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烈烈北风意未逞 第十四节 班师

一百三十余名士兵倒下死去了,数十人重伤待毙,剩下的士兵这次差不多也真的是人人带伤了。

在这一小片战场上,还散布着二百七十具后金士兵的尸体,其中有百人是伤重无法爬回己军的战线,被占领战场的明军随后杀死的,双方死于正面对抗的人数基本相当。

黄石点着那二十具白甲兵的尸体对贺宝刀说:“我军一半的伤亡是这些牲口造成的,好厉害,真是好厉害啊。这也就是建奴两个牛录、最多不超过三个牛录的白甲精锐。”

贺宝刀闻言只是一笑:“建奴的白甲兵个个身经百战,打了十几、二十年的仗,能不厉害么?大人这些兵才练了几个月而已,建奴还不都死在这里了么。末将早就说过,此军一成,世上再无关长之将。”

黄石猛然想起还没有下令解除戒备,他急忙发令后明军士兵开始从铠甲上取下羽箭,前排士兵不少身上都插着几根。虽然旅顺、金州缴获了大批物资,但长生岛一直没有疯狂扩军,这次出兵有些身强力壮的长枪兵甚至给自己套上了两层甲。

贺宝刀看着号令森严的步队说:“或许建奴只是认为我救火营不过是比其他明军强一点儿罢了,此战应该能让他们清醒清醒了。”

“贺游击说得不错,但是回去要和杨游击交待一下,我军的头盔都要加上护脸,”黄石心有余悸地说道:“白甲兵这帮牲口射箭射得太准了。”

吴穆也紧跟着赶到了,他一条下马就冲着黄石奔过来,握着他的胳膊连连大叫:“黄将军还好吧,刚才探马跑回来的时候,真是吓死咱家了。”

黄石疑惑地看了贺宝刀一眼,后者笑着说:“刚才探马飞奔回来,说战况很激烈,大人的本部有被消灭的危险。”贺宝刀笑笑补充说:“可是某有信心,我救火营的军队,绝对不会被消灭的。”

探马报告这里发生激战后,明军立刻就退出了攻城战,但是炮兵移动速度较慢,所以贺宝刀指挥马队一直掩护炮兵和辅兵撤退到安全距离,其后才去追步队,所以两者几乎是同时到达。

黄石问明白以后也淡然一笑,对吴穆说道:“贺游击说得好,我救火营决不会被消灭,只可能是被耗尽。”

“大人,粮库的建奴放火了,然后就一股脑全逃走了。”一个探马飞马赶来汇报。

“嗯,本该如此。”黄石笑得更轻松了,后金五百战兵,六百余辅兵,硬是吃不掉明军四百兵的一个步队,还精锐尽丧,战兵损失惨重,自然是肝胆俱裂。

很快救护营的女兵赶到,她们开始救护伤兵,吴穆此时正盯着黄石的身体左侧看,忽然问道:“黄将军的左臂怎么了?”

“我的左臂怎么了?”黄石莫名其妙地侧头去看,嗯,军服的腕口上似乎有血正流出来,再一发力,左臂竟然已经抬不起来了,从上臂传来的剧痛让他啊的一声叫出口。

“救护兵。”贺宝刀扯着嗓子喊了起来,救护兵这个名字也是黄石起的。

臂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拿了下来,黄石早就忘了左上臂挨过这么重的一下,臂甲被剁得深深内陷,触目惊心地紧箍在肉里,鳞片也都倒折刺入了内衬,如果不是他的铠甲好,估计这胳膊就不在了。

“大人,您的骨头好像伤了。”

女兵的声音听起来很好听,让黄石胸中也涌出了一股豪情,他笑着看了看肿得一塌糊涂的左上臂,没有变形说明也就是骨裂了:“帮我捆好吧。”黄石微笑着仿佛一点儿也不疼,他还没有忘记加上一句:“谢谢。”

救护兵拿烙铁和盐给伤口消毒的时候,黄石疼得豆大的汗珠直往外冒,但是既然有女性在侧,他也硬撑着强颜欢笑,用脸上的皮肉拼命挤出一个没什么的表情,这个救护兵估计是因为他的身份,干得还格外仔细,这真让黄石痛不欲生。

“黄将军浴血杀敌,真是猛将啊。”幸好有吴穆在一边唠嗑,注意力还能被分散些去。

不过这句恭维黄石并不是很以为然,他觉得一个将军如果被逼得要自己抽刀,那就已经不是一个好将军了,而黄石记得这已经是第二次被逼到这般田地,他只希望不会有第三次:“吴公公,这次的奏章,还要麻烦您写了。”

“没问题,包在咱家身上。”吴穆每次得意地时候,声调就会特别的尖锐。

“下一步该怎么办?”贺宝刀又插嘴了。

“下一步……嘶……”黄石刚要说就感觉左臂又是一阵剧痛传来,那个狠毒的女人开始缝针了,他一阵呲牙咧嘴地倒抽冷气,硬是把喊叫压回了肚子里,跟着强笑道:“我军损失……嘶……也不小,伤员……嘶……也很多,还是要立刻——回——去!”咬着后槽牙总算是一口气把最后一句话完整地说完了。

接下来黄石故作思索状,一直忍耐到救护兵开始绑夹板才悠然地开口继续:“后天开始就不安全了,所以明天傍晚前出海是一定不能耽误的,但是走以前我们要去一趟盖州,既然要羞辱建奴,那就要做得尽善尽美。”

明军行进到盖州城下,逃回来的后金守军紧闭四门,如临大敌地站在城楼上,轻伤的战兵也都披甲登城,女真妇孺也都发给了武器,还动员了城内的汉族百姓进行土木工作。

黄石一马当先,在盖州南门通向复州的大道上站稳,在城上目瞪口呆的后金军的注视中,解开裤带就洋洋洒洒地滋了好大一泡尿,事后意犹未尽地叹了口气,气定神闲地系好腰带慢慢走开,同时挥手示意贺宝刀继续。

五十个救护兵已经奉命转过脸去了,她们背冲着随地大小便的地方还不忘记捂脸,这些大姑娘、小媳妇都红着脸吃吃地笑。黄石在一片如雷的欢呼声中昂首返回,接着就是军官带队一批批地上,终于把盖州到复州的大段官道变成了泥泞沼泽。

后金军黑着脸看明军渐行渐远,肆意的嘲笑谩骂也终于被秋风吹散,他们听着明军欢快的鼓点声,咬牙切齿地盯着救火营那招展骄傲的蛇旗。

连云岛是既定的撤退地点,因为离大陆很近,所以救火营很快就尽数转移到了岛上,然后再从这个安全的地点分批返回长生岛。

参谋军官开始就此战的得失进行分析,他们很快就提出了不少异想天开的针对性战术,这些具体的战术会在演练场上被检验,如果合理可行就会在全军推广。

另一个重要问题是炮兵问题,这次的炮兵精确性很差,但是训练合格的炮手需要很多东西,邓肯和黄石就这个问题商谈了很久很久。就黄石的个人感觉,邓肯描述的似乎是简单的三角函数,这实在让黄石头大,因为他无法想象文盲士兵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掌握这个东西。

当他在军议的时候对军官们说起这件苦恼的时候,李云睿却饶有兴致地问了半天,然后报告说:“大人,卑职听说过这种东西,有一种人似乎也是精通这种技巧的。”

双杆测远高低法等一系列测量手段在中国早已经成熟,稍加变通就是此时西方的军用测量学和炮兵测量学,用李云睿的话说,那些老师傅的水平比邓肯这个色目军官只高不低。

为什么说要稍加变通呢?因为此时这个技术在中国还是属于民用范畴,是用来看风水、选陵墓的,而另外一些精通这个技术的人则在盗墓行业。

救火营的军官们探讨了些法律问题,盗墓的主犯不是凌迟也是斩首,不用指望了,但协从的盗墓学徒罪不致死,应该是发配各边镇充军。黄石一伙儿讨论的时候,吴穆在边上听得哈哈大笑,也表示他可以代为疏通。

最后确定救火营应该接受盗墓的囚徒、犯罪的风水先生和修墓工人。黄石随即发文给东江镇,请求把这些特长人士拨给长生岛,另外还会发文给通政司和刑部请求调拨此类罪犯,吴穆也会密折向天子解释。虽然这类罪犯不多,但全国应该还是有不少,何况炮兵军官也不需要很多,炮兵人才问题看来是得到解决了。

这次黄石斩首三百级,纵横盖州城下三天,焚毁后金仓禀无数,再次让朝野震惊。吴穆更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全军在盖州城下撒尿的事情,天启看到此处的时候也是大笑不止,魏忠贤也紧着遛地在皇帝身边大叫“痛快,痛快。”

……

吴穆现在是魏公公身边的红人了,每次他送去消息都能让魏忠贤捞到一堆夸奖,他得意洋洋地告诉黄石:“宫里传来消息了,圣上说很想见见‘四战四捷’的黄将军,不过当然是要等军务不太忙的时候了。”

黄石没有回答,微笑着把一份公文读给吴穆听,听罢以后吴穆脸色也是大变:“辽东经略孙阁部孙大人要视察东江镇?”

(第十四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