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烈烈北风意未逞 第六节 袭扰

出于稳妥考虑,黄石倾向于一次出动上千士兵,这样就不畏惧正红旗的留守部队,更不会畏惧敌占区各村落的汉军自卫队,但参谋部认为不可行。他们认为黄石的设想类似大炮打蚊子,辽东地广人稀,上千人的军队如果抱成一团,一天也扫荡不了几个村子。

而如果频繁出动的话,杨致远是会抗议的,一次出动一千人就得把渔业统统停下来,而且会对军粮产生巨大压力。金求德还有一个意见就是搞袭扰战,以十数人为单位,在地方细作的指引下多股出击破坏。

本来这个意见让黄石有点心动,但情报负责人李云睿却疯狂反对,长期以来长生岛严禁细作参与任何破坏行动,所以潜伏在敌占区的长生岛细作情报网不断发展扩大。而多股袭扰战会消耗大量的情报资源,李云睿还指出,由于辽南地区互不统属,旅顺军的袭扰战已经让复州的长生军情报网蒙受损失了。

反过来说如果情报网不支持这种袭扰战,那么偷袭的士兵就会变成消耗品,而黄石是舍不得把自己苦心培养的军队那去和村落的汉军自卫队拼消耗的,小股的偷袭部队还很容易被几百留守的正红旗骑兵歼灭。

“每次偷渡四十匹马和二十名骑兵……”长期保持这个运输量杨致远是认可的,对长生岛的渔业不会构成什么影响。”

“……天明前上岸,日落前回岛……”骑兵的机动力可以保证打不过就跑,这样的小股部队比较灵活,骚扰的效率也比较高。

“……主要目标是耕牛和挽马,次要目标是敌军养的母猪和山羊,当然小猪和牛犊也不会放过。我军的口号是‘宁杀一头牛,不杀三匹马,宁杀一匹马,不杀三个人’,这样不会激起汉民太大的仇恨,也更容易下手,还能割些肉回来吃,大人以为如何?”金求德完成了战略设想报告。

“就这样吧,不过七月收获的时候,我们还是要准备一场大的攻势,加紧收集盖州的征粮规律和粮草转运地点,看看有没有机会打痛建奴。”

“末将遵命。”

天启四年六月

长生岛利用海运的机动力,已经对盖州附近进行了长达三个月的袭扰战,阵亡官兵七十余人,斩首数十,杀害壮牛、小牛三百余头,挽马七百余匹,焚烧粮仓、磨房数百座,祸害猪羊等牲畜几千口,马队靠着以战代训也扩充到二百多人。

“禀大人,这是卑职分析的粮草转运路线,”经过一年的习惯和努力,李云睿现在报告起情报来已经是底气十足,他指着地图上的几个红点说:“建奴征集的粮草会先送到在这几个地点,然后再发向盖州,这几个储备地的防御设施已经摸清了,具体的人手要等到征粮开始才能搞清楚。”

黄石仔细看了一会儿,挑出了两个他认为比较容易得手和撤退的地点,然后推给李云睿:“拿去交给金游击做计划。”

“遵命,大人,卑职告退。”

游击战可以让敌军神经紧张、可以震慑地方投降派、还可以训练士兵并鼓舞士气。但正面作战却是保障己方基地安全和扩大领地的必要手段,黄石决定再抄袭自己前世的经验,把游击战和正规会战结合起来,现在长生岛还无力和两红旗作主力会战,但是运动战似乎可以尝试一番了。

所以忙完这份工作黄石就赶去视察军队操练,练兵场上鼓声隆隆,士兵们正踏着鼓点整齐地迈步前进。

苏格兰人邓肯本来建议用风笛,黄石作为《勇敢的心》的粉丝,一开始也对这个点子大为欣赏,但却被贺宝刀嗤之以鼻地否决了,他提议用陕西的腰鼓作为军用乐器。

考虑到制作难度和民族自豪感,黄石最后还是选定了腰鼓,所以士兵这几个月每天都听着腰鼓的节拍走队。这鼓点可以保证步兵战阵在行进中的完整性,如果士兵训练有素,战阵甚至可以以慢跑的速度前进而不至于断裂。

黄石才站在训练场边,贺宝刀就跑过来行礼:“大人。”

“嗯。”黄石点头表示听见了,仍注视着场地上的士兵们,步伐随着鼓点而动,看上去蛮有那么点意思了。队列两边的军官们一个个手持皮鞭、军棍,虎视眈眈地看着士兵的脚下,还用悠长的声音喊着号子和口令……就是贺宝刀培训出来的这些军官喊的调子,黄石听着怎么感觉那么像陕西民歌《信天游》呢?

队列训练时间终于到了,贺宝刀告了声罪就拖着鞭子跑回去了,士兵们一个个汗流浃背地等着中场休息。

“全军——”贺宝刀扯着大嗓门喊道:“——解散。”

“杀。”

士兵们齐齐大喊了一声,纷纷找阴凉地方休息去了,这最后一声也是黄石从解放军那里抄袭来的,不可否认这一声杀喊声很有气势,也能让休息的士兵在潜意识保留一丝警惕性。

一会儿老营的辅兵会送来水和午饭,等吃过午饭在休息半个时辰后,就会开始下午的技战训练。

送东西来的辅兵都是女人,为了节约人力黄石下令把女性也正式编组成营,烧水、做饭等工作统统由女营中的辅兵来完成。只是长生岛的女营不叫女营,因为这个称呼一般是指军妓,所以全岛都坚决反对这个名字,他们觉得自己的老婆或者姐妹在女营工作,讲出去太难听了。所以黄石就给女兵这营起了个名字叫“救护营”。

杂粮饭、粗面饼、烤鱼和煮苜蓿,黄石和贺宝刀作为军官可以多享用一条鱼,两个人坐下吃饭的时候贺宝刀恨不得一张嘴能当两张使,唾沫和饭渣屡屡喷到黄石脸上:“大人,不是末将吹牛,我救火营普通战兵的敢战之志,已远在建奴一般战兵之上,能和建奴白甲兵比肩。”

(第六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