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烈烈北风意未逞 第五节 军法

参谋部确实只是统帅的一个执行机构,完善并执行统帅的战略、战役决心。黄石对赵慢熊的想法表示了赞赏,并问他还有什么要说的。

“忠君爱国天主教和内卫也有问题?”黄石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这两个也是他变长生军为私家军的重要工具:“有什么问题?”

“洪安通对大人的忠诚不够疯狂,而那个教会需要用大人狂热的崇拜者和绝对可靠的心腹来领导,至于大人组建的那个内卫,好像是大人的亲军耳目吧?”

“是的。”黄石已经把内卫组建起来了,如果说李云睿领导的机构是较纯粹的军事情报机关的话,那内卫就是克格勃性质的特务情报机关。

“小弟和大人的关系太密切了,容易恃宠而骄,这个不得不防,属下以为最好把他和洪安通调换个位置。”

“这个好办,但你的位置给了金求德,你干什么?”

“属下什么也不想干,就在大人身边慢慢想主意吧。”

这个也很好办,赵慢熊想当“不管部”部长那就满足他好了。

……

“开始军议前,首先是人事变动,金游击协助制定军事计划,工作非常出色,本将深为满意,从即日起,赵游击停职,全部工作交割给金游击。”

听到这话以后赵慢熊立刻如同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垂下了头,哭丧着脸说道:“末将遵命。”

金求德看了一边神色黯然的赵慢熊,出列说道:“大人,赵游击勤勤恳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末将敢情大人收回成命。”

黄石春风满面地冲着金求德笑道:“本将计议已定,金游击勉为其难。”

金求德按耐心中的骄傲和喜悦,躬身道:“末将遵命。”

“不过,”黄石话锋一转:“本将认为金游击凡事不能出于公心,所以不适合继续作军法官了,该职务就交给杨游击吧。”

“末将遵命。”不等愕然的金求德反应过来,杨致远就跳出来应承了。

帐中众人都心知肚明黄石所指何事,金求德单膝跪下:“末将愚钝,有负大人所托,惶恐惶恐。末将斗胆,敢情大人示下,那案子到底该怎么判?”

黄石伸手虚托,柔声说道:“金游击请起。”等金求德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后,黄石才收回手臂问杨致远:“杨游击会如何处置此案?”

杨致远绷着嘴吸了口长气,吐气开声:“末将以为当重提苦主和两个犯兵来问,务求让苦主有所得,犯兵有所偿。”

黄石摇头不语,显然是不同意这个处理意见。

杨致远连忙躬身:“末将愚钝,敢请——大人明示。”

“金游击已经按照军法判罚过了,犯兵也监刑处理过了,所以此案已经勾销。”黄石早打定主意——绝不能让士兵觉得我对有功的部下很刻薄,金求德这次放过的人我绝不能追究。

听起来是各拍五十大板,但包括赵慢熊在内的众人都有些莫名其妙,这样处置金求德和杨致远都不会心服,黄石这么做是为了哪般?

黄石走下中位,站在营帐中央向着北京方向拜了两拜:“余愚钝无能,全凭圣上、朝廷加恩,在此执掌长生、中、西三岛军务,节制官兵。”

众人忙不迭地也跟着拜了两拜,就是心怀不满地吴穆也连忙起身而立。

黄石面色肃然,深沉的目光仿佛刺透了营帐而直达天际,口气也一丝不苟、诚惶诚恐:“长生之军为国家之军,圣上之军,非余所有。故余自设军法官日起,不敢因一己之好恶,而变动军法官之判罚,此心此志,可鉴日月。”

“圣上隆恩信用,余得以制定军法律众。军法虽出余手,但并非余之法,乃圣上行于长生之法,乃大明之军法,今日余若因自己之好恶改判此案,则长生军但知畏余,而不畏国家之军法,余不敢僭越,不敢不防微杜渐。”

抒情完毕以后,黄石慢慢走回中位,让帐里的人先消化一下这话里面的逻辑。然后他拿出一叠纸张,双手捧着对吴穆说道:“末将以为长生军法有所缺漏,故连夜重新审定,请监军过目。”

等吴穆呆呆地接过那套法令之后,黄石再次掉头冲着全营部中说:“一旦军法得到监军许可,则为我长生、中、西岛通用之军法,若还有缺漏,本将会再作修订,但一案不二判,一罪不二罚。若本将有过,当于小兵同罪,军法之前,众官兵一律平等,请杨游击务必牢记。因为军法本是国家之法,其在众人之上,也在我黄石之上。”

吴穆一直就觉得黄石是个很纯粹的军人,黄石今日的宣言更是掷地有声,作为一军之主,竟然当众宣布不干涉军法作土皇帝,这真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了,他激动地说道:“黄将军忠君爱国之心,咱家算是又一次亲眼见到了。黄将军放心,这军法咱家一定会仔细审核,绝不会让黄将军的心血白费。”

“多谢吴公公。”黄石心中暗笑,这样军中的军法官就再也没有机会培育私人势力了。而且全军号令统一,不存在私法、家法……好吧,是黄石的封建私法并吞了部下的私法地盘。

虽然黄石放弃了生杀予夺的大权,但他认为有失才有得,自己一言可决定部下生死的权利正是长生岛封建权利的总根子,不打倒这个权力那割封建主义尾巴的企图是不会成功的。

尽管杨致远的忠诚很可靠,但黄石相信完善的制度比肉长的人心更可靠,权力再打散一些就更好了,所以……

“杨致远执掌军法,仗责交给贺宝刀监刑。”

“末将遵命。”

杨致远、贺宝刀还有李云睿都拜服:“大人今天的教诲,末将一定牢记在心。”

金求德听得昏头胀脑,满脸都是惊异,他被身边的赵慢熊扯了一把,也一起俯身唱道:“末将受教了。”

再一次剥夺了部下的封建权力后,黄石算是把长生岛的地盘又统一了一遍,对内整合结束,接下来就该琢磨怎么从后金那里捞战功了。

(第五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