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看吾长枪能便刺 第二十二节 技巧

等喝彩声渐渐停顿以后,毛文龙捏着胡须笑道:“黄石,这满屋的同僚军官,都听说过你的大捷了,方前才听说你要来,就都抢着要来认识你。”

黄石双手抱拳冲着满屋同僚团团一礼:“大帅,诸位兄弟,黄某愧不敢当。”

“当得起,当得起。”毛文龙又是抚须一笑:“黄石你以八百兵大破六千建奴,真是大张我东江之气概,朝野更都是为之一振。”

“大帅谬赞了,末将此战实在来的侥幸。”黄石估计毛文龙恐怕也对六千这个数字存疑,不过就算有所怀疑毛文龙也不会当着这许多人问,毕竟他还是考虑东江全军的士气。可黄石还怀疑有不少东江军官心里也是有疑虑的,只是没有人敢在这个兴头上泼冷水罢了。

但是与其让这个怀疑生根发芽,不如先发制人一次性解除掉,黄石一甩斗篷就再次单膝跪到,双手抱拳说道:“大帅,末将尚有隐情禀告。”

“哪有什么隐情,黄石你不要谦虚。”毛文龙哈哈大笑,一边在心里嘀咕——这个黄石是不是傻子啊,看样子他要说些不好听的话,不过我不能陪他发疯,动摇了士气就不好了。

站在一边的孔有德也微微摇头示意,那个一死四伤太过骇人听闻,恐怕满营的人都会怀疑的。

跪在地上的黄石视若不见,还是一动不动地抱着拳沉声应道:“大帅容禀。”

再硬拦着不让他说话就不好了,毛文龙暗自叹了口气:“黄石你说吧。”

“大帅恕罪,末将本意是去打金州的落水狗——”黄石跪在地上没有起身,自嘲地笑了一声:“让大帅和诸位兄弟见笑了,如果末将早就知道会遇上几千建奴的话,那是说什么也不敢去的。”

毛文龙心头一松,痛快地大笑了两声:“黄石你还真实诚,起来说话吧。”

“谢大帅。”黄石在满营一片善意的笑声的起身直立,这句话无形中把自己和那些充满敬佩的同僚关系拉近了一层。

那天写完奏章之后,黄石先和几个老部下详细讨论过细节,总算编了个合情合理的故事,在参战的部下中间也想办法基本统一了口径,毕竟这个时代没有电话,士兵也统统不识字,就算有什么疑点别人也没有机会知道。

“末将事先埋伏在路边,等金州逃敌通过一半就突然杀出,同时末将命人在两侧制造烟尘,让建奴不知道来了多少人,建奴逃命心切,末将就衔尾追击。”

听到这些安排后,毛文龙拍案喝彩道:“好,归师勿遏,虚张声势,黄石你这正是用兵之道,众将,你们都要记住。”迎头硬堵亡命的敌军本来就不是很明智的做法,如果不是黄石对自己的部队有绝对信心,他也不敢这样行险。

“末将本想趁势追杀十里,斩首能有数十具就很满意了。”

对骑兵进行这样的衔尾追击,一般就是斩杀一成不到的掉队者,旁听的军官们都竖起了耳朵等着听下文。

“不想才出一里,从金州逃命的建奴就被南行的另一批建奴挡住了,末将见来者人马疲惫,兼被北逃的建奴冲散队列,就击鼓进攻,将他们一并击溃。”

毛文龙沉吟着说:“此必是有人事先发觉了我军动向,这队建奴应该是从复州急行军赶来,所以队形散乱,并且人困马乏。”

“大帅高见,末将事后仔细思索很久,想必定是如此。”黄石轻轻一顶高帽送上,对于毛文龙这种老军务,谎话不用编得太细,他自然会把隐藏在里面的细节读出,效果远远好过灌输给他一切。

果然这马屁让毛文龙微微一笑:“黄石你继续说。”

“然后末将自然继续追击,不出半里又遇上一队,也被建奴乱军冲散,末将心想一不做、二不休继续追击,结果后面的建奴越来越多,不计其数。”

听到这里毛文龙哈哈大笑不止,伸手指着黄石虚点:“这时候已经是势成骑虎,黄石你不杀下去,就会被建奴反噬。”

“大帅明鉴,末将当时也看得胆寒,越来越是心虚,但也只好硬着头皮追下去,几次都想掉头逃跑呢。”黄石苦笑着擦了把汗,露出一幅后怕的样子。

下面的黄石一边说,上面的毛文龙就一边点评,点评的同时毛文龙还高声提醒营中众军官:“这可是黄石真刀实战换来的经验,你们可都要听仔细了!”

营帐中的东江军官们最后都已了然,那后金军队显然是成行军纵队赶来,被一队压一队地反卷回去,根本没有机会展开,一片忙乱中也根本不知道前面有多少敌人。对黄石叙述的胆怯心理,大家更都觉得是人之常情,设身处地想像着黄石当时的紧张,人人都会心地微笑起来。

“末将最后也不知道击溃了多少建奴,只是战后收集到了这四百六十七具首级。”黄石身为参将,百多首级就有一级功,这批首级那是三级功都不止了。

回想当时的场面,毛文龙捻着长须呵呵而笑:“虽然这五百首级得来有运气和侥幸,但正是黄石你敢追下去才能取胜啊。”他对周围的东江军官讲解说:“这就叫缚虎容易纵虎难,若黄石因为胆怯而半途而废,恐怕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有一个满心钦佩的东江军官终于忍不住了,笑着抬起双臂大赞:“黄将军真称得上一身都是胆啊。”

一石激起千层浪……

“黄将军好胆。”

“黄将军全身都是胆。”

一片真心的喊叫声中,黄石偷偷望向孔有德,后者和他对视一笑。

(第二十二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