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烈烈北风意未逞 第三十一节 声望

马队总算回来了,黄石还不来不及说话,目光就被他们的手上的战利品吸引住了,脸上也露出了微笑。满面欢容的贺定远一跃下马,冲着马上的黄石大叫:“大人,属下幸不辱命。”

贺定远右手拖着正蓝旗的大旗,左手臂弯里还抱着一个头盔,他费力地把那盔腾到左手中举起:“大人请看,这正是莽古尔泰那厮的金盔。”

马队没有带回首级,贺定远想解释一番。他们开始一直在追击莽古尔泰所以没有工夫去割,等返回的时候因为敌情不明不敢多作停留,所以就直接归队而没有去收集首级,但他才说了两句黄石就笑着打断他:“这个比一百个首级的军功还要大。”

洪安通已经过去把头盔接了过来,双手举着递给黄石,后者笑着把它冲着太阳举起欣赏了一番,片刻后黄石叫了一声“枪来。”

随即就有人把一杆长枪递上,黄石把头盔顶在枪刃上高高擎起,单手握着枪杆的底段把头盔在日光中轻轻晃动,同时纵马缓行于军前。

“威武。”

“威武。”

救火营的士兵们有节奏地以长枪或是火铳触地,选锋营的士兵也敲打着盾牌合着这拍子。不少新兵们交头接耳询问来由,老兵们不耐烦向他们地低声解释了一句:“建奴大头目的金盔。”然后就气势昂然地继续大喊:“威武——威武。”那些躺在担架的伤兵也纷份支起身体,用力地挥舞着拳头低声喝着号子。

黄石耀武扬威完毕,策马横立于三军之前,一抖手让那头盔摔落在地,滴溜溜地在地上直打转,同时对等一边的贺定远喝道:“献旗。”

贺定远用力地把正蓝旗的大旗抛到黄石马前,黄石轻蔑地笑了一笑,轻轻夹了下马腹让座骑从上面践踏而过。沉重的马蹄把大旗深深地踩入了土中。黄石随即用力抽出刀,深深吸了一口长气。长期以来他一直在练习一个很酷的马术,但却从来未找到使用这个造型的机会。

今天却正是时机,也完全符合自己那激动地心情,黄石猛烈地一勒缰绳,让胯下的战马嘶鸣着人立而起,手中地长刀挥舞了两下。然后笔直地指向了苍穹,他面向着同样激动不已的部下奋力高呼:“我东江军——”

“威武——”

一万三千余将士的欢呼声如怒海狂潮。这欢呼在明军的上空久久不息并直达天际。黄石在这雷鸣声中放平战马,身体随之重重一顿,靴跟的马刺想也不想地狠狠踢了下去。马儿带着他如闪电一般地驰骋在万众之前。人群中都是疯狂到扭曲的面容,忠诚的部下们发了狂一样地向黄石雀跃欢呼,耳边烈烈的风声让他再也听不见一个字。胸中沸腾的热血让黄石用力地把手中的长刀在空中挥舞——选拔优秀的将领,培养精锐的战士,让敌人的金冠滚落在泥土中,把他们的旗帜践踏在我的铁蹄之下,大丈夫当如是!

陈瑞珂和张高升仰着头看着那英姿勃发的黄石,两个人都在傻傻地发笑,突然被人猛地推了一下头,跟着听见吴穆那恶狠狠的声音:“快去把头盔和大旗收好,那可是要给圣上献捷太庙用的,要是弄丢了。咱家就要你们俩的狗命。”

打发走了两个锦衣卫,吴穆又抚胸而笑,志得意满地看着黄石在风中享用万军的崇敬——哎,原来当兵比当太监有前途啊。

略微有些失落的吴穆回首看了看正在忙碌的张高升、陈瑞珂兄弟,顿时又是一声怒吼:“陈瑞珂你个狗才。轻点儿,别把马蹄印弄掉了……还有你张高升,不许给头盔掸土!”

怒骂过后吴穆又微笑起来,心满意足地继续向黄石所在的地方望了过去……

一直奔跑到马匹和黄石都精疲力竭,他仍感觉心脏在剧烈的跳动,几乎要从喉咙中蹦出胸膛,黄石在贺定远身前勒定了马,上气不接下气地喝道:“说,贺兄弟,你要什么?”

贺定远深深一躬:“愿为大人效死。”

胸膛还在剧烈地起伏着,黄石盯着贺定远看,猛然发现他的两把刀鞘都是空荡荡的:“贺游击,你的刀呢?”

贺定远脸上一红:“让大人见笑了,末将的两把刀在激斗中掉入草石、山涧之中,就都遗失了。”

“你是骑将,怎么能马上无刀。”黄石反手把刚刚插入鞘中的腰刀拔了出来,随手就甩在贺定远身前,刀尖如入腐泥般地深深插进冻土,地面上晶莹的刃身犹自不停地抖动,发出摄人心魄的蜂鸣:“这把宝刀就赠给你了。”

“出发,立刻返回金州。”把辎重收拾好后黄石下令班师,明军迅速北上,夕阳中的每个人都喜形于面,辅兵固然是一片人声鼎沸,就是躺在抬扳上的伤兵也欢声笑语不绝,两个锦衣卫则各抱着一个粗糙的木盒子。吴穆现在也算是精通救火营的编制了,他刚才把炮队的随军木匠都动员起来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弄好了两个盒子。小心翼翼的亲手把头盔和大旗都收了进去。

“大人,下一步我们怎么办?”贺定远抛出了个问题,一边的吴穆也伸长了脖子凑过来听。

“坚守金州,同时派出大批侦骑巡逻。不让建奴有机会偷渡。”黄石知道辽南现在只剩下正红旗的十余个牛录了,这点兵力维持地方治安就很不容易了,更不要说留下的那些牛录多半还是被重创过在休养的。

回到复州的良好官道要从金州堡内通过,如果后金军不要辎重大车,他们就得带着伤兵在寒风里走回复州。而如果他们推大车从金州旁的烂地和丘陵里慢慢爬过去的话,不去打他们就太没有道理了。黄石估计此战至少让旅顺半岛内半数的后金牛录失去了战斗力,而在周围百里内他们没有任何援军。

黄石越想越高兴:“建奴至少有一万一千辅兵,不留下几千太对不起他们了。”

“黄将军高见。”吴穆左看一眼正蓝旗的大旗,右看一眼莽古尔泰的头盔,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

这东西的主人刚才也只身窜进了南关堡。莽古尔泰刚才被一个明将领着骑兵苦苦追击,从头到尾他一丝一毫重整军队的机会都没有得到过。最后连身边的近卫都溃散了,紧跟着他的几个也被杀了个干干净净,连大旗都被那狂暴的明将抢走了,而且那些骑兵也不下马割首级,就死死地追着自己来。

幸好莽古尔泰自幼就与马匹为伴,在马术浸淫多年早已经是非同小可。他坐下的战马也是有名的宝驹。为了逃命莽古尔泰更是把身上的佩刀、箭壶、披风等所有压分量地东西都抛下了,他一连兜了好几个圈子,靠着过人的马术又是登山又是跳涧,好歹把那个家伙甩开了一段。

就在莽古尔泰暗自庆幸,带着得意回头望过去的时候,那个明将劈手丢过来一坨东西,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寒光已经扑面而来。莽古尔泰危机关头大喝一声。在马上就是一个铁板桥,刚躺平就眼睁睁地看着一抹寒芒擦着鼻尖划过,那飞来的大刀片子把他的胡子都削去几根,刀把把他的头盔都打飞了。

还不等莽古尔泰的一身冷汗被吓出来,那个明将又抛过来另一道闪电……

好个莽古尔泰!在这旧力才去,新力未生之时,他猛一发腰劲。硬是生生地把身体凌空拔起数寸,接着头拼命往前一靠。那甩来的刀光只削断了他的辫子根。马术大师就是马术大师,莽古尔泰更不停留,飞马直奔正白旗的焰火处去也。

披头散发地冲进了南关堡,莽古尔泰此时回想起那凶神恶煞的明将,仍心有余悸地嘟囔着:“真野蛮,真是太野蛮了。”

此时皇太极正站在南关城头遥望几里外的明军,莽古尔泰看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激动的莽古尔泰狠狠地晃了晃皇太极的胳膊:“你不是说那明军统帅是个书生么?”

若有所思的皇太极没有理会他,过了许久才问一边气鼓鼓的莽古尔泰:“后队到什么地方了?”

“还有两天路程到南关。我们不能再等了,让后队把辎重都烧了,带着武器和三天的粮食赶来。我估计他们的伤兵也有几百,现在可用之兵不超过两千五,把那些汉军统统编入旗,告诉他们从此就算是旗丁了。我们得赶快从金州突围。不然等长生军养好了伤。我们就走不了了。”

远处地明军已经走远了,皇太极叹了口气:“刨去伤兵还有两千余披甲可用,加上后队大概能有三千多,铠甲肯定是配不齐了,加上汉军也只有不到四千。前后两队共有一万多的无甲兵和伤兵,硬闯金州的话怕是要丢下一半的无甲兵。”

“而且……”皇太极又叹了口气:“博尔晋虾的正红旗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现在连个影子都没有看见,他们收拢起来恐怕也得几天。

莽古尔泰听完以后楞了一会儿,猛然捶胸顿足地痛哭起来:“我自跟随父汗起兵,十年来从未有如此大败啊。”

“五哥莫急,我已经派了二十白甲带着六十匹马去求救兵了,请父王让镶白旗立刻南下。”

此时莽古尔泰也冷静下来了。来回走了两步就有了主意:“去打长生岛,但是不要打下,把长生岛打疼,让它疼得喊妈妈,然后立刻来金州接应我们。

“正是如此。还有旅顺的船,得马上叫回来,好把伤兵运走。”

定下坚守南关的战略后,后金军安心开始收拢残兵,并在明军退去后大举外出寻找伤兵,在这个季节伤兵暴露在旷野一夜就要变僵尸了。

明军回到金州的时候太阳已经马上就要落下了,金州堡早就得到大捷的消息,满城男女都在门外等待归来的雄师。

明军归来后,金州的辅兵家属就纷份涌出来妻认其夫,父认其子,一时间尽是喜极而泣的感人景象,那些辅兵都哭笑不得地安慰他们的亲人:“不是早都知道胜利了么?大捷啊,我们是大捷啊。”

这场面让南关辅兵和选锋营的不少官兵看得黯然神伤。他们的家小还都在旅倾堡,现在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一个妇人向他丈夫絮絮诉说了半天她的担忧,突然向着黄石的战马方向拜倒,用最诚恳恭敬的语气诵道:“多谢黄大人救命,黄大人长命百岁,高侯万代。”

这一声虽轻,但却带走了她周围的几个人。这些士兵连同他们的家人都忙不迭地向着黄石的方向跪下:“大人长命百岁,高侯万代。”

这话如同瘟疫一样地感染了更多的人,以闪电的速度传播开来。

本来正骑马而行的黄石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成了万众的中心,不管是金州的辅兵,还是从南关解救出来的辅兵,抑或是选锋营的士兵,都如同朝圣一样地向心跪拜:“黄大人长命百岁。”

“黄大人高侯万代。”

黄石连忙跳下马逊谢,但潮水般扑面而来的声音是那么虔诚,他在万众的呼声面前显得那么渺小,这让他一切谦让的举动都成为了徒劳。

——我黄石起兵以来,所图者不过是割据一方,进而成就霸业。曾几何时,我内中也渐渐把大明当作了自己的母国……似乎是辽阳那个商人给了我最初的触动……似乎是张元祉张大人给了我太强烈的印象,哦,对,还有陈忠陈大人、张盘张将军……

寒日中,黄石站在向他膜拜的人群中心,这称颂让他内愧于心——从广宁开始,我的一举一动就关乎万千生灵的命运,我的好恶能决定无数人的生死……

在黄石的命令下,救火营拼命去扶起那些人们,但才扶起了这个,那个又趴下了。这些小民的力量只有一声真诚的祝福,他们也绝不吝于把它送给黄石——这些人不负我,我也绝不能负了他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