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烈烈北风意未逞 第二十九节 崩溃

白刃突击命令发出的同时,后金军已经在明军左翼战线开出了几个浅口子。战线后面骑马的白甲兵和战兵就正从口子中冲入,明军左翼已经开始要溃散了。毫无疑问,等击溃了明军左翼后,后金军就会沿着撕开缺口横向卷击明军的中央战线。

章肥猫曾建议把一批辅兵放在左翼后吸引注意力,但黄石认为敌军的将领,尤其是皇太极这种人绝对不会犯分散兵力这种错误,后面的数千辅兵应该是属于被无视的目标,最首要的肯定是砍倒黄石的将旗,并歼灭明军的战斗部队,等明军战兵溃散后辅兵不过是盘子里的菜。

被白甲压制住的明军几乎没有造成敌军的伤亡,选锋营用一层层的战线消耗着后金军的冲击力,苦苦支撑出一个完整的防线。章肥猫脸上的肌肉剧烈地颤动着,咬牙切齿地把手里的部队都派向了那个方向。

“为了故张将军。”章肥猫大喝一声。

无论是谁都不会怀疑张盘的血性,选锋营的士兵也振臂高呼:“为了张将军。”然后义无反顾地向着左翼赶去,那里的明军正在不停地流血。

章肥猫眼睛已经红了,他哆嗦着嘴唇对黄石抱拳道:“黄大人放心,我选锋营一定会守住左翼的。”

黄石也肃然道:“我对此深信不疑。”

正而的明军正在侵入后金的防线,身后的贺定远一会儿看看左翼,一会儿看看中央,显得越来越沉不住气,黄石凝视着中央明军的逐步推进,轻声对身后的部将说道:“不要着急,现在还不是马队出动的时机。”

……

庞泽尔正在进行着他一生中最艰苦的战斗。他死死盯着对面地敌人,愤怒地连声大吼。但对手都是清一色的圆弧面具。上面除了金属的寒光什么表情也没有。他们的眼睛深藏在黑暗的金属缝隙间,明亮但是毫无生气。那眼神给人一种灰色的感觉,不错,就是灰色的威觉——庞泽尔确认了自己的这种感受,同时连着退了两步才避开几根刺过来地枪刃,同时他又灵活地闪身用藤牌挡住了右侧狠毒的一刺。他又被震得退了一步,在死里逃生后他兴奋地发出了一声示威的吼叫。对面那排冰冷的面具仍然毫无表情,只有无数的枪刃又刺了过来……

虽然庞泽尔是一个正白旗的巴喇牙兵,但他所在的这牛录的战兵多是步兵。今天皇太极把正蓝旗骑兵都拉去侧翼后,他和自己的牛录主子一起被留在了中路,站在莽古尔泰的身后等待命令。令人震惊的消息传来——明军才照面就把前线的正蓝旗精锐一扫而空,在火炮的掩护下把中央战线打崩了!他立刻就跟随全牛录一起出发。他们得到的命令是把明军再打回去。

刚才他才进到中央,就看见战线已经破裂了,大批身披铁甲的明军正源源不断地涌了进来,他看看对面明军那明显是铁制的面具,就放弃了用弓箭直射面门的想法。或许对手的下盘是个容易的目标,但估算了对手的速度和位置,就只好放弃了这个诱人的念头而是抽出了大刀,并从背上取下了藤牌。才刚做完这个动作明军就已冲到了眼前,一片寒光四射的枪刃也逼人而来。

冲在最前面地几个白甲被几面同时攻击。庞泽尔看着他们在自己眼前被捅成马蜂窝,当时他和另一个人一起顶着尸体企图冲上去,但是对面的长枪也立刻把尸体顶住,接着就是一轮又一轮的后排突刺,最成功的一个人不过是削断了插在尸体上的两根枪刃而已。但那个大力士也立刻付出了代价,一身枪眼地死去了。

现在本方已经没有长枪了,因为那些拿着长枪的同伴都已经死了,他们或许能刺中一个对手,但随即也会在抽出枪时被蜂拥而来的长枪戳成筛子。明军倒下一个就补上一个,滚滚而来的连续突刺如同一波波的浪潮,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对面明军敲着令人心烦意乱的鼓点,他们每踏上一步总是会奇怪地向右刺去,这卑鄙的招数已经让好几个勇士莫名其妙地死去了。

有几个白甲兵突发奇想地试图从枪林下滚过去,但明军后排立刻就有一排长枪向地面同时攒刺,这整排的枪刃如同野兽的牙齿一样伸出,也如同一头野兽的满嘴尖牙一样的同时闭合在大地上,完全没有机会躲开。这熟练的动作就好像是一个人使出来的一样,庞泽尔感觉对手似乎料到了这个局面。就在等着他们用这招。

后金武士再次纷纷后退,庞泽尔最后看了一眼几步外地面上的一县尸体,随即他的目光就被无数的敌人切断了。那尸体是他大哥的,他大哥和他一样都是里尔佳氏的勇士,他大哥也是到现在为止唯一一个手刃敌军的后金巴喇牙兵。当时他大哥异想天开地直滚过去,须臾不差地避开了四面入方的枪刃,庞泽尔看得清清楚楚,就在他大哥向正对面的敌兵挥刀的时候,那个敌兵突然右转突刺,结果被他大哥轻而易举地杀死了。

当时庞泽尔的血都沸腾了,就在他兴奋的大喝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却看见大哥身体一顿,接着就缓缓跪倒在地,他的头盔后脑已经探出了一抹锋利的枪刃尖。庞泽尔全身上下刚刚沸腾了的血一下子变得冰冷,那个杀死他大哥的凶手也有一副钢铁的面具,但能看见他只是垂着眼皮观察了一下尸体,就仰头向前跨出了一大步,仍然是那种冷漠的灰色感觉。

庞泽尔和杀死他大哥的凶手面对面对视的时间也就是一瞬而已,但他却觉得过了一万年一样长。对面的眼睛中看不到兴存和热情,只有死人一样的泠漠——来吧,让我亲手宰了你,再割下你的首级祭祀我的兄长。

就在他以为对面的凶手要刺过来地时候,那个明军士兵突然向右转身了,庞泽尔在电光火石中也猛地向右一转。才将将挡住一道逼向右肋的闪电,同时他吐气开声地大喝着再向右一跳。再次闪开了直冲过来的白刃。

不等他喘息定又是一根长枪凶根地刺了过来,庞泽尔拼命向后一挤退出了两步才避开那枪刃,然后又猛地向后一挤躲过了另外两根长枪。他现在很后悔自己没有拿着长枪,不然也不会被这样打得还不了手。庞泽尔身边的一个同伴又惨叫着倒地,现在身边的每个人都在往后挤。

庞泽尔没黑没白地苦练大刀和盾牌。因为他知道这是他安身立命之源。他的刀法在整个牛录,不,整个正白旗里面都小有名气。队伍还在不断地后退,身边一个又一个的白甲兵倒下,其中有比庞泽尔年轻的,也有比他敏捷地,更有比他还强壮的。之所以他还没有倒下,那是因为他已经抛掉了他引以为豪的大刀,双手并力擎着藤牌苦苦支撑。

他在心中计算着明军的套路,右手刺来一枪的时候,正面必然也有长枪刺到,必须要全力抵挡右面的那支,因为它可以刺得更远,不过也必须同时斜退一步,不然左腰就要开上一个大口子了……只是,庞泽尔奋力又荡开一轮突刺后。不禁想到这到底要撑到什么时候才算完呢?

左大腿窝突然传来剧痛,庞泽尔大吃一惊,怎么会从这个方向杀来,不应该啊。他失去平衡的身体跪倒在地上,一根长枪已经捅入了他的咽喉。鲜血一下子从嘴里喷了出来,这时他还设有注意到自己周围已经没有人了,所以他现在已经是众矢之地。

“我要着看能杀我的是什么样的勇士……”庞泽尔用尽力气抬了一下头,那个明军士兵的面具也隐藏在了冰冷的面具后面,凶手的眼睛里没有兴奋,那种灰蒙蒙的感觉已经很熟悉了。凶手垂着眼皮居高临下地看了他最后一眼,这眼神也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跟着喉头一凉,凶手抽出枪刃头也不回地离去了,全身都失去力气的庞泽尔顿时倒卧在地,无数双脚从他身上踏过,映入他眼帘中的每个人都有一副钢铁的面具和一种给人以灰色感觉的眼神。

七岁就开始上山打猎,十八岁就曾经和亲人一起搏杀过大熊,二十岁后庞泽尔还为正白旗效力了快十五年,无数次在战场上与敌人以命相搏,从生死一线中反复积累着技战的经验,又多少回凭借这些技能来从死神手中逃脱。庞泽尔一生的最后一战,也是他最窝囊的一战,从头到尾他没有机会挥出一刀……哪怕是对着空气地机会都没有。

……

一个矫健的传令兵纵马而来,在黄石身前一个急停把马横了过来:“禀大人,我军斩杀近三百,已经紧逼到建奴将旗之前。”

中央的后金军节节后退,战线已经开始断裂,洪安通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一夹马腹就突前两步,伸臂指着已径土崩瓦解的后金军防线喜道:“大人,建奴中央十五个牛录全部崩溃,我军这是大胜啊,大人。”

“还差一点点儿,马上就到手了。”黄石再次把目光看向左翼,那里的明军也开始呈现出解体的迹象了。

章肥猫奋然前出:“黄大人,有卑职在,左翼就安如泰山。”

“好,那就有劳章督司了。”

“卑职遵命。”章肥猫抽出马刀在空中一挥:“儿郎们,跟我杀建奴去啊,杀建奴去啊。”

章肥猫带着他的三十个家丁迎向左翼去了。明将的家丁都是军中骄子,黄石估计有这三十家丁在,足能抵得二百人。与此同时黄石看见正蓝旗的大旗开始缓缓向后挪动了。到了最后总攻击的时候了:“贺游击。”

“末将在,”一边的贺定远早已经是等得不耐烦了,他急不可待地问道:“敢问大人可是要堵截正红旗,一定是要抄建奴左翼的吧?”

中央突破卷击右翼,有可能把正红旗一部分牛录堵住并加以围歼,黄石并非没有考虑过这个诱惑,但这耗时恐怕太长,而且……

黄石断然摇了摇头:“不然。我军多是步兵,不能给建奴重整旗鼓的机会。贺游击,看见那正蓝旗的大旗了么?去给本将取来。”

手下骑兵的马匹和后金军的战马一样,郡是二、三百公斤的蒙古马而不是阿拉伯马那种六、七百公斤地大块头,这样马匹上只能装几块轻甲,所以黄石不肯把骑兵投入突破作战。他希望骑兵的追击能让后金军无法统一指挥,也不能重新集结再战。毕竟骑兵号称“离合之兵”,比步兵的战场机动力强太多了。

“末将遵命。”贺定远交叉双臂,锵琅两声把自己的两把腰刀都抽了出来,带着马队就直向正蓝旗大旗那里冲了过去,整个马队二百骑兵都跟着贺定远一起大喊:“杀莽古尔泰啊,杀莽古尔泰啊……”

视野中的正蓝大旗不断后退,速度也越来越快,中央的明军步兵已经打穿后金军战线。开始分开向两翼卷击,这正好也留出了一个通道让马队一涌而过。

同样的场而也发生在明军的右翼,不过此地主角是当面的正红旗,它的大旗也正在不停地后退,中央的将旗早已经退了,此时再不走说不定就走不了了。

“右翼压上,不能让建奴全身而退。”

本来双方在这里打得有气无力,现在则骤然激烈起来。明军右翼战线上的士兵纷份呐喊着逼上去,而后金十余个牛录的旗号一起后移。虽然他们还企图缓缓而退,但随着阵型松动,基本的弓箭掩护已经消失了,明军迅速地冲过两军间的距离,部署在右翼的选锋营五百人以盾牌为掩护。一头就撞上了当面后金军的后卫。

与此同时,中央的战线已经弯曲了过来,后金数百四散溃逃的士兵中有不少冲到正红旗的位置寻求庇护,冲到本方撒退中的队列里,后面是步步紧逼过来的铁甲重步兵,把正红旗博尔晋虾的旗帜追得收不住脚。

后金失去统一指挥的左翼各牛录也无心恋战,一股脑地向后退,当一线搏斗的士兵眼看得不到支援而明军越来越多时,他们也丧失了勇气掉头去追自己的牛录旗,这更加剧了全军的混乱。整个后金左翼很快在明军的两面压力下就从败退变成溃退,从溃退变成溃逃。

右翼的大批后金骑兵开始抛下伤兵和辅兵逃脱战场,仗着马匹的机动力绝大多数骑兵都在中央卷过来的救火营合拢前逃离了战场,大批的铠甲和武器都被抛下了。几百跟在战线后的后金辅兵也扔下手里的辎重撤退,甚至有有三个牛录把他们的旗号都留给明军了。

不过最后还是有一个牛录被明军堵在了海边,加上辅兵有两百多人,这些马背民族的士兵,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竟然抛下马匹,一边解开盔甲一边纵身往海里跑。救火营士兵无令不得脱甲换兵,所以就都站在岸边看。而那五百选锋营士兵刚杀红了眼,不管会不会用弓都争先恐后地从地上捡起后金抛下的家伙往海里射。

片刻之后几十个后金武士,还包括些白甲兵就被活活射死在冰水里,选锋营的士兵本来就都是和后金苦大仇深,几年仗再打下来更是不共戴天,他们想到自己在旅顺的家人生死未卜,竟然已经等不得后金士兵自己冻死或淹死,那些水性好的选锋营士兵把自己脱得赤条条,叼着匕首就追到冰冷的海里去了……

而救火营的队官则试图开始整队,左翼的火铳手得到命令,立刻去找回自己的火铳,而重步兵则继读追击败逃的敌军。他们面前的正红旗已经溃不成军,但绝对不能给博尔晋虾重整旗鼓的机会。

此时的明军左翼……

左翼的选锋营有五个步队一千五百人,选锋营在旅顺军中号称敢战,也是辽东边军中有数的精锐之旅,先前他们屡次被皇太极击退,但是又一次次被军官和亲兵们重新聚拢起来反扑,死死地拖住了后金军的脚步。

现在左翼的选锋营伤亡也超过三百人了,超过半数的军官和他们的亲兵都战死了。这样左翼明军就再也撑不住了,他们就在黄石的眼前开始崩溃,阵后已经没有几个收拢的军官了,没有战死的选锋营军官都和他们的家丁、亲兵聚拢在章肥猫的旗帜下仍继续抵抗。

大批的士兵丢弃了武器仓皇后退,这些人边跑边开始扔下头盔和护甲……

“调整中央战线,甲队、乙队全体向左旋转。”黄石发出了命令,将旗连续地发出了命令,各队官的旗帜也或早或晚地开始应旗,战场上庞大的明军战列开始缓缓变换队形。

黄石再次眺望了一眼中央和方翼,明军就要把丢盔卸甲的敌军驱逐出战场了——大势已定了吧?好了,看皇太极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