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烈烈北风意未逞 第二十七节 对阵

马队再次缓缓散开,救火营的骑兵单列排成长长的一字长蛇阵。他们身后的步兵一个个兜头套上铁甲,戴上头盔并用力握紧手中的长枪。火铳手的铁甲巳经去掉了袖子,这样可以稍微灵活一些,也不会对他们装填弹药产生太多不良影响,他们最后检查了一遍枪膛,把装着火药和弹丸的袋子松开后挂在前胸。

军官吹响了哨子,火铳手精神抖擞地走到了队列的前排,他们身后是由大批二十人宽、六人纵深的小阵组的中军战线,各个小阵间留有缺口。马是很有灵性也很胆小的动物,留开的小缺口就是为了让马煞不住脚的时候可以有个缝隙通过,不要走投无路地硬往长枪林上撞。

选锋营的士兵也披上了他们的盔甲,不过章肥猫和他亲兵的目光都不在这里,自从救火营打开包袱开始披甲后,他的眼睛就再也离不开那一片金属的海洋了。他贪婪的目光在救火营士兵的铁甲上扫了又扫,章肥猫的亲兵、家丁也都嫉妒地看着救火营普通士兵的战甲,不时有人委屈地摸摸自己身上的装备,眼睛一个个都红的要喷出火来了。

选锋营的各队慢慢向两翼张开,而救火营的各队则留在中央。九千多辅兵携带着各种辎重退到参将旗后方,尽可能地躲避在战线后以求得到战斗部队的保护。

四个步队先后列阵完毕,他们的队官旗帜也跟着笔直竖起,黄石点了点头,近卫立刻晃动起丈二参将红旗。

贺定远下达了命令后、一线的骑兵纷纷拨转马头,小步缓行回归,在黄石的参将旗后重新排列成阵。马队的身畔是最后一个步队,这四百士兵是清一色的长枪兵。被黄石作为预备队留在参将旗后。

贺定远安排好马队后赶到黄石身边:“大人,马队完成列队掩护。末将特来缴令。

“知道了。”黄石此时已经看见远方腾起的烟尘了。后金的滚滚大军不断地从尘土的屏障后跃入眼帘,他们看到严阵以待的明军时似乎表现得有些惊讶,在三里外就放慢了步伐,也开始慢慢集中成紧密队形。

五十名骑兵已经散出去侦查。其中有选锋营的二十人。这几十名骑兵游戈在两军中央的三里多空地上,万人的注目中时聚时散,不时做出互相追逐攻击的姿态。黄石此时也注视着这些勇敢的明军哨探,他们或突然加速前冲,或急速脱离摆脱敌军的追击,引得黄石身前地士兵发出一阵阵的彩声。

这似曾相识的场面让黄石联想起自己四年前在广宁军带前哨探马的情形,几百人畏缩成一团,既不能侦探敌情也无力驱逐敌骑。旅顺军征战多年。从天启二年开始就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这精气神一点儿也不输于贺定远的儿郎,把黄石看得也是连连点头。

这时一个旅顺骑兵猛地一个后仰,躲开了一根射过来冷箭,顿时又是一片大声的叫好声。黄石看到这惊险的场面时也微微一惊,过后赞扬道:“章督司,你的兵练得蛮不错的嘛。”

“承蒙黄大人夸奖。”章肥猫也是心头窃喜,他连忙补充了一句:“这个可是卑职的家丁,三年来颇有战功。今日听说威震辽南的黄大人在此,当然更是抖擞精神了。”

“好,好。不过不要玩得太过份了。”这些侦骑的主要工作就是侦查前把消息带回来,所以双方的探马互相攻击也只是一种危险的游戏。兼鼓舞鼓舞本方的士气,说到底并不会真的拼杀个你死我活。

“黄大人放心,孩儿们知道轻重地。”

随着后金军缓缓紧逼,已经打探了不少军情的斥候就份纷返回了。五十骑中也不过只折损了三个而已。

“禀黄大人……”

第一个是旅顺军的探马,他半跪在地说完了他的见闻,黄石冲着身边的章肥猫一笑:“章督司,这是你的人。”

章肥猫连忙欠身拱手:“全凭黄大人做主。”

“好,赏他。”

一声令下,黄石身后的洪安通就抛过去一角银子,那个士兵忙不迭的从脚下捡起这份加量的碎银,揣进怀里的同时连声感恩:“谢黄大人,谢黄大人。”

救火营的探马也陆续来报,黄石听完后摆了摆手。洪安通一样扔过去银子,既然赏了别人的部下,自己人当然更不能少,不过他们到底要怎么花出去那就不是黄石的问题了。反正长生岛是不许商人直接和士兵做生意的,一切都要经过杨致远的转手。

这几个救火营士兵内心也揣着这方面的疑虑。贺定远瞪了那些狐疑不知所措的士兵一眼,示意他们立刻从眼前消失,他们也就赶快回到参将旗后的马队中去了。

小商贩也曾跟随登州商人到过长生岛,只是救火营厉行“统购统销”制度,哪怕是新娘子的红盖头、给婴儿的木制小玩具,也一律由后勤军官出而购买,绝对不许士兵和商人直接接触。黄石相信断绝了这些接触以后,救火营的装备和战兵数量就不会被外人随口套走,杨致远、鲍九孙都被反复打过预防针,他们也制定了后勤军官的细密条例。凡是需要购买的物资一律随机多买上那么一、两成,宁可扔到大海里也不能在做交易的时候用精确数字。如果商贩好奇地问到些不相关的问题,一律用“无可奉告”回答。

这次上来的是章肥猫的那个家丁,也就是刚刚躲开一箭的那个小子。他滚鞍下马的姿态颇为优美,说的话很有条理,内容更是十分丰富。听他流畅地报过他看见的旗号和装备后,黄石也觉得非常的满意。这个士兵似乎也感到了黄石的满意,他大胆地仰头看了上来,目光中充满热切。

黄石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而没有挥手让洪安通抛银子:“你要什么赏?尽管说出来。”

那个士兵对这句问话似乎也早有心理谁备,他兴奋地回答说:“标下不敢奢求。只是恳求黄大人赏我一套战甲。”说完后他赶快跟着补充道:“就是黄大人麾下普通战兵的那身。”说完就眼巴巴地着着黄石的脸色,还用很可怜的语气说道:“就行了。”

“你这小泼猴崽子。”章肥猫赶快骂了一声。不过这话骂得也太没有分量了吧?简直就是变相的鼓励。

“好。”黄石听得哈哈大笑,这小泼猴果然精明,他那一套铁甲足值一百两银子,但这家伙却说是什么普通士兵的战甲,要是黄石不答应倒好像多么小气一样,连值不了两吊钱的破烂都舍不得给:“本将许了你了。等回到金州本将便给你一套。”

“谢黄大人。”小泼猴还作了凌空一个空翻,欢天喜他牵着马跑回章肥猫背后站好了,他的同伴都是一片羡慕的啧啧声。

……

与此同时,战场的另一面也在倾听着探马的回报。

“毫无疑问了,对面是正是辽南明军最精锐地部队,长生岛的救火营和旅顺的选锋营都在这里,今天就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莽古尔泰有些迷惑地看着眼前那一道银色的战线,救火营的装备震慑住的不仅仅是友军。后金方面对这超豪华的铁甲洪流报以同样的惊异目光:“如果不是看到救火营的蛇旗,我真以为是遇上明国的禁军了。”

“恐怕明国的禁军也没有这样的装备,”皇太极也啧啧赞叹着这批重步兵身上炫目的铁甲。在日光的照射下,对面明军的战阵上寒光流盈,就如同一条银蛇在微微扭动着身躯一样:“铁甲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听说还有铜炮。不过就算有铁甲和铜炮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听说你见过那个黄石,他怎么样?”

“书生气。”皇太极下了一个很简短的评语。

“那就好了,这批铁甲是我们的了。”莽古尔泰抚掌大笑。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这次我们来旅顺,看来是发大财了。”

皇太极微笑着对身边的奴才说:“传令下去,取得黄石首级,一个半前程。生擒黄石来见本贝勒,四个前程。”

从包衣到封贝勒,不过需要二十四个前程而已。莽古尔泰闻言一呆:“你不是说他是个书生么?”

“书生也有书生的用处。”

……

对面的后金军在两里地外开始布阵,黄石也迅速地做出了总结:“对面有建奴四千五百上下的战兵,与我兵力相当。建奴的优势在于骑兵超半数,而我军马队战兵只有二百。建奴阵后还有六千到七千辅兵,此战我军是以一万四千对建奴一万两千,我军有兵力优势。”

他侧身对吴穆说道:“吴公公明鉴,我军只要能坚持到天黑就安全了。”

在这个时代夜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双方更都有大批的人患有夜盲症。夜间行军可以打火把,但是一旦发动夜战谁先打火把那就叫找死了。双方自然谁也不肯便宜了对手,所以大军夜战就是真正的混战,被自己人宰了的几率不低于战殁于敌手。在这个时代的黑夜里厮杀的话,战士的生死技术战斗水平无关,只和战士的人品有关;大规模夜战的胜负和指挥、训练、士气无关,只和双方指挥官的人品有关。

“所以我军的目标就是坚持到黄昏。”

现在可是正月,在辽东的寒夜里,夜战要变得更加凶险,一个小伤口,流很少的血就可能让一条精壮的汉子死去。黄石估计到了傍晚时分,后金和明军也就只能各自收兵回营。

吴穆充满信任地微笑着,连连点头:“一切就交给黄将军了。咱家绝不多嘴。”

黄石的目光从吴穆的肩膀上探过去射向那两个锦衣卫:“战阵之上,什么事情郡有可能发生,两位兄弟务必要保护好吴公公。”

陈瑞珂和张高升在马上齐齐抱拳:“黄将军放心,有我们在定能保得吴公公平安。”

吴穆拨马走向参将旗后,和黄石拉开了一段距离表示他完全放权了。还悠闲自得地送过来一句话:“黄将军不必以咱家为念,安心指挥便是。

监军和锦衣卫走开后。黄石清了清嗓子就要和章肥猫说话,这厮终于把眼睛从救火营的铁甲上收回来了,现在正从脑门上往下滚汗珠子,两眼紧张地上下翻动。

但还不等黄石说话,贺定远就开腔了,他这次总算学会了等监军走远再提意见:“大人所言。末将不以为然。敌我兵力相当,我军的目标应该是以击溃建奴为上,怎么说什么‘坚持到黄昏’呢?”

胜利当然是最好,但能守到黄昏就是不败,但黄石不愿意打消了部下的锐气:“对监军我们不要把话说得太满,哼,建奴显然在旅顺也有损失。而且还要掩护辎重粮草,所以不能三旗全师而来,马匹也很多都留在后队拖车了,哼,哼,不过他们主力不扫荡残军就在这里等我们上钩,倒是真有魄力和胆识啊。”

刚才听到后金军有四、五千战兵,而且过半是骑兵后章肥猫就不停地流汗,等黄石和贺定远开始对答后更是汗出如浆,听这两个疯子的意思明显是要和后金大军打对攻了。他大张了嘴巴问:“这、这对面的建奴恐怕有六、七百白甲吧?”

黄石闭上了眼睛。平时李云睿送来地情报如同流水一样地从眼帘划过。一、两秒后他睁开了眼睛笑道:“恐怕不止,三旗精锐都在这里了,应该有八百以上。”

章肥猫结结巴巴地说道:“黄……黄大人明鉴,卑职……卑职只有三十家丁和七个亲兵。”

黄石放声大笑:“本将一个都没有。”他骄傲地对着章肥猫说道:“但是本将有一营的两千勇士。本将金州、盖州之战。都是三、四百人的战斗,建奴定是以为本将只有数百家丁罢了。”

虽然参将能有三、四百家丁已经不可思议了,但是包话章肥猫在内,所有看到塘报的东江军官都以为黄石敛财有术(其实他们确实没有猜错),他们还估计黄石克扣军饷也克扣得厉害(这个其实也没错,黄石自己那份都克扣掉了),所以家丁、亲兵的规模特别大而已,比一般的参将多了四、五倍。

一边的贺定远也笑道:“我家大人指挥的不过是普通战兵,当时也没有经过精挑细选。”

章肥猫眼珠子都凸出来了,张口结舌地朝着救火营前面四队胡乱比划了两下,又指了指黄石参将旗后的那队:“这些战兵都是黄大人金、盖两战那些精锐的水平么?”

“就算不是,也相去不远。”后金军的阵列巳经排好了,时间紧迫所以黄石不打算再废话了,他指着敌军部署在中央的两千步兵轻轻笑道:“又是两翼包抄对中央突破,好无聊啊。”

后金军已经摆出了牛角阵型,明军也仍然是步兵为主必然要采用的满月阵。救火营的铁甲兵占据了中央线,选锋营的将士则尽力延展两翼,他们微微拖后形成弧面。明军的目地就是中央突破,把后金军割裂开后逐个攻击,并扰乱对方阵后正中的指挥中枢。两翼可以崩溃,只要能坚持到中央完成突破后就是成功。

虽然三旗已经打散布阵,但对面阵后正中的旗帜是正蓝旗。黄石明白这意味着对方的统帅不是四贝勒皇太极,而是三贝勒莽古尔泰,他问身边的两个将领:“你们说建奴会主攻击我们的哪一翼?”

“左翼!”贺定远和章肥猫异口同声地回答。

“不错。”

明军左翼依托大海,如果后金军选择从右翼突破,明军就可以用预备队夹攻反击,堵缺口比较容易。而且说不定能乘势把敌军分割打下海去。

明军左翼也就是后金军右翼的旗帜是正白,而明军右翼面对的是正红色的指挥旗,毕竟正红旗还有相当多牛录留在了辽南其他地区。这次远征旅顺的有正蓝旗全部二十一牛录,正白旗全部十八牛录和正红的十六个牛录,除了在此地的主[奇`书`网`整.理.'提.供]力外,还有一部分押送着从旅顺抢到地辎重缓缓而行,其中包括了最没有战斗力的汉军。

正如黄石所料。后金军既然没有扫荡旅顺周边,就得防备旅顺残军的袭击。如果失去大部分辎重。这上万后金军就要饿肚子了。

后金军开始向前移动了,黄石语气平静地说道:“章督司,我军的左翼就交给你了。”

“黄大人放心,卑职一定不辱使命。”章肥猫脸上的横肉一颤,用力地一挥手。他旗下的选锋营士兵向左翼移动过去。

“章督司。”

“卑职在。”

“你是加游击衔管选锋营,此战结束,本将看那个‘加’字就可以去掉了。”

“谢黄大人,卑职敢不竭尽全力。”

阵前树着两根木杆,一个救火营炮队军官正在测量距离,他本是一个很有名的风水先生兼算命大师,雅号“铁嘴神算”,后来因为骗奸骗色被定罪充军。现在已经是个把总了。

“大人,六百米,建奴已经进入我六磅炮最远射程。”

黄石一直望着左翼的正白大旗,心中地隐忧始终不曾散去——我真的能击败这历史上的豪杰么?我手下这么多几个月的新兵,真的能和身经百战的建奴白甲精锐对阵么?

“大人,请下令。”传令兵热情如火的目光灼烧在黄石的脸上——这些将士都信任我,因为我从来没有失败过。吴公公、贺兄弟和选锋营地将士们也都信任我,他们胸中都确信只要跟着我黄石就绝不会失败,我也不能辜负了他们。

“采用跳弹攻击。”

传令兵用尽全身力气喊道:“遵命,大人。”转身拼命地跑向炮队。

天启五年正月二十三日。总数接近三万的明军和后金军即将在南关外展开会战,明军方面是隶属救火营、选锋营的四千四百精锐战兵、加上九千多辅兵共有一万四千兵力。后金方而是正蓝、正白、正红三旗的四千五百战士,加上无甲兵也有一万两千之众。两军士兵都怀着必胜的信念踏入战场,尤其是后金军上下。更是对此战报以绝大的热情和勇气。

十年来,建州女真所向披靡,几十万明军先后覆灭、一个五千余人的女真强盗集团也成长为拥甲兵数万的后金。从萨尔浒到广宁,万人以上的会战他们战无不胜,这赫赫声威让明军最强大的野战集团——关宁军至个不敢踏入河西一步。

天启三年后,虽然在旅顺、真奠、连山三次被东江军在万人野战中挫败,但后金军在天启四年一雪前耻,续给予朝鲜东江军和宽甸东江军以毁灭性打击,五年正月又击破旅顺张盘,报了在小黑山、旅顺和金州的仇。

眼下东江军最后的精锐——旅顺和长生联军就在眼前,这支明军也已经在后金首脑的筹划中陷入了绝境。

后金军都毫不怀疑,解决辽南问题的时刻已经到来,今天就会是终结,这就叫一劳永逸!

……

“压低炮口……”邓肯声嘶力竭地叫喊着,两门六磅炮旁的炮手飞快地转动着曲柄,带动着炮车上地的螺杆,大炮下面和两侧都有木制螺杆,它们可以让炮手用曲柄轻松地调整炮口的左右方向和高低。

黑洞洞的炮口缓缓降低,炮身两侧站着一批盗墓贼和算命的骗子,他们现在都是救火营最宝贵的炮兵人才。

这些人渣一个个穿着威风凛凛的大红斗篷,煞有介事地一手背在后腰,一手笔直前伸,大拇指高高翘起,左右眼轮流沫闭上,用视差法估算着距离。

“六百米。”

“五百五十米。”

“五百米。”

“四百五十米,预备。”

“四百米……”

一个炮手闻声就要点火,邓肯突然急叫道:“住手!”

一把抢过火把后邓肯就全力把它向火门按去,同时发出一声大喝:“这是我的荣誊!”

天启五年,正月二十三日,午时三刻,色目军官邓肯打响了南关会战中的第一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