金求德一直暗示黄石并吞这个营。但黄石对这个处理方法不以为然。他从选锋营的各级军官中选拔出了替代军官。从始至终黄石没有往选锋营里面插一个人进去。

今天晚上黄石确定了人力资源的分配,从南关救出的七千辅兵都是从东江镇各地抽调来的精壮,黄石对这批人的身体素质都非常满意。他从中调出了七百人补充给选锋营,剩下的则绕统运送去长生岛。黄石把亲手写好的命令交拾赵慢熊,让他帮忙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赵慢熊翻开着这份大公无私的命令,边看边摇头嗤笑,他若所有悟地问道:“大人,这是欲擒故纵么?”

“正是。”黄石闻言只是一笑。现在房间里只有两个人,所以黄石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现在他手里还有一份铠甲调拨的命令,这份给选锋营的补充命令也是根据黄石的意见拟定的,现在他在做着最后的审核和评估,他回答赵慢熊的时候连头都懒得抬。

等黄石批准了第二份命令后,赵慢熊也着完了前一份。他接过黄石递过来地第二份命令也一起看了:“选锋营的官兵一定很感动,可是……这未免也太宽厚了吧?”

缴获的铠甲兵仗黄石没有上缴的必要,而救火营也不打算使用这些落后的武器,所以黄石至少把一半的缴获物资拨给了选锋营,无论是现在还残存的士兵,还是即将补充拾选锋营的八百多士兵都会得到起码的铠甲和武器。

赵慢熊琢磨着黄石的深意,试探着问遣:“大人担心东江同僚会误会大人乘人之危么?

“不错,这是一个原因。不管我救火营为此付出了多少代价,不管是不是我的救火营承担中路突破的重担,但大家看到的只会是救火营伤亡有限,选锋营损夫惨重,如果再看到我黄石并吞了选锋营,那难免会有人疑我黄石故意如此。”黄石说着就摇了摇头,负责中路突破的救火营绝对不轻松,至少不会比负责两翼的选锋营轻松多少。但是救火营的损失和选锋营的损失都太震撼了,两者放在一起看就更有震撼效果。

赵慢熊难过地点点头,不能并吞选锋营让他很痛心:“大人说的是。”

黄石紧接着抛出了一个难题:“但慢熊老弟你说的只是一个方面,如果你只看到这一层,那就让我太失望了。”

“另一个问题应该是合作问题了,大人怕吞并选锋营会给以后带来很大的麻烦吧。”赵慢熊慢慢地想了一会儿。不过这次他只是想说辞,实际上这个友军合作问题他在前来金州的路上已经想过了。他着到黄石的计划后第一个反应就是黄石也有类似地担心。

“不错,不错。”黄石伸手要回了赵慢熊手里的两份命令,这两份命令明天一早就会下发,选锋营会得到最良好的补充,很快就会恢复战斗力。而且还掌握在选锋营老人的手里。

收好了巳经定下来的报告,黄石微笑着对赵慢熊说道:“这次会战我救火营独木难支,没有选锋营的奋战就没有胜利。以后我救火营会遇到地敌人也还很多,会需要友军的时候也会很多。如果个天我图一时之快并吞了选锋营,那么以后在危机关头友军难免会保存实力,最后就是大伙儿一块死。”

黄石轻轻拍了拍手下的命令:“我要让每个人都知道,跟着我黄石打仗,死一个兵我给他补一个。死两个我给他补一双。都把吃奶的力气拿出来吧。跟着我混绝对没有亏吃。”

按照黄石的本意,选锋营的兵力不仅会被补满,各级指挥官的位置也由老人来带。不过章肥猫和手下军官团被毁灭得太彻底了,选锋营的军官只有右翼还有剩。左翼地都死得干干净净,黄石只好提拔了小泼猴等活着的几个亲兵。

“虽然那些人都是大人提拔的,不过恩情恐怕不能被长久地记住。”赵慢熊对黄石不安插人还是有些微词的,他认为适当塞些人进去也不算很过份:“一半对一半,大人以为如何?”

“一不做,二不休。要不就不塞。要塞就全塞,塞一半进去干什么、等着看他们打架么?”黄石知道赵慢熊说的是一般的规矩,但是黄石建军以来。所有的规矩都被他砸烂了,这次也不怕再多砸一个。看到赵慢熊脸上还是有些可惜的表情,黄石忍不住嘲笑起这种小气心理来:“你不是也知道欲擒故纵么?放心吧,我猜选锋营很快就会投怀送抱的。

“投怀送抱?”赵慢熊对黄石把这个词汇应用在这里有些不解。

黄石一笑也没有再作解释,对选锋营的处理决定来自他前世的一种感悟。如果一个男人非常非常急色,见了漂亮妹妹就迫不及待地求欢,那他的成功率并非很高。但如果男人能忍一忍,告诉漂亮妹妹他不想搞她,那么很多时候妹妹反倒会认为这个男人很有责任心,很可爱或者是有诸如此类的一些感动……眼下选锋营也是一样,黄石冒着风险来救他们无疑很令人感动,但是不少人心里恐怕会怀疑黄石这么好是因为他别有所图。所以黄石如果急不可待地并吞了选锋营恐怕会让不少人失望,而如果暂时忍一忍做出副君子的面容,那么大家自然觉得黄石是真好。选锋营这一群无主的官兵,离黄石的基地也不远,只要他们心里向着黄石,难道还怕他们能飞上天不成。

天启五年二月初三,金州。

一个东江的传令兵赶来了,他乘快船冒着冰寒赶来金州,听说南关大胜后紧张的表情一下子就松了下来,把东江的紧急命令交给了黄石,这是毛文龙在收到旅顺惨败的消息后立刻发给辽南的。

那个传令兵当众宣读了毛文龙的军令,李桑风、尚可喜等人也都在场。

“……加东江参将黄石副将衔,权节制长生岛、中、西二岛、旅顺堡、金州堡……广鹿岛、长山岛军务。”毛文龙给黄石的具体命令是救援南关和旅顺,尽可能地掩护明军逃出后金军的虎口。毛文龙还说如果黄石做不到这个就可以考虑坚守金州,如果能守住金州那毛文龙认为辽南局面还大有可为,最后毛文龙还授权给黄石,如果金州实在顶不住的话,黄石可以放弃金州军民撤退向长生岛。

后面的命令黄石就没有让传令兵宣读了,不过传令兵最后还是提到了一点儿,那就是东江本部派出了援军。毛文龙让传令兵告诉黄石一个营已经被紧急动员了,还说在黄石看到传令兵的时候这个营应该已经从东江出发了。

“领军的是东江守备毛有杰和东江千总毛有云。”

听到这两个名字后尚可喜脸上露出了很不自然的表情,毛有杰、毛有云兄弟本名耿仲明、耿叔明,他们的父亲和其他几个兄弟都死于孔有德的老子组织的那场矿工暴动中。不过耿仲明没有投奔广宁军本部而是带着幼弟直奔朝鲜,等孔有德前往宽甸前线的时候耿仲明立刻又和这个老朋友相认了。

去岁东江三矿徒在宽甸斩首三百六十一级,耿家兄弟和尚家兄弟为了争功打成了一锅粥。主持分配功劳的孔有德当然支持自己的老兄弟耿仲明。这把尚家兄弟气得不轻,他们觉得辽东无处说理,所以大哥尚可义前往广鹿投奔张攀,尚可喜也跑到辽南长山岛练兵,他们和孔有德、耿仲明的梁子就此也算是结下了。

黄石却恍若不觉:“毛有杰带了多少人来,武器铠甲如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