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看吾长枪能便刺 第二十七节 登饷

邓肯毫不留情地打破了黄石的憧憬:“将军,恕我直言,长生岛现在铸十八磅炮是不现实的,恐怕这要等到很久,很久以后了。”

“为什么?很久是多久?”

邓肯耸了一下肩膀,把双手无奈地摊开:“我军首先要从一磅和三磅开始,锻炼技工并熟悉原料,然后是六磅和十二磅炮,这怎么也要一年,以后才能铸十八磅炮。”

黄石顿时就沉默下来了,不过这方面邓肯是专家,他不可能去反驳这个时代的专家意见:“万事开头难,我很理解,不过还是尽快开始铸炮吧。”

邓肯见黄石面色不豫,就急忙补充说:“将军,首先还是野战炮啊,只要野战能胜利,什么城堡会拿不下来?如果野战失利,什么攻城大炮也没有用啊。”

这话让黄石点了点头,信心大振的邓肯补充道:“那么,我还需要铁匠、木匠,这些人如果都要从头培养,恐怕还要多一年。”

黄石琢磨了一下,这个问题应该可以解决:“没问题,顺便,邓肯先生,长生岛已经有了几十个天主教徒了,耶稣会是不是也该考虑帮助我们一下了。”

如果那些人也能算天主教的话……邓肯在心中腹谤了一句:“可以,在澳门等地有不少技工,耶稣会可以帮忙介绍,我这就写一封信去北京。”

邓肯犹豫着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黄石就示意他但言无妨。

“将军,我首先是一个军人,而且是非常合格的炮兵军官,铸炮只是我必须的军事素养而已,根据我这些天在军队中的贡献,我认为我完全有资格成为一个军官。”黄石这次向朝廷保举的人员名单中,当然不会有邓肯的名字,这让他有些愤愤不平。

这种不满让黄石感到有些惊讶,他连忙对这个外国友人解释说:“邓肯先生是我黄石的私人幕僚,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邓肯先生还是苏格兰人,不在我大明的户籍或者是军籍之上。”

不想这个解释丝毫不能消除邓肯的不满,他气鼓鼓地争辩起来:“这完全没有丝毫的道理,根据我们泰西的习惯,我完全可以算雇佣军官,完全可以单独领兵,将军不给我具体职务,这是对我职业素质的蔑视。”

“邓肯先生是苏格兰人,对吧?”

“当然,不过这并不妨碍你雇佣我做军官。”

“我大明的军队,必须交给大明的军官指挥,没有什么雇佣军官一说,这就是大明的规矩和法律。”

“那我可以加入大明军籍么?”

“那要看邓肯先生是不是愿意放弃苏格兰国籍,而且要加入大明军籍,必须改汉姓,用汉名。”

邓肯登时语塞,黄石微笑了一下,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邓肯先生我很遗憾,但我大明不承认双重国籍。”

……

天启四年的元旦过后,山东的粮船开到了长生岛。

又一次穿戴上乌纱官袍的黄石在码头恭敬地请下了押船的登州粮官:“甄大人,一路辛苦了。”

长生岛两千兵员,一年的本色是二万四千石米和六千匹布,还有一万五千两银子,虽然被东江要走了五千两,但是这次一起下发的还有首级赏和皇赏的内币,共该有二万两银。

“这是本色和折色的签发,黄将军验收过就请给实收吧。”甄雨村是万历四十二年从进士出身,现任从六品的登州府粮台主事。

黄石诺了一声,就把粮官请入长生府邸奉茶,杨致远急急忙忙地领人把物资搬入库房。

等杨致远把清单递上来以后,黄石仔细看了又看,然后还偷偷地把杨致远揪过来耳语了几句,甄雨村对此视若无睹一般,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喝茶。

“甄大人,”黄石陪着笑脸向甄雨村那里凑了凑,小心翼翼地指着清单问道:“银子这里是一万四千两整。”

甄雨村看也不看那清单一眼,轻轻吐出两个字:“漂没。”

黄石赶快猛地点头:“原来如此,末将知道了,”手指往下一移:“那米也是一万七千石,正好缺了三成。”

“漂没。”

“原来如此,这一路真是辛苦大人了。”

清单上的布匹也同样是不多不少去掉了三成,想来也是“漂没”了,黄石没敢再问。

“黄将军可以给实收了吧?”

“当然,当然。”黄石连忙签下了二万两折色和两万四千石米、六千布的实收,俗话说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和控制登饷的山东文官集团过不去那是一点儿好处也不会有的。

吹吹打打地送走了登州粮官,黄石赶快去视察随船运来的工匠们,吴公公替黄石向宫里说了好话,天启皇帝就给了工部批示,让他们从山东调一批匠户来长生岛。

这二十户木匠和铁匠拖家带口地站在黄石眼前,行过礼后他们就双眼无神地等着安排,反正在哪里都是贱民,都是出苦力干累活的命。

“你们既然到了长生,那么愿不愿意加入东江镇,成为军户?”黄石大声地问这一百来口的老少男女。

军户比匠户要高那么一点点,下面的人群一阵骚动,不能相信有这样的好事,看向黄石的眼光中都有些迟疑,担心有什么下文等着他们。

“不会让你们上战场,在长生岛还是做工匠,通婚、子女和其他军户完全一样,而且……”黄石笑眯眯地拖长了腔调,他希望这些工匠能更积极主动地工作,不要一天到晚总觉得自己祖祖辈辈都是奴隶:“干的好的话,会有首级功劳和晋升,也可以得到东江镇的世袭田土。”

……

虽然邓肯把法螺吹得呜呜响,但长生岛这个偏僻的海岛还是没有几个人愿意来,最后只有一个荷兰人到来,是个破落的水手,本来在澳门乞讨度日,混吃等死。

“荷兰人?”黄石吃惊地看了看履历,“荷兰人不都是新教徒么?”

这种丰富的知识吓了邓肯一跳,他连忙画了个十字:“愿天主拯救他们的灵魂。”然后闭上眼睛假装祈祷以便想说辞,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胸有成竹:“他流浪到澳门之后,被天主感召了,所以向耶稣会忏悔了往昔的罪恶。”

“和你一样?”黄石依稀记得邓肯就是这么说自己的。

“是的,和我一样。”邓肯又画了个十字:“赞美天主。”

(第二十七节完)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