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看吾长枪能便刺 第二十四节 乞讨

来东江的另外一件大事就是讨论军饷,经过快三年的扯皮,依仗两年来的斩首和献俘,朝廷终于给东江镇定了每兵一两四钱银、一石米的军饷,等同于辽镇。由于毛文龙已经把所有逃难辽民都编入东江镇作军户,所以他把种地的农民和打鱼的渔夫也统统登记在册。

根据这个指示,黄石把长生的七千男丁也全部算成了士兵,其中战兵千余,辅兵近六千,张盘的旅顺也数出了两万多兵,最后全东江镇一共数出了十七万大军!

这样岁饷就会超过二百万,可惜兵部的堪合官员不同意……

兵部打算按照壮丁算兵,老弱男丁不算的方法来统计,但这样东江十八到四十的男丁也有八万之多,所以户部提出另外一种鉴别方法,那就是只承认有武器的士兵算兵,剩下的统统不算,这样的鉴定标准对旅顺和长生比较有利,旅顺本来就吸收了大量的武器装备,而黄石在这两战中也缴获很多。

最后黄石的长生岛勘定了两千士兵,旅顺更有四千之多,而整个东江镇只有三万两千人,最后定饷四十八万两。不过由于朝廷财政紧张只能付一半,所以以后每年东江镇可以得到军饷二十四万两白银,此外户部还将拨给东江镇二十万两补饷,算是把天启元年到四年的欠账一笔勾销。

长生岛自己的出产,再加上这每年一万五千两的军饷,黄石估计可以支持一千士兵成为脱产人员,只有脱产的士兵才能充分培养和发挥战斗力啊。如果再考虑到自己的海贸走私,黄石有信心组建两千人左右的职业化部队。

大家划分完了蛋糕以后,黄石就开始收拾准备离开了,晚上当然还是毛文龙请客吃饭,饭席上也有一些东江武将献艺助兴,黄石不禁想到要是带贺宝刀来,就又可以显摆一把了。

看到这满屋子的年轻将领,黄石忍不住在心里赞叹:“东江军真是一支年轻的军队啊。”

有一个年轻武官凑过去和张盘嘀咕了半天,跟着又坐到黄石边上来了,这个年轻的武官是陈继盛,毛文龙的亲军指挥和首席谋主。

在黄石前世,陈继盛在毛文龙死后成为辽东武人的首领,他在执掌皮岛东江军后认为,以往严防死守海岛的政策导致后金军不战自退,并非杀敌报国的好方法。所以陈继盛故意留出缺口供后金军登陆使用,然后再趁后金军立足未稳加以反攻,杀伤以后随即后退引诱敌军增援,如此反复五日,斩首上千具。

皇太极由此深为痛恨,密令刘兴治设法取得陈继盛的首级,刘兴治接到皇太极命令后就登上皮岛,暴起偷袭杀害了前来迎接的陈继盛,不过他随后举兵投降满清的时候,也被毛文龙、陈继盛的旧部杀死,但是东江镇的混乱也由此日甚一日。

正是这些历史让黄石对后金汉军将领极不信任,不过这些东西他无法拿出来跟东江军将领挑明。

同样,另一个确凿的后金细作王子登,也在信中向皇太极请功,声称是他在袁崇焕那里构陷了毛文龙,才导致毛文龙死于双岛。这和另一份后进细作文书相同,那封书信中也夸功于皇太极面前:是他们细作在袁重焕面前密告毛文龙叛变,所以才导致了双岛之变和东江内讧。

这些穿越者才能看到历史,让黄石觉得可以作出如下判断:自己可以在辽东可以绝对信任的两个大人物就是袁和毛。因为后金皇太极是不认为毛文龙会叛变的;皇太极也相信袁崇焕是为了反间计才杀毛文龙的。

当然,这也说明皇太极确实很喜欢用间,这方面黄石必须要小心戒备,不能重蹈毛文龙的覆辙。

“黄将军请。”陈继盛坐下后就敬了一杯酒。

对于毛文龙的首席心腹,黄石自然不敢失礼,连忙也举杯说道:“陈将军请。”

陈继盛拐弯抹角地讲起了军饷问题,因为旅顺和长生岛都比东江更靠近登州,而且黄石和张盘都手握重兵,所以理论上登州的银饷自然是会直接发去他们的驻地的。可是毛文龙想用这笔银子作生意,他打得好算盘是用监军的批条在登州购买低价布匹和茶叶,然后贩运到朝鲜卖掉换人参和粮食,利用这里面的差价东江镇可以得到几倍的物资。

虽然挪用军饷作买卖不好听,可是对藩属国朝鲜的强卖强买就更难听了,历来朝鲜向大明的进贡都是要给回赐的,与其说是进贡,不如说是一种贸易。但毛文龙已经说服礼部把贡道设在东江岛,他只打算给一半的回赐,还计划用低价收购来的物资冲抵。但这陈继盛果然是辩才无碍,娓娓说来也是一番道理,把黄石听得连连点头。

其实到了东江以后,黄石一经发现毛文龙等人对他的战术技巧并不敢强要,至于黄石训练出来的军官士兵更是被视为黄石的私有财产,根本不会想到要拿走一些到东江直属。这理论上应该调拨给黄石的军饷,根据封建传统也和黄石的军官、士兵一样是他个人的财产,就如同黄石他本人是属于毛文龙的一样。

所以陈继盛就跑来当说客,希望黄石和张盘能捐助一些军饷来襄助东江本部的贸易,毕竟平均下来黄石和张盘都算的上是大款了,得到的军饷份额也很多,比其他苦挨的东江军官强多了。

“黄将军能不能看着分点?”陈继盛这话说得就如同一个乞丐,然后就眼巴巴地望着黄石,希望他松口交出些钱来。

不知道张盘这个嫡系给了多少?黄石在心里算计着。

(第二十四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