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烈烈北风意未逞 第四节 智囊

“禀大人,营中有两人非礼他人聘妻,金游击只判了每人四十军棍,更为恶劣的是……”杨致远愤愤然地又横了金求德一眼,口里同时大声汇报:“金游击亲自监刑,那两个歹兵居然第二天就能跟没事一样地继续出操!昨日末将听说以后就去和金游击理论,金游击拒绝严加惩罚,故末将斗胆请大人亲自惩办元凶,以安将士之心。”

“金游击你怎么说?”

“军法中并无强暴他人聘妻一条,杨游击要末将以重伤同僚罪判二人仗八十棍、苦役三十天,末将不能同意。”

金求德斜眼看着杨致远哼了一声,继续解释说:“末将按照大明户律判罚,认定二人罪当流放充军、仗四十、赔两倍聘金给苦主。这二人本来就在军中自然没有流放一说,末将也打听清楚,男方下聘时无有聘仪,当然也不需要赔,人最后也打了四十军棍,这有什么不对的?至于第二天能出操,那是他们体格健壮,而且坚持出操应该鼓励才是,难道要逼得他们故意赖床不起几天,才是道理吗?”

听到这里大家都明白金求德是在强词夺理了,黄石就单刀直入地问:“金游击,这二人是什么人?那男方苦主是什么人?”

“末将已经问过贺游击,那二人都在金州之战中立功,其中一人曾追随大人去过旅顺,现在已经是代把总,另一人也是果长。那男方苦主是个辅兵,刚到我长生岛还没有四个月。”

金求德说完还报出了两个人的名字和功绩,贺宝刀叹口气表示默认。

杨致远又向黄石拜了一拜:“末将斗胆请大人秉公执法,以安官兵之心。”

见黄石沉吟不语,金求德面有得色,向杨致远示威地又哼了一声。

营帐中寂静了半天,黄石缓缓问道:“最后那苦主和女子你是怎么判的?”

“大明户律,强奸女家无错,无需赔偿双倍聘金,如果男方坚持退婚,则可讨还半数聘金听她改嫁,否则应鼓励夫妻完聚。那苦主不愿意退婚,所以末将就要他们择日成亲了,此事一笔购销。”金求德娓娓道来,说得还真是有理有据。

“如果已经成亲,你会怎么判?”

“大明户律,强奸者流放充军、仗八十,鼓励夫妻完聚,听妻改嫁则聘金不退、嫁妆送还。”

“所以还是只有仗八十,还是第二天就能出操?而苦主什么也得不到?”

听黄石语气不善,吴穆忍不住也搭腔:“黄将军,咱家想说两句。”

“吴公公请讲。”

“金游击执掌军法很久了,咱家认为差事办得还是很不错的,那两个士兵,咱家听起来也是有功劳的。”

黄石知道吴穆所指何物,长生岛凿冰、出操、生产一直井井有条,这和金求德的严格执行军法是分不开的,金求德曾亲自检验病号、伤员,不允许有人偷奸耍滑,而且他也确实吃透了长生军军法的精神,被灵活执行的军法成为了长生岛练军、生产的一大助力。

不过,黄石直觉认为这套东西不会有长远的好结果。封建社会有功名的人可以见官不拜、不能动刑,而草民告官就要先打四十杀威棍,金求德的这套标准和一般的封建法律没有本质区别,还是礼不下于庶民、刑不上士大夫那一套。

但是这个封建尾巴不是那么好割的,况且监军也含蓄地表达了看法,这就迫使黄石要去想点冠冕堂皇的理由了。总之不能让这个势头蔓延下去,不然长生岛的封建传统就又要复辟了,这会削弱黄石的力量和权威。

既然监军吴穆发话了,顶头上司黄石也显得末能两可,杨致远就默默地退下了,会议到此结束。

过了两天赵慢熊拿着一打军事计划来给黄石过目了,把黄石看得连连点头:“很不错,这次又快又多,也没有追求太多的细节。战场瞬息万变,慢熊老弟你总算是明白这个道理了。”

“大部分都是金求德拍板,属下不敢居功。”

赵慢熊这话说得抑扬顿挫,口气里没有一点点羞愧或者嫉妒。

黄石专心致志地看着手中的报告,冷冷地说道:“慢熊你有话直说,别一天到晚绕来绕去的。”

“大人收编属下众将的家丁,真是一招好棋。”

黄石哧笑了一声:“我就是要把这救火营变成黄家军,这个本来也没有瞒着你。”

“那就不该让金求德执掌军法,这个权力太大了,属下注意到很多官兵都对金求德毕恭毕敬,大多是出于恐惧,但也有人好像是出于尊敬。”

目光虽然还停留在报告上,但黄石的手已经开始无意识地摩擦纸张:“慢熊老弟,你继续说。”

“广宁战役以后,属下陪同大人聊天那次,大人还有印象么?”

“就是你劝我去当个土财主,打猎讨小老婆那次?”

“是的,属下当时说金求德杀伐果断、野心勃勃,大人评价说‘他不过是一把刀罢了’,属下深以为然,不过既然是一把刀,那就要牢牢握在手里,对吧?”

现任参谋长赵慢熊悠然说道:“遍观长生岛各个军官,最没有权利的就是属下这个位置,大人有了想法,属下领着人去制定计划,然后呈递给大人过目,一举一动都可以被大人完全监控。”

“金求德能胜任么?”

“没问题,他心思缜密,而且比属下有决断力,这个位置本来也不需要想得太多的人,属下恐怕总是想得太多了。”

(第四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