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看吾长枪能便刺 第二十六节 威胁

随着黄石再次陷入沉默,南信口也又一次雅雀无声。

“吴公公请安心,”黄石再次出声的时候决定首先安抚一下监军,他故作轻松地笑道:“建奴驻扎辽南的是两红旗,两旗共四十余牛录,每牛录不到三百男丁,其中战兵不过一百。经过旅顺、金州两战,建奴两红旗已经元气大伤,这只是建奴的防御堡垒,没有太大威胁的。”

“如此就好。”吴穆显然宽心不少,但随即一个问题就把黄石问噎住了。

“但是此堡如果修好,我军动向不就在建奴眼中了么?”

这吴穆一个保镖的怎么说得这么透彻?不过黄石还没有想明白这个道理,下一轮的打击又开始了。

“而且建奴可以在堡里积聚攻城器械和粮草,好像还是有不小的威胁啊,不是吗?”

这两个问题都很不好回答,黄石古怪地看着吴穆,莫非这小子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

那吴穆倒是没有发觉黄石的神色有异,他掉过头问李云睿:“上次军议,咱家记得李千总你还说过第三条,是什么来着?”

“禀监军,建奴还可以依托此堡在北信口再建修一个堡,阻断我军情报来源。”李云睿立刻猴儿献宝似的地报告给了吴穆。

黄石狠狠瞪了李云睿一眼,看来要暗示暗示这些手下,什么话能对监军说,什么话不能提。

不过吴穆既然又看过来了,黄石只好强打精神狡辩:“建奴没有兵力进攻,此事定而无疑。建奴正黄旗在蒙古林丹汗那里,镶黄旗在蒙古巴彦部,正蓝在连山对抗我东江军宽甸部,镶蓝在凤城防备朝鲜东江军。所以这里只有建奴两红旗,绝对无力进攻!”

“建奴不是有八旗么?”

“是的,还有驻扎辽阳、沈阳的两白旗。”黄石硬着头皮说下去,先把这个监军安抚过去再说吧:“这个是防备辽西关宁军的,辽镇关宁军有十六万大军,建奴两旗已经很吃力了,是绝对绝对调不来辽南的。”

这个说辞也就糊弄糊弄吴穆,周围几个军官脸上都有不以为然地神色,关宁军在编的十六万军队中,用来修城堡的辅兵至少有十万,而且宁远堡才刚完工,再往前二百里才是锦州,出了锦州一百多里才到大凌河,再数百里才是故广宁军所在的河西之地,从那里到三岔河还有几百里。等关宁军再搭好浮桥,两白旗跑十个来回都够了。

幸好吴穆如释重负地出了一口气,黄石随手抽出腰刀在地上画起了辽南的示意图,然后趁热打铁地说道:“镶红旗既要向西防备我军又要向南防御旅顺军,应非常吃力了,毕竟建奴正红旗远在盖州……”

说到这里黄石低头看着示意图,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地止住了。吴穆满怀希望地看了他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黄将军。”

“哦,”黄石如梦初醒地抬起头,眨了眨眼笑道:“没有什么了,末将再沿着海岸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防御疏漏,吴公公请自便。”

吴穆和两个锦衣卫离开后,黄石把几个人聚拢过来,拿刀尖点着盖州的位置:“你们说建奴正红旗会不会南下?”

几个军官商议了一会儿,都觉得从盖州到海州的广大地域,怎么也需要一旗掩护,不过两红旗今年受到的损失不小,后金靠单单一个被严重削弱的镶红旗抵御旅顺和长生的两面夹击,实在是有些捉襟见肘。

最后的结论是:“很难说啊。”

“耀州、海州到盖州,几百里长的海岸,如果正红旗南下抵御旅顺军,”黄石再次眺望东岸,禁不住开始幻想:“镶红旗也被牵制在对岸,那这一带就只有建奴地方堡垒守军了,再也没有任何机动部队可以对突袭的大明官军构成威胁。”

“大人,这还是很久远以后的事情,我们还是先顾眼前吧。”

“杨守备说得不错,”黄石也从幻想中受回心神,叫过一个士兵:“去把邓肯先生立刻请来。”接着他又对几个手下吩咐说:“既然有这个能储存器械和粮草的堡在,那我们还是得凿冰,今年要把六千男丁都组织起来,女人也要去烧水看护病员。”

“遵命,大人。”

“增加巡逻队的同时……李遣总,动员我军细作,监视盖州到复州间的道路。”

“遵命,大人。”根据长生岛现有的规定,李云睿会对信使来往的数量,各驿站屯聚的粮草加以分析,并直接向黄石递交一份简略的动向预测。

黄石没有交代的更多,他再次抑制住自己亲身介入的欲望——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军事奇才,我能依仗用来对付这个时代豪杰的,只有更现代化的军事体制。

邓肯来了以后,黄石就问他什么样的大炮从轰击到对岸的堡垒。

“建奴显然没有对火炮的认识,”邓肯已经观察过对岸的部署了,那个堡垒距离长生岛南信口海岸只有两里地,显然还是根据冷兵器时代的经验设置的:“十八磅炮就可以打到他们了。”

“红夷大炮?”

“是的。”

黄石的神色有些黯然:“你可知道,耶稣会的红夷大炮要卖五千两银子一门。”

“如果自己铸,原料也就几百两,加上手工大概会在一千两以内。”其实邓肯还是估计过高了,不过黄石也没有概念。

“那好,就让我们尽快开始吧。”黄石跺了跺脚下的土地,表示将来就要把炮台架设在此处:“然后就——大炮开兮轰他娘。”

(第二十六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